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我的探灵经历》
我的探灵经历

第36章 诡异的失踪

“真的?你愿意帮我了?”万珂听到范轩这样说,喜不自禁。

“万董刚才也说了,当时派人去江为彪家里送了慰问金,整整三十万,当时是我亲自去的。他们一家人没有像我们预想中的那样,会大声的骂人,指责我们。不但如此,还很友善的接待了我。特别是江为彪的妻子,在面对自己丈夫的离去,一家老小的生计面前,她还能对我微笑,虽然那笑容比较牵强,但是能做的这个地步,一般人是做不到的。江为彪还有一个上小学的儿子,他已经明白了爸爸永远的离他而去,却是很坚强,让人心疼。我对他们母子两人说出来意,拿出了准备好的三十万,但是,江太太对于此事看得很开,她说江为彪是自己想不开,才选择了这条路,人各有命,她并不怪谁。但是对于万董给的补偿金她说,自己不能要的。在我一再的坚持下,她才勉强收下了。最后还是在我的坚持下她才勉强收下的。我认为江太太不会是这幕后的凶手。”黄遥就着当时的情形分析着。

范轩却不认同,“陆小姐,你太过于善良。有时候有些事情不能只看表面的,也许她在你面前是在做戏呢,私下里却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这件事情能了解的线索不多,现在范轩也是搞不清楚事情的真相。真的要破案的话,还要去寻找更多有利的证据。

“不如这样吧,看来我们要去江为彪家里走一走了,去会一会这问江太太,看一下还能不能找到其他什么线索。”范轩对着其他人说出自己的想法。

黄遥优雅的转身离去,跟上已经走远的万珂。范轩脸上的笑还在挂着,看着手上的手机,不自觉得吹起了流氓哨。

后面的田甜看着面前的范轩一脸小人得志的样子,让她真的不敢相信,这个人心里竟然还会有心结,那他现在又算哪样啊?

得瑟完的范轩一回过头,就发现田甜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自己,不明白的问道:“做什么啊?”

田甜撇了撇嘴巴,装做什么事都没有的一样,“没做什么啊?看一下不行啊。”

“竟然那么有空,那就不要浪费时间了,走。”

“走去哪里啊?”

范轩拿起台面上的恐吓信,回过头来说“去办正事了,难不成你想在这里呆上一天啊,真是属猪的,反应迟钝。”说完,不再理她,一个人走了出去。

听着范轩又骂自己,田甜的怒火又开始往外冒了。尤其是又想到了早上,他故意让自己踩便便的事情,恨不得马上把他就地给解决了。这样才能让自己出口恶气。的话充满了不屑与轻蔑,加上刚刚范轩让自己踩了狗大便,田甜正想冲上去把范轩猛揍一顿。身后的人,咳了一声。田甜顿时才醒悟。哦哦,天啊,这可是队长的办公室啊,还好刚才自己没有太冲动,不然又被骂了。没办法,只好忍气吞声的走了出去。

门外的范轩看着田甜走了出来,很意外她今天会这么能忍,竟然没有骂自己。要换作平时,肯定又是一顿大骂,骂的他找不着北才算事。说不定还会动手教训自己,可是今天,怎么这么安静呢?范轩一头的雾水。

范轩和田甜按照万珂走之前告诉的地址,一路很顺利的来到了江为彪住的地方。下车后,两个人发现,江为彪住的地方也算是繁华路段了。在两个人面前的是一栋有点老旧的公寓楼,看样子估计应该有20年的高龄了,外面被风吹雨打的墙都有点灰白色了,给人一种危房的感觉。不过这楼层在当年也是不便宜的啊,要这么说来的话,江为彪的生活也不会太差才对啊,怎么会因为一时没了工作就想不开去死了呢。真的是有问题。

江为彪的家在5楼,两个人很快就到了。范轩伸手按了门铃。

开门的是一个长相清秀的女生,范轩转眼一看,马上惊讶的叫道:“小Q?怎么是你?”

