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我的探灵经历》
我的探灵经历

第39章 遭袭

“你大爷,你那什么目光?我何明凯像是那样的人吗?”何明凯给范轩的目光看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遇人不淑啊,合起来还是我的错了。”范轩扶着额头趴在了桌子上。

“哈哈,平时难得看到你这样,今天就看到了两次,看来我今天是来对了。话说你这个特别行动组还真是很特别啊,六个人就有四个女的,难怪你们这里那么干净,都是四位漂亮的警花收拾的吧。”

“确实是羡慕,可是没上级的指示,我可不敢。”何明凯转头看了看周围,疑声道:“咦,你们特别行动组的人呢,怎么只有你一个人。”

“告诉你,想认识我们特别行动组的美女得经过我的批准。”范轩猛然抬起头,像是在防贼的目光一直盯着何明凯。

知道自己无法改变何明凯的想法,范轩也就懒得理何明凯了。“她上厕所了,等她出来了我可以为你们正式介绍。”说完,范轩伸了个懒腰坐了下来继续翻看桌子上的文件。

“难得看得你下班了还那么努力得看文件,最近的案子很棘手?”

范轩皱起了眉头,无比郁闷:“接了一起恐吓案还有一起很诡异的尸体消失案,两件案子似乎有联系,但是又抓不到关键的地方,我现在真是上个厕所的时间都几乎没了。”

“额,你说得连我也好奇,恐吓案每年都有发生,至于什么尸体消失案,貌似也不是什么大案子啊,你怎么就那么纠结呢?”

根据警局的规矩,作为警员是不能随便透露案情的,特别是不能向媒体透露,因为在案情没有查清之前,如果让人们知道案情就会在人群中造成恐慌,最后会造成怎样的后果是无法估量的。但何明凯是警局的法医,虽然不是同一个部门,但是也是警察,警察之间相互交流并不是问题,何明凯明白警局的规矩,相信他不会知法犯法出去透露案情,再者说何明凯平时涉猎到很多方面的书籍,说不定何明凯能从这些复杂的案件中查出蛛丝马迹。想到这,范轩用最简洁的语言让何明凯了解了两件案情。当范轩说完之后,何明凯陷入了沉思,范轩看到何明凯的样子,知道何明凯正在思考,也就静静地站在旁边等待着何明凯提出其中的疑点。

何明凯皱起的眉头没有舒展开来,一字一字的问道:“你说江为彪的尸体无故失踪了。”

“恩,按照江为彪的太太的说法,应该可以用这个词,江为彪的尸体无欲无故的失踪了,最后没有找到。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鬼神吗?”何明凯在问范轩,也好像在自言自语。

“笑话,鬼神之说去欺骗小孩子和老人还可以,我是无神论者,我是不会相信的,明凯,你别告诉我你相信?”范轩盯着何明凯。

“你觉得我会信?我会相信鬼神之说,那我怎么可能还有胆子做法医?”

“呵呵,也是。你平时接触的都是尸体,如果去相信,你现在估计是在疯人院了。没有鬼神,那就是江为彪尸体的失踪肯定存在着疑点,但是无论我从哪方面去想,我都想不出问题出在哪里。明凯,就你自己而言,在你的认识中,尸体有没有消失的案件。”范轩满怀希望地看着何明凯,希望能在何明凯的口中得到肯定的答案。

“必须是有,我记得你也有见过的。”何明凯说这话的时候无比的认真。

“真的?我怎么不记得我有接触过这类的案件?”范轩满脸的疑问。

“不记得了?上次我们一起在你家看的灵异电影里面不是有?”说完,何明凯很快地退后了两步。

“我去,你怎么不去死?你死了你的尸体估计也会无缘无故的消失。”要不是最近办案太累,范轩此刻真想冲上去揍何明凯一顿。

“哈哈,纯属开玩笑,笑一笑,脑子才会灵活,想到的东西才会多。玩笑开过了,你听我和你分析。”何明凯拉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你弄清楚里面的原因了?”

