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我的探灵经历》
我的探灵经历

第23章 真凶

上车前,田甜还鄙视了一下范轩:“你的格斗技术啊,啧啧!”

“这和钱有什么关系?”范轩很困惑。江枫对范轩表现出来的困惑也有些茫然:“难道你们不是因为依怡欠的钱才来的?”

“依怡?欠钱?”范轩对于江枫的问题不免听的笑出了声。猛地把江枫拉上斜坡,接着掏出手铐从江枫的眼前划过说道:“你见过追债的用这种手铐?”

范轩拿出证件:“看真切了,我们不是黑社会,不过现在你们被捕了!”“你们是警察?那你们抓我们干嘛?我们可是良民。”江枫似乎不太相信眼前的事实。

“这些那得等回了警局才能说的清楚了。”

“这个我当然知道,最近媒体不是都在疯狂报道。”江枫有些难过。

“你既然知道她已经不在了,怎么难道你不想找到凶手?”

江枫很纯真的说道:“不是说凶手是李诗情吗?怎么还能有假?

“李诗情是被冤枉的,真正的凶手另有他人。而那个人此时就近在眼前。”

“你的意思是?不可能,杀死李静对她能有什么好处?”江枫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依怡。

“你别激动,这就是我为什么会让你和张依怡一起受训的原因,现在我就告诉你所有事情的真相。根据清洁工所看到的拿着匕首的李诗情的时间和李静死亡的时间这期间有30分钟的差距,也就在那个时间里,李静已经死了。”

“你说的有什么证据?”

“当然,证据就是匕首!”

“匕首?”

“正是!江枫,我们都知道你是一位厨师,而且冰雕做的足以逼真。因此,对你而言用冰块雕刻一把匕首应该是轻而易举的吧!”

听范轩这么说,江枫克制不住的紧张起来,他眼光扫过张依怡说道:“的确不是什么难事,可是,这和我有何关系?和依怡又有什么关系?”

“范轩亮出一张照片笑道:“这就是当初李诗情拿的匕首。锋利相当,闪亮刺眼,表面洁净如初,纯正的手工刻制的刀柄,这一切都让人爱不释手。而对于这么独特的匕首,我还了解到它的出产,当然,我所说的这一切对于喜欢收藏匕首的你来说都只是小儿科。不过可惜的是,你没能有这样的一把。所以,你用冰块自己仿制了一把。一直以来你都好好的收藏着。只是,那天,张依怡刚好一眼就相中了这把匕首,于是你便送给她了,对不对?”

江枫神情一滞:“不是这样的。”尽管江枫开口否认着范轩说的这一切,可是,他的表情还是出卖了自己内心的恐惧。“怎么还想抵认?你可是要清楚我已经足够的证据证明所说的事情全数真实!而你的工友就足以证明这些都是事实。”江枫低下头什么也没说,而范轩接着说道:“这也就是伤口会和我们在现场找到的这把匕首吻合,刚进现场会觉得温度很高,伤口周围的衣服上会有矿泉水和咖啡等污渍的原因!再者说,凶手行凶很仔细,可为什么会留下作案凶器?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警方所找到的不是真正的凶器,这是凶手故意用来迷惑我们的。而真正的行凶工具就是你所雕刻的冰制的匕首。这样之前所有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衣服上面的污渍是因为你的冰匕首一直放在香蕉船上,所以匕首上面会沾有咖啡和矿泉水。而室内温度变高的原因也是因为张依怡故意将室内温度调高,因为她想冰匕首已经融化。这样我们也就找不到了。”

江枫再次开口:“那么请问,既然你说凶器已经被融化了,那你怎么证据你的猜测的对的呢?”

“你说的不错,我确实没有能够说明张依怡用冰匕首杀害了李静的证据,但是至于张依怡栽赃嫁祸李诗情的事情我可是足够证据的。根据现场的情形,房间就是案发现场没错,只是,那并不是受害者遇害的地点。也就是说李诗情和李静所住的房间不是死者遇害的地点。”

“这怎么可能?”

“的确有点匪夷所思,不过,在酒店的同一条走廊上所有的房间从里到外所有的设置和装潢都完全相同。这也就是为什么说李静遇害的地方和凶案现场不在同一个地方。”

“什么?”听到这里除了范轩和张依怡其他人都震撼不已。

于是范轩又开口讲道:“其实李静遇害的房间是隔壁,因为酒店的门排号都是可以取下来的,这一切张经理尤为清楚,所以,她趁李诗情离开的时间,以十分快的速度将走廊里所有房间的门号都按顺序移动了一遍,做完这一切之后,张经理又利用职务之便将李诗情的某样特征物品塞在死者的手里。对于陌生人来说做完这一切可能需要很多的时间,可是这一切对张依怡来讲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只是她没有想到刚刚离开的李诗情会突然去而又返,刚准备离开的她只好装做是才来检查房间的。”

江枫接着问道:“暂且当你说的都对,可是李诗情难道不会发觉自己的房间位子有变化?”

