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我的探灵经历》
我的探灵经历

第20章 线索出现

虽然现在李诗情的案子迫在眉睫,但是范轩不在,大家都没有了主心骨,也都不知道干什么,一个个都懒懒散散的,只有田甜在认真地看资料,因为他想帮范轩分担一点烦恼,这时一阵钢琴声传来,旋律悲伤,曲调曲折,听了就叫人心疼,大家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这个钢琴声是哪里来的。

范轩一开门,所有的人像迎宾似得站成了一排,吓了范轩一跳:“你们这是干什么?”张贝贝第一个走了出来:“怎么样?严重么?”范轩笑了笑:“没什么事,只是下不为例!”听到这里,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要是范轩真的走了,那这个特别行动小组可就真的没有主心骨了。

何大庆说:“偶像,你要是真的走了,那以后谁还教我泡妞啊?”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像是在训斥小孩子一样,范轩无奈的看了一眼田甜。

他发现田甜也在看着他,二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的,两个人的脸上都没有任何表情。最后范轩笑了一下,从人群中穿过,走出了办公室,大家还讨论的激烈呢,突然看见范轩走了,都停下来了,张贝贝看着范轩的背影,知道事情还没有结束。

范轩轻轻的笑了笑:“我还以为你只懂近身格斗术呢。”

田甜这次并没有反驳范轩:“怎么样,心情现在好点了么?”

范轩抬头看着田甜的眼睛,而田甜也没有回避,两个人都这样看着,过了一会,范轩站起身来,想说什么,却又没有说出来,而是拍了拍田甜的肩膀:“走,我们回去吧。”范轩经过田甜的身边,田甜扭头看着范轩的背影,不得不说范轩的背影很帅,给人一种有安全感的感觉。

范轩刚回到办公室,何大庆拉着张脸就进来了:“真没想到真的是她做的,组长,你看看吧,每个物证都跟她有关系,这还用怀疑么?我真的想象不到,这样的女孩子会杀人。”范轩没有说话,而是专心的看着何大庆给的资料。

何大庆解释道:“法证那边的结果已经出来,证实李静手里的项坠有李诗情的指纹,还有,现场找到的匕首跟尸体的伤口吻合,证实是凶器,而上面只有李诗情的指纹。而虫子找到的黑色碎片,证实是一种做眼镜镜片的材料,应该是属于一种墨镜的。你们昨天见面的时候,她应该也戴的墨镜吧!”

范轩没有理会何大庆说的话,而是继续的翻开着资料。

“这么简单的案子还用得着特别行动小组么?真是的,太不过瘾了。”

“别总想着过瘾,查清事实真相就好,看来我们可以申请逮捕令了”范倩倩也说话了。

大家你一句他一句的,最后都看向了范轩,“他可能舍不得去抓美女吧。”能说出如此讽刺的话,除了田甜别无他人。

“很奇怪。”范轩没有跟田甜斗嘴,只是说了这么一句。他是老大,只要他点头,没有人敢摇头,大家都在等着范轩发号施令呢!可是范轩好像并没有要抓人的意思,而是来来回回的看着这些资料。张贝贝觉得范轩的举动不正常,就问道:“怎么了?阿轩?有什么问题么?”

“我觉得这次的案子很奇怪!”范轩随口说道。

张贝贝问:“奇怪?哪里奇怪?说来听听”

范轩放下手里的文件,说道:“首先犯罪嫌疑人一般都会尽量不留痕迹,想方设法的去掩饰自己的痕迹,但是这个案子线索太多,而且每个线索都是指引我们去调查李诗情的,方向性很明显。我觉得这件案子没有那么简单。”

田甜说道:“她是刚杀了人,就被发现了,哪有时间清理现场?”

范轩分辨道:“可是死者手里的吊坠和墨镜的碎片你怎么解释,清洁工说并没有听到打斗的声音,那么这些东西不经过打斗怎么可能会破碎,还有破碎的墨镜的碎片在哪里?我们没有找到,你刚才说凶手刚杀人就被发现了,那么碎片呢?”

这一次,田甜并没有再狡辩,因为事实就是这样。

范轩把资料一合,说道:“虽然现在所有的证据都指向李诗情,所有的证据都对她不利,但是凶手不会是她,一定另有其人!”