“不算吧,我心中的疑问,应该会对你有些帮助。”何明凯摇了摇头,“江为彪既然死了,就属于死物,死物没有外力的作用,怎么会移动?既然我们是无神论者,就排除什么诈尸、尸变的可能性。有可能是有人进去把尸体移走,但是根据你说的,当晚江为彪的太太没有看到陌生人的进去,那就是连给人移走的可能性都排除掉了,你觉得还有什么原因?”

“如果是江为彪的太太不注意呢?”范轩提出自己的疑问。

“照你这样说,那就是给人移走,可是谁会那么重口味移走江为彪的尸体,他并没有什么仇人,不会有人偷他的尸体鞭尸泄恨吧。”

“你说的很有道理,如果是有人偷走尸体,那么必定是个极其恶心的人。”范轩点了点头。

“在没查出是否有那恶心的人前,我们暂时排除有人偷尸体的可能性,那只有一种可能,江为彪自己走的。”

“你是不是觉得今天天气很好?”范轩毫无原因的问了一句。

“额,今天的天气确实很好,不冷也不热。”不明白范轩为什么这样问,但是何明凯还是下意识地回答。

“因为今天天气很好,所以你就来我这里和我开玩笑?刚还说是无神论者,现在又说江为彪的尸体自己逃走?”范轩撸起了袖口,大有何明凯给不起一个合理的解释就大打出手的意思。

“我说你的脑子里面到底装着什么?我都说得那么清楚了,你还往那方面去想。我想表达的是江为彪并没有真正地死去。你没听过最近医学上才研究的一种‘假死’的现象?”

“没听说过。”范轩茫然的摇着头。

“唉,没文化真可怕,让你平时多注意点医学上的研究,这对你的破案很有帮助。‘假死’现象指的是在表面看来,那人已经停止了呼吸,心脏停止了跳动,没有了任何生命特征,完全死亡,但是并不是真正死亡的的状态。引起假死的状态有很多的原因,你没了解过,我真的很难和你解释清楚,我之所以说这些,就是想说的是江为彪服用安眠药死亡,有可能就是‘假死’状态的一种。”何明凯一口气把他知道,并且范轩能听懂的都说了出来。

“你的意思是想告诉我江为彪没有死?那晚他是自己逃走的?”听了何明凯的话,范轩隐约中抓到了某些关键的地方。

何明凯摇了摇头,“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凭着你的述说来猜测的,我并不能肯定,我们必须查出确凿的证据,才能证明我的推测是对的。”

“安眠药、假死…”如果江为彪真的是假死,或者说是一次预谋,那么万珂收到的恐吓信有可能就是江为彪投出的,但是看着江为彪太太和他儿子的状况,他们自从那晚之后并没有见过江为彪,就是说江为彪逃走之后没有联系他们,这其中必有隐情;又或者江为彪的太太和江为彪合起来演了一出好戏。无论是出于何种原因,所有的突破口都在江为彪的太太身上,势必要再去找一次江为彪的太太。

正在这时,去上厕所的田甜走了回来,看到何明凯的背影,田甜就知道来的人是谁。“何法医那么有空到我们特别行动组作客,真是难得。”

听到田甜的声音,何明凯转过头,“你好,田小姐,算起来,这是我们第一次在这样的场合下见面,我是过来看看范轩,顺便来参观下你们特别行动组的办公室。”

“路上再聊吧,我们一起去找江为彪的太太重新了解下情况。”范轩很是没有‘道德’的打断了何明凯和田甜的寒暄。

“江为彪的太太所知道的情况已经和我们说了,我们还去干嘛?”田甜没有听到何明凯和范轩的分析,所以满脸的疑惑。

“我也去?”同样有疑问的是何明凯。

“我说你们俩怎么都这样一个德行,无条件服从我的命令,时间不等人,我在路上和你们解释。”范轩头也没回的走出了办公室。

“喂,怎么说走就走,就不能给我几分钟啊,我才刚从厕所里面出来。”哀求未果的田甜只有快步跟上范轩的脚步。

在路上和田甜解释了再次来找江为彪太太的原因,田甜恍然大悟,并稍微有点敬佩地看着何明凯,“真想不到何法医的知识面那么广。”

“必须的,要不怎么会是我范轩的兄弟。这次拉上明凯一起来,主要是我还需要他的‘读心术’”何明凯还没回答,范轩已经替他回答了,说得好像何明凯之所以那么厉害是因为他似的。

对于此种情况,何明凯已经是习以为常,而田甜则选择了完全无视。

时间不长,范轩三人来到江为彪的家。按下了门铃,江为彪的太太通过猫眼看到了上次来过的范轩和田甜,还有一个西装革履的陌生男子,一脸不解:“两位警官,你们怎么又来了?”

