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我的探灵经历》
我的探灵经历

第51章 教堂表白

“别忘了你可是范轩,可不亚于什么福尔摩斯。跟你共事的两年里我还没看到有什么案子你破不了的,需要的只是时间。这次也一样会侦破。”

范轩笑着顺势点了点张贝贝的鼻子,这些亲密的小动作着实让人看了暧昧,怎么看都想是一对在打情骂俏的情侣。男的俊朗、貌比潘安,女的温柔大方,郎才女貌,就是那天造地设的一对呀。两个人却没有成就好事,成为自己的那另外半个圆,其他人是怎么看都不明所以,也只有当事人知道其中的缘由了。

张贝贝很自然地坐到范轩旁边,两个人来开始讨论案情。“莫菲的案子有什么新发现吗?”

“这怎么能怪你,案情的侦破总有一个过程的,怎么可能一会就破案。福尔摩斯破案也是需要时间的吧。”

“我是福尔摩斯就不会这么一筹莫展了。”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何大庆不服气地痛苦呻吟着说。

王琪实在是很按捺不住好奇心地问:“组长,我就是心里藏不住话,你也别见怪。我就一直好奇。你跟贝贝郎才女貌,这么般配,为什么不在一起呢?”

“这是什么理论?和自己般配的人多了,然后就都在一起?”

“我想知道原因嘛。想不明白才问的。”

其他人也好奇地凑了过来,把范轩围在了中间。

“感情谁没法用什么逻辑理论来解释的。别让你们的好奇心影响到我们正常的工作可不可以?大家都回自己办公桌开始干活吧。”张贝贝走过来对这一群好奇宝宝说道。

范轩讲半天,好奇宝宝们还是围着问个不停,听张贝贝这么一说,好奇宝宝们都坐回了自己的办公桌,真真气煞范轩了。范轩对好奇宝宝们翻了翻白眼随即把注意力回到莫菲的案件上。

王琪说道:“莫菲是家里唯一的孩子,在她七岁的时候,爸爸妈妈离婚,随后便和母亲子啊椅子生活。母亲再婚后就和母亲、继父一起生活。继父对莫菲如自己亲生女儿,并供她读书。莫菲在大学毕业后来了这个城市,在一个私人企业里当个小白领,工作还算体面,一个人养活自己没问题。莫菲对父母也很孝顺,自己买的保险受益人写的是母亲的名字。如果她的父母得知她的死讯,肯定非常悲痛。

“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香消玉殒,当然要悲痛啊!”范轩诗人般叹口气道。

范倩倩则接着说:“莫菲平时生活都比较有规律,上下班时间也是固定的,偶尔会去健身房运动,抑或去美容院美容保养。从不抽烟酗酒等,是个典型的乖乖女。在大学时谈过两个男朋友,工作之后就没谈过了,一直单身。

“真是没天理,我怎么就没碰到这样的单身漂亮的女孩子?”组里其他人都鄙夷地扫了范轩一眼,张贝贝倒是觉得很像范轩的一贯作风。

“阿轩,你还想到其他的什么没?”张贝贝问道。

“我觉得还有一种可能性。”

“什么可能性?”中人不约而同问道。

看着众人急着想要知道这种可能性的急切眼神,范轩决定故意逗逗他们。

“保密!”

何大庆第一个跳起来急道:“还保密。你可是工作,关系案情进展和告破呢。组长,你这时候就别卖关子啦,赶紧告诉我们是什么可能性吧。”

“也不能算是秘密啦,但是就算是这个可能性,何艳秋的动机还是没有找到,作案是需要动机的。既然和莫菲感情好,这个理由就更说不通了。”范轩自顾自地在那里自言自语。把周围的其他组员搞得更是晕头转向。

范轩晚上回到家后似乎跟半天不是一个人,捧着泡好的方便面,一遍吃面一半看电视娱乐节目,那叫一个享受生活。田甜早早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屋子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但是神情落寞,手里是一个不值钱的戒指,一直在那里摆弄。

欣赏完电视节目,范轩的方便面也被一扫而光。原来都那么晚了,11点30分了。想起明天还要回警局上班,范轩决定早点休息。回房间的前,脚不自觉地向田甜的房间跨去,田甜的房间还亮着灯,应该还没有睡。正犹豫着要不要走进去,脑海里就浮现出进去房间那次,差点就把小命给丢了,还是不去为妙,保命要紧哪。但是想到在天台上离去前田甜那布满阴云的脸,又不自觉得伸手去开门。作为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的伙伴,不应该就这样对她不闻不问的吧。带着一些顾虑,范轩敲了敲门,没人答应。又敲了两下,还是没人答应。范轩的心情也跟着沉重起来。

“丫头,你还好吧?”范轩隔着门询问。

田甜小脸蜡黄无精打采地开了门,整个人憔悴不堪。范轩的心随即莫名地痛了一下。

“丫头,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范轩少有地关切问道。

田甜摇了摇头,但是她的表情太轻易地出卖了她,越是说没事就越是有事。范轩不禁皱了皱眉眉,这哪里还是警局那个貌似干练成熟的田甜呀。“是哪里不舒服吗?我带你去医院吧?”