开门的正是张怡。两人自从上次餐厅见过面之后,很久都没有再见过,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碰到了,让两个同时都感到错愕。

“轩哥,怎么是你啊?”张怡惊喜的问。

“呵呵,是啊,我今天刚好有点事,那你又怎么在这里?”“哦,今天有时间我就来特意看望一下江太太,也代表我的同事们来慰问一下,表达我们的心意。”

“你们认识”

“恩,是啊。哎呀,不要站在门口说话了,先进来啊。”张怡赶紧侧身,好让范轩和田甜进来。

进来后,范轩大概看了一下,一百二三坪的房子看起来还不错,这可是属于中上等的生活了。不过,房子整体看起来很素雅。可能和主人的爱好有关系。

“小Q,你刚刚说你是特意来慰问的?”

“恩,是啊。你们可能不知道,江为彪先生生前一直在为我所在的那个孤儿院捐钱,虽然说他现在过世了,但是孤儿院里的院长还是很感谢他,所以,院长就叫了我来代表他们,慰问一下江太太。”

这时,范轩和田甜两个人才算明白过来,为什么她会出现在死者家里。原来是这样。

张怡这时,又叹了口气说:“对于江先生突然的离世,我们都感到非常的难过,谁也没有想到会这样子。毕竟他还那么年轻,儿子才几岁。”

范轩理解张怡的心情,受过江为彪生前的恩惠,现在他离世了,所以张怡的心里,现在肯定不会好受。

这个时候,从里面的主卧走出来了一位30多岁的妇女,衣服穿的也很素净,整个人看起来很干净。在看到范轩和田甜时,也有一点惊吓。毕竟自己的家里突然多了两个不认识的人,任谁都会感觉有点害怕的。她又看到旁边的张怡好像和他们认识一样,也放下心来。张怡能开门让他们进来,这说明是她的朋友,肯定不是什么坏人。出于礼貌,她微笑着对范轩和田甜说道:“不知道这位先生和小姐有什么事啊?”

范轩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看起来很有气质,说话不慌不忙,想必也受过良好的教育。再看她一身的装扮和房间里整个装修都很搭配。心里想,眼前的这位肯定是那个江为彪的老婆了。于是,开口问道:“请问,您就是江太太吗?”

“是的,不知道你们两位是?”

范轩他们没有说话,只是对她亮了一下证件。

“警察???”面前的江太太看起来有些吃惊,不过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就像她明白早晚会有这么一天一样。

“没错,这次我们过来,是想找你了解一下你丈夫生前的事情。”

“为彪?”听到范轩这么说,面前的江太太好像又想起了伤心事,看了看放在桌子上江为彪的照片,眼眶微红,可是却一直忍着没让眼泪掉下来,挺坚强的。“那两位坐下来再说吧。”

范轩和田甜也不客气了,随后坐在了沙发上。张怡扶着江太坐到了对面,替她拿了纸巾出来。

江太太稳定了一下情绪,抬起头看向对面的范轩说道:“今天你们过来,是想了解我丈夫什么事?”

范轩觉得这个时候根本没有必要去旁敲侧听,所以直接的很。不假思索的从口袋里掏出了那封恐吓信,放到了江太太面前的桌子上,“江太太对这封信应该很熟悉吧?”

江太太不明白范轩为什么会这么说,疑惑的从面前拿起了信,看过之后,脸上就变了色。“这是怎么回事啊?”

这时,田甜在一旁说道:“这是前不久,珂达贸易公司的董事长万珂收到的一封恐吓信,之后他的公司就一直出现问题。”

“这个地方不是我丈夫之前工作的地方吗?怎么会。。。。。。”江太太听到田甜这样说,不免又想起了江为彪的死因,如果说公司没有炒掉江为彪的话,也许他就不会。。。

坐在江太太身边的张怡,通过他们几个的对话在,已经明白了范轩这次来的目的。

“风哥,你现在是在怀疑这封恐吓信是江先生寄给那个万董的吗?怎么会呢?毕竟他现在已经……”张怡没有接着说下去,因为她不想再次去触动江太太心里的伤疤。

范轩不以为然,只是看着对面的江太太说“这个我当然知道了,江为彪死已经是事实。不过,之前于无杨告诉过我们,在他们公司实行解雇政策后,江为彪的反应最为激烈,曾几次去过办公事闹事,之后没多久就传来他自杀的消息。也就是说万珂如果没有去解雇江为彪的话,江为彪也就不会去自杀。江太太,你说是吗?”范轩紧紧的看着江太太的眼睛,唯恐漏掉了什么重要的线索。

江太太自然也听出来范轩的意思,她不由得皱眉问道:“警官,你的意思是说这一恐吓信是我的杰作?”