范轩这几天因为李诗情忙得都快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尽管范轩觉得疑点重重,可是面对警察局的坚持和当前紧急的形式,就算范轩再觉得不对劲也于事无补。毕竟自己没有什么证据证明李诗情的清白。再加上之前的所有种种事件,领导那里已经到达极限了,他们已经等不得自己在去追问什么真凶了,毕竟警察局把事情是要经过社会考察的,事情拖的太久未免在大众面前不好解释,再者说目前所有的人都相信李诗情就是凶手,所以又有谁愿意推翻所有去支持自己呢。值得庆幸的是和范轩相处几年的顶头上司曾汉天支持范轩。他历经千辛万苦好不容易在领导那里为范轩争取到了最后的三天时间。他们俩都期待着三天不会查无所获。否则,李诗情就真的免不了牢狱之灾了。为了不让曾汉天失望,也为了尽快找出证据,范轩已经一宿都没合眼了。

由于这段时间的反常规生活,此时范轩毫无精神的坐在办公室里。范轩之所以这么拼只是为了证明李诗情的清白。因为他对李诗情有所歉疚。他觉得要不是因为自己之前随便拔枪,上头也不会逼的这么紧,警察局也会有更多的时间去破获这个离奇的明星杀人案,可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就算现在范轩再后悔自己当初的冲动也挽救不了现在的李诗情的处境,所以,范轩觉得自己有责任为她做点什么。他调查过受害者李静周围的人,似乎只有李诗情有作案的嫌疑。扫过那些让人心寒的资料,范轩放下手中的文件,双手按着太阳穴,最近的超额度透支,身体就快要罢工了。正当范轩想要在椅子上小憩一下的时候,他的电话不却不合时宜的闹腾起来,拿起手机,见上面显示是老妹,范轩接起有气无力的说道:“打电话来有事?”

那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担忧:“哥,你没什么事吧!”“我能有什么事,生意蒸蒸日上,身体倍儿棒,心情舒畅,嘛事都好!”

“你没骗我?可是你的声音听起来怎么有点苍伤?”

“这叫朦胧感,你哥我这不是尚未清醒嘛!不说这些了,你打电话来干嘛,又来讹钱?”

“什么啊,你就这样对待你老妹我啊,什么叫讹钱,我是在关心你,记得下次注意点你说话的方式。”那头露出明显不悦的声音。

“你,我还不知道。说吧,这次需要采购什么?需要多少钱?一次性说完了,你老哥我还有事情要忙了。”范轩觉得自己太了解范玲了,所以毫不理会范玲在电话那边不高兴的叫嚣,自顾自的说着。。

“把我的好心当成驴肝肺,早知道就不打电话了。哼!”范玲的口气明显的不高兴了。范轩不想一大早就搞的不愉快,便改变口气道:“好了,我感受到你的好意了,你要是没其他的事情我就挂咯。”“慢着!”范玲情急之下声音不自由的高了一分倍。随后,就听见男声从电话那头飞过来:“阿轩。”

范轩怎么能不知道这个声音的主人,毕竟已经相处二十多年了:“明凯?你怎么会在我妹那。”

明凯没有回答:“忙碌了一个晚上,怎么不休息一下?出来碰个面吧!”

范轩推辞道:“算了,时间不多了,我不想浪费时间,否则李诗情真的会变成‘凶手’的”

何明凯面对范轩的拒绝丝毫不觉尴尬的说了句让范轩眼前一亮的话:“你先来吧,对于尸体,我又有发现。”

“没骗我?那你等我,我一会就到!”听到有关案件的消息,范轩立刻就精神焕发。范轩匆匆忙忙赶去和何明凯和范玲会合,刚刚坐下,就等不及的问道:“明凯,快说说你到底发现了什么?”

就在这时,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先生请问需要喝点什么?”

“现在我还没有什么需要.”范轩摆了摆手表示不需要任何服务。

就在服务员转身的瞬间,何明凯说:“麻烦来一杯咖啡吧!”不一会儿咖啡就送上来了。

范轩见服务员已经走远便又看向何明凯和范玲,但是他们满脸的轻松就觉得自己上当了。面色阴沉:“明凯,你怎么和范玲合起伙来骗我!我最近真的没时间,她一个小孩子不懂,难道你也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不过这次就算了,你们下次最好注意点。”

“你什么意思,什么叫和我合伙骗你,这次可不关我的事!”范玲有些不乐意。范轩看向明凯,没再纠结着到底是谁的阴谋。反正都已经被骗了,现在在赶回去也没什么意思,算了既来之则安之吧,范轩心想。何明凯见范轩这么紧张案子说道:“阿轩,你怎么会这么在乎这个案子,看你那着急的样子都快认不出你了。你该不会是对她上心了吧!”