“这个错误谁都会犯,因为无论是谁在自己刚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通常只会注意自己的两边,对于其他并不是特别在意。再说她明明记得自己是锁了房门的,可是,现在回来门却是开的,这时候的她更不可能会顾及自己房间的位子,所以这才被张依怡陷害。不过对于李诗情手拿匕首被清洁人员看到的情形可不在计划之内,不过这也更好的帮助了张经理的栽赃策略。是不是这样?张小姐?”张依怡一如当初的沉默,只是江枫还是不肯相信张依怡就是凶手继续辩解道:“这也只是你的猜测,警局可不能因为你的猜测而抓人吧!”“你看这个!”范轩指着一个文件袋:“李诗情当天戴的墨镜,可是她不小心遗落在自己的床底下,可是,为什么我们曾经那么细致的搜索都不曾找到,而现在却又被发现了呢?要是说这是之后有人遗失的也有可能,只是酒店的王经理告诉我们自他管理以后不曾有人进过该房间,所以结果就一个,那就是死者遇害的地点并不是李诗情的房间,而是隔壁。当然,现在房间的门牌已经全部被重新换回来了,至于是什么时候的事,那我想这对身为经理的张小姐来说都很轻而易举吧。”

范轩像是参与了作案似的,他把整个案件叙述的相当详细,终于一直沉默的张依怡开口了:“是得,你说的一点都没错,李静就是我杀的,我无话可说。”

“你们该做的?不会伤害?我会相信你们这种渣滓?”

“我们是渣滓?那你们该如何称呼?废物还是垃圾?”

江枫立马辩解道:“我们跑是因为把你们当成是讨债的了。”

田甜讽刺道:“讨债?这还真不失为一个绝佳的理由。可是那里可不是你江枫的住所,就算黑色会再厉害也不会知道张经理的地址吧!”

张依怡处于优势地位,很轻松的就躲过了田甜别扭的一脚,两手并用的对付着田甜。田甜的右手在张依怡的力量下一直不停的撞向方向盘,直到手麻了枪支才从手心脱落。见田甜手中已经没有可以威胁到自己的东西了,张依怡抬腿便是一脚,这让毫无准备的田甜险些滚落山坡。幸亏旁边的一棵树支撑着她。就着这个时间,张依怡弯腰去拿枪。田甜当然知道要是张依怡拿到了枪,那么自己和范轩的结果可想而知。所以,她不做任何思考,立即向张依怡发起进攻。一脚就踢掉了张依怡刚刚捡到的枪。另一只脚也向张依怡踢去。张依怡被踢中肚子,狠狠地撞在了车子上。不等张依怡喘气,田甜又欺身而来。对于受过专门训练的田甜,张依怡毫无招架之力。刚刚那一下要不是优势,张依怡怎么可能踢中田甜。显然不一会儿,田甜就已经拿下了张依怡。

“我们怎么会是一路人,我们才不会像你们为了一点钱对别人这么穷追不舍!甚至恐吓。”

“额?”江枫有些困惑的看了一眼旁边颤抖的张依怡又说道:“就是因为依怡欠的债啊。依怡告诉我那些黑社会经常去她家,他们还恐吓依怡说要是不还钱就伤害她,所以我因为害怕黑社会再来伤害依怡,我才会过去找她的。”听江枫如此解释,田甜顿时哑口无言,尽管她一点也不相信江枫的话,可是也找不到什么话来反驳,只好沉默了。就在这时,范轩开口了:“你们难道不好奇我为什么会答应让你们一起受审吗?”江枫保持沉默,张依怡则一直不敢直视范轩。范轩接着又说道:“其实今天我的主要目的就是告诉你们,真正的凶手是谁!”范轩伸出的食指从江枫的身上转向张依怡:“就是你!张依怡!”

“怎么可能?警官你们会不会是搞错了。她怎么会是凶手呢!”江枫不敢相信,他看着张依怡,可是她却一直沉默。不反驳,也不承认。好像范轩说的与她无关。

范轩对于江枫的反应似乎一点也不意外:“江枫,你不相信没关系,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详情,所以不相信也不足为怪。”

被范轩抓住的江枫没有表示感激而是愤恨的吼道:“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就不允许你们伤害依怡,决不允许!”

范轩和颜的说道:“这点你放心我们只是做我们该做的,伤害绝对不会!”

我的探灵经历

范轩对于田甜的讽刺并没有太在意,两人共同把犯人押回衙门。下了车,按道理江枫和张依怡是需要分开审讯的,但是张依怡死活不肯让江枫离开自己,所以范轩只好妥协,答应让他们俩一同受审。

范轩等人坐定,很从容的的打开口香糖放进嘴里享受着唇齿之间的馨香。比起淡定的范轩,江枫则有些苦恼了:“喂,警官,现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你们要抓我们了吧!”

田甜冷笑到:“为什么?这你们不知道?那你们为什么见我们就跑?”

“你这是.......”

“江枫,李静相信你并不陌生吧!”“我.....”江枫被范轩的这个说法雷到了,他的眼光再一次的移到了张依怡的身上,一会说道:“认识。”“那么她现在已经不在人世了,你知不知道?”

江枫眉头皱起开口问道:“那你们到底是干嘛的?”

与此同时,范轩和江枫之间的战斗十分激烈。但是看上去范轩似乎处于明显的劣势地位。江枫看着被制服的张依怡心里已经没有耐心了,他想快点结束范轩的纠缠去救张依怡。所以等到两人之间的距离有些远的时候没江枫快速出脚,想要这一脚就结束这一切。此时,田甜拉过车盖阻拦了江枫的动作,随后又迅速出脚将江枫踢倒在地。江枫由于完全没有准备,所以差点跌落山坡。幸亏范轩眼疾手快抓住了他。

以为江枫掉下去了,张依怡在车内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叫喊。

阅读我的探灵经历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