范轩靠在沙发上,没有开口回答她。他一直看着江太太,想从她脸上看出什么。

江太太对于范轩默认的态度,并没有表现出很不满意,只是十分平静的把信又放回桌子上,这才抬起头对范轩说道:“警官,你的推理没错,任是谁都觉得应该是我做的,不过,要让你们失望了,这封信,确实不是我寄出去给他的。”

范轩看着江太太,她脸上十分的从容,不像是在说谎。但是,范轩不是一个只看表面就相信的人,他觉得有证据能证明的话,那才是真的清白。现在没什么能证明不是江太太做的,所以对于她,范轩还是保留怀疑的意见。范轩挑了一下眉头,看来还是要从其他方面着手调查才行。

“江太太,我们办案讲究的是证据。如果不是你的话,你觉得谁最有这个嫌疑呢?是谁想替江为彪来报复万珂?”

江太太苦笑着摇了摇头:“我丈夫生前深交的好友不多,直到他离去的时候,我也没见到有几个能来。更不要说会帮他去报复别人了。他好没有别的亲人了,我实在是想不出,是谁会这么做?”

“江为彪离世的时候,他的朋友都没有来吗?也许是来了,当时你没有注意到罢了。生前再怎么样,毕竟死了也要送一程吧。会不是在最后葬礼的时候,露面了,不过你却不知道。”

对面的江太太,在听到葬礼两个字时,神情突然就变了。很恐惧,双手不自觉的紧握在一起,就连一旁的张怡也注意到了,此时的江太太显然很是恐慌。

这一变化没能逃过范轩的眼睛,看江太太的表现,在葬礼上应该是发生了什么她不愿意看到的事,“江太太,是不是在葬礼上,出了什么意外?”

咋一听到范轩这样问,江太太表现的越发不自然了,两只手分开又紧握,不知道应该放在哪里才好,显得很紧张。

旁边的张怡看到江太太太过紧张了,随即握着她的双手,给她力量,安慰道:“江太太,没事的,你不要怕,出了什么事,你慢慢的和风哥说,他会帮你渡过这个难关的。”

江太太抬起头向着张怡感激的点了点头,转过来看着范轩,范轩也给予了江太太一个肯定的答复。这时,江太太像是得到了保证有了勇气一样,咬着自己的下唇,说道:“在葬礼上确实发生了一件事,我至今都感到不可思议,我不知道,我说出来之后,你们会不会相信我。”

“什么事。”

江太太抿了一下嘴,扭过头望向窗外,像是在回忆那天的事情。“那天下午,葬礼结束后,我们就想着要送阿强的尸体去火化,可是,早上还在的一具尸体,短短的几个小时之后,竟然凭空消失了。任我们怎么打也打不到。”

“尸体消失了?!”江太太的这一句话就像石子投进了湖里一样,在其他三个人心中荡起了一圈圈的涟漓。

“什么是消失了?”范轩不明白江太太的意思。

江太太望望范轩,幽幽的讲起了发生在当晚的事:“那天下午我和儿子在他的灵位前守灵,我丈夫的遗体就放在后面的房间里,在这期间有许多亲朋好友来祭拜他。当时,我的心情很不好的,觉得自己快要倒下了。期间我有进去看过他一次,那时候他还像睡着了一样,静静的躺在那里,让人觉得他只是累了,休息一会就好了。可是外面的吊丧声让我从幻想中清醒过来。他已经死了,不会再活过来了。一直到几个小时后,这些来吊丧的朋友走的差不多了。我起身到后面的房间里,准备带他去火化,让他早日投胎。可是当我走进去,眼前的情况让我惊的说不出话来。人没了,哦不,是我丈夫的尸体没了,就这么不长的时间,就没有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房间里只有一个门,而且在这期间没有看到有人进去啊,可是除此之外又没有别的可解释,我……”江太太说到这里的时候,开始哭了起来,说不下去了。

这边的范轩和田甜相互看了一眼,真是活见鬼了,大白天也会没见。坐在不江太太旁边的张怡更是吓的不行,紧紧的依偎着江太太,感觉到她牙齿都有点打颤了,害怕的说道:“怎么会这样啊?不会是……是江先生他死而复生了吧?”

