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我的探灵经历》
我的探灵经历

第24章 错误的爱情

虫子何大庆开口说道:“说道张依怡我觉得她挺可怜的,毕竟她不知道自卫杀人是判不了罪名的,但是那个李静,她怎么会那么扭曲。啊,要命了,诗瑜会不会在她的手下受过不少苦啊?”谈到自己崇拜的明星李诗情何大庆则是满面愁容。

“阿枫,原谅我......”张依怡靠在江枫的肩膀上痛哭起来。

范轩和田甜互看一眼,谁都没有开口说什么。在这场悲剧里面,尽管张依怡是凶手,但是说起所有的事情她仿佛又站在了受害者的位子。尽管范轩已经说出了事情所有的经过,可是,他也没有料到,在这个感情纠纷里,受害者和凶手似乎界限都很模糊,而对于张依怡除了同情他什么也做不了。尽管,在他的眼里张依怡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可是她杀了人。这一点纵使真相再令人惋惜,她都必须要接受制裁。

田甜觉得这样的结果很好:“这个判决挺公平的,虽然张依怡是自卫没错,可是在后来她毕竟是为了躲避自己的责任而制造假的现场和证据啊,差点没让警方抓错人。”

另一警官王琪惋惜道:“可是作为一个女人,我真的为张依怡感到难过。她只是想简简单单和自己爱的人幸幸福福的生活罢了,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好好的生活就这样被毁了,这怎么能公平。”

范轩两手放在李诗情的肩头开口道:“我明白你这次来这里的目的,而我也因为公事不能带你到处逛逛,再加上之前的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对这里你有一些缺陷感。不过别担心,我保证下次你要是有空来的话,我一定好好的陪你玩玩怎么样?”说着还不忘捏了捏李诗情的鼻子。动作甚是亲密。

李诗情僵在那里,她呆呆的看着范轩,忽然,她的嘴角扬了起来,冲着范轩轻轻地摇了摇头:“轩,我该拿你怎么办呢?有些事情明明感觉到你是懂的,可偏偏你这么傻,有些事情明明就很难明白,可是你的心里却像是明镜似的。你啊,真的让人猜不透。”

范轩抚着额头做出思考状:“我真的很难让人明白吗?之前也有个女生和我这么说。”

“一个女孩?”李诗情对这句话有些敏感,心里有些纠结,但是这种感觉瞬间就不见了。

范轩很淡定的笑了笑:“恩,是一个女性朋友,好了,不说我了,时间差不多了,你快进去吧!哦,差点忘了问了,你这次是又要飞哪里?”

“飞成都,那是新戏的宣传点。”

“什么!成都?”范轩有些不淡定。”

“是啊,怎么呢?”李诗情对范轩的举动有些困惑。范轩捋捋头发说道:“也没怎么,只是那的地震比较频发,自然灾难也挺多的,你自己得注意一点安全。

李诗情有些激动,脸颊就不自然的染上了红晕:“轩,你这是在担心我?”

“我当然担心你啊!”范轩的话吐口而出。

这句话让李诗情很是开心,她咧开双唇甜甜的笑开了:“不用为我担心,成都没有那么可怕,再说经历了这件事情,我可是得好好的保护自己不会再让自己那么容易受伤了,最起码我也得回来让你好好的带我玩遍这里啊。”

“范轩打开双臂:“放心,我们这里随时欢迎你回来。”“说话算话,等我回来,拜拜!”

“再见。”

李诗情轻快的脚步反应出此时的她开心的像只小鸟似的,看着她走进临检口还不忘回头冲自己挥挥手,范轩笑着摇了摇头:“都这么大了,还像个小孩子似的,真让人担心。”就在李诗情完全消失在自己眼里的时候,范轩突然觉得有一只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范轩回过头来,就见一个浓妆艳抹的大妈盯着自己说道:“先生,你到底是登机还是不登机啊,麻烦你不要挡着路可行?”范轩这才发现自己占据了临检的主要通道,现在已经引起公愤了。所有的等待者都已怒气冲冲,那神情似乎要吃人似的。要是眼神能杀人的话,范轩都已经不知道死过多少遍了。范轩有些难堪的笑笑,一会便迅速的离开了。哎,真是太丢脸了,范轩心想。

“说实话,江枫的冰雕技术真的可以以假乱真,如果当初你并不是留下作案工具或许我真的破不了案子。”

张依怡否定的说道:“要是我是有意杀她的话,可能我会做的很详细。”

“什么”何大庆惊讶之后开始咆嚎起来:“轩队啊,你太不厚道了吧,见我偶像都不带上我,我可是一直期待着能和她近距离接触的啊!!!”

