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我的探灵经历》
我的探灵经历

第4章 找不到头绪的命案

其实,警察对于大部份案件还是得保密的,但是为了配合调查,有时候也必须说出一些情况:“其实是这样的,张小姐是晕倒在梁思浩被杀的案发现场,我们只是想过来询问一下情况。请问你是?”

“不知道?怎么可能?你连自己怎么晕倒不知道啊?”

“额……这个……不然你问他们两位吧?”张怡说完便目光放在范轩他们身上,因为也只有他们能跟阿静说清楚了。

范轩很有礼貌地说道:“我们是警察,过来询问一下张小姐的情况。”

警察?难道小Q真的发生什么事了吗?阿静忐忑地心想到。“是不是小Q她发生了什么事?”

范轩跟田甜对视了一眼,范轩顿时开口:“于小姐,其实张小姐的情况我们也并不是很清楚,这些应该去问一下医生,我们要问的话也问完了,还是不妨碍张小姐休息了,我们就先走了,再见。”

“那两位请慢走。”既然他们都这样说了,于静也很有礼貌地没有再追问了。

离开病房之后,田甜很不满地追问范轩:“怎么不继续问下去?你怎么就知道她不是装的呢?”

“还问什么?我们该问的都问了,再不走,要等着别人请你走呀?”范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你能不能不要吊儿铃铛的样子呀?我们是在办案,不是来看美女的,我们这次算是白来了。”田甜对范轩的办案方式实在是看不过去了,主要是他一看到美女那副色狼样。

“丫头,话不能这么说,办案不能操之过急的,就像你在打倒对方之前,你也得看清对方的弱点和攻击,你才能打倒对方,不是吗?”范轩对办案方法却有自己的一套。

田甜知道自己比较冲动,可是也不好意思承认,于是“哼”了他一声便跟在他后面。

范轩突然向后面的田甜转了过去,很认真的对着田甜说道:“丫头,曾队说你是新人还真的是没有说错,刚才就算你拿着一把枪指在张怡的脑袋上,你也得不到你想要的信息。”

田甜却反驳范轩:“还不如说是因为你看到了美女,一时色心犯错,忽视了你是来办案的。”

“你……”范轩被她气得想要发飙,但是看到田甜一副怒发冲冠的样子,想到自己又得被挨打,于是把怒气压了下来,说:“你跟我一起去医生那里不就知道结果了。”说完,头也不回的往前面走去。

田甜也很想知道张怡她到底是真的忘记了还是说装的,于是跟着范轩来到了张怡的主治医师。“没错,张小姐得的是间歇性失忆症。引起这种症状的原因,主要是因为患者头部受到严重的撞击,或者是患者看到什么极度让她害怕的事情,所以从心底里想要把它忘记,所以才会对短时间内发生的事情完全不记得,这种病例也不是很少见,所以还是会康复的。”医生对范轩和田甜说道。

范轩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听着医生的话在思考,这件事情在范轩看来已经是意料之中的事了。而田甜则想知道张怡能不能在短时间内记得那晚所发生的一切事情,于是对着医生说道:“那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她记起昨晚的事情呢?”

“这也不是说没得治,可是我们医院并没有这方面的专家。”医生顿了一下,“催眠,用催眠的方法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让她记起来。”

“这个……”田甜对这方面的事更加的不懂了。

离开医院之后,田甜一直沉默着,这反而让范轩有点不太习惯:“你怎么了?怎么这么安静?”

其实不是田甜不想说话,而是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因为刚刚是她错怪了范轩。

范轩看着田甜那愧疚的表情,顿时明白了,“放心吧,我是那么小气巴拉的人,你不用放在心上。”

“对……对不起,是我错怪你了。”田甜知道错怪他了,但是基本礼貌她还是懂的,所以她还是得跟他道歉的。

范轩笑了笑,说“先不说这个,现在当务之急是得恢复张怡的记忆,这样才能知道是怎么回事。”

“可是这要怎么解决呢?”

“我们去找明凯。”

“明凯?那个法医?”田甜顿时一脑袋的问号了,“恢复记忆跟法医有什么关系吗?”

