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我的探灵经历》
我的探灵经历

第54章 重回母亲的怀抱

“如果你真的觉得愧疚,良心不安,要赎罪忏悔,那你这几天怎么这么平静。否则应该是要伤心难过懊悔才对吧?”

“你再说一遍?要以妨碍警察办公落案起诉我??”何艳秋从接受审问以来第一次表现得这么不平静,那不可置信的表情让人觉得范轩似乎是故意跟她开玩笑。

“没错,你还有什么问题?”

“谋杀罪!好一个谋杀罪!”范轩放松地舒舒服服地靠在椅背上,两手往后伸展,脸上挂着高深莫测的笑容,似乎已经未卜先知,一切了然于胸,“我办了这么多案子,还没有见到一个罪犯像你这样急着要被起诉谋杀并落案的,这似乎太不正常了吧。”

何艳秋脸色变了变,因为范轩所说的话确实很有道理,很难反驳。但是何艳秋随即立刻恢复了镇定,淡然道:“那是因为我杀了人后内心感到惶恐愧疚不安,觉得认罪伏法才能赎罪心安罢了。

在文件上,这几个字用很粗的红色横线划下来,赫然跳入眼帘:“艾滋病患者!!!!!”

“是的,这是通过莫菲的血液检验,发现对对HIV病毒呈阳性反应,她确实是个艾滋病患者。”范轩说着又拿出另外一个证物袋,里边有莫菲的日记本。“莫菲的日记本上写着许多东西,与她是艾滋病患者的事实互为印证。在她死去的前一个月内,她写的很多话都很莫名其妙,看上去似乎思想上有问题。当时我还想不明白,莫菲为什么要写这么多莫名其妙的话,在得到莫菲的验尸报告后,我就忽然明白了。人在自己死前总会说些常人无法理解的话。”

范轩接着往下说:“在莫菲的日记里,还提到一个对她很重要的人,说是这个人一直在寻找她,而她虽然很想见他,却避而不见。这个人叫周雄,两个人在一个健身中心认识,一见钟情。莫菲非常喜欢这个男人,还买过一块手表给周雄,当两人的感情日趋成熟,周雄正想跟莫菲表白求爱时,莫菲却意外地拒绝了他,而这件事情就发生在一个月前,应该是莫菲已经查出自己得了艾滋病之后,她不想让自己心爱的人伤心,因此选择了拒绝。”

何艳秋还是尽量保持着镇静,看完之后把那些证物都还给范轩:“我不认识什么周雄,也不知道你说的这些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

“后面就与你有关了,你不要着急。”范轩自信满满地继续往下说:“据我调查,莫菲在她七岁的时候,父母就离婚了。母亲后来改嫁后,莫菲就和母亲继父一起生活,母亲和继父勉强供莫菲读完大学。家里的负担非常重,母亲身体也不好,患有哮喘,继父也只是在一个和你小的公司当个普通职员上上班而已,而且加上年龄较大,随时都有可能失去那份薪水微薄的工作。因此当莫菲工作以后,家里所有的开支负担基本都是由莫菲来承担的。当得知自己得了艾滋病后,莫菲不想让父母知道,而是想在自己离开人世后,父母的生活至少能得到保障。于是莫菲买了一份意外保险。这份保险的购买时间实在莫菲死亡前一周,受益人的名字是她母亲的名字。保单上的条款很清楚:“如果莫菲在投保期间发生意外事故而伤亡的话,受益人将得到50万元的赔偿费。”为了母亲得到这笔巨额的保险费,莫菲希望自己的死能死得有价值,设法制造一个因意外而死亡的假象,骗得这50万的保险费留给自己的父母度过余生。但这就带来一个问题,必须要有人抗下这个假杀人的罪名去坐牢。而你就是那个抗下假杀人罪的“杀人凶手。”

范轩分析得头头是道,但是何艳秋并未动容,虽然这种从容的表情像是硬装出来的。“我看你们警察的想象力真是太丰富。我是个很正常的人,试问有哪个精神正常的人莫名其妙发神经去给人家定下杀人的罪名?“

“的确貌似很不正常。但是你一直急着要我们警察以杀人罪对你落案起诉,这还是你一直很期待的呢?你跟莫菲之间的关系,我们也进行了仔细的调查,你们之间的感情非常好,不是母女却胜似母女,如果仅是因为丢垃圾一件这么小的琐事,根本不可能造成杀人这么严重的后果。莫菲也跟不可能用那么难听的字眼骂你。”

“你也说了我们并不是真的母女,而且我们认识时间也不长。我了一个关系还可以的人,就值得我搭上后半生,抗下这个杀人的罪名。难道我有什么把柄在莫菲的手里还是莫菲给我很多钱?”