田甜还是摇了摇头,愁云密布地迈步回了房间,但并没有锁门。范轩担心地跟了进去,“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还像个人民警察吗?所有事情闷在心里能有用吗?你不如说给我听,我也好帮你分析分析啊。真不知道你的脑袋瓜子里装的是什么。”

范轩的话田甜似乎置若罔闻,也没说一个字,暮云轩脑子里一片混乱,不知路在何方。

田甜的手里似乎攥着什么,整个人呆呆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整个人处在愁云笼罩的自我世界中。这种心情范轩又何尝不懂,甚至比田甜更懂。林清凌离开之后,自己整个人好像被掏空了一般,变成了没有灵魂的一个皮囊,丝毫感觉到任何快乐。经过这么长时间,似乎调整过来了,但是在田甜在经历着自己曾经经历的痛苦,心也莫名跟着痛起来,总觉得应该做点什么来减轻田甜的痛苦。但做什么,要怎么做,范轩还真是不知道。

过了良久,范轩从干涩的嘴唇里蹦出这样一句话:“你……没事吧?”

田甜似乎没听到范轩说什么,依旧呆呆地坐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缓缓摊开手掌,手里赫然是那个非常寒碜的戒指。“你不死一直想知道我为什么把这枚戒指看得如此珍贵吗?”

范轩静静听着,不想打断田甜的思绪。田甜自顾自地往下说:“这个戒指是我的哥哥送给我的。”

“你的哥哥?你有哥哥!”范轩惊呼道,一会是多出一个妈妈,这会又多出一个哥哥,什么时候还得多出个爸爸吧。

“他死了,是我害死了他!”田甜说着,眼睛里笼罩上了一层薄雾,声音也因极度的悲伤而颤抖起来。

范轩低低地惊呼后,继续安静聆听着。这样不堪回首的往事也让自己有所触动,范轩坐到了田甜身旁,只为更好聆听田甜那样与自己十分相似的过去。

田甜深情地凝视着那枚破旧的戒指,说:“这个戒指就是我哥哥送给我的定情信物。”

“WhaQ!你的哥哥给你的定情信物?”范轩简直惊呆了,这已经超越了他的想象,心想着田甜是哪个超前卫的新兴人类呀?在这个已经是比较开放文明的21世纪,自己和林清凌的师生恋兼姐弟恋虽然已经使很多人的小心脏承受不住了,而田甜超过自己百倍哪,太重口味了。

田甜看着范轩惊呆的表情,知道范轩是误解了。淡然地继续说道“其实我们不是亲兄妹,之前跟你说过的,我从小就没见过我父母,是个孤儿,也没有骗你。我只是何艳秋的养女,再何艳秋领养我之前,我一直是在孤儿院,我哥哥才是何艳秋的亲生儿子。我哥哥不是我的亲哥哥。”

原来不是自己想的那样,范轩终于恢复正常的神情了。“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才变成后面那个样子,何艳秋看到你就像见了杀父仇人一样。”

“这个说来话长,事情还是从我遇到华英的第一天说起吧……

“要收费的哦?”张贝贝笑着说道。

“收费?不是吧!我们俩之间还要收钱,太不够意思了吧?”

“我们回来的很不是时候吧?”范倩倩也马上跟着反问。

张贝贝听三个人这么一八卦,脸上腾地飞上了红晕。

何艳秋是否杀害?莫菲的真凶,嫌疑人何艳秋虽然已经供认不讳,但其中疑点重重,现在就下定论还为时过早,范轩还没理出头绪。

“看你,跟你开玩笑的啦。”

三人相视哈哈大笑,却不知范轩已经一掌拍在了何大庆的头上。痛得何大庆嗷嗷大叫,嘴里则叫苦不迭道:“干什么拍我啊!痛死我啦!”

“散播谣言,唯恐天下不乱,就是要一掌拍醒你,让你长点记性。”

“不敢了不敢了。干嘛就打我一个啊,她们两个也参与了耶!”何大庆摸着发疼的头想把王琪和范倩倩也拽下水。

有人理解关心的感觉真是好啊,男人也是需要被重视和呵护的,美女的关怀让范轩紧绷烦躁的心情松弛下来。

“你泡的咖啡为什么总是那么香气四溢,如此诱人,比外面的咖啡好喝多了,以后我可以省钱不到外面去浪费了。”

第五十一章 教堂表白

张贝贝的话听着让范轩舒服很多,顿时也觉得有了信心,不再那么烦躁了。八卦三人从外面办事回来,早就看到了范轩和张贝贝并肩坐着有说有笑的亲密样子。

“哟呵,好甜蜜的两个人呢。”何大庆率先起哄。

“组长,趁着我们外出,你就跟我们的贝贝在一起卿卿我我……”王琪也是一脸坏笑地跟着起哄。

“你是主谋,当然打你。”

随即又对王琪和范倩倩说:“你们两个别没事就跟着何大庆瞎起哄。”

“就是没什么新进展才这么愁啊。”范轩叹气道:“本来跟臭丫头说很快就可以弄个水落石出的,搞到现在什么都没查到。脑子好像进水了,反应迟钝不灵光了。”范轩开始责备自己。

正当范轩想得有些头痛时,一阵香味飘过来,把范轩的思绪拉回现实,猛一抬头,发现张贝贝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那温柔迷人的笑容就好像那温暖的太阳一般照在身上,很是舒服。

“喝点咖啡吧。”

阅读我的探灵经历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