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我的探灵经历》
我的探灵经历

第8章 又生命案

曾汉天作为特别行动组的负责人,他也一早就过来了,认真地对着他们说道:“各位,我想你们也接到通知了,今天一早J大既然又发生了一宗命案,领导也收到了通知,他们没想到刚发生一件案子,现在又发生了,而且又是发生在同一个地方。领导已经把这件案件交给我们来处理了,但是说真的,他们对于我们的办事能力有点不满意,我希望我们能尽快的破案,不然特别行动组真的有可能很难生存下去,大家也不想在这里还没有把椅子坐热就被调到别的地方去,而且还不知道会被调在哪里。所以,不管怎么样,我希望我们可以尽快破案,知道吗?特别行动组的存在与否就在你们的手上了。”

范轩刚踏入特别行动组就发现大家都愁着一张脸,虽然他知道有另外一件案件发生,但是众人们这样担忧的表情还是让他有点捉摸不清:“你们怎么都拉着一张脸呢?是什么案子让你们的脸都要皱在一起了,是不是因为J大的案件还没破,现在又发生一件案子,所以让你们很困扰呢?可是作为警察的我们不是早就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吗?不要担忧啦。”

“如果是另外一件案件,我们就不会如此发愁了。”张贝贝看着从门外进来的范轩,回答道。

田甜接过张贝贝的话题说道:“才隔了一天而已,J大又发生了命案。”

“纳尼?!不是吧,这才多久的事呀。”范轩没想到刚发生的事情还没有结束,现在又来了。

“从表面上看,死者是被勒死的,估计死亡时间大概是在凌晨三点到五点之间中,而凶器就是在尸体旁边的尼龙绳了。还有详细情况要等解剖才能知道。”何明凯很认真的说道。

“目击证人发现尸体的时候,就一直这样的躺在地上的吗?”

“不是,我到的时候,尸体是被挂在床架上的。”何明凯摇摇头说道。

范轩抬头看向明凯指的地方,宿舍的天花板并不是很高,学生睡的地方就是上面是床,下面则是电脑桌或是学习的地方,旁边还有一个私人衣柜。而明凯的所说的床架就是给学生挂蚊帐用的。床架离天花板并不是很高,所以吊起一具尸体并不是很困难。范轩还专门去摇了下试试,还蛮结实的。

这时,明凯又飘了一句让人惊讶的话来:“这次的死者跟昨天的一样,也是被人切了性器官的。”

范轩听了之后只是愣了一下,并没有太多的吃惊,看着前面的床架还是被挂起来的,看来手法都是有相似之处,而且还都是被切了性器官。范轩看着尸体,总觉得好像哪里见过似的,可是就是想不起来。

“喂,范轩,我了解到一些情况。”这时,田甜走了进来。

“死者叫陈明,是这个宿舍的学生,跟他同宿舍的是昨天死者和孙子雷。根据报案人称,发现他的时候已经断气了,被挂在了自己的床位的床架上。”范轩没有说什么,田甜就如实报告道。

听了田甜的报告,这才想起来,梁思浩,陈明,孙子雷正是这个学校的“风尘三侠”,难怪自己觉得这个那么熟悉呢。现在梁思浩,陈明都相继被杀了,那么下一个不就是……

“孙子雷现在在哪里?”范轩有些急切地问道。

田甜被范轩这一迫切地问道有些吓到,于是急忙答道:“现在在警局里,听同事们说,现在孙子雷的情绪很不稳定,常常无缘无故的大叫,似乎陈明的死对他的打击热很大。”

“不对啊,正常来说,梁思浩才是孙子雷的头号靠山,而梁思浩的死对于孙子雷并没有多大的影响,怎么陈明一死,他反而精神失常了?”这让范轩没有一个不觉得疑惑的地方。

“这个看来就只有孙子雷知道情况了。”何明凯跟范轩说道,范轩也是如此觉得。

“阿轩,根据发现尸体的人有些重要的信息,想要你听听。”张贝贝在门外喊到。

范轩听到张贝贝这么说,赶紧从田甜旁边走了出去,田甜一看到有新情况也跟了出去,

一个穿着制服的警察正在和两位男生不知道说些什么,那位同僚一看到范轩走了过来,于是敬了个礼:“长官。”

“是他们发现尸体的吗?”

