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我的探灵经历》
我的探灵经历

第34章 范玲的担心

田甜看着有点紧张的范玲,笑着说“小丫头,有什么事求我啊?”

“田甜姐,听你这样说,难道你很想去了解一下我哥吗?”范玲问的有点小心翼翼的。

不过,田甜听完后立马大声的否定了:“什么?想去了解他。我丢!我想去了解才怪呢,那个死家伙一天到晚的就知道找我的麻烦,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要不是因为他那免费的住所,老天爷,我真的希望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他呢,更不要去提了解他这只大沙猪。”

在范玲的心里,她觉得哥哥能走出阴影比什么都重要,所以她不希望哥哥看到所有有关清凌姐的东西,再去睹物思人。但是,范玲抬起头看看站在自己身边的田甜,又看看墓碑上林清凌的照片,心里的担心更加剧了。她们两个长的实在是太像了,不希望哥哥看到田甜想起林清凌,再次伤心难过。她真的希望田甜能离哥哥远点,不要有一点关系。但是,随后又想到田甜才工作不久,又没有拿到工资,根本没钱去外面租房子,要是真的把她赶出去,自己也狠下不去心,况且哥哥也未必会答应的。

纠结了很久,范玲才鼓起勇气对田甜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那个,田甜姐,我。。。。。。我想求你答应我一件事。”她有点紧张,手指紧紧的拉着自己衣服的下摆。

“是真的吗?”范玲惊喜道。

“恩,真的。”田甜严肃的点了点头。

“如果是这样,那我就放心了。”听到田甜的承诺,范玲心里的石头也落了地。

看着范玲皱着的眉头终于平展开来了,田甜也很高兴。她转过身,望向林清凌的墓碑,在看到墓碑上那和自己相差无几的脸,不仅小小的感慨了一下。仿佛间,她好像看到照片上的林清凌好像活了一样,对自己微微一笑,张着的嘴好像对自己说谢谢。田甜当时就惊呆了,自己怎么出现了幻觉?这是怎么回事?

她眨了一下眼,想再证实一下看到的是不是真的。但是,眼前的一切还是原样,没什么变化,就像是做梦一样。田甜不禁的晃了晃脑袋,想让自己清醒一下。

旁边的范玲看着田甜一直盯着林清凌的墓碑,傻呆呆的,不明所以的问道:“田甜姐,你在看什么啊?”

被突然叫醒的田甜,有一瞬间的呆滞,就回答道:“没什么,咱们回去吧”也许真的是自己的幻想罢了,不过却有一种真实的感觉,不知道为嘛。”

风和日丽的一天,一大早范轩和田甜就急急忙忙的赶着起来去上班。这不,又出现了下面常见的画面。

“唉,你这个死流氓,我在洗手间的时候,你不准进来,听到没有?”田甜满嘴的泡沫,一只手上还拿着牙刷。

可是范轩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闭着眼挤到田甜旁边,开始动手熟练的洗漱。恨的田甜牙痒痒的。

好不容易都洗漱完毕,穿戴整齐了,又有问题来了。两个人为谁先出门的问题争吵了起来。

“喂,我说,男生应该让着女生才对的,我先出去,然后你再出。”田甜扬起头得意的对范轩说。

谁料,看都没看她一眼,直接把她从面前拉开,不屑地说道:“那也要看一下你是不是女生才行?“

“什么意思?谁不是女生了,哪不是了,你不长眼嘛,不会看啊?”田甜挺着胸气凶凶的说。

范轩的眼扫了几下田甜挺着的胸,脸上挂着坏笑。显然他是在嘲笑田甜是个飞机厂。顿时,田甜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败了!范轩完胜,心情是相当的好啊。