张怡的话,让范轩和田甜都突然间像想想到了什么一样。一个这么大块头的尸体,怎么会说没就没有呢。当然并不说他们相信江为彪的尸体真像张怡说的那样,死之后又活了过来。天下哪有这样的事情呢,他可不相信。

对于张怡的说法,范轩很不认同:“你是不是看关于这类的小说看多了啊,还诈尸?光天白日的,诈个屁的尸啊?再说了,要是江为彪真的像你说的那样,突然就诈尸了,那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没有了啊,难不成他还会隐身啊?”

“江太太,这么重要的一件事,当时你有没有报警?”田甜觉得奇怪,她不着急吗?人死了要早入土为安才对啊,何况现在尸体都没有了。

江太太忍不住又哭泣起来:“当然有了,在第一时间我就报了警,但是对于这样的情况,他们根本就不会多加理踩,好好的尸体怎么可能无缘无故不见呢。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我没有一点办法。我什么都做不了。”

这时,对面的范轩非常认真的说:“江太太,不要太担心,这件案子,我会帮你跟进的。”

“你会帮我”江太太很吃惊。

范轩的双眼很认真的看着江太太,再一次肯定的对她说道:“这个案件挺复杂的,不过我最喜欢挑战不可能。所以,你放心好了,江先生的尸体我会帮你找回来的。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看着范轩不像是在开玩笑,坚定的眼神让江太太感到了信任,她对范轩抱有希望,“谢谢你,真要是找到我丈夫的尸体,我也算是对得起他了,让他早日安息。”

范轩点点头:“放心吧。”

此时张怡看着范轩那专注的侧脸,小脸上有着崇拜的神情,觉得这个时候的范轩真的很帅呢,觉得不管再大的案件,只要在他手上,都能迎刃而解。

因为没有问到范轩想要的东西,所以他们一行人也就告辞了。从江为彪的家里面出来,下了楼,走在旁边的路上,田甜都一直在纳闷,因为她有个问题在心里憋着,怎么想都不明白。

实在是忍不住了,快步走上前去,赶上范轩,“喂,我说臭不要脸的,你今天怎么回事啊?脑子被驴踢了吗?还显事情不够乱啊,为什么又答应人家找尸体啊?”

范轩停下脚步,看着田甜,没心没肺的说道:“你怕什么?难道说你田甜以前满嘴的伸张正义,都是假的不成?多接一个案子又不会死人。你瞎嚷嚷什么。/”

田甜当时就被气的不轻,朝范轩啐了一下,“当然是真的了,我就是正义的化身。再说了,就算是多接一个案子对于我来说,也没什么,大不了少睡一点觉了。我才不怕呢。倒是你啊,没事找事,还嫌不够麻烦吗?”

范轩双手抱在胸前,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抬头看着天空,吹了一口气,“我可不是没事找事,我又不是吃撑着了,只不过我感觉事情不会有这么多的巧合罢了。你觉得呢?”

“你说的巧合是指什么?”田甜不明白。

范轩低下头看着田甜:“你自己好好想一想,这两件事情。江为彪被解雇后,曾同度去万珂公司里面闹事,这个我们可以理解,毕竟做了那么久,一下子就被解雇了,心里难免会有点不舒服。可是,后来竟然选择了自杀,你说死就死了吧,没几天尸体也不翼而飞了,然后呢,万珂又接到了恐吓信,接着自己的公司就处于混乱状态了。这所有的事情全部都是在江为彪去公司闹事之后发生的,为什么会这么巧合?”

