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我的探灵经历》
我的探灵经历

第47章 真相

田甜是真的想帮何艳秋,但是何艳秋却没有犹豫的拒绝了。田甜很是伤感,妈妈难道一辈子都不原谅我吗?

“看到她我就烦,什么都想不起来!”

瞬间田甜苍白的脸上已经没有任何的血色,范轩知道何艳秋的话,狠狠的刺痛了田甜。但听到何艳秋的话,冷笑一声:”在警察局里,我们每天都见到各式各样的犯人。你觉得我们看了那么多的人,难道都不心烦的?!”

反而是田甜,有着几分恳求的语气:“你就让我出力吧。”

“不需要!”

何艳秋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哼了一下。

范轩忍不住把自己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你是丫头的母亲?是吧?”

“丫头??谁?”

“田甜。”

“呵呵。”在何艳秋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突然间冷笑了一声:“母亲?我没有这个福气有这么一个女儿!”

虽然何艳秋说说这样说了。但是范轩不经意的抬头,看到何艳秋脸上是摆着一副尖酸刻薄的样子,可是她的冷漠和不屑并没有到眼底。突然间发现她的眼角居然带着一丝泪花,但是她并没有让它掉下来。这是为什么呢?何艳秋为什么会是这样的态度?到底是什么事情,使得她用这样的尖酸的一面来对待田甜?他们之间到底难道有什么误会还是什么隐情?他一时还不理清楚,但是眼前的这个攸关生命的杀人案件却是重头戏。

“你们两个的私事,我管不了。但是接下来,我想问一下今天早上莫菲死亡的案子。我需要你真实的把你所知道的告诉我。”

这时候,何艳秋似乎突然平静了下了,抬起头来,眼睛对着范轩的眼睛说:“其实也没什么好说。”范轩看着这是无比平静的何艳秋,怀疑刚才自己看到的何艳秋眼角的那个隐隐闪光的东西,到底是她的眼泪,还是这是由于灯光在瞳孔发射产生的。

听到何艳秋平静的话语,瞬间爆发了:“什么叫没什么好讲的!现在不是踩了一只蟑螂,死了就死了!现在是死了一个人啊!有人证明,在你从死者的家里出来的,过来不久之后,就发现了死者的尸体。对于这个,你有什么想讲的?”

“没什么好疑惑的,我承认,人是我杀的。”何艳秋的表情还是淡淡的。

何艳秋的表现太过于的平静,平静地让人忍不住的怀疑。按照常理来说,一个正常的人,杀完人之后,不都该表现的有点的惊慌吗?即使有些人想要极力的掩饰,但是表情或者是肢体动作,还是会露出有一丝的漏洞。但是何艳秋说的话、说的时候的表情和说话的时候的肢体,都让范轩感觉到奇怪,是不是太过于的平静了些。反而让范轩感觉她说的不是真相。范轩并没有讲出他此刻的想法,继续问道:“你说莫菲是你杀的,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

“真心搞不懂你,我都说了人是我杀的,你还要来问我要证据。你们警察做事怎么那么奇怪。犯人不承认自己有罪,你们要证据;犯人自己承认自己有罪了,你又要证据?”何艳秋不屑的笑笑。

“你当警察局是摆设啊!警察查案的时候,嫌疑犯说什么,就信什么吗?!那国家是钱多的没地方花吗?平白无故花钱养一群只知道吃饭的家伙!请你搞清楚,现在又不是几千年前的封建时代,只要官府认为就是对的。现在事事都讲究的是证据,没有证据,一切都是谬论!你说你杀了莫菲,那你告诉我,你是怎么杀的她?”

何艳秋犹豫了会儿,她时而露出的疑惑的表情和思考的动作,这让范轩更加感到疑惑。何艳秋阐述的引发她杀人的理由,也是那么的无厘头。又更进一步的验证了自己的猜测。

“我跟莫菲碰到纯属偶尔。那天我出门买菜,回来的路上,就发现被卖蔬菜的那个黑心老板坑了。但是由于路太远了,坐车回到菜场的所花的钱,远远要大于被坑的钱,所以我只能在嘴上抱怨抱怨。当我距小区的最后一小截路的时候,莫菲突然出现,把我撞倒在地上。当时我本来心情就不好,还被撞了我一下,我就开始骂她怎么那么不小心。她也没道歉,就说了句谁叫你不看路,活该!你撞到我我还没找你算账呢。然后我们两个人就吵起来了。她最终不理我,直接回家了,当时我非常的生气,就追了上去。结果她进了屋子,就拿起一把水果刀来恐吓我!我都活了那么多岁了,吃过的盐巴比她吃过的饭还多,乘她不注意就抢了过来,结果两个人就扭打在一起。后来无意间的一个动作,她的脖子刚好凑上来,然后就……死了。我当时很害怕,就扔下刀子,往外跑。所有的过程就是这样。”

“你说你被她撞了一下,接着和她吵起来,因为没有解气,就追到她家里,把她杀了,是吗?”范轩概述出她讲的内容的要点。

“是的,就是这样。”何艳秋并没有为自己辩护,解释着自己说多么的不小心杀了她,而是简单的那么的陈述着,没有一丝的求饶的迹象。

“你说你跟她吵了起来,可是根据隔壁住户的阐述,那时候并没有传出吵架的声音。”

“或许是她家的隔音错失比较好,隔壁的人没有听到罢了。”

瞬间,范轩觉得有点无奈,引发她杀人的理由是那么的无厘头。但是由于手头上的资料还不是很多,也找不出能够反驳何艳秋的口供的证据。只能按照规定,暂时把何艳秋扣押起来。

出了审讯室的室,转身到了监控室。果然不出所料的看到田甜还一脸愁容地坐在那里。范轩端了一杯牛奶给她,说:“喝杯牛奶,让自己清醒一下吧。”

田甜道了声谢,然后问范轩:“我有一点,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承认自己杀人?我是从心底里相信她不会杀人的。但是她把杀人的过程都描述了出来……我好混乱,好纠结……”

范轩笑道:“如果我是你,就回去好好睡个觉调理下。查找证据要清晰的头脑和充沛的精力,就你现在这个状态,怎么找?”