“我们去拿验尸报告这是第一个原因,第二个就是我要找他来帮张怡看看能不能恢复她现在的记忆。”

“他一个法医会知道怎么做吗?”田甜心想,一个整天拿着刀在死人身上摸索的人能帮得上忙吗?

“这你就不懂了吧,我没说明凯只是一个法医而已,他还是一个心理学的硕士来着,催眠这种小事对他来只是一个小case而已。”范轩一提起他这个兄弟,可真的是一脸的骄傲啊!

“那我们赶快去吧。”田甜一说完,就迈开步伐走了。

没走几步,田甜的手机就响了,“喂,你好……”看了看旁边的范轩,田甜往旁边走了两步,好像电话里的内容不适合被范轩听见,“我现在还没筹到钱,能不能通融一下呢……我真的没有……拜托啦……可是……喂,喂!”对方似乎已经挂了电话,田甜拿着手机,一副很沮丧的样子。

“喂!”范轩在田甜旁边大喊了一声,把田甜吓了一大跳,“干嘛啦,你神经呀。”

范轩假装的咳了两声,“田甜同志,你可知道身为警务人员是不允许借高利贷的。”

“额,我不是借高利贷啦。”

“明明是还不承认,人家都在打电话催了,你还狡辩。我可是有听见的哦。”

“不是啦,是我的房东在催我交房租不可以啊!”田甜被范轩用了激将激到,就把话都说漏了嘴。

“哦,原来只是交房租而已呀。”范轩很得意的样子,原来他只是在套话,“你欠了几个月没有交房租了。”

田甜不好意思地低着头,举起三个手指头。“三个月?!”范轩不可相信地大叫起来,“可真有你的,你就真的那么穷吗?”

“你说那么大声干嘛啦,我也不是故意的呀。能不穷嘛,警队的待遇也没有多高呀,能维持我三餐不被饿死,剩下的就根本不够交房租。”田甜无奈地叹了口气。

“那你不会叫你家人支一点给你吗?那么笨。”

“我一直都是一个人……”田甜的眼神一下子就黯淡了下去,扭过头去。

范轩看着这样的田甜既然有点怜惜她,甩了一下脑袋,不去想这些,转移了话题:“那你房东说了什么?”

“她说限我三天之内交房租,不然就让我搬出去。”

“那房东也有点无情。”范轩其实很想帮田甜,但是身为警务人员,他的经济也不是很好,所以帮得了她一时,也帮不了一世。突然,他想到家里那情景,转念一想,问道:“你会做家务吗?例如做饭,拖地,洗衣服之类的。”

“这些都是基本的家务事呀,当然会了。”

“那就解决了,你就就搬来我家吧。”

“你家?”田甜惊讶地指着范轩,然后再指了指自己,“我去你家?”

“是呀,你不会想歪了吧?”范轩拨开在自己前面晃的手指,“你可以不用交房租,但是我家的日常家务你得全包了,可以吗?”

家务对她来说并不陌生,而且还很熟练,因为以前都是一个人生活,所以这些对她来易如反掌。再想了想现在的困境,对比了一下范轩给的条件,其实这是很不错的条件了:“你家有几个人?”

“一个。”

“只有你一个人?”田甜更加惊讶得嘴巴都要脱臼了。

“怎么?你怕了?”范轩眼神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有点坏坏的。他只是试探性地问了一下。

“有什么好怕的,我怎么可能会怕一个男的呢。再加上这个男的对男人婆一点都没有兴趣,所以这么划算的交易,我当然不能错过咯。”田甜心想,自己又会格斗术,所以对付一个不会打的人,完全不会输的。要是他真的对自己有坏的想法,就把他打扒了不就OK了。田甜一想到范轩被她打成熊猫样,她就开心地笑了。

“你在笑什么?怎么感觉你这人太阴险了?”范轩看到田甜笑得很开心,就忍不住想要调侃她。

“没有呀。”田甜当然不可能会告诉他的。

“那么成交咯?”范轩问道。

“是的,击掌为证。”两人击掌,也算是给对方一个承诺。

“但我有一个条件。”田甜突然想到这件事的重要性。

“什么条件?”