“江太太,我想我们昨天问漏了一些问题,所以今天再来麻烦你,不好意思。”范轩开门见山地说出了自己来此的目的。

江为彪的太太打开了门,“请进吧,进来再说。“

等到范轩三人坐定,江为彪的太太抱着她的儿子看向范轩他们,“几位警官,我知道的昨天已经和你们说清楚了,你们还有什么问题么?”

“是有关你丈夫尸体的事情。”

“你们找到我先生的尸体了?”江为彪的太太声音中透露出一丝急切,江为彪的儿子也一脸希冀的看向他们。

范轩无奈的摇了摇头:“没有,我们目前没有任何有关你丈夫尸体的消息。”

“哦…”江为彪的太太眼中闪现着失望。

“我们今天来就是想让你认真回想下葬礼那天,有没有人进入到放你丈夫尸体的房间。”

“我昨天不是回答过了,那晚我一直都在,并没有人进入那个房间。”面对范轩的提问,江为彪的太太有些不耐烦。

“按照我们的分析,那晚肯定有些情况发生,请你再认真想一下,你每提供给我们的任何一个微小的线索都可能给我们破案带来非常巨大的帮助。”

听出范轩话中无比认真的语气,江为彪的太太很是慎重得想了起来。

“奇怪的事情?奇怪的人…”江为彪的太太蓦然像想到了什么,“对了,那晚我儿子和我说过,但我不记得了,你们可以问下我的儿子。”

“小弟弟,告诉叔叔,哪天晚上你看到什么奇怪的人或事吗?”范轩低下头,很是和善的问道。

江为彪的儿子回头看了下他妈妈,在得到他妈妈肯定的眼神示意后才转头看向范轩,“叔叔,那天晚上我看到有人从那房间走了出来,但是我看不清楚他的样子。”

“那你告诉叔叔,你看到的是几个人?”

“一个,他穿着一件大衣,有点吓人。”小孩回想起来身子都有些颤抖,小手紧紧的抓住他妈妈的衣服。

“谢谢你,小朋友。江太太,你能否把那天出席葬礼的名单给我一份,我想去调查下那天的人。”范轩看向江为彪的太太。

“可以,等会我去把名单拿给你。你们还有其他问题吗?”

“明凯,你有什么问题需要问江太太的吗?”既然需要用到何明凯的‘读心术’,当然要让何明凯自己来问问题。

“江太太,你好,你说你的丈夫是吃安眠药死的,是吧?”得到范轩的示意,何明凯盯着江为彪的太太问道。

“是的,当时我发现我先生的时候只看到地上散落着的安眠药和装安眠药的瓶子,还有我先生口吐白沫,我马上打了求救电话,等到医生来到的时候,我的丈夫已经停止了心跳,是医生宣布我丈夫死亡的。”回忆起那天的事,江为彪的太太还有些痛苦。

“那你当时有看清楚你先生吃的安眠药是什么牌子吗?”

“额…我没注意看,当时我整个心都慌了,根本没有时间去看,我们从来没有失眠的状况,那瓶安眠药是我丈夫买回来的,在那之前我并没有见过。”江为彪的太太回答起何明凯的问题有些吞吞吐吐。

“那你应该记得那个装有安眠药瓶子的颜色吧?”

“恩,那个瓶子是粉红色的。你问那些安眠药和装安眠药的瓶子是什么意思?难道那些安眠药有问题?