“我可以参与吗?”

“我不说,又有谁知道那些资料是谁查的。”

田甜看到范轩此时的笑,发现这一瞬间这个男人,也不是那么讨厌。田甜认为范轩说得很对,必须使自己清醒才能更好的调查。

田甜眼睛一暗,但是还是说:“我……,虽然我知道……,但是我相信绝对不可能杀人的,一定会证明你的清白……”

何艳秋根本不理田甜的话,皱着眉头就说:“快点,现在就给我换人,我看到她就心烦!”

“你不要担心,有我在,如果她真的没有犯罪,我一定会把杀人凶手找出来的。你要相信我的实力哈!”范轩向田甜保证着。

范轩的调查案件的水平,是显而易见的。从以前的几件案件中,都可以发现他敏锐的观察能力和他的细心。最突出的还是他对案件的敏感度,一丝丝的细微的灵感闪过,都能抓住整件事情的关键。这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如果不是跟着他在调查,还真的会以为,他当时就在案件发生的现场,看着事情的经过。即使这个比喻有点残忍,但是,却是他分析出来的案件,十有八九是百分之99的正确率,而剩下的那十分之一二是百分之九十八的真实率。

很快的几个人就回到了办公室。范轩看到何艳秋已经低着头坐在了审讯室,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并没有因为突然被抓来。而有什么惊讶和慌张的神色。。

范轩瞄了下田甜苍白的脸,不屑的说:“大婶,你当这里是菜市场啊,换人像换萝卜似的。搞清楚,这里是警察局,哪是你说换就换的。要换可以,说一个一定要换的正当的理由。”

听到了范轩的保障,田甜稍稍的放心了。看着范轩走进了监控室的门,田甜把目光紧紧的所在了监控的屏幕上。

范轩面对何艳秋,这个不知道是不是田甜的母亲的女人。他采用的并不在是调侃美女是的那种不羁,当然更不是未来女婿见丈母娘了。范轩对田甜的感觉,他从来没有细想过,也不想去费脑子去理清楚,本着有她在身边一起工作就好的心态,还有一大群的美女可以去调戏的心态,也就这么的搁着。又想起今天的田甜,显现出来才是一个女生该有的神情。

范轩在何艳秋的对面坐了下来。并没有急着去开始审讯的话题,而是在坐了一会儿,用的是平常聊天的开头。“怎么看来阿姨您看我的眼神,那么的不屑啊。我记得我跟你还只是第二次见面呢,是什么使你这个看我呢?”

这个时候,范轩才完整的看到了何艳秋的样子。发现她就是骂田甜“贱人”的妇女。范轩很是疑惑,她就是田甜的妈妈吗?可是不像啊,妇女看起来前几天看着她的那种不屑的眼神,又是怎么回事?哪有自己的母亲喊自己女儿“贱人”的啊?还是她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使她们变成了这样?她们两之间发生的事情肯定不简单。

何艳秋这时看到了田甜胸口的警察证,有一丝的诧异,又有一丝的欣慰:“你……你已经是警察了啊?”但在这之后,又变回了厌恶,说:“难道警察局就只有她一个吗?我不要这个警察,快点换个!”

第四十七章 真相

范轩看了看何艳秋,又看了看田甜,眼神在他们两身上流转了一阵。知道田甜在留在审讯室,可能会很大的影响“凶手”何艳秋的审问。虽然不知道她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还是让田甜出去下,稳定下“凶手”何艳秋的情绪。不然今天的审问多久也不会出结果。

范轩对着田甜说了句,“丫头,你先跟我出来一下。”接着就率先出来审讯室。田甜没有说话,跟着范轩走了出去。这时范轩对田甜说:“丫头,我知道你现在很想帮助何艳秋,但是你也看到了现在的这个情况。”田甜的期待还没有完全丧失,想说话,但范轩继续说着,“我不知道你们之间曾经发生了什么,是你们两个的关系变的那么僵。但是我知道的是,你在里面,并不一定能够帮助她,反而可能把她逼入绝境。现在你还是在外面冷静下,也可以在外面这个监控上观察,记录。”

田甜也知道这个道理,也意识到了现在应该做什么事情。就默默的站在了监视器的前面。看着里面何艳秋的一举一动。

“物以类聚,人以种分,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就是什么样子,你和那个贱人在一起,你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何艳秋冷冷地说着。

范轩很是无奈,但又没有办法,又不能直接撩起拳头吧。他做人可是有原则的,第一,不打女人,第二,绝对不打中年女人。那些中年的欧巴桑,天天没事找事聚在一起去,一会儿聊聊这个,一会儿又骂骂那个的。有一句话这么说的,宁可得罪小人。但是在真实的生活中,还可以配下下一句,宁可得罪小人,也不可以得罪女人,而且特别是中年的女人。现在他还没有任何的多余的言语相向,就已经让何艳秋这个态度了,那如果……,范轩也不敢去想象,突然眼前闪过。笑了笑说:“这个又不是百分百的真理。再说,她贱是她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而且更重要的是,我并没有和她混在一起。”

范轩反驳何艳秋,她被他的话噎住了,没有再说话。

范轩推开了审讯室的门,田甜就迫不及待的跑到“妈妈”的身边,关切的说:“你还好吧?”

何艳秋挺到熟悉的声音,抬头一看发现是田甜,脸色就变了:“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来干什么。”

阅读我的探灵经历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