田甜狠狠的哼了一声,拉开门走了出去。激烈的战争就此结束,不过明天,后天,还是会继续上演的。

范轩今天没有像平时一样开车去上班,反到是一跟着田甜到了公车站,和她一样坐起了公交车。

一看到范轩像个狗皮膏药一样跟着自己,田甜就想起早上的一幕,马上就想报复他。

“唉,我说,自己有车不开,干嘛要和我们这些穷老百姓一起挤公交啊?难道想体验平民生活?”田甜故意说的很大声,没错,就故意的。

立马,范轩就感受到了来自公交车上前后左右注视的目光,有嫉妒的,有鄙夷的。不过想想也是,在这个高消费的年代,除了工资不涨,什么都涨的飞快。对于一个打工的来说,想通过自己每个月辛辛苦苦赚的钱来买一台车,确实有点难度。这不是一月,两月能办到的事,但这确是大多数打工仔向往的事情。有谁不想奔小康呢。

田甜的这些话深深的触动了公交车上打工仔的心灵,更是引出了他们对这些有车一族与生俱来的“憎恨”。不过范轩不在意这些,看向田甜幸灾乐祸的脸,眨眨眼,慢悠悠地说道:“我的车子坏了,拿去车行维修,我也不可能走路去上班吧,大小姐。”

田甜顿时就郁闷了,“可是现在我们两个一起去上班,肯定会让别人怀疑的啊?”田甜对于目前两人的“同居”关系,很是在意,深怕别人知道了,她可不想因为这个以后找不到男朋友,那样,她妈会杀了她的。想想都有点后怕。

范轩小小的“切”了一声,有点鄙夷的看着田甜说道:“拜托,用你的猪脑子想想,有什么好担心的。反而是你这个做贼心虚的死样,更让人怀疑你。不要搞的别人本来不知道这回事,被你这样发神经的一闹,不知道都难!再说了,又没有人知道你住在哪里,有谁问了,上班的时候刚好碰到的不行吗?”

田甜觉得范轩这样一推理下来,挺有道理的。因为想着事情,竟然没有留意到就这样被范轩骂了猪头,这可是田甜第一次被别人骂,而没有回击的。

差不多15分钟后,公交车终于到站了,人们陆续从车上走了下来。范轩和田甜也跟着人们从车上走下来。因为警局离车站还有一段距离,所以两个人下车后,看着时间还早,就一路慢慢的走过去。看着田甜还是沉思在刚才的事情中,没有留意到前面的路况,范轩的嘴角危险的往上翘了翘,田甜还不知道自己要倒霉了。

就在这时,旁边的范轩突然突然指向左边,大声的说道:“快看,那个是什么啊?”

田甜从自己的沉思中抬起头,顺着范轩指的方向看过去,却没有发现什么东西啊,“到底是什么啊?”

只见范轩又突然转变了方向,指向右边,好像很惊讶的样子,“哇,哇,真的是唉!”

田甜又听话的向着范轩指的右边看过去,可是还和上次一样,什么都没有,“你看到了什么?”

“唉呀,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范轩指向了他们的头顶。

看着范轩在这里指来指去,田甜就知道他肯定又是拿自己开刷找乐玩,随之用一种好像在看白痴的眼光看着范轩,“我说范轩同学,你玩够了没有啊,当我是三岁小孩啊?”

“喂,小心你下面啊!”范轩像是没有听到田甜对自己的挤对一样,又低下头第4次在那里叫。

现在,田甜可以以及肯定的明白,这是范轩在给他自己找乐,可见他现在真的是超级无聊,无聊到像2B青年经常说的那一句口头禅一样,真的蛋疼!!!

田甜直接把范轩忽视掉,骂了一句:“神经病啊你。”就不在理他,一个人往前走去。但是,她还没走两步就觉得不对劲,为毛感觉好像是踩到了棉花上一样,脚下一软,而且好像还有温度一样。

田甜低头一看,差点吐血身亡。脚底踩到的不是什么棉花,而是他妈的最讨厌的,狗狗的大便,狗大黄!