田甜一听就明白了范轩的意思,“这样看来,看似没有关系的两件事,其实是在关联着。”

“恩,你这个猪脑终于想明白了,所以刚才在上面我才答应那个江太太,帮他找回她丈夫的的遗体,这里面肯定有猫腻。”

两个人只顾聊天,范轩猛然间才想起来,那个张怡还在一边呢,有些事情,还是不能透漏的太多。这是他们工作上的要求。

范轩转过头,对着在一边当了很久空气的张怡说道:“真不好意思啊,去哪里,我顺路送你过去吧。”

“不好吧,会不会妨碍到你们办案啊?”

“再重要的事都没有我送美女回家来得重要,走吧。”范轩嘻皮笑脸。

张怡小脸红了,这样的范轩在她眼里有一种另类的帅,不过一样的惹自己心跳加快,她觉得自己中邪了。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好嘞。”

正当张怡打开车门,刚要坐进去的时候,一辆从后面疾驶而来的小车,从车里伸出了一只手,迅速的从张怡手里抢走了她的的包包,又疾驶而去。

张怡反应过来,立马叫道:“我的包包,风哥!”可是,刚才的那部小车已经走远了。

“快上车,坐稳了!”

范轩招呼着田甜和张怡上了车,马上发动了机器,争分夺秒的往前开去。过了好一会才看到刚才那个车的尾巴。

由于这条路是繁华段,路的车子比较多,而前面的车子又像是不要命了一样,横冲直撞的,导致了交通的混乱。范轩就算是技术再好,现在也只能眼看着那辆车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操!”范轩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这个小偷,看来是很有技术的,专门走一条车多的路,这种条件最利于他逃跑了。范轩的车虽然马力不错,但是就于目前这种情况,也发挥不了多大的作用。跟着这部小车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终于等到机会了,车子来到了一条相对来讲,人少,车也少的地方,范轩赶紧加大油门跟上去,这是个好机会。不过让范轩失望了,显然小偷是个老油条了,根本不给范轩这个机会,让他追上自己。只见他也一加油门,一个漂移,就甩开了范轩的车。

“喂,我说,你到底有没有把握追上人家啊,不行的话,提前说一声。坐你的车真是少半条命。”坐在车上被甩七晕八晕的田甜,在看到范轩追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接近了,又被人家给甩了,忍不住嘟囔道。

“废什么话,没看到我一直在追吗?信不过我的技术,要不你来了!”范轩不爽的回了田甜一句话,车子又急打弯,躲过了差点撞上的一辆车。

田甜闭嘴不再说话,自己连车都不会开,再说下去,肯定又被他骂一顿。后面的张怡再看到范轩追了这么久也没有拦到前面的那辆车,又这么危险的转来转去,好几次都差点要撞上前面的车了,让她的一颗心七上八下的,唯恐范轩出了什么事。

“轩哥,要不,不要追了吧,好危险的这样。

就在范轩还准备追下去的时候,一辆惹眼的红色小车,嗖的一下就从范轩面前开了过去,那速度让人咂舌。不过范轩在看到这辆车飞出去之后,车速度当时就慢了好多,却一点也不担心前面的小偷会不会跑远了。只见刚才那部红色的小车,在车队里面左拐右串的,一下子就跟在了小偷车的后面,技术是相当的好啊,整个过程那叫一个流畅。看的三人直咂嘴。

范轩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看来不用自己动手了。因为他知道刚才那辆车可是自己人哦。不过旁边的田甜却不知情,看着范轩的车慢下来了,还以为他不想追了,“你搞什么?就这样放弃了啊?真是让我小看你,哼!”

范轩一手放在方向把上,一手抚着自己的脑袋,对着旁边着急的田甜说道:“你急什么?没看到不用我们动手就行了嘛,一会就等着拿回包包就行了。”

“什么?”范轩的一句话,让旁边的田甜和张怡都很惊讶,怎么不用动手就可以拿回包包了?难道刚才是谁的一个恶作剧吗?