“不准跟组里的人说我住在你家。”

范轩愣了一下,突然放声大笑:“哈哈哈……你放心吧,逼我都不会说我让一个男人婆住在我家里的,因为传出去丢脸的人可是我。”

“shit!”田甜被范轩这么一说,气得两眼直冒火。

“啊!!!痛!!!”一声惨叫在街巷里传了出来,连对面街的人都听得到。

“不用啦,其实我也没有发生什么事,只是晕倒了而已。”

“可是你怎么会无缘无故晕倒呢?昨晚还好好的呀。”

张怡皱了皱眉,她也很想努力地回想起来,可是对于刚才警察所说的一切,在脑袋里还是一片空白:“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晕倒在案发现场,我明明记得下课之后我就回了宿舍,之后好像我真的就没有出去过了。”她就是不明白为什么这段记忆会无缘无故的消失!

于静听到张怡的话,这次更是皱眉不已:“不对啊,昨晚十一点的时候,你不是说梁思浩约你吗?那时候你有出去过。”

“小Q,你怎么了?你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进了医院呢?你有没有伤到哪里?”范轩和田甜正迷惑的时候,一个女生匆匆忙忙地跑了进来,看见病床上的张怡二话不说的问起这问起那。

“我……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张怡被阿静这么一问,她也着实想不起来了,不知道为什么。

“我出去过?”张怡对于静的话好像更是错愣不已。范轩他们更是一头雾水,不过这是一个很好的线索,“于小姐,你说张小姐在十一点的时候有出去过,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其实,这本来是属于同学们之间的秘密,不必让别人知道的,但是现在是涉及的一宗命案,于静也不再敢隐瞒了:“是这样的,昨天小Q有跟我说过,梁思浩要约她去学校实验楼前的草地上见面。因为那里晚上很黑,一到晚上更是没有人在那里经过了,所以我本来要跟小Q一起过去的,因为梁思浩那个人的为人我也是知道的,怕他对小Q有所企图。可是我昨晚跟男朋友出去了来不及回来,所以昨晚小Q就自己去了。谁知道会出了这样的事情,都是我的错,如果我有陪着小Q去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了。”

看到于静对自己如此的自责,张怡看到她那样也不好过,便安慰她:“阿静,我现在不是没事嘛,你就不要自责了,件事跟你没有关系。可是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我真的有出来过吗?可是我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怎么没有看到阿月?”

“她昨晚开完全就先回家去了,我有打电话跟她说,她说回来后再过来看你。”

第四章 找不到头绪的命案

于静听了范轩的话,稍微有些愣了一下,这才介绍起自己来:“我叫于静,是小Q同宿舍的室友。”

“小Q?”范轩觉得于静叫张怡小Q有点莫名其妙。

于静只是抱以微笑地解释道:“其实是这样的,因为张怡的英文名叫Qriant,所以我们都叫她为小Q。”随后转向张怡:“小Q,你怎么会晕倒了呢?怎么晕倒的地方刚好又是在案发现场呢?”于静满脸的疑惑不解。

于静惊讶得嘴巴张得大大的,但是看着张怡那如同鹿儿般无辜的眼神,于静觉得此时的张怡怪怪的:“什么?昨晚才发生的事,你就会不记得了?你真的没事吗?”

张怡看着于静的样子真的不像是在说谎,但是自己却又不记得了,张怡还是无奈地摇了摇头。于静看到张怡这样更是自责不已,于是更加关心她:“小Q?你真的没事吗?你有事不妨跟我说说。”随后,她又着急地转过头去向范轩问道:“长官,你知道小Q她发生了什么事吗?怎么她会忘记了所有事呢?”

因为阿静太担心张怡的情况了,一进门就对着她问这问寻那的,根本就不知道房间里还有这两个人的存在,这时阿静才看到范轩他们便站在离病床不远的地方,“请问两位是?”

“阿静,你怎么过来了?”

“你吓死我了,刘丽说你被送进医院了,我就急着跑过来了。”

阅读我的探灵经历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