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我的探灵经历》
我的探灵经历

第19章 杀人犯是他

“想李诗情这么柔弱的女孩子,怎么会是杀人凶手呢?”何大庆打死也不相信自己的偶像会是杀人犯。

“什么?你们带回警局了?”何大庆和范轩的心一下子又悬了起来,一个是害怕,一个是担忧。

“那个,小张,你再详细的说一遍报案人描述的经过给我听听。”范轩说道。

“那是谁在看着案发现场?”范轩问道。

“是酒店的其他保安,我们到达现场的时候,也确实是酒店的保安在看护案发现场。”“奥,是这样。”范轩听到是保安在看护案发现场,不知怎么,心里有点疑问,可是又说不出来是什么疑问。

“难道真的是她?不可能啊!”范轩一直想找到否定是李诗情的证据,没想到现在反而多了一个证据,让他的心里越来越不安。

“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何明凯以为范轩再跟自己说话。。

“啊?额,没什么。”范轩的思绪被何明凯打断了,他把吊坠放进了证物袋,交给了王琪。

王琪也很明白的放进了勘察箱。

这时,张贝贝和田甜也勘察现场完毕回来了,范轩走上前问道:“怎么样?”

田甜说道:“我检查过死者的随身物品,都在,并没有发现缺少,看来不像劫财。”张贝贝也点了点头:“我也觉得不是劫财,门窗完好无损,没有入室盗窃的痕迹。”

范轩说道:“屋子里的物品没有被翻动的痕迹,说明不是为了财,而且死者的衣服也没有破损,说明没有挣扎,门窗没有被撬,是熟人所为。”范轩不希望的事情现在越来越成为现实,让范轩不免有些慌神。

“组长有发现,你瞧,这是什么?”何大庆拿出了一个碎片交给范轩。

“这是个什么?这么小?”范轩还反复的看来看去。

所有人都皱着个眉头,表示不知道这是什么,范轩交给王琪,让他一同送去检验。

时间过得很快,现场也已经检查的差不多了,范轩打算回去跟李诗情好好谈谈,看看有什么线索,毕竟范轩也不希望这个美女会是杀人凶手。

李诗情现在已经在审讯室里坐着了,等待着接受询问,范轩和田甜拿着资料走了进来,李诗情看到进来的是范轩,有点不好意思,低下了头,一双手不停的搓着,是因为紧张。

范轩和田甜做好后,范轩先调整了一下气息,说道:“我们又见面了,李小姐。”

李诗情尴尬的笑了一下,好像觉得在这种地方见面,有点丢人,田甜有点惊讶:“你们俩原来认识啊?”

范轩点了点头:“早上见了一面而已。”

“奥,是这样。”田甜把笔的笔盖插到笔的后屁股上,准备做笔录,范轩依旧跟以前一样,慢慢来问:“怎么样,还有新戏么?”

李诗情明显没有准备,他以为范轩会直接问她案情呢,没想到问了这么一句,有点愣住了,田甜知道范轩的办案特点,所以,她在一边悠闲的啃着笔帽,因为她知道,需要她记得好在后面呢。范轩看着李诗情好像在等答案,李诗情捋了一下头发,说道:“还没呢,过几天还有别的地方要去。”

“然后呢”

“宣传完了,就有下一部戏等着了。”

“这么快就拍下一部?你们没有假期么?也不休息?”范轩似乎对艺人的生活很感兴趣。

“当明星,你想比别人高一等,就要比别人能吃苦,不吃苦,怎么出人头地,有的时候一天能忙死,有的时候一年都没有个工作”

“那你们这个样子,身体能受得了么?”范轩关心的问道。

李诗情不知道范轩为什么这么问,范轩的关心让她有的手足无措,她低下头脸微微的发红说道:“还可以吧,最起码没有什么大病,熬夜是经常的事而已”。

“病也不是说来就来的,说不定你哪天就会生一场大病,每个人的体质是不一样的,所以你要多多注意身体啊!”

李诗情点了点头:“我知道,所以我一直注意保养身体,尽量不让自己太过于劳累,但是小灾小病还是常事的,所以多谢范警官的关心。”

“对了,早上给你的名片还在么?记住以后有困难就给我打电话,人民警察嘛,为人民服务的,所以你不必客气的,除非我有重大任务,一般情况下我是一定会去的。”

“在,在我的包里,放心吧,我有事情会找你帮忙的。”

“你的笑很美,我相信只要见过你容貌的人,一定都很喜欢你的笑容。”范轩忍不住的夸奖李诗情。

范轩看火已经搓的差不多了,就回到了正题:“李小姐,我知道你一定不会去杀人,凶手一定另有其人,请你把今天的经过跟我们说一遍好么?详细的说!”

