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我的探灵经历》
我的探灵经历

第46章 妇人杀人

范轩问:“明凯,有什么发现吗?”

晚上,依旧是田甜做饭。饭桌上,田甜似乎又是以前的样子,和范轩开开玩笑,又闹闹的。像这样的田甜,范轩才比较放心,因为这样的她才是真正的她。但范轩还是觉得哪里有一点不一样。

日子就这样过着,两个人都没有碰见过那个女人。而那天的事,也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田甜和范轩的之间的关系还是原来那样。今天,特别行动组组员们正在愁着要做什么的时候,曾汉天对所有人说道:“各位,刚接到电话,富华街发生命案,快点收拾一下,赶往案发现场看看。”

当所有人来到富华街的一栋楼,案件发生的区域,已经被先到的警察拉起了警戒线,警戒线外的路人特别是大婶们,眼睛都看向这边,嘴里絮絮叨叨的讲着点什么。特别行动组越过警戒线到了案发的房间,里面的警察已经在有条不紊的拍照取证了。范轩示意了一下组员们,让他们好开始干活了。

成员们各自开始忙碌起来,范轩说了句:“丫头,跟我来。”田甜答应了下,就跟着他向着尸体走去。那个已经死去的尸体,身上有深度鲜红的血。染红了死者的衣服和干净的地面。但是办案那么久的范轩和田甜已经习惯了,并没有太多的心理反应。特别是蹲在尸体边上正在检验尸体的何明凯,他正泰然自若的查实着着。

“嗯,说来。”

“刚我询问了一下死者的左领右舍。他们告诉我,死者名叫莫菲,25岁,单身女性,是一家办公室的OL。她这个人平常就很有有礼貌,见到人都会亲切的打招呼。上下班都很准时,没什么不良的嗜好。”

“才25岁啊?可怜是我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消失了,太可惜了。”这个时候,何大庆也来到了范轩是我身边,听到了王琪的报道,忍不住的感叹了下。

范轩转向何大庆,问道:“虫子,你那边是什么情况?”

“刚刚我向两个人目击证人了解了下:前一个证人说当时她正在对面的阳台上晒衣服,就看到一个人中年妇女,怒气冲冲的到了死者的门前,用力的敲着门。那个妇女就直接进去了,接着就听到了很大声的争吵。后一个证人说,当时她刚买菜回来,就见到一个中年妇女行色慌张的从大楼出来,还猛地跟他撞在了一起。过了一会,隔壁的邻居看到死者家的门开着一条缝,推进去一看,发现死者倒在地上,边上还有很多的血,就马上报了警。让两个证人形容了下那个中年妇女的长相、特征,应该是一个人。而且两个人都表示这个妇女他们肯定是见到过很多次,但是就是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那这个女人就有很大的嫌疑了。”范轩知道了大概的一些资料,又在死者家里的阳台转了下,看了看楼层的高度,他否决了凶手可能会从楼外爬上来的可能性。

“叮铃铃……叮铃铃……”这个时候,便衣警察的电话响了。他对着电话询问了几句,然后略带得意的说到:“范警官,那个嫌疑人已经抓到了,名字叫何艳秋!”

“什么?!何艳秋?!”最先发出声音的不是范轩,而是他后面的田甜。她推开范轩,到了便衣警察面前,继续追问道:“你们确定你们没有弄错?嫌疑人叫何艳秋?!”

“不可能会弄错的,根据目击证人的描述。嫌疑人就是她!”民警肯定的说。

田甜变的有点失控,转身抓起范轩的两只胳膊,说:“不,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不是她,她绝对不会是凶手!”

范轩被摇得有点晕了,说:“丫头,你先冷静点,你摇的我头好晕啊。”

这时,田甜意识到自己有些过于激动了,就稍微的控制了下情绪,放开了抓住范轩的手,说:“不好意思,我……”

范轩让便衣民警先去忙,有事的时候再去问他。那个便衣民警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让田甜那么激动,也就告辞继续去他的岗位了。

范轩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抚了抚有点晕的头,说:“丫头,你到底怎么了,怎么一直在强调说凶手不是她呢?”

“我确信!她绝对不会是杀人凶手!”

范轩觉得田甜的话有些好笑:“你忘记你是警察了吗?警察讲究的是什么?证据。不是你坚信就是真相,你不是一直都知道?”但看到田甜充满着坚定的眼神,范轩随即想到了什么,“她是你的熟人?”