“莫菲的确不可能给你很多钱,因为她自己要负担整个一个家庭,一个小白领的收入也是很有限。促使你帮她的不是钱,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能称之为问题了。你愿意帮她不是因为钱而是因为情”

“因为情?什么样的情值得我扛个杀人的罪名?”

“你就不要再装了。我们已经仔细调查过你了,近几年你都是自己一个人生活,你儿子在上大学时不幸去世,而你丈夫也在前两年病逝,你的亲人一一离开人世,剩下你一个让你在这个世上无依无靠,你不知道失去亲人后活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意义。当你遇到莫菲后,你找到了有儿女的亲切感,让你重新找回了亲情的温暖,也给了你活下去的勇气。你和莫一菲不是母女,却胜似母女,是金钱无法衡量的。当莫菲将不久于人世,而想为自己困难的家庭尽最后一点微薄之力的时候,你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本来就是莫菲给了自己活下去的希望,如今莫菲也将离去,自己活着也没什么意思。况且还能为莫菲的家里增加一笔巨额的收入,所以你心甘情愿。”

“警官,你讲了半天,但是好像根本都是你自己凭空的想象和推测,毫无道理。”何艳秋尽管嘴硬,但是范轩看得出来何艳秋情绪波动很大,只是假装平静而已。

“不是爱情才叫人生死相许,其他的感情也可以让人伟大地为之牺牲。有哪一个母亲不愿意为自己的孩子做牺牲,莫菲的年龄和田甜相仿,你早就把她当成了你的女儿一般。你把亏钱田甜的一切都转移到了莫菲的身上。”

“你胡说,不要在我的面前提那个贱人,是她害死我的亲生儿子。她这辈子都不再是我的女儿!”何艳秋激动地辩解。

“你口口声声称田甜为贱人,但是你心里真的是那么想的吗?田甜跟你们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是你们一手抚养长得,你真的不了解田甜,决定永远都不原谅她了吗。

“我不会原谅她,我恨他!就是她勾引黑社会害死了我的儿子!”何艳秋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歇斯底里地向范轩咆哮起来。

范轩很替田甜抱不平,情绪也有些激动地说道:“难道你心里真的认为是田甜害死了你的儿子?田甜不也是受害者吗?难道她不爱你的儿子,爱她的爸爸妈妈。你知道当年你把她赶出家门,她不仅失去了心爱的华英,更失去了爸爸妈妈,失去了家庭的温暖,一夜之间又成了孤儿,而且是有家不能回的孤儿。你知道她这些年是怎么过的吗?她无时无刻不在责备着自己,再也快乐不起来,你知道吗?难道当你冷静下来,你就没有后悔过?田甜不是你的亲生女人,但是你一直把她当成亲生女儿来对待的。难道这么多年的感情都是假的吗。这么多年,我就不信你没有寻找过她的下落。你从来都没有担心想念过她吗?”

“你别说了,别说了!我不想听,也不要在我面前提起这个小贱人!”何艳秋捂着耳朵不想再听范轩说下去,但是湿润的双眼早已经出卖了她的真实感情。

范轩突然发现自己也有点情绪有点激动,于是调整了下语气,很认真地说:“伯母,天下父母心,父母亲可以为自己的孩子作任何牺牲。田甜的确不是你的亲生女儿,但是你不是一直把她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来养,辛辛苦苦才把她拉扯大的吗?你敢说你对田甜没有感情,这些年你都没有想过她?当你遇到与田甜年龄相仿的莫菲,而莫菲也把你当成母亲那样来对待的时候,你把亏欠田甜的感情全部转移到了莫菲的身上。当莫菲这个女儿也要离你而去时,你愿意为她做任何事。包括抗下杀人的罪名为她家人骗得一笔巨额的保险费。当一个人孤苦伶仃,内心极度寂寞时,内心思念的肯定是那个最最重要的人。人死不能复生,过去的一切就让她过去吧。你心中真正放不下的是你儿子的死,真正害死你儿子的也不是田甜,你心里很清楚,只是不想承认而已。这个事情已经过去十年了,你想让这件事折磨你的余生和让田甜也一直活在痛苦的回忆里吗?如果田华英在天有灵,他一定希望看到你能原谅田甜,一家团聚。让田甜代替他来对你尽享。他有多爱田甜,伯母你应该最清楚的,你觉得你的儿子希望你这样对待田甜,让她永远活在痛苦中吗?你已经失去了你的儿子,你的丈夫也不在人世,你还想失去这唯一的亲人吗?伯母你知道吗?田甜也无时不刻不再想念你,想得到你的原谅,再喊您一声“妈妈”。可是她不敢来找你,怕你不肯原谅她……“丫头,进来吧。”门外站着的田甜泪水早已打湿了衣襟。

何艳秋抬眼看到哭得两眼红肿的田甜,再加上范轩刚才的一席话,再也抑制不住这么多年对女儿的思念,“田甜……妈妈终于见到你了!”