李诗情刚才与范轩的交谈也使她没有那么紧张了,她相信范轩的能力,她点点头:“嗯,好”。

田甜一看这架势,终于要开始正题了,赶紧拿起笔,准备记录过程。

于是李诗情慢慢的平复气息,开始将她看到的事情讲出来。

“人真的不是我杀的,今天上午下了车,我回到房间,看见李静姐很生气的坐在椅子上,我进门的时候她都没有看我一眼,我就知道完了,又闯祸了,我就跟李静姐打了个招呼,结果李静姐直接劈头盖脸的一顿骂,我从来没有见到李静姐生这么大的气,以前我也有个偷偷跑出去的时候,可是就算再过分,李静姐也没有这么生气过,我都差点哭了,骂了一会儿,李静姐说心情不好,要出去逛逛,还让我呆在酒店不让我出去,说怕我遇到麻烦,然后就走了,我自己在酒店呆了一会儿,实在无聊,我就想给李静姐打个电话,告诉她我去吃点东西,结果发现李静姐没有拿手机,没有办法,我也不知道李静姐什么时候回来,我只能给她留了个字条,我说我去酒店2楼吃点东西,很快就回来,等我坐着电梯到达二楼,发现我走的太匆忙,忘了拿钱包,于是我又回去拿钱包,可能是脑袋有点晕了,连钱包都忘了带,等我走到套房的门口,发现门竟然没锁,我走的时候明明锁上了,我以为是李静姐回来了,我还想正好请李静姐吃点东西,不要让她再生气了,结果当我走进去我发现李静姐的房间根本没人,然后我又去了我的房间,我看到李静姐倒在血泊中,我害怕极了,当时我的腿已经不听使唤了,我几乎是爬过去的,我过去了以后发现李静姐早已经没有气息了,这是我看见血泊里有一把刀,我下意识的捡了起来,想看看是什么刀,结果就在这时,清洁工进来了,她发现了李静姐的尸体和我手中的匕首,然后你们就知道了。”

“可是我们在现场发现,李静的手里握着你的水晶吊坠,你能解释一下么?”

“我也不清楚,被李静姐骂的晕头转向的,项链也不知道被我随手扔到哪里去了?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在李静姐的手里?”

听完李诗情的解释以后,田甜是一脸的不相信,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你说你把项链随手扔到别的地方了,可是死者手里有你的吊坠,杀死死者的刀又在你的手上,而你是下意识的捡起来,怎么会这么巧,田甜心里感觉,李诗情的嫌疑目前依旧是最大的,田甜看了看范轩,他好像也在想着什么。

范轩的疑问跟田甜的疑问差不多,首先从15楼到2楼连5分钟都用不上,凶手要趁李诗情走后杀了人,还有清理现场,再逃跑,时间怎么可能来得及?这一切都解释不通,到底是怎么回事?

“臭流氓,你醒一醒。”范轩还在想这事情,突然被一声巨大的声音给吓了一跳,发现自己正在办公室坐着,“我们,不是在审讯室么?怎么在这?”范轩想案情已经专注到自己怎么从审讯室走出来的都不知道。

田甜说道:“她刚刚被律师保释,现在人已经走了,你又想她想的入迷了么?”

“有么?我很专注么?”范轩的心思还没有完全回来。

田甜已经好被范轩的温柔攻势给恶心死了,她说道:“臭流氓,下次你在审问女犯人的时候,我先回避好不好?我真的快被你恶心死了,浑身鸡皮疙瘩都掉了。”

“啊?奥,是这样啊,你是嫉妒我只跟她说没跟你说?原来你吃醋啊!哈哈”范轩永远不知道他的脸皮到底有多厚。

“嫉妒?我呸,我快没让你恶心死,好好的审问,你看看你,又名片,又帮忙的,色狼,流氓,不要脸!”田甜气的鼻子都好歪了。

范轩摸了一下下巴:“你别装了,嫉妒的表现就跟你现在一模一样的,狡辩是没用的。你想听,来,我说给你听!”