就在这时,张贝贝从死者的房间里出来,拿着一个粉红色的小本子,对范轩说:“阿轩,我找到了这个,你看看。”

“这是笔记本?”范轩看了张贝贝打开的那个页码,然后先开始往前翻,再一点点的往后翻。原来这个是死者的日记本,以这个页码为分界线,前面记录的是每天死者在公司的情况以及日常生活的一些事情。但是,就是在最近的一个月,死者的日记并不是每天的记录,而是隔了好几天才有会有一则,而且写的话,也是很难让人看懂。

“七月五号,为什么?为什么老天要这样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七月九号,我想我已经无法面对他了,我不知道我到底该怎么办,所以我开始不和他联系……”

“七月十二号,我现在都很难在脸上保持微笑了,我好累,真的好累,好多事都无法完成……”

“七月十五号,他开始一直打我电话,一直发我信息,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做。我和他已经不在可能……”

“七月十七号,妈妈被我气的住进了。我觉得我是个不孝顺的女儿。我没有勇气和颜面面对她了……”

然而日记在这后面已经没有了。七月十七号,七月二十号,在这间隔的三天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日记上的七月十七号的后面,有着明显的被撕的印迹。就是说有人撕走了很有可能承载着真相的那页纸。是凶手吗?也就是说案件的关键就在这个“七月十七号”那篇的背后?是什么原因让这个青春的生命消失了?

张贝贝,虫子和王琪三个人在讨论着,而范轩在思考完,朝田甜看了一眼,发现她很明显的没有集中到日志上面,不知道她一脸纠结的在想些什么东西。

“组长,我找到了一张照片。”范倩倩也过来了,把手中的照片递给了范轩。照片上的图像是一个男人很亲密的搂着死者的肩膀。照片虽然很是平整,但是有着被撕烂之后又重新用透明胶粘回去的痕迹。

“他们也许是情侣吧。”

“不对,旁边的邻居说她一直是一个人阿,并没有看到有男人出现过,甚至也没有看到有男人在楼下等她过。”

这张照片上的右下角有着红色的时间编码。XX年2月14日。在照片的背面也没有其他多余的东西,跟正常照片都差不多。根据那个日期,范轩想,他们是男女朋友关系的可能性很大。但是,为什么照片上有粉碎性的撕裂痕迹呢?到底发生了什么?

暂时没有思绪,就把照片递给了何大庆,说:“虫子,琪琪,你们两个去调查一下,这个男人是谁。”何大庆和王琪领到任务后,应了一声,就马上开始行动了。

张贝贝总结了下:“好像暂时也没值得怀疑的点了,接下来,我们该做什么?”

“走,我认为现在该去找凶手何艳秋谈话了。”

“她绝对不可能是凶手!”田甜下意识的马上进行了反驳。

范轩毕竟是组长,再说在案发现场自己的下属在这边理直气壮的乱说,直接翻下脸说:“你到底想要干嘛!不要忘了你是警察,你不知道在没有证据前,任何人都是嫌疑犯吗?!你到底有没有职业的水准的啊?!还有,为什么你坚信她不是凶手?!!”

田甜话堵在了嘴边,几次想说出来,但又想到什么似的。犹豫了很久之后,她终于说:“何艳秋,她是我妈妈。”

“什么?!妈妈?”范轩被田甜的话震惊到了。在一起住了那么久,田甜根本没有提起过自己还有妈妈。

范轩坐在沙发上,撇到田甜似乎脸红了,有那么一瞬间的错愕。当他他反应过来想验证下,田甜已经开始吃起面,脸还是平常的样子,并没有多一丝的红晕,就想着,刚才是不是自己看错了,田甜什么时候会脸红了。她个小男人婆,哪会有女人该有的娇羞!那样就太不正常了。

又想起刚才那个陌生的田甜,现在要不要去问问她怎么回事,还是自己去查查?自己想要的资料并不难,但万一偷偷调查她,她会不会让她不高兴?还有,他找不到任何合理的理由,让自己去管田甜的事。她只是田甜,不是林清凌。

范轩走到了他的身边:“哥们,听说凶器已经被你收起来了?凶器是什么?”