机场上,范轩正和李诗情上演着送别的场景。由于官司缠身,李诗情的时间已经被耗了不少,连之前的宣传都没有出席了,现在终于恢复自由身了,公司的所有一切运作也都恢复正常,所以自己也需要开始忙活起来了。不过对于现在有的这些,在李诗情的心中她真的感谢范轩,所以,对于范轩她是真心的感谢。在临检口,李诗情柔情的看着范轩,对他说出了最后的一遍谢谢。范轩用手挠了挠耳朵说道:“你都说了很多遍了,我已经接受到了你的感谢了,别再说了,再说我都不好意思了,再说我所做的都是我们的职责,你也就别再客气了行不?否则我真的会羞愧而死的。”李诗情看着范轩那夸张的表情有些失神,心中仿佛也有只小兔子在上窜下跳。李诗情轻咳了一下以掩饰自己的心虚,接着又开口了:“轩,其实我还有话要对你说的。”

“依怡,你......你快告诉我不是你。”虽然江枫亲耳听见张依怡承认自己是凶手,可是他还是不愿意相信。张依怡没有理会江枫,她自顾自的说道:“我和阿枫是在他上班的餐厅认识的,当时的他和现在一样经常出来询问顾客对自己作品的看法,久而久之,我们因为投缘聊的比较好,所以慢慢的走的近了,甚至后来我们就开始交往了。可是有一天,我和阿枫在马路上碰见了李静,她的到来打破了我们之前的宁静。那天李静和阿枫说了几句,但是语气让人特别变扭,对我的态度就更不用说了。临告别的时候她还讽刺道:‘还是嫩点的比较有味道。’刚开始,我并不清楚她话里的意思,知道后来我才了解到,她之前有何阿枫交往过,而我们俩的年龄竟然相差了十多岁。可能她以为我的存在才导致她和阿枫分手,其实,他们分手前我根本还没遇上阿枫,也就是说他们分手完全和我无关。在那天路上相遇之后,阿枫就开始有些郁郁寡欢,在我多次的纠缠下我才得知李静一直缠着阿枫说是要重归于好。可是阿枫说当初的分手是俩人协商过后的和平分手,而之后也一直没有联系过,怎么会突然要复合呢?阿枫的疑问让我觉得李静极有可能是因为看见我和阿枫在一起后才想要复合的,也就是说她的这一举动和我有关。不过我并不觉得自己曾经和她有过交集更别说摩擦了。后来的一天,一切我都了然。那天,一个陌生的号码打进了我的手机,该人正是李静。李静打来电话说约我出去见面。尽管我很不愿意,但还是答应了。见面之后,她的态度还是让我很难堪。不过对于她那种人我也没太计较。后来她竟然要让我和阿枫分手。我当时很不明白,就问道,你还爱他吗?你是想和他重修旧好?”说到这里张依怡笑了笑,那笑容带了太多的讽刺意味。接着又继续说道:“你们知道当时她是怎么回答我的吗?她竟然说要和阿枫分手不是因为她还爱阿枫,也不是真的想重修旧好。她只是不想让我们在一起。她只是觉得就算是现在自己已经和阿枫分开了,但是阿枫还是属于自己的,她不允许有别的女人靠近阿枫。那一瞬间,我就感觉这女人心里太扭曲了,也就没想再和她纠缠下去。于是我相当坚定的否定了她让我和阿枫分手的说法。我告诉她自己坚决不可能这样和阿枫分手,我们都是那么的深爱着对方。我们绝对不会因为她而分开的。说完我就自行离去了。可是那个疯女人竟然还不知廉耻的缠着我和阿枫。被这样的干扰我们实在忍受不了了。所以我和阿枫商量着要去国外躲一段时间,这样作为经纪人的她自然不能随便就跟来的。原先一切都已经准备的好好的,可偏偏在临近出发的时候李静竟然住进了我们的酒店。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上天的安排,因为在李静进入我们酒店的前一天她在阿枫工作的地方刚好看见阿枫送我那把冰制的匕首。可想而知,她是不可能让我好过的。但是,我毕竟也是有感情的,我对已她经忍无可忍了。于是我打算找她说说清楚,希望她可以想明白她和阿枫已经是过去式了,现在这么纠缠也无济于事。如果实在不行我打算报警。可是一切又怎么能如我所愿,我太傻了,太傻了。其实起初我们谈的还不错,可是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她就莫名的抓狂了,站起来就给了我一巴掌。当时我十分气愤就和她扭打起来。在扭打的过程中那把冰匕首掉到地上。看到冰匕首的李静像是着了魔似的,抓起匕首就冲我刺了过来,我本能的想要去抢,不然我真的会被她刺死的。可是我们谁都没有想到我们俩个会被椅子绊倒,而那把匕首准确无误的插进了李静的身体。顿时李静的身体像是水龙头一样的鲜血不断的涌出,看着一瞬间发生的一切,我傻眼了。刚开始我是想叫救护车的来的,可是李静已经死了,我很害怕。我又想着报警,可是我一想到报警以后我会被带去坐牢,我和阿枫还会被迫分开,想到这我就更不能报警了。我慢慢的安慰自己,后来就想到了和李静一同入住的李诗情,尽管觉得自己这么做很过分,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我不想和阿枫分开,我也不想坐牢。所以,当时我只能让李诗情替我背黑锅了。对她我很抱歉。后来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我也就没有必要说了。至于你们之前在案发现场找到的那个匕首,是我让人从巴西特地带回来送给阿枫的,因为我知道他很喜欢。只是我却把它当成了栽赃的工具,我真的很过分......”此时的张依怡泪如泉涌,眼前的这一切都让人知道她现在很后悔,可是这天底下并没有后悔药。