就像是为了证明范轩的话有没有错一样,他们的车跟着拐进一个路口,眼前的一切,让田甜和张怡很是震惊,那辆小偷的车确实停在了那里,只不过是撞在了一旁的电线杆上,熄火了。再看到刚才刚才从他们车前飞快冲出去的那辆红色的小车,也停在了一边。车旁边站着一位打扮火辣的美女,而那个刚才还在跑命的小偷则被拷在了车上。此人正是张贝贝。

范轩把车停在一边,下了车,田甜和张怡也跟着下了来。范轩有点流氓的吹了一声口哨,走到张贝贝跟前,笑着说:“哎呀,果然是美女比较有杀伤力,一出马就手到擒来,比我强多了。而且,就刚才的情形看,车技是越来越好了啊。”

“呵呵”眼前的张贝贝微微一笑,又接着对范轩说:“你就不要夸我了,一件小事而已,东西拿回来了,看看有没有少什么。”说着,递过来了被小偷抢走的包包。

一旁的张怡赶紧上前接过包包,打开去查看。手机和几张钞票都在,还有自己最宝贵的小链子也在,这可是她最想要拿回的东西了。看到没少什么,张怡也就放心了。抬起头对张贝贝说:“谢谢你啊这次。”

这个时候,有两个穿着制服的警察从路口进来,在看到他们这一群人之后,马上走了过来。显然是有人报了警。

“怎么回事”

范轩掏出了自己的证件,对着面前的两个警察说:“一个小偷罢了,你们把他带回去吧,一定要好好的改造,不要再出来祸害人了。”一群人看着小偷被那两个警察带走,这时田甜才反映过来,两眼冒星星,一脸崇拜的表情看着张贝贝道:“天啊,张贝贝,刚才你真的好酷啊。”

不等张贝贝回答,立马就又问道:“看不出你平时文文弱弱的,没想到开起车来,这么厉害!比有些中看不中用的人强多了。”

张贝贝听到田甜这么说,就抿嘴偷笑,她知道田甜又是在明里讽刺范轩了。不过范轩脸皮的厚度是田甜不能比的,他就像没听见一样,在一旁炫耀到:“人家张贝贝可是个专业的赛车手,之前还参加过不少比赛呢,得了不少荣誉。我们查案子的时候,有时候需要去追击,去拦截的事,可都是她一手包办的。而且啊,张贝贝的跟踪技术也是无人能比的,不像有些人车都不会开,更不要提什么跟踪了。和人家比差远了。”范轩也趁机报复田甜。

一旁的田甜这次难得的没有回骂范轩,继续一脸白痴样的看着张贝贝,就差流口水了,“张贝贝,你好棒啊!简直就是我的偶像!”

张贝贝听到田甜这么说自己,一头的黑线,“田甜,我哪有这么厉害啊,只不过会开个车罢了,范轩他是骗你的,我可不敢当你的偶像,呵呵。”

“不要这么谦虚了,刚才你的本事已经暴露无疑了。”范轩继续捧着张贝贝,真是看见美女就想夸两句,死性不改。

“那张贝贝你怎么知道我们刚才是在追小偷啊,好像我们也没告诉你吧?”田甜有些想不通。

“没有了。刚才从咖啡厅出来,就看到阿轩开着车从我面前冲过去,而且看起来很着急的样子,紧跟着前面的一辆小车。我就觉得有点问题,我的车马力要快一点嘛,所以就帮阿轩追一下了,不料想,真的有问题,这不,就被我逮到了,原来是个小偷。”

一旁的范轩神经兮兮的鼓起了掌,“真不愧是我的好学生,在我身边一两年,我的长处也被你学到了。”

田甜受不了的送给范轩了一个大白眼,“自大的沙猪。”

张贝贝呵呵一笑:“那行了,我就先走了。”

“路上慢点啊!”

“知道了,拜拜”

范轩他们三个目送着张贝贝离开,眼见着开着张怡也拿回了被抢的包包,也没什么事了。于是范轩他们也开着车离开了。

“这么说来,其他人都排除了。而江为彪被你们解雇后,曾找你谈判过,后无果,又被保安给赶了出去,可能是怀恨在心,按照他那比较脆弱的心理,很有可能做出这种威胁恐吓的事情,他的条件最适合。不过,后来又无缘无故的自杀了,这让人很意外哦。那会不会是他的家人,在这件事情上觉得你是个导火线,如果没有你的解雇,江为彪也不会死去。所以他的家也怨恨你,就搞出这样的事情来,寄了一封这样的信给你,威胁或是报复你?”范轩在一旁好不费脑的说着,就好像自己亲身经历过一样。