“是的。”那位警察说完便把位置让给了范轩。

范轩看到他们,便问道:“是你们发现尸体的?”

两个男生异口同声道:“是的。”

“你们叫什么名字?”

“我叫黄静,他叫石晓。”其中一个戴着眼镜的男生说道。

“那你们了解孙子雷昨晚在哪里,还有你们知道什么,看到什么,都说出来,知道吗?”

黄静和石晓互看一眼,决定把他们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由于今天是周末,我们宿舍的另外两个人就回家去了,只剩我们两个在宿舍。差不多晚上八点的时候,孙子雷突然来到我们宿舍,说他电脑坏了,想跟我们借一台电脑用用,我们就问为什么不向他们宿舍的人借,他说因为不知道密码,这才来跟我们借一下去用。我看他神色有些紧张,我们以为是有什么急事,于是就把我们一位回家去了的室友的电脑借给他,反正是同班同学,有什么困难都会帮助一下。我们借给他之后,他把电脑开机没多久就拉着我们去玩游戏,我本来看他神色那么紧张应该是有急事,没想到是要玩游戏,而我们俩也本来就是个戏迷,所以他的邀请我们并没有拒绝,而且人多了也比较好玩,不知不觉就已经十二点了,我们这久也没看到陈明出现,就问了孙子雷:“孙子雷,你不是习惯早睡的吗,现在都十二点了?这么久了怎么都没有看到陈明呢?”

孙子雷却说:“没关系,反正明天是周末,我们继续,至于陈明嘛,他出去了,应该还没有回来才对。”

我也没觉得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毕竟陈明他是经常性的出去,而且也从不说他出去哪里的,时间也很难掌握,而孙子雷就有些奇怪,他一向习惯早睡的,而今晚却一直拉着我们玩游戏玩到凌晨五点,那时候大家还在休息,但我们却还没有睡,孙子雷这时说他受不了,想要回去睡觉了。我们也准备关机睡觉了,就在这个时候,我们听到一声惨叫声,于是打开门出去看看,发现孙子雷从他们宿舍跌跌撞撞地跑了出来,一脸惊恐地对我们说要救他,还说什么有鬼之类的话,我们都觉得很奇怪,以为他只是玩游戏玩太多了,有些幻觉,但是孙子雷死死拉住我们两个人,没办法我们就走过去他们宿舍看看是怎么回事,里面东西都乱成一团,而陈明却被吊在床架上,发现他的时候就已经断气了,我们都很惊慌于是报了警。而我看到孙子雷嘴里老是念着一句:“她回来了,不要杀我”之类的话,我以为他是被尸体吓坏了才会胡言乱语的,也就没有去在意。没过多久,你们就赶到了。

范轩听了他们两个的阐述,很明显的孙子雷不是凶手的可能性比较大,所以他是尸体的第一发现者,但是田甜又说他吓得神志不清,这让他想起张怡也是因为过度惊吓而暂时失去了记忆,难道他们都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呢?范轩觉得这件案子越来越扑朔迷离。

“你们发现尸体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什么人经过吗?”范轩问道。

“这个……没有。”石晓他们想了想,摇摇头。

“不会是有鬼吧?”田甜忍不住问了出来。

“你怕?”范轩调侃她。

“我才不怕咧,只是有点玄。”田甜嘴硬地说道。

“我就说嘛,曾队不否认我的观点就说明真的有这种特别存在的嘛。”何大庆想到了曾汉天那时诡异的笑,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范轩转过头去问张贝贝:“张贝贝,这件事你是怎么看的。”

