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我的探灵经历》
我的探灵经历

第41章 被人跟踪

“和你有什么关系吗?我能听得懂是因为我聪明,我聪明是因为我本来就聪明,自作多情。”在没有外人的时候,田甜根本没想过要给范轩面子。在田甜看来,她能忍住不揍范轩就是不错的了。

“差不多一样吧,只不过电视剧里面用了夸大的表演手法,在现实中的读心术没有那么神乎其技,只要经过一定的研究,我们都能稍微去判断。我们可以用江为彪的太太来说说读心术。”何明凯拿起水杯喝了口水,停顿一会继续说到:“今天我们到了江为彪的家,江太太通过猫眼看到我们的到来,眼中有一丝惊讶和紧张,她的丈夫尸体失踪,她应该清楚在他丈夫的尸体没找到之前随时都会有警察上门去找线索,看到我们应有的表情该是一种坦然,而不是惊讶和紧张,这是江太太的第一个谎言;在向我们打探他丈夫尸体的时候,江太太用的是一种试探的语气,在那语气里面我们可以感受到她的一丝焦虑,当听到没有她丈夫的消息时,平常人看到的是她脸上的失望之情,那是你们没有注意到在她脸上满是失望之情的同时她的全身都放松了下来,就像是紧绷了很久的身体突然轻松下来的情况,那是江太太的第二个谎言;在范轩再次问到她追悼会那晚有没有奇怪的事情发生时,她并没有思考就直接给出了答案,她给的答案很流利,让人找不意思破绽,可正是由于太过于完美才让我发现她的谎言,一个处于失去丈夫的女子,在追悼会上必然会很伤心,她怎么可能在追悼会上完全注意到发生了什么事,你们有没有发现她回答范轩口中肯定的语气?那是她的第三个谎言;在范轩穷追不舍让她再次回想的时候,她的眼睛一直往右上角看,那个时候已经表明她正在撒谎。”

“前面你说的我都明白,可是你现在说的我就不清楚了,为什么她想东西眼睛往右上角看就能证明她在说谎呢?”田甜适时的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原来是这个样子,看来这是门很深奥的学问。”田甜很受教的样子。

“有长进了哇,居然能听懂这些东西,看来是受到我的影响,你应该感谢我。”一直不说话的范轩一开口就惹上了田甜。

田甜白了范轩一眼,讥笑道:“我也没看到你怎么费脑力了,一整天想事情都交给况法医了,我实在想不出你的脸皮是什么做的,怎么才可以那么厚。”说完,田甜加快了脚步想甩开范轩独自回家。

“喂,你怎么那么有精神?累了一天,也就你有这精神走那么快。”范轩懒洋洋的跟上田甜。

两人保持着相同的速度走着,不是田甜不想甩开范轩,而是无论田甜走快或走慢,范轩总是能和她保持一致的步伐。走到大楼门口的时候,两人同时停了下来,范轩和田甜都感觉到身后有不寻常的感觉,但是,当两个人谨慎的回头查看时,却没有发现任何奇怪的地方,背后的地方一个人都没有。这样的情况让田甜有那么一瞬间以为是自己的幻觉,但是她看到范轩脸上慎重的表情时,她就知道自己的感觉没错,这样的环境是显得有些诡异。

范轩转身看了一圈整个小区,望着田甜问道:“你刚才也感觉到身后奇怪的感觉?”

“恩,很诡异的感觉。”田甜下意识的向范轩靠近了两步。

“既然连你也察觉到了,那就不可能是错觉。”范轩沉声说着。

“你什么意思?”听出范轩话中的意思,要不是此刻这样的环境,田甜真有暴打范轩的冲动。“你说是不是我们被跟踪了?”

“谁会无聊到跟踪我们?难道我们一起住的事被人知道了?”范轩不答反问起来。

“不可能,我们平时都小心翼翼的,我们没同时出现在小区,没同时出门,没同时回家,今晚是第一次一起回家,况且到了现在为止,除了我妈和况法医应该没人知道我们住在一起的。凭着我们在警局里面的关系,就算是有心人也绝对不会猜到我们住在一起的、”

范轩自己想想也是这个道理,“那我们刚才的感觉是什么呢?”知道田甜给不了自己答案,范轩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两人在大楼门口盯着背后看了几分钟,再没觉得有什么异常,加上两个人确实很困,所以在范轩的建议下,两人决定先回家,要是有什么事发生的话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田甜打开房门,刚想开灯,范轩立刻阻止了田甜。