何明凯笑着摇头,“没有,我是法医,出于职业习惯问的。”说完转头看了看范轩,“我没问题了,我得到我想得到的了。”

“那我们走吧,江太太,麻烦你了,如果我们查到什么线索需要你再次帮忙的,希望你能配合。”

“好的,你等等,我把名单拿给你。”说完转身走进卧室,出来的时候手里拿了一份名单,直接交给了范轩。

范轩三个人刚上车,范轩的电话就响了起来。范轩掏出手机看到是张贝贝打来的电话,心里不由一紧,隐约中猜出有不好的情况发生。果不其然,范轩接通了张贝贝的电话就传来了张贝贝与往日稳重的不用的急切的声音:“范轩,有新的情况。”

“什么情况?”范轩沉沉的说。

“万珂遭遇莫名的袭击,现在正在医院。”

“知道了,我们马上赶过去。你守在那,别让其他情况发生。”

“唉,我在你眼中就是那么一个喝酒成瘾的人呐。我这不是关心你嘛,我看你最近比较忙,再说你搬过来之后我还没来看过,这可是第一次过来,没想到你就这态度啊。”

范轩调整了自己的坐姿,刚被何明凯吓的时候屁股已经偏离了椅子。“没看见我现在忙得头上都冒烟了,能和你说那么多都是好的了,你还想着我怎么欢迎你啊!”

“你赢了,哥,我错了,我不该吓你的,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何明凯此刻已经在心里确定了一件事,要和范轩比无赖的人都还没出世。

“你觉得我作为一个组长都在拼命的想着案情,他们能干什么去?也难怪了,你整天都是和尸体打交道,连这些的基本的常识都不懂。”范轩得理不饶人。

这天刚下班,何明凯想着回家也没什么事,就想着去范轩的办公室看看。貌似范轩那小子最近挺忙,一直没在酒吧看得到他出现,去探望探望他,顺便去看下范轩的新办公室怎么样。何明凯走进范轩的特别行动组,看到里面的东西摆放得很是整齐,也很宽敞,给人一种干净明亮的感觉。扫了一眼正在冥思苦想的范轩,何明凯笑了笑,轻轻地走到范轩的背后,也是范轩太认真得想着案情,他没有发现何明凯的到来。

“好吧,想我何明凯也不是小气的人,看在你不是故意的份上,我就大人有大量的原谅你了。”何明凯笑吟吟的说道。

“好像是这个道理,我很为你的下属感到悲哀呐,跟着一个‘很会分配’工作的组长。不过也不对啊,那个和你住在一起的田甜不是你的搭档吗?应该是和你形影不离的吧。”说到范轩的搭档田甜,何明凯的脸上又有了胜利者的表情,好像在和范轩的争锋中扳回了一程。

范轩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看了一脸贼笑的何明凯:“你想知道点什么?在我的面前就不用摆弄你那可怜的诡计了。”

“我就是很单纯很纯洁的想知道你的搭档在哪而已,你想哪去了,难道你想告诉一点你和她之间的其他事?”何明凯脸上的笑容更加地灿烂。

“哈哈,想不到我们的范大警官胆子那么小啊,就那么一点小惊吓都能把你吓成那样,丢人啊。”很少看到范轩的窘样,现在看到了,何明凯心情是无比的欢快啊。

“你大爷,我给你记住了,下次你在检查尸体的时候小心点,我一定要报复回来的。”范轩恶狠狠的说道。“今天吹着什么风,能把你吹到我这里?先告诉你,我最近案子挺多,我可没时间陪你去喝酒。”

第三十九章 遭袭

“虽然我们认识了那么久,可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我可不敢保证我能认清楚你的内心。难保在你正经的表面下不是一颗色狼的心。”范轩取笑着何明凯。

“范轩,你大爷的,你别污蔑我,破坏了我的形象我和你拼命。”

“随时奉陪。”范轩‘轻蔑’地笑了笑。

“你别乱说,我倒是无所谓,你污蔑别人女孩子的名声,到时候你就跑不掉了。”

何明凯从范轩的脸上读到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

“你很羡慕?要不你也搬过来吧。”范轩头也不抬,幽幽的声音传了出来。

“哇,范大警官今天怎么那么努力,都下班了还在忙呐。”

“我勒个去,何明凯你这个混蛋,想把我吓死啊。”被何明凯突然的一吓,范轩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阅读我的探灵经历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