相比之下,张贝贝则很冷静,她分析道:“我觉得,应该得查清楚到底孙子雷是看到了什么才会让他觉得这世界上有鬼。”

“张贝贝说得对,我也不相信这世界上有鬼这一传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回警局,让孙子雷录个口供。”

于是,范轩便安排张贝贝跟范倩倩留下来继续跟进案件调查,何大庆和王琪则被派去询问周围的相关人员。而田甜则跟他回警察局去询问孙子雷。

范轩这一番话倒是真的点醒了田甜:“你不早说,那你慢慢来吧,我先过去了。”说完,似飞一般的跑出去了。

范轩看着田甜的动作,只能无奈地摇摇头,真不知道她的脑袋里到底是什么做的,他最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这样的田甜还能当上警察呢?

在去J大的途中,张贝贝看着平时喜欢调侃别人的范轩既然现在都没有开口说过话,眉头皱得跟打了死结似的,比刚才的组员们更严重了,就忍不住问了一句:“阿轩,你怎么一声不吭的,发生什么事了吗?”

范轩摇摇头:“没有。”

田甜便在范轩家里住了下来。第二天天还没有完全亮,范轩就接到电话通知说又发生了命案,但这对于爱睡懒觉的他来说,无疑是个折磨,本想不去理它的,可是田甜老是在门外拍打着他的门,这让他再不情愿起床也得起来,因为他是一个警察,发生了什么命案都得必须到场。

其实,不管范轩比田甜多慢出门,范轩都不会迟到太久去警局,因为他自己有开,而田甜则能去搭公车,所以这就是范轩每天都会赖床的原因。

既然范轩不想说,那张贝贝也不好过问,于是也一声不吭的直到到达J大。

一到达J大,特别行动组的组员们立刻赶往案发现场——男生宿舍。J大的男生宿舍比其他学校的区域要大得很多,里面一共有九幢宿舍楼,每一幢楼的层数各不相同,有的八层,有的四层,而还有一幢是最先建成的那幢宿舍楼,是里面唯一的一幢六层,也被称作是宿舍楼里辈份最大的一栋楼了。

这幢楼有一个特点就是:从上往下看呈现数字8的形状,每一层都有四十五间宿舍,而其他幢楼就没有这么多,每间宿舍住四个人。今天的案件是发生在这幢宿舍的二楼229宿舍。

“你以为我很想等你呀,都那么晚了。”

“我就是以为你想等我呀。拜托你用你的大脑想一下好不好,如果我们一起进入警局,你说他们不会觉得很我们之间有古怪吗?这点常识你都不知道。”

我的探灵经历

“曾队,放心吧,我们会尽快破案的,不会让特别行动组还没有出面就不存在了。”范轩很认真的对着曾汉天说道。

“是呀,我们不会让你失望的。”众人都同声说道。

“好,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当范轩他们的赶到的时候,周围已经围了警戒线,组员们绕过其警戒线来到案发现场,发现何明凯已经在里面开始对尸体进行初步的检查。加上宿舍本身的空间就比较小,所以里面就只有何明凯一个人在里面。宿舍里面很乱,东西掉了一地,桌子等都歪倒在一旁,像是发生过很剧烈的打斗。

范轩让其他人在外面等着,因为宿舍很窄,容不上那么多人,所以其他人只能等待。范轩戴上手套便走了进去,在尸体旁蹲了下来并跟何明凯了解了一些情况:“怎么样,有什么新的发现没有。”

“什么?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范轩一时之间回不过神。

“范轩,你到底好了没有,现在又发生了命案,你快点行不行呀?”田甜在客厅里催促道。

刚好范轩又在厕所里洗漱,听到田甜在叫他,便探出半个对,满脸疑惑的样子看着田甜,嘴里的牙刷还在不停地刷着牙,满脸都是泡泡,说话含糊地回答:“你等我干嘛,你先走呀。”

阅读我的探灵经历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