“你在想些什么啊,我和她就这两天才认识的好吧,我怎么可能就爱上她,我是因为领导逼的这么急,而这一切和我之前的事件有脱不了的关系,况且关于这个案件还有很多疑点,我也觉得凶手不是李诗情,所以就算是为了公正我有责任这么做。”何明凯和范玲听到这里,立刻面露担忧之色。

范玲问:“哥,曾叔叔没把你怎么样吧?”范轩摆摆手说道:“幸亏曾叔相信我,要不然,我都成了无业游民了。”

何明凯说:“阿轩,你这次是怎么了,居然会这么不淡定?难道你那些事情你还记在心里?”范轩看向别处并没有做出回答。何明凯继续谈到:“阿轩,虽然你对记者没有什么好印象,可是,你也不是忍不住的人啊,我知道你不会拿枪指着一个毫无关联之人。该不会,那一年的记忆在你心底得到了释放?”范轩仍然沉默以对。

范玲很是疑惑:“怎么好好的会这样?”想了一会,突然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尖叫道:“哥,你是为了田甜姐!”范轩端着咖啡的手僵在空中,他也在问自己这是为了什么?

何明凯,发现范轩的异样问道:“阿轩,事情该不会真像我们说的吧?”范轩转过头回答说:“我不想说明。”

何明凯相信对于这个问题,范轩自己也不清楚,所以,明凯就换了个问题:“说实话,也许你对现在所发生的一切并不震撼,可你怎么还不和田甜分开住?”

范轩当然知道这件事是范玲告诉他的否则自己没说,他不可能知道。但范轩也无所谓,毕竟瞒不是方法。范轩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明凯,我想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毕竟我们这么多年的兄弟。”

何明凯之所以这么问只是想向范轩验证自己的想法而已,可是,范轩的态度已经告诉自己他答案了。而此时,范玲似乎发现自己完全不了解眼前的这两个人了,自己已经被排除在外了。不过范玲可无所谓。只要哥哥好就行。

范轩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算了,我看这个问题还是就此打住吧。我待的时间也不短了,案子还在等着我,我就先撤了。”说着,范轩已经起身准备离开。

“别急啊,我还有话说!”见范轩要走,明凯有些着急。

范轩有些不耐烦:“你还有什么话?要是和我有关就算了。”

明凯摇摇头:“我在电话里说的都是真的。”

“电话?”

范轩有些迟钝,但立刻就想起来:“你的意思是.....”

明凯嘴角上扬,范轩见状等不及道:“你就别卖关子了,说吧快!”

何明凯身体前倾在范轩的耳边说道:“在靠近李静伤口的衣服上,我们从不太明显的血渍中检测到了少量化学物质。”

听明凯说完范玲很是疑惑。接着何明凯又开口了:“虽然说衣服上有这些物质并不奇怪,毕竟那些东西都是纯净水的成分,但是仅仅是那一部分有,这就有些不正常了!”范轩没有发表任何言论,他也感到了不正常,但是这些根本就不能作为证据呈堂的,他有些头疼。“在衣服上面我们还检测到咖啡因和丹宁酸,”明凯缓缓说到。“这么说那上面的血渍混淆了咖啡和纯净水?可是这些有什么意思?”范轩低语。面对这个新的线索,范轩似乎走进了迷区。

何明凯见范轩沉默了问:“阿轩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范轩抬起头苦笑道“不明白。”这时一声惊叹吸引了他的眼球。原来是香蕉船。但是,那令人惊叹的却是那上面的冰雕。范轩凝视了一会也赞叹:“那冰雕这么看着真像。”何明凯和范玲也望过去,范玲不以为然道:“那是这个店的招牌冰雕,冰雕师傅的功夫可谓以假乱真。我第一次来的时候也被那样的技术惊叹过。”

这时一个优雅的声音婉谢了范玲的称赞。来者正是那冰雕的创作者。他是一个儒雅的男士,一席白色的大师傅服装并没有抹杀他身上的那份高雅的气质,反而让人觉得那么的舒服和惬意。

“请问你是?”他们有些疑惑。“你们好我是江枫。冰雕的制作人。”

范轩一行人没有想到这厨师这么年轻竟有如此好的手艺。“真没想到那么逼真的冰雕竟然出自你这样的才俊,真是一枚才子。”明凯震撼道。

江枫推辞道:“过奖了,这些都不算什么,不过还是要谢谢你们喜欢我的冰雕,再次欢迎你们的到来。”接着又寒暄了几句,江枫便转身离去。

对于江枫带来的小插曲范轩觉得很无所谓,就起身说:“我该走了,今天就到这里吧。”

知道范轩着急案子,何明凯和范玲都没有再挽留。范轩离开后,范玲就问何明凯:“明凯哥,你说哥哥为什么要让田甜姐住在他那里?告诉我嘛!”何明凯耸耸肩道:“下次吧。”范玲有些泄气,但是她了解明凯,就也没再追问。

“那你倒是说,还为了什么啊?”

“我是为了。。。算了”范轩不想再说了。

张贝贝轻轻地点点头。何大庆问:“警局里为什么会出现钢琴呢?”