一大坨黄黄的便便在她的脚下开了花,真不知她今天走了什么狗屎运了,一出门就踩到一坨便便,让她的心情瞬间降到了冰点。

“shit!!!”田甜叫的声音有点恐怖,立马跳了起来,但是为时已经晚,她的脚底已经沾满了便便,像是战利品一样,沾了两脚都是。而且还特别的臭,真是让人作呕。

安静了好一会儿的范轩,这时候一只手捏着鼻子,另外一只手充当扇子,在自己的脸边不停的扇着。从田甜旁边优雅的走过,一边走一边斜着眼对田甜说:“真是个脑残,不是叫你小心脚下了吗,还像个傻瓜一样不看一下就往前走,现在舒服了吧,真是该!。”

听着范轩落井下石说话的语气,此时的田甜真的是头顶冒烟了,她恨不得老天立刻震怒,劈下一道闪电,把她眼前这个碍眼的死蟑螂劈死。真的是太可恶了。明明知道前面有危险,还故意分散自己的注意力,还让自己一点防备都没有的中招,太阴险了!

“我要咬死你,范轩你这个无耻小人。”田甜恨恨的说。

范轩听到后,从前面回转过头来,悠哉悠哉地说了一句:“怪不得,原来你是属狗的,你今天也算是运气好,好好的瞻仰一下你同类,也是你前辈的丰功业绩!哈哈哈哈……”眼看着范轩走进了警察局。

“你太可恶了,我咒你以后生儿子没屁眼!!!!”此时的田甜被范轩气得要疯掉了,又怒吼道:“到底是哪只笨狗,让我逮到非宰了你不可。”

正好有一个人拉着一只小宠物狗从田甜的面前经过,而且很搞笑的是,狗和主人都扭头看了田甜一眼,那小狗无辜的眨着小眼,那神情仿佛在告诉田甜,这坨粑粑不是我拉的。然后一人一狗又慢悠悠的往前走去。

“你……我……真是气死我了!”田甜恨恨把鞋底往水泥地上擦,眼看着上班的时间到了,根本没有时间回去换掉这对臭臭的鞋子,没办法,田甜只有认命了。

田甜懂范玲的感受,要是说范轩真的走出了当年那件事,也就不会在自己第一次入住后,喝醉了把自己当成是林清凌,强行的抱着自己,嗷嗷大哭。那种伤心让她这个身外者都震撼了。她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哪个大男人哭成那个样,这也说明他心里真的是太苦了。真不知道他这几年一个人默默的怎么过来的。当时田甜还以为范轩抱着自己是要耍流氓呢,很后悔贪这个不要房租的便宜住进来。好在后来他没有别的动作了,这也让她放心了不少。

虽然说田甜和范轩同住一个屋檐下,但是对于范轩平时的生活习性她没有过多的去在意。要不是因为这里有吸引她的条件——免费的住所,她才不会该死的跟一个这样不要脸的人住在一起,更加不要说去在意他的生活习性了。

田甜看着范玲这个样子,不像是在和自己开玩笑。小脸因为激动都红了。田甜虽然知道自己爱上那个流氓的机会就等同在路上看到一泡臭狗屎,自己上去踩的机会是零,但是还是有点好奇这个小妮子说这话的原因。难不成她断定自己一定会爱上她哥哥???

“为什么这么说?”田甜有点纳闷的问。

范玲又继续对田甜说道:“因为清凌姐这件事,哥哥受了不小的打击,就这样不能说话了,医生说当时是急火攻心导致了现在这个样子,要看哥哥自身恢复的情况才能判定什么时候会好起来。在之后的两年里,哥哥还是和之前一样没什么好转,没办法,他去学习了手语,便与和我们沟通。不知道为什么,哥哥突然要离开家,用手语告诉我们他想出去转转,心意很坚定。我们怕他一个人会出什么事,不同意他去,但是哥哥趁我们都不知道的时候一个人偷偷的溜出了家。不过,哥哥知道我们会担心他,到了每一个地方后就会写信回来告诉我们,不要牵挂。这种情况持续了几年,直到哥哥回来后,他不但可以说话了,还告诉我们自己考上了警察,真的是出乎我们大家的意料之外。没有人知道这几年他到底经历了些什么,为什么会想当警察?我还以为以前的哥哥又回来了,但是现在我发现自己错了。我根本不知道哥哥到底有没有从当年的阴影中走出来。”范玲有点苦恼的说。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在跟范轩合作调查案件的过程中,最起码在田甜的眼里,她觉得自己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了解范轩的:“范玲,我感觉你哥哥给我的感觉很神秘,就像是他本身戴着一层面纱一样,让人看不清他的面貌。他有时会很轻浮,到处去沾花惹草的。有时又很安静,像个被遗弃的孩子一样,眼里透漏出的忧伤让人很心疼。而且他会的东西还不少,会弹钢琴,会吹笛子。反正你就会觉得和他在一起,有时候会让你很意外的。虽然说我对你这个哥哥没什么好感,但是要想完全的去了解你哥,我觉得还是有些困难的。”

