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我的探灵经历》
我的探灵经历

第49章 何艳秋真是凶手

“嗯,是的。但是她没有答应。”

范轩问:“你是周雄?”

“嗯,请问两位警官找我什么事?”周雄脸上明显带着紧张。

周雄接过去一看:“这不是莫菲吗?我认识,她是这里的常客。”

张贝贝拿回照片,然后开始询问周雄道:“听说你追求过她?”

看着周雄的说话的感觉和他的表情,知道他可能真的不是杀人凶手。就跟他告别,回到了办公室。

现在所有的证据,虽然看起来都指向了何艳秋,更糟糕的是,何艳秋还承认自己是凶手。这是还真的有点棘手。

范轩把自己的疑惑讲了出来:“那天根据何艳秋所说的,她只是不小心割到了莫菲。而明凯在验尸的时候查出,那个伤口很深,说明那刀的力度很大,完全是刻意要对方杀手对方。”

何大庆说:“组长,你的意思是指,何艳秋是故意杀人的,她那么说,只是想减轻处判?”

范轩皱了下眉头,说道:“这我也不能确定,也不排除这个可能。还有一个奇怪的地方,就是凶器上的指纹,上面只有何艳秋的指纹,却没有死者莫菲的。这不是很奇怪吗?”

“那就更证明凶手是何艳秋,她是有预谋的杀人,并不是失手杀人。但是又说不通啊,既然是故意杀人,为什么不擦去指纹呢?这么低级的错误。”

思路再次的受到了阻挠,陷入了沉默中。“对了,组长,今天你不是和张贝贝去调查那个周雄,有什么收获吗?”张贝贝问。

“昨天他一直在发廊,也通过发廊的另外员工的证实,有充足的不在场证明。”

“哎,看到那张照片,我还以为有情杀的可能了。”何大庆说。

“你一会儿说是,”

被范轩这么一说,众人又觉得案件再次陷入了迷雾当中。王琪突然想到:“哎对了,组长,你跟张贝贝去找那个周雄,有什么发现吗?”

范轩摇摇头:“那家伙说他昨天下午一直在发廊做事,我们也问过几个在发廊做事的员工,他的确是在那,所以他的不在场证据很完美。”

何大庆觉得很没瘾:“切,看着那张被撕开两半的照片,我还以为是情杀案呢。”

王琪拍了一下何大庆的头说:“你一会说是谋杀,一会说是情杀。你到底是觉得是哪个啊?你怎么比女人还善变啊。”

何大庆不服气了:“查案子本来就应该大胆猜测!哪里不对啊!”

“情杀我敢肯定不可能。据我分析,我觉得他们应该是互相喜欢的,但是为什么没在一起,我却还没有想到。”范轩顿了下,继续问道,“你说,一个女人送一个男人钱包,会有什么意思呢?”

范倩倩说:“女人送给男人的钱包的意思,就是希望男人像带着钱包一样的带着自己,我也觉得他们两个是互相喜欢的。钱包是情侣间才会送的礼物吧!”

王琪说:“那这样就证明,这其中有什么原因,导致了两个人不能在一起。”

范轩道:“这也是我一直想知道的。”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敲门声。一个警察同僚敲门走进了特别行动组。来到范轩面前,递给他一个文件带,说:“范警官,这是何医生叫我拿来的验尸报告。”

“恩,谢谢你了。”

等那个人走后,范轩开口道:“明凯老早跟我数过了莫菲的死因,现在送来这报告,不知道有什么意义。”

张贝贝说:“报告比较详细的,看看说不定有什么头绪。”

范轩打开来,细细的看了下去。突然看到了一个东西,谜团解开了一半。合起报告说:“我大概知道为什么莫菲拒绝周雄了。”

范轩回到家,发现田甜并不在家。刚路过田甜的房门口。突然想到田甜曾经明令禁止过,不许踏入的房间。但是越是那么说,越想进去的冲动就越强烈。更别说现在田甜不在。范轩的心就更痒痒了。终于,范轩还是决定进去看看,只要在她没回来之前,走出来就可以了。

一进田甜的房门,最让范轩好奇的还是田甜的衣柜。他很好奇从来没有穿过裙子的男人婆,衣柜里到底有什么衣服。打开一看,果然都是清一色的中性服装。看到这一场景,范轩不由的叹了一口气。随即关上了衣柜,来到了桌子前面。看到桌上并没有很多东西,就一些普通的侦探小说和几本心理学说。为了不使田甜发现他进来过,就只是轻轻的翻了几下,就放回了原处。就在这时,桌子角落里的一个有点磨损的暗红色的盒子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忍不住伸出手把盒子拿起来,打开一看,发现了一个不锈钢的戒指。这个丫头,居然会有这种东西,还是不锈钢的哈。范轩心想。随即摆弄了一圈,发现戒指内圈有字。仔细一看上面刻着Z&X。X是田甜的缩写,而且她还把它收藏的那么好,那十有八九就是一个定情的戒指。那那个Z到底是谁呢?应该不是他认识的吧,毕竟这个戒指的盒子看上去有那么些年代。

还没等范轩想完,门口传来了钥匙滚动的声音。不好!丫头回来了!要是被她知道,乘着她不在,自己偷溜进她的房间,他又要遭暴力,还是快点逃出去吧!虽然范轩这么做了,但是还是晚了一步。当田甜开门进来,范轩正很不自然的想往厕所走去。然而她所占的位置,却只离田甜的房间不到半米。

田甜马上感觉到了不对,大吼道:“臭流氓,你是不是进过我房间了!”