“你想做什么?”田甜给范轩的突然举动吓了一跳,再想到范轩平时的轻佻举动,田甜一脸警惕地看向范轩。

范轩阻止了田甜开灯后马上放开了她的手,一脸严肃的绕过田甜来到窗边,躲在窗帘后面探出头看向窗外,田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所以跟着范轩来到窗帘后面,顺着范轩的目光,才发现范轩在盯着刚两人站住的地方后面看,田甜才想起刚才两人背后的诡异,然后她也和范轩一样全神贯注的看向下面。

小区里的路灯有点昏暗,从范轩家里望到楼下,只能看到一片模糊的景象。在两人盯着看不到半分钟的时间,一个人影突兀地出现,抬起头看向范轩居住的那栋楼。正在盯着看的范轩和田甜心中已了然,刚那诡异的感觉肯定是现在这个出现的人带来的。范轩凭借着超好的视力只能看到那人影有着一头长发,完全看不到脸。

“追,下去抓到他,看他是何方神圣。”说完,范轩率先跑了下去,等到他们两个跑到楼下的时候,那人早就没了影子,像是从来没出现过一样,范轩不甘心地把整个小区找了一遍,还是找不到那人的踪迹。无奈之下,范轩和田甜只有重新上楼回家。

连续跑了两趟八楼,两人均是累上加累,两个人躺在沙发上讨论着刚才的事,田甜转了下身体,侧身躺着说道:“你说刚刚下面那个是不是鬼啊,虚无缥缈的。”

“说你笨吧,你还不服,这个世界哪来的鬼。”范轩不屑地说。

“你就那么肯定,臭流氓。”

“必须肯定,我是无神论者,刚才的肯定是人,不知道你是怎么当上警察的,一点观察力都没,刚你看到下面那人的时候,你没注意到那人在路灯的投影下拖着长长的影子吗?小时候听到的鬼故事没告诉过你鬼是没影子的吗?笨蛋。”

面对范轩的冷嘲热讽,田甜觉得自己有必要反击一下:“就你聪明,既然你那么聪明,那你说那个人是谁?”

范轩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思考起来,“再聪明的人,也不能无凭无据的猜测,我知道的是他跟踪我们并不是想查探我们住在一起的消息。”

“啊?”田甜觉得自己现在说一个字都觉得累。

“要是为查探我们住在一起的消息,他没必要那么费劲,更不必大晚上的跟踪我们。如果他是为了那个而来,说明他已经有了足够的爆料,那他大可以白天跟踪我们,虽然白天容易被发现,但是跟着你是不怕被发现的。”

田甜已经没了气力和范轩争辩,只能以沉默对抗范轩的调笑。

“说最重要的一点,如果他是要查我们是否住在一起,那他肯定会尾随我们上楼,而不是在楼下一直等着我们上楼,他之所以在下面等着,就是为了查清楚我们住在哪个房间。然而他的警觉性很好,在等了很久没看到我们开灯的时候,他就知道我们在看着他,相信我们开始跑下去的时候他已经走了。诸多疑点足以说明这一切,那个人的目的我们无法猜测。

“还让不让人活了?前面的案件还没解决,现在还遭人跟踪,还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被什么人跟踪,我已经不想想了。”田甜痛苦的扭动着身体。

“想知道我们住在哪?又害怕给我们发现他,你说这个人会不会是你的前任?”

“你去死,我哪来的前任。我有前任也不可能是那个流浪汉的样子啊。”即使没了气力,田甜还是抓了一个枕头扔向范轩。

范轩随手接住了枕头,“算了,管他是谁,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我们还是赶快洗澡睡觉吧,船到桥头自然直,我有个直觉我们过不了多久就能知道今晚来人到底是谁。我们今晚睡个好觉,明天才有精神查案。”

两人今天被接二连三的事情搞得身心疲惫,强撑着精神洗完澡,还没等到头发干完,两个人已经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读心术?不会那么悬吧?就和科幻电影里面一样的读心术?”田甜的话语中透露出了怀疑和不可置信,可当她说话的时候还是下意识地躲避着何明凯的眼神。

何明凯看着田甜的动作,笑着说:“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要是能和科幻电影那样,我就不是一个法医,而是和你们一样的侦探了。范轩所说的读心术只是心理学上的研究方法,我们可以根据一个人说话时的眼神、动作以及面目表情来判断他是在说真话还是假话。”