田甜瞪了一下眼珠子,用文件指着范轩的脑袋说道:“你敢跟我废话一个字,我就让你知道近身格斗术的滋味。”说完田甜白了一眼范轩,潇洒的走了。

范轩看着田甜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轻轻的笑了一下,这个笑蕴含的意思可多了。

杀人犯是不能保释的,但是谁让李诗情是艺人的,人家一天的利润,相当于我们翘屁股干半年的,咱们可耽误不起,而且李诗情的经纪公司也让律师出面保释李诗情,还有保镖保护,应该没有问题的。这不,李诗情和律师保镖刚走到楼下,就被记者围了上来。

“李小姐,这次的案子是否跟你有直接关系呢?”

“警方现在是不是已经掌握了证据,证明你是凶手了呢?”

“这一事件对您的发展和合作公司是不是都有影响呢?”

“李小姐,请你谈一谈这件案子的事吧”

“……”

记者们所问的话题,大部分就是跟这件案子和李诗情将来的发展有关系的话题,李诗情本来已经喜欢了记者的盛情款待,但是这一次她确实什么都不想说,这一次的身份太特殊了,一开口可能就会改变她以后的命运。但是记者们却不这么认为,只要有绯闻,他们才会有饭吃,所以记者们都不依不饶。“你们到底有完没完啊?”此时,一把宏亮的声音刺激所有的人,记者们停止提问与拍摄,向声音发出的地方看去。范轩站在警局的门口,双手抱胸,冷漠的看着这些记者,范轩走到李诗情与那些记者之间,冰冷的表情扫了那群记者一眼,冷冷地说道:“你们做记者的是不是都有病啊?没看出来人家不想回答么?还傻逼似的直问,脑袋被门挤了么?我告诉你们,我们警察办案讲究的是证据,现在没有确凿的证据指向李诗情小姐,还有,如果有了新进展,警察局就跟大家说的,请大家不要再问了。谢谢。都走吧。”

记者都不认识范轩,以为他跟李诗情有什么绯闻,既然案情上没有进展,那么绯闻八卦上有一点也是好的,所以大家又开始你一句我一句的,问了起来。

“李小姐,这位是谁啊?是你男朋友么?”

“是不是跟男朋友的关系不好呢?”

“你们是不是现在已经住在一起了,李小姐,说一下吧?”

“……”

听着记者的话越来越离谱,范轩的小宇宙真的忍不住了,他快要爆发了,终于在记者们的口舌之战中,范轩拔出了枪,指向了最近的一个记者,范轩的脾气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的,一但爆发就像失去了理智一样,现在的他,他的表情依然很冷,而且还是冷得让人感到心寒,感到害怕,眼神中充满了杀意。他说道:“够了,如果你们再继续逼问,要不死在这,要不就给我滚。”被指着的记者,两条腿不住的发抖,连手里的摄像机都拿不住了,赶紧说道:“大哥,我们也是养家糊口啊,你别生气啊!”范轩冷笑一声,道:“混口饭吃?你们要混口饭,就要牺牲别人的隐私吗?艺人就不是人了?凭什么他们的隐私就非得公开?如果李诗情是凶手,那就算了,可如果她不是,你们可知道这样逼她,是会把她逼上绝路的。麻烦你们换个角度想想,要是换作被怀疑成杀人凶手的是你们,面对这么多张嘴的穷追猛打,你们会怎么样?!还有,我不用你提醒,我知道我拔枪的后果是怎样,我更知道如果我开枪之后的后果是怎样。但那又如何,我讨厌你们这些记者,如果杀一个记者,可以让这个世上的人的隐私可以多保留一些,我可不在乎。你要不要试试看,看我敢不敢开枪?”说完,范轩真的把子弹上了膛。

那个记者已经吓得说话都说不清楚了:“你你你。。别。不要开枪,我,不不,问了,不问了”。

“那你们还不快滚,等毛啊?”

那个记者吓得连忙跑了,还摔了好几跤,其他的记者一看这情况,再留下来纯属找死,还是麻溜的撤吧!说着一个接一个,都跑了!看着记者跑远了,范轩转过头对李诗情说:“李小姐,没事吧,你不用在意的,没事的,我们会调查清楚的!