张贝贝解释道:“那时候你们估计还不认识阿轩,那是一年前,阿轩自己救了一个人质,而恰巧的是这个人质就是老局长的女儿,就因为这件事,阿轩升了职,而老局长问他有什么要求的时候,阿轩说:“想在警局摆一架钢琴。”所有的人都感觉到很奇怪,但是因为要求不过分,所以局长就亲自买了钢琴,放在小屋里,每当阿轩心情不好的时候,他都会去弹琴。何大庆早已经崇拜的不行了:“看来我的偶像还真是偶像啊,钢琴也弹得这么好。”

第二天,范轩上班比较晚,等他到了办公室,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他,除了田甜这个丫头,范轩以为自己衣服穿反了,他低头看了看,没有啊?并没有穿反啊?难道脸没擦干净,范轩又赶紧摸了两把脸,什么都没有啊,然后范轩很奇怪的问道:“你们都看着我干嘛?我哪里不协调么?”张贝贝走到了范轩的面前:“那个,曾队叫你去见他,你注意态度啊!这时候范轩就知道因为什么事了,肯定是昨天的事。于是就问道:“是昨天的事么?”“肯定是啊,你怎么还这么冲动啊!不知道很严重啊?。”张贝贝也是说了范轩一顿。

曾队见范轩不说话了,想必也知道范轩的个性,不是那种藏着掖着的人,他不说或许真的有隐情,算了,曾队挥了挥手:“你先下去吧,这件事我给你擦屁股,但是你给我记住,再有下一次,你自己走人!明白么?”“是,我知道了,曾叔,谢谢你”。说罢,范轩走了出去。

范倩倩却似笑非笑地说:“局长在警局放钢琴这才是最稀奇的呢。”

田甜静静的听着这首曲子,曲子她熟悉,但是却很悲伤,想必他的心情现在也不好吧?通过慢慢的寻找,田甜找到了那个传出声音的房间,门没有关,田甜推开门,房间里很干净,只有一架钢琴摆在那里,熟悉的背影在钢琴前弹奏,田甜静静的站在门口,他竟然听得出神了。钢琴室里,,柔软的手指在钢琴上跳动着制造着一个个动听的音符。此时的他,双目紧闭,似乎在享受,似乎在回忆,这一阵阵的钢琴声飘进他的耳朵,游走在每个细胞,最后交汇在大脑里。那些深掩在某处的片段,重新绘制成一幅幅完整的画面。他笑了,可是这个笑容里面,却蕴含着一种痛,发自内心的伤痛……

一首弹毕,范轩睁开眼睛,看着自己的手,再看看这架钢琴,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这么多年每当自己心情不好的时候,是它陪着自己,说着范轩抚摩着钢琴,田甜慢慢的走到了范轩的身边,拍了拍手:“不错啊,这首梦中的婚礼谈得很好,我喜欢。”

范轩走到曾队的办公室前,做了一个深呼吸,随时准备挨骂,推开门,曾队的脸都拉到地上了,阴阴的,有的吓人,范轩走到办公桌前,曾队把一份今天的报纸扔在了范轩的面前:“你给我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情况?”范轩看了一眼今天的报纸,只见报纸的头版头条上写着“警察为替艺人李诗情摆脱记者的追问拔枪恐吓记者”,这么大的字足够吸引人们的眼球了。范轩抬起头,表情没有变化,“是我做的,我自己承担。”

曾队站起身,拍了拍范轩的肩膀:“阿轩啊,你跟我两年,我知道你的脾气和个性,我知道你容易冲动,所以我才多次警告你,不要惹事,你知道么,拿枪指着一个无辜的百姓,是多大的冒险么?”范轩歪过头看着曾汉天,道:“曾队,既然你知道我的脾气和个性,你就该知道我最受不了的就是这些记者,他们问的那是问题么?你可以去听听,我真恨不得把他们活扒了。”曾队叹了口气:“可是每个公民都有言论自由的啊,你这个样子,让我怎么交代啊?”范轩知道曾队有难处,说道:“曾队您不用为难,上面要惩罚就惩罚吧,我不想让你为难!”曾队说:“你还顶嘴,你知道不知道这件事在市里影响很大,上面要我必须给一个交代,否则随时都有可能开除了你,一旦开除了,你这辈子都没有希望在做警察了!”范轩反驳道:“曾叔,我这么做也不仅仅是为了她!”

我的探灵经历

“奇怪,警局里怎么会有钢琴声?是谁在弹啊?”

这时张贝贝说道:“是阿轩。”

王琪问:“是组长么?组长会弹钢琴?”

范轩有点惊讶额看着田甜:“你也懂钢琴?”

田甜随即一笑:“钢琴我可不懂,但是钢琴曲我还是听过几首的。”

范倩倩说:“就是啊,组长你以后可不能在这么放肆了,听见了么?”

范轩对着大家笑了笑:“没事的,放心吧,大家干活去吧”

张贝贝看着范轩这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真是恨的牙痒痒。

阅读我的探灵经历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