“当时江太太回答我们说她当时看到他丈夫口吐白沫和散落在地上的安眠药与装有安眠药的瓶子,注意她看到的东西的顺序,她说的首先是散落的安眠药和装有安眠药的瓶子,再然后是她口吐白沫的丈夫,你们想一下,事发突然,他丈夫那么大的面积,她看到的反而是地上不起眼的东西,这不符合逻辑;再者是在她说话的时候她用手去拨弄头发,让自己的刘海遮住自己的脸,那是她不想让人看到她当时的表情,她想掩饰她当时由于紧张的表情。到最后,当我问到她是否记得装安眠药的瓶子是什么颜色时,她连想都不用想,马上回答我是粉红色的,我们再回到她之前说的话中去,她说她当时很是慌乱,什么都没注意到,然后她却注意到了瓶子的颜色,她说的时候看着我,眼中有着一丝紧张和期待,她是在等我给她肯定的答案;最后她反问我是不是安眠药有问题的时候,你们有没有看到她的双手把她儿子抓得很紧?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了我们,江太太有很多事情瞒着我们,她所瞒着我们的事情是整个案件的关键,还有的是,我猜测江为彪并没有死。”

何明凯的话让田甜和范轩大吃一惊,范轩还好,因为之前和何明凯讨论的时候就有推测江为彪没有死,但是田甜就不同了,想到死去了的人死而复生,怎么想都是一件奇怪而可怕的事情。

回到了警局,范轩召开了三人会议,讨论着今天发生的事,因为临时发生万珂的事情,范轩还没有问清楚何明凯在江为彪的太太那得到什么情报和对于今天发生的一切的看法。

“就根据眼神、动作和表情就能判断一个人是否在说谎?那不是和电视剧《别对我说谎》里面的情节一样的?”田甜依然不敢对视何明凯的目光,但脸上全是兴奋之色。

范轩皱起眉头:所有的线索都集中在江为彪的太太身上,但是已经连续两天去找江为彪的太太问话,相信再去的话也问不出什么有用的情报,她有心隐瞒,除非真的有那神乎其神的“读心术”,越想越闹心,范轩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脑袋不够用。

江为彪太太的隐瞒,万珂被袭击,万珂决定撤销之前的报案,让所有的事情变得更加错综复杂。忙了一天,范轩三个人都很累了,送了何明凯回家,范轩和田甜回到家里的小区,看了看表才发现已经忙到了深夜,小区里的居民已经全部进入了睡眠,整个小区特别的安静。以前田甜和范轩都是一前一后的回到小区,没有同时回家的经历。只是今天两人都很累了,已经忘记两个人一起住的消息不能让别人知道,他们只想回家睡个好觉,养足精神天亮了继续查案。

在路灯的投影下,范轩扭了扭腰,哈欠连连:“该死的,为了查个案,真是快要给累死了。”

“你从哪里知道的?我们今天都是在一起的,如果你去调查了我一定也会知道的。”田甜一脸的疑惑。

“今天去的路上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嘛,作为我的兄弟,明凯除了知识渊博,他可是还会‘读心术’,只要你说话的时候他盯着你看,他就能知道你想什么。”范轩又在借着何明凯的本领表现出自己的与众不同。

第四十一章 被人跟踪

看着无视自己的田甜,范轩示意让何明凯继续分析。

何明凯感受着田甜和范轩之间的关系,不由笑了笑:“范轩最后让我问问题的时候,你们还记不记得我当时问了什么?”

“当然记得,直到现在我都是一头雾水,你问的是江为彪吃的安眠药是哪个牌子。”听着何明凯分析得头头是道,田甜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让何明凯一下子就揭开完所有的谜题,听闻何明凯问起问题,田甜立刻答了出来。

田甜看了看范轩,不屑地说:“你这得多厚的脸皮啊,一个大男人,就忙了几天居然好意思喊累,我们都没说累,更别说张贝贝了,相信这个时候张贝贝还在盯着万珂呢。”

“那能一样嘛,你们只是付出体力劳动,你看看我,我不仅要付出体力劳动,脑力更了费了不少。”范轩很是得意。

“这就要用到医学上的知识来解释了。因为人的大脑分为左半脑和右半脑,两部分大脑分别在我们的脑子里用着不同的作用。左半脑是用于存储我们的记忆,右半脑是控制我们的身体做出动作。从别的方面来说,脑子控制着相反的身体,简单点来说就是左半脑控制我们的右边身体,右半脑控制我们的左边身体。所以根据这些,我们就能判断出江太太当时回忆的时候在编故事。

“明凯,你今天在江为彪家里问的问题我都有些好奇,你问那些能知道什么?江为彪的太太是否有事瞒着我们?”范轩喝了口水,停顿了一会问到。

何明凯右手转着笔,扶正鼻子上的眼镜,很认真的分析到:“我们一开始的推测得不错,江为彪的太太确实是有事瞒着我们。”

阅读我的探灵经历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