范玲扭头笑了一下,但那只是很牵强的一笑。里面夹杂着太多的忧愁。“田甜姐,你难道就没有发现你和清凌姐长的很像吗?这样子的你和哥哥经常在一起,我怕他会透过你去想清凌姐,因为看见你就像是看见清凌姐一样。我这外人都能看得出来,何况是哥哥呢,他和清凌姐那么深的感情。所以我怕哥哥会再次重复以前的路,变回原来那个样子。那件事对哥哥来说,打击很大,始终是他心里的一道疤。我不希望再在那道疤上撒盐了,那样他会崩溃的。哥哥在我心里比我自己都重要,我看到他那个样子,很心痛。所以,田甜姐,我拜托你千万不要爱上哥哥,千万不要!”眼泪也顺着范玲的脸流了下来,想起那悲惨的往事,确实让人很伤心。

田甜擦去范玲脸上的眼泪,默默的看着眼前这个丫头,突然觉得她好像长大了一样。也许在外人看来,范轩这个人不怎么样,又不正经,又油腔滑调,但是在范玲的心里,他只是自己的哥哥,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一个亲人,只有他会关心疼爱自己。所以她的担心自己完全可以理解。

田甜眼睛也有点湿润,“范玲,你的心情我理解,要是换作是我,我也会这么做的。谁都不希望让过去的事再影响以后的生活。”

田甜点点头:“你说的也有道理哦。”

“就是了。但是要说哥哥还在清凌姐的阴影里,没有走出来,那现在的他,行为也太不正常了吧。看到美女眼就发光,有机会就上前去搭讪,我都怀疑他是不是转性了。就连他的好兄弟何明凯都觉得他不一样了。哥哥现在一有机会就出去鬼混,整个一浪荡公子,现在我没有办法判定哪一面才是真的他。”范玲很受挫的样子。

第三十四章 范玲的担心

“田甜姐,你,你一定不要爱上我哥哥。”范玲坚定的说

范玲的一句话瞬间把田甜石化了,她感觉自己被雷劈到了,外焦里嫩,头上冒烟。好半天才从那种状态中反应出来,“丫头,你是不是发烧了,脑子傻掉了啊?!”

“没有了,我是认真的啊。”范玲有点抓狂。

“田甜姐,那你。。。。。。”范玲有点不明白。

这时,田甜好像个男人一样,粗犷的拍了拍范玲的肩头,豪迈的说:“哎呀,放心了,那种男人,谁喜欢就拿去好了,本姑娘可不喜欢这种沙猪男。”

听到田甜这样说,范玲虽然觉得有些道理。但是,不是有句话说的好嘛,叫什么感情是慢慢培养的,日久都会生情的。范玲觉得很有这种可能发生。哎,老问题没处理完,新的问题就又产生了。这可怎么办啊?

田甜有点不明白:“你不知道?你哥哥都回来了这么久,你还不能看出来他到底有没有走出当年那个阴影吗?”

范玲有点无奈:“田甜姐,你现在是和我哥同租一个房子,你有没有发现啊。如果说他现在已经从清凌姐离去的阴影里走出来的话,那他就不应该还对当年的记者耿耿于怀啊,我有好多次就看到哥哥拿着清凌姐生前的照片在看,那神情真的是让人看了就于心不忍。所以我觉得哥哥还没有放下清凌姐,这应该是他要当警察的原因。”

阅读我的探灵经历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