这一吼,吓的心虚的范轩一下子就窜到了田甜的房间。田甜马上也跟着冲了进去。环视了下自己的房间,发现那个暗红色的盒子已经被打开了。里面的戒指却没有在里面。气的就冲范轩就喊:“快点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范轩一边装傻充愣,一边想把戒指转移到裤子口袋里。但是,他的小动作被田甜看到了。她直接把范轩的手拉过来,想要抢过他手中的戒指。范轩手一吃痛,忍不住“啊……好痛”的喊了出来,也是田甜的力度过大,戒指直接从范轩手中划出,滚到了衣柜的底下。

田甜看到范轩手上没有拿着戒指,就生气的说:“你把我的戒指藏到哪去了,快点给我交出来!”

范轩知道田甜真的生气了,但是也没有办法啊。只能无奈的说:“不是我不给你,是它刚才我手里带下来,滚到那下面了。”用那只没有受伤的手指了指柜子。

田甜恨不得把范轩宰了喂猪,但是她更关心戒指,想要先把它拿出来。她马上就蹲在地上,把手伸进去摸索着。范轩看到她蹲在地上,突然就觉得有点过意不去,就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点灯模式,往衣柜等下照着。由于有了范轩的灯光,田甜看到了戒指的位置,但是由于太里面了,田甜怎么伸手,也拿不到。只有焦急的向更往里面一点,但是毕竟手太短了。

范轩看到这一幕,实在不忍心,想想也是自己的原因,才使得戒指掉到了那里面。就把田甜的手拉出来,把手机扔给她说:“你给我拿着,你手太短了,再怎么摸也摸不到的!还是我来吧!”说着趴下了身子,把手伸了进去。但是范轩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手臂比田甜的粗很多,即使长度够了,却挤不进去。明明就差一点就可以拿到了,就是再也不能再进去一点。看到田甜脸上焦急的表情,咬牙使劲往里一挤,终于摸到了那个戒指。指尖把戒指往外一送,把戒指弄了出来。但是想要把手伸出来却发现手臂卡在了里面。只有一只手等着衣柜,一只手使劲往外一拔。硬拉出来的手臂感觉很疼,但是没办法谁叫是自己惹的祸呢。

看着田甜拿到戒指后,非常开心,就肯定了心中的猜想,这个戒指对她来说很重要。

“它很重要?”

“你给我出去!”田甜突然想起是因为范轩,自己的戒指才会到了柜子底下,就非常的生气。拉起他的手,就想把他拽出自己的房间。

“嘶。轻点,好痛……”田甜的力道并不清,但是刚好按到了他硬扯出来的手臂上,忍不住叫了出来。田甜以为他在演戏,但是看到她因为疼痛而扭曲的脸,不由的一愣。低头一看,看到了范轩红肿的手,这才发现范轩真的是受伤了。就马上放开了拽着范轩的那只手。

“你的手……”

“或许是刚才那戒指的时候,不小心蹭伤了吧。你是不是应该谢谢我,如果不是我,或许受伤的就会是你。”

“如果不是你,戒指怎么会进去!”田甜虽然有点感动,但又想到范轩乱进自己房间,又乱动自己东西,没好声对着范轩说着。但又由于是帮自己那戒指出来才受伤的,田甜如果看着不管,她也不好意思。拉起范轩没有受伤的那只手臂,来到了客厅。让范轩坐在沙发上,自己则是从客厅抽屉里拿出了药箱,拿出消毒药水和棉花。给范轩处理起了伤口。

当消毒药水碰到了红肿破皮的地方,范轩忍不住叫了出来。被田甜鄙视了一眼“这么点小伤就叫成这样,你还是不是男的?!”虽然有点丢脸,但是真的很痛啊,再说,这里是家里,也没人看到,再说,不表现的可怜一点,怎么问出戒指的故事呢!

田甜低着头认真的处理着伤口,当然动作也放轻了不少。范轩看着看着就着迷了。这个女人,其实也蛮好看的,看着她的动作,觉得她那么的男人婆,还是有那么点的女人味的么。由于想的太入迷了,连已经包扎好了都没发现。当田甜抬起头来,就发现范轩盯着自己看,好像想着什么。

“你看什么看!”田甜脸上一变,出口打破了平静,也把范轩飘离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额,已经弄好了啊……”有些尴尬,但也不知道讲什么好。

“是的,这次看在你帮我捡戒指的份上,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但是下次要是让我发现你乱进我房间,我就不要轻易罢手!我记得我们的有约法三章,其中一条就是不准我的房间!希望你下次再也不要这样了!”

范轩:“谁稀罕进来啊?!”

田甜冷笑一声,“你不稀罕干嘛跑我房间!”