李诗情也被刚才范轩的表现吓了一跳,要知道,记者可是很可怕的,他们会把没有的事情写成有的,还可以把白的写成黑的,范轩竟然不怕,还保护了她,李诗情的心理早已经被感动死了。

范轩见李诗情还有些楞便笑了笑,道:“李小姐你就放心吧,这些该死的记者,这段时间估计是不敢骚扰你了。”

李诗情听完范轩的话点了点头:“谢谢你,再见,阿轩!说着上了公司准备的豪华房车,上车之前还不忘回头看一眼范轩,然后车就扬尘而去。

李诗情走后,范轩的表情变得相当沉重,他摸了摸耳朵,摇了摇头就进入了警局。在警局的落地窗前,田甜将刚才发生的一切都看在眼里,她觉得范轩肯定是疯了,居然为了这么一个女人拔枪!如果这件事被那个记者使坏,范轩的前途就是一片黑暗,或者说就没有前途了。但随后,田甜又想到范轩对着记者们冰冷如霜的表情,以及眼里透露着的杀机,觉得事情似乎又不像自己看到的那么简单。再加上李诗情走了之后范轩脸上奇怪的表情,田甜心想这里面肯定大有玄机。也许是出于警察的天性,她好想知道这当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小张说道:“据我们的调查,死者是一名经纪人,叫李静,今年35岁,是明星李诗情的经纪人。”

果然,不会无缘无故的感到心慌,看来范轩的感觉是真的,范轩问道:“那么李诗情在哪里?你们问过话了么?”

何大庆一边检查着房间,一边来到范轩身边问道:“偶像,你说会不会真的是她啊?”

范轩看了看现场,说道:“办案讲究的证据,我们是警察,不是记者,我们不需要八卦,懂么?你如果想帮李诗情洗脱嫌疑的话,就赶紧检查现场,懂了么?”

回到队里,范轩迅速的带着他手下的精兵们前往了案发现场,可是刚到案发现场,范轩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因为这个地方他太熟悉了,今天早上他就是在这里送的李诗情。难道是她出事了?

小张摇了摇头:“还没有,因为报案的是一个清洁工,她说他看见李诗情手上拿着刀,所以我们就把李诗情当做重点嫌疑人给带回警局了。”

“是,我懂了。”何大庆听了范轩的话,顿时便有了工作的动力,因为他相信凶手另有其人。范轩绕着房间走了一圈,最后来到了尸体旁,尸体还没有完全僵硬,说明死亡时间应该不会很长。

“明凯,怎么样,有什么线索?”

何明凯摘下手套,说道:“死者是失血过多致死的,腹部上的刀伤是致命伤,尸体还没有完全僵硬,是下午2点左右死亡的。我现在只能给你这些资料,详细的需要回去解剖。”范轩拍了拍何明凯的肩膀:“辛苦你了。”范轩刚想起身离开,却发现,死者的手紧紧的握着,像是握着什么东西。“黑蛇,给我一个镊子”

整组人员来到了15楼,这里已经被全部的封锁了起来,有的人在勘察现场,有的在录口供,范轩大体上看了一圈,心里也有了个大概。

范轩找到了正在录口供的一个同事:“小张啊,怎么样?”

第十九章 杀人犯是他

“这是案子,不是在拍电影,不要有个人情感”范轩严肃的说道。何大庆知道范轩的脾气和个性,也不便再说,其实范轩也不认为李诗情会是凶手,但是还她清白,还是要查明真相,才可以啊!“小张,这里就交给我们了!”

“那成,反正有需要再联系我,弟兄们走吧。”小张带着人收拾了一下东西就离开了。

范轩走进现场,注意到这个房间的构造,就像一般的套房一样,没有什么特别,但是范轩感觉到这里的温度明显的比较高,所以他让手下就看看是什么情况。

“是。”范倩倩递了一个镊子给范轩。

范轩拿着镊子,从死者的拳缝里拿出了一个细长的圆形吊坠,上面有血迹,而且也已经干了,范轩将它转了个圈,发现这个吊坠跟早上李诗情带的那个一模一样,范轩的心又慌了一下。

“我们根据酒店的大堂经理的笔录和酒店的监控录像都证实了,上午大概10点多,李诗情从一辆出租车上下来,进入酒店的一楼大厅,然后进入电梯,上了15楼,后来就进入了房间,之后就没有再出酒店。下午保洁人员来打扫卫生,发现房门没锁,就推门进去,发现手里拿着刀的李诗情和倒在血泊里的李静,所以才报了警,酒店的保安也及时出动,控制了李诗情,把她控制在了保安室。”

田甜走了两步发现范轩没有跟上来,回头看去,范轩正在盯着这个大楼,“喂,臭流氓,赶紧走啊?”

范轩瞪了田甜一眼,像是在警告不要叫他这个外号。

阅读我的探灵经历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