“妈!!!!!””田甜一头冲了过去,抱着艳秋失声哭了起来,“妈……!是我对不起你,都是女儿的错!”

“不,不是的。是妈妈错了,根本不是你的错。是妈妈对不起你呀!”

看着母女两个终于打开心结,重新相认,范轩也觉得喉咙口有点哽咽,同时也很自觉地带上了审讯室的门。母女两个肯定有太多的话想说给对方听,那就给她们一点时间和空间吧。这个重逢和相认实在来之不易。

监控室里的其他组员,看着这感人的场面,也纷纷落泪。

“你说得很有道理。我决定现在就正式落案起诉你!”

听到范轩说要落案起诉,何艳秋非但没有惊慌失措,更没有震惊。而是好像这是她期盼已经的事情一样说道“早就应该落案起诉我了,而不是等到现在。”

“当任何一个人的谎言被戳穿时,人都不不自觉地转过头去,就跟你现在一样。那你现在肯定是在说谎无疑。”

何艳秋经范轩这么一说,赶紧又回过头来看着范轩的眼睛大声嚷嚷道:“警官你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我只是觉得一直看着你很厌烦而已。同样的话我要说几遍你们才能相信。你们想到莫菲自杀就是自杀的了吗?真不知道你们这些警察拿着老百姓的钱整天在想些什么,干些什么。”

第二天早上,范轩一到局里就只奔何艳秋的审讯室去。范轩走进审讯室看了看坐在里边的何艳秋,在这里连续被审问几天,何艳秋似乎憔悴衰老了很多。但是眼神看上去还是淡淡的。

“我们要起诉你妨碍警察办案,而不是杀人罪。你可以保持沉默,单你所说的每一句话,我们都將记录在案,成为呈堂证供。”

“你有没有说谎,你自己比谁都清楚,我想老天爷在天上也是看得一清二楚。人在做,天在看,你这么大声也是没有用的。”

“破不了案,就扯出什么老天爷,你们警察办案的能力还真是高啊!”

范轩不想再继续和何艳秋耍嘴皮子兜圈子,正色道:“你所陈述的作案过程前后矛盾,很多都是前言不搭后语,只有白痴才会相信你所描述的作案过程。况且你也没有杀人的动机,在凶杀案里是一定要有作案动机的。我们警察办案只用证据说话。莫菲根本不是你所杀,是她自己杀死了自己。我这里有确凿的证据,并不是凭空臆想,胡乱猜测。”

“在没有确凿的证据,把所有情况都调查得非常清楚前我们是不会落案起诉的。”

“但是如果你们一直调查不清楚,我不是要天天呆在这里,随时等候你们来问话?你们这样的做法也太没效率了吧。你们这样办事对得起纳税人纳的税吗?”

第五十四章 重回母亲的怀抱

何艳秋依旧是云淡风轻地置之一笑:“什么样才是伤心,什么样才是难过?我不哭能说明我伤心难过吗?”

“你说得不无道理,人伤心到一定程度是不一定要哭,我看出你确实也伤心难过,但是却不是因为杀了人而伤心难过,而是你根本就没有杀人,杀死莫菲的真是她自己本人。”范轩十分平静地说,一边说一边观察着何艳秋脸色的变化。

何艳秋果然大惊失色,手也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你有什么证据断定莫菲是自杀的?”何艳秋别过头去不看范轩,不看范轩的眼睛,强装镇定道。范轩办了这么多案子,这样的细微的神情变化和东西又岂会逃得过他的眼睛。

“什么?找到了自杀的证据?”何艳秋喃喃道。

“看看这一份莫菲的验尸报告吧,上面写得非常清楚,你最好重点看一看我画出来的一句。”范轩一边说着,一边把莫菲的报告推到了何艳秋的面前。

“怎么不是谋杀罪,而是妨碍警察办公!!!你们警察搞错了吧,莫菲就是我杀的。”

范轩还是像往常一样,习惯性地拿出一块口香糖放进嘴里嚼着,然后很悠闲地坐到了何艳秋的对面。

何艳秋还是平静地说:“我说警官你是不是太空了呀?我都已经全部承认了,为什么还要纠缠不清,浪费这么多时间一直来审问我,你们警署的人已经闲得没事干,要来找犯罪人聊天打发时间了吗?迟迟不落案!”

阅读我的探灵经历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