“……”范轩无语,“喂,你看我为你受伤了,你是不是该补偿我一下。告诉我,这个戒指里有什么故事。你不要敷衍我,我知道肯定有秘密!那里面的Z又到底是谁啊?”

“你那么八卦干嘛,这不关你的事。还有这伤是你自己的原因造成的,前因后果不需要我再讲一遍了吧?!”田甜说。

范轩看着田甜什么也不肯告诉他,心里痒痒的,但是又想到现在已经理亏了,没办法。要用武力的话,说真的还真不一定打的过。也就无奈的摇摇头。“那你可不可以告诉我,这戒指跟何艳秋有关吗?”

“没。没有任何关联。田甜突然意识到。如何范轩知道这戒指和何艳秋有关系的话,一定会逼着自己讲的。可是……,想到这里,田甜眼神一暗。自己还没准备好,还没有勇气讲出来。

虽然范轩不是何明凯,看到明显的看出田甜有所隐瞒,但是这这事又急不得。当她想说的时候,她一定会告诉自己的。“我知道你现在不想说,但是你准备好了就告诉我。我不是那种无聊的三八,不会到处乱说。我是一个忠实的听众,很乐意听你讲讲你的故事。”

田甜转过身,没有讲什么,走进了自己的房间。慢慢的回味着范轩的话。是的,有些事情,放在心里很久,还真不好受。或许真该找个人来倾听下。

张贝贝问:“你们发廊,是不是有个叫周雄的发型师?我们想见见他。”

“嗯,有的,两位请稍等。”然后转身走进了一个房间。

周雄调整了下情绪,说:“我没事。你们问吧。”

“昨天下午一点到三点这个时间段,你在哪里,在干什么?”

何大庆把照片放在扫描机器上扫描,把照片上的两个人转入到了电脑上。接着把莫菲左边的男人的头像进行锁定。进入全国人员资料库里,把头像放入搜索目标选项中,开始进行人员的查询。在等待将近一个小时的系统删选结果下,一共找出了与这个男生相像的12764个人。再根据年龄的判断和身高范围值的框选,缩小了人员的输出,还剩下342个人。最后根据现在所在的地的选择,最终剩下5个人。

过了一会儿,一个穿着休闲装的高高瘦瘦的男人走了出来。

“昨天客人很多,下午从12点开始,我就一直在给客人弄发型,直到5点半才离开发廊。很多可以为我作证。”

“你和莫菲两个人是什么关系?”

说到这个,周正雄叹了一声,说:“莫菲是这里的常客,一直是我给她做的发型。从多次的接触中,我觉得她人不错,自己也喜欢上她了,一直不敢跟她表白。一个月前,我终于鼓足勇气,但是她拒绝了。后来她就很少来做头发,打电话给她也基本不接,我想可能是我的表白吓到她了吧。

范轩看到并不是美女接待的,就直截了当的拿出了证件,说:“你好,我们是警察。”

这个男人愣了一下,但马上就恢复过来:“两位警官,请问有什么事吗?”

第四十九章 何艳秋真是凶手?

“要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莫菲昨天早上死了。”

“什么?!莫菲她……她死了?”周雄闲的有些错愕,还有一瞬间的失神。似乎对莫菲的死感到很震惊,“一菲……怎么会……她不是那么想不开的……”

“周先生,你没事吧。”张贝贝看着有点失措的周雄说,“昨天我们在莫菲的公寓里,发现了她的尸体。嫌疑犯已经抓到了。初步怀疑是谋杀,但其中有很多的疑点,所以我们想问你一些问题。”

范轩示意了一下张贝贝,张贝贝从包包里拿出了那张主人撕碎又粘合的照片,问周雄“你还记得这张照片吗?”

“当然记得。那天是情人节,刚好碰上我生日,我就约她出去,说希望她陪我庆祝。她二话不说的同意了,我们两个看电影吃饭,就像情侣一样。她还送我我一份礼物,嗯,就是这个。”周雄拿出一个钱包,“我一直放在身上,也就是之后的两天,我跟她告白的。原以为她会答应,但是最终还是自己一个人的单恋。”讲完这个周雄看起来有些的失落。

张贝贝文件袋里拿出了那张照片,递给了周雄说:“照片中的女生,你认识吗?”

何大庆和王琪开始了实地的探访。终于在去了三个地方之后,找到了照片里站在莫菲隔壁的男人。这个人名叫周雄,是一家发廊的发型师,莫菲是因为经常到那家店做发型而认识的。他是曾经像莫菲表明心迹,但是被拒绝了。这个人不算出色,但也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

范轩收到了何大庆和王琪的汇报,做了下准备,就来到了周雄工作的发廊。由于田甜已经被强制休假,张贝贝暂时接替了这个位置。当他们两个人走进了发廊,发现这边地方还是不错的,布局和配色都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这里有着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和操作着各种工具的发型师。一个男士笑着向范轩和张贝贝走来,很有礼拜的说到:“欢迎光临,你们两位是来做头发的吗?我们这里有不同发型的专业发型师哦,做出来的效果包您满意!”

阅读我的探灵经历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