那便衣警察看到是警察局里侦破很多破案的范轩,马上就激动起来:“范警官,终于有个机会见到你的本人了,久仰大名哈。老是听警局里的那些人,绘声绘色的传着你破案的事迹,还真想有机会早点碰到你本人呢!”又想到了范轩的问题,于是回答道:“对,是的,当我们到达这里的时候,凶器就在死者的附近。”又从旁边的箱子里拿出一个证物袋,这里面放着的是一把带血的刀子说,“这就是凶器”

范轩走到那个已经好久没有打开的橱柜前,打开柜子翻出了泡面。心里忍不住纠结!明明在田甜住进来的时候两个人就约法三章了。这一天的三餐都不用范轩自己动手,但是看着田甜这种情况,他还是乖乖的吃泡面吧。要是再去打扰到他,搞不好等会随便的弄出个什么骨折什么的,到时候包上个石膏,完全不能动,想想心理就一阵寒颤。但真正的理由真的是这个吗?真的是怕自己受伤吗,还是想让田甜有更多的时间静一静呢?范轩自己也不知道。

但是范轩依然在心里记下了这个疑惑,那之前的那个妇女,她到底是谁?

范轩从便衣民警手中拿过证物袋,观察了一会儿。刀子上就除了有应有的血迹之外,再也没什么可疑的地方了:“这是生活中很普遍的水果刀,没有可疑的地方。”

“嘿,这点,我也是这么看的。但是有一点我很疑惑,为什么你会来处理那么简单的案件啊?”

范轩假装很高深莫测的表情说:“就不一定哦,越是简单,就越有可能背后有越大的隐藏的秘密哦。”

拿着已经买好的面,又去张贝贝曾经提过的那家蛋糕店,买了几个新鲜的蛋糕,想着或许是女人,丫头,应该也会喜欢吃吧。到了家,直接来到了田甜的门前,轻轻的敲了下:“丫头,我买了面和一些蛋糕放在门口了,饿了记得出来拿。”然后走到了桌边,把剩下的那份飘香的炒面放在了桌上,瞄到那盒已经泡烂的泡面,顺手扔到了垃圾桶里。开始大口大口的开始吃了起来。

吃完之后,看到田甜的房里没有动静,就想着要不要再去敲一门。就在这时候,田甜突然间打开了门,看到房门口地上的一堆吃的,愣了一下,脸一红,然后似斥责的说:“你是当我是猪啊,那么多怎么吃的完。”说着就拿起地上的东西,把蛋糕放进了冰箱,自己捧着那份已经变的温温的炒面到了餐桌上。想到本应该自己包煮三餐的,却还是让范轩买外卖吃的。顿时觉得有一点不好意思,又似乎有那么一丝丝的幸福。想到这里脸又红了一下。

第四十六章 妇人?杀人?

何明凯站起来,告诉范轩了个基本的结论:“死者死于脖子上的大动脉的割裂而引起的失血过多。死者的尸体上除了这个致命伤外,并没有另外多余的伤口。尸体现在还是暖着的,刚刚开始一点点的变得僵硬。据我推测死者的死亡时间大概在一到二个小时之内。我暂时查处了这些,要知道更加多的情况,需要我回去解剖过后,才能上报给你。”

“杀手行凶的凶器是什么?”

“凶器在先来的师兄那边。”何明凯指了指正在进行调查的一个便衣警察。

便衣民警近似于崇拜的看着范轩,点点头。

正在这个时候,王琪到了范轩身边:“组长,我已经做了调查。”

听到曾队长的话,大伙突然间都精神了!“是,组长!”高兴的喊道“走!出发!”就这样,几个人浩浩荡荡的向着案发地前进。

过了会儿,开水熟了,范轩把水倒入到泡面盒里,插上叉子,就坐在一边等着。突然想到,等过会田甜自己纠结完出来,会不会饿呢?想到这里,范轩就拿起桌上的钱包,出了门。

来到了那家自己时常吃的面店,进门冲着一个拿着锅子正在炒着食物的大婶,喊了一句:“张婶,给我照样来两份,今天打包。”张婶闻声,转过头来说了句:“还久没看到你来了。还以为你已经吃腻了张婶的手艺了呢!”又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两份?打包?”接着脸上露出了一丝了然的表情。范轩并没有回答她后面的问题,只是说:“张婶这里的面,方圆百里之内有哪个人不爱吃啊。我怎么可能会吃腻了呢!”然后呵呵的笑了,“张婶,快点做,饿死我了呢!”张婶应了声,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阅读我的探灵经历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