“依怡......”

“恩,你说吧,我洗耳恭听。”

“我.......”李诗情有些难以启齿。

见李诗情吞吞吐吐,范轩只好蹲下来一点,看着李诗情低的不能再低的头说道:“你没事?,有什么话就直说啊。”

范轩回答:“在今天之前我也是没有想过是你的,要不是李诗情告诉我江枫曾经是李静的男朋友,我还不会想到这会是一次情杀。之后我又得知你和江枫之间的关系,在根据李诗情曾经看见过你出现在案发现场,联系种种这些,我不得不怀疑作为酒店管理的你。”

张依怡听范轩这么说自嘲道:“这么说我还是适合当一个好人啊,杀人这种事我做不了......”

我的探灵经历

谈到李诗情,田甜情不自禁的想到了某个不正经的男人,可是却不曾看到他的身影:“喂,那个坏蛋你们看到没?”

范倩倩问道:“你说轩队?他啊,我不清楚去哪了?”“不用问我都知道肯定是去找那谁去了!”田甜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那谁是谁啊?”何大庆有点迷糊。“你爱的明星!”田甜说完便走了。

李诗情害羞极了,生为一个女生,她重来没有这么对待过一个男生,看着眼前这个男生,自己第一次想要告诉他自己内心的想法。盯着李诗情粉红色的脸颊,范轩似乎已经猜到她要对自己说的却还未启口的话。揉揉鼻子笑出声说道:“哎,不就是说句再见嘛!用的着这么难以启齿?看你脸都红了。”说完还不忘笑了笑。

李诗情昂起头,闪闪发光的大眼睛看着范轩,她不清楚范轩的到底是怎么想的。他是真的不明白自己对他的感情还是假装不知道,李诗情怎么也想不通。

判决日那天警官张贝贝带着消息回来:“法官说之前要是张依怡投案自首的话可以根据自卫误杀判处无罪的,可是,她却为了掩盖自己罪名对他人进行栽赃嫁祸,所以作为一个公民她已经触犯了司法公正。因此判决妨碍司法公正一罪。”

“依怡.......对不起,是我害了你.......”江枫始终觉得这场悲剧和自己有太大的关联,自己不但没有保护好眼前这个深爱自己的女人,反而让她为了自己而搞的伤痕累累,自己真是该死。此刻这个坚强男人的眼里也含满了泪水。

张依怡对江枫摇摇头否定了江枫的说法。她又抽咽了几下问道:“警官你是怎么想到是我的?”

阅读我的探灵经历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