万珂听完范轩这样说,觉得也有一点道理。没再说话,也坐在一边默默的思考起来。然而,在旁边当了好久空气的女秘书黄遥姐姐,开口说话了:“范警官,我不认同你的做法,我认为不会是江为彪的家人做的。”

“那谢谢了。”万珂对着范轩感谢道,“那事情就拜托你们了,我还有事要忙,就先回去了。”

范轩和其他两个站起来送万珂出去。

“这又是什么时候的事?”死了人,这个案件就不能那么草率,范轩也严肃了起来。

“哦?为什么这样说呢?”这时的范轩没了平时那种嘻哈的样子,不会看到美女就脑子短路了,这工作上,他还是非常认真的,不放过任何一个能了解案件的地方。

正当黄遥也一起和万珂要离开的时候,范轩却不放过人家。赶紧拉着人家美女的手臂。笑嘻嘻的看着人家。

不过显然人家黄遥根本不明白他又发什么神经,范轩只好厚着脸皮笑道:“亲爱的黄小姐,晚上要不要赏脸一起吃个饭啊?我对此可是很期待的哦,可不要让我失望啊。”范轩不管旁边有些人递给他的白眼,一直等人家的回复。

好在黄遥我挺给面子的,笑了笑没多说什么,就向范轩伸手过来。有戏哦。范轩喜的嘴巴都要咧到耳后根去了。因为黄遥这个表示,很明显的是在向自己要手机,然后在上面输入自己的号码,所以说,像范轩这种经常沾花惹草的人,自己明白这个意思。当即就从自己的衣袋里拿出手机,淫笑着双手递上去。整个人看起来根本就是个不要脸的下贱男人。

“有没有考虑过,会不是会其他那部分人做的呢?”

“这个我觉得不太可能,其他那些人在得知自己被解雇后,是挺失望的,但是没有一个像江为彪一样,有这么过激的行为,他们在拿到自己那份工资和额外的补偿后,都没有再来过。工作都没有了,就算是再来找我闹,也没有什么意思了,不是吗?”万珂分析着。

第三十六章 诡异的失踪

范轩笑了起来,“万老板,你千万不要这么说,我可受不起。我们做为警察,生来就是为人民办事的,这是我们的本份,也是我们的工作,你可不要搞的像是在求我们一样,不管是谁,我们都会去帮的。再说,我可是很正义的哦,你放心好了。”

“呵呵,那我就先在这里谢谢你们了,不过,范警官,我还是希望……”

万珂的话刚说到一半,范轩就像他肚子里的蛔虫一样,知道他想说什么,马上就打断了他,对他说道:“知道了,你不希望这件事太过于招摇嘛,我做得到的。肯定不会到处开着警车去查案,见人就问,是不是你写了恐吓信去威胁远杨公司的董事长啊?放心好了,有多低调我就会多低调。”

黄遥也不扭捏,接过手机,在上面飞快的按了一串数字,然后又递给范轩,妩媚一笑,“有时间打电话给我吧。”

“没问题。”

黄遥没什么要说的了,“要真像你说的那样的话,那我无话可说了,只能说她们比演员还要会演。”

万珂想了想:“差不多有半个月了吧,我们的解雇政策执行后,江为彪就来闹事,被赶出去之后,没多久就听说他自杀。我觉得他可能是因为没了工作,觉得好像失去了生活目标一样。像他这样的人,心理承受能力太差了,其实就算是这份工作不行了,他还可以去找别的工作啊,也没必要走上一条这样的不归路。我知道后,也很内疚,毕竟是因为没了工作才会这样,所以,我派人去他们家凭吊的时候,给了三十万块,这也算是我的一点心意,也是补偿吧。毕竟他家里还有小孩要养。”

听完他这么说,范轩也觉得万珂有那么一点良心,也不像信上说的那样嘛。这样看来,应该不是江为彪了,那么会不是是其他被解雇的人,表面上装做没什么,暗地里却在使坏。

阅读我的探灵经历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