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我的探灵经历》
我的探灵经历

第55章 庆功宴

张贝贝也开口道:“大家说的都是事实。这次要不是阿轩,案子不可能进展得这么顺利,我们也不可能在这里喝酒聊天。我们只是按照阿轩布置的任务一个个去完成,但所有的分析综合及最后你妈妈的转变,主要还是阿轩的功劳最大。你觉得你应该单独去敬他一杯,表示你的感谢。”一边说着就把一杯酒放到了田甜的手上,暗示她去给范轩敬酒。

田甜也懒得理会范轩,对范轩也是见怪不怪了,“来,我敬大家。感谢大家在我失落难过的日子里关心我,帮助我,谢谢你们!”田甜举起酒杯。

“来,cheers!”大家举杯一阵豪饮。范倩倩走到田甜身边说道:“田甜,其实这次你最应该感谢的是我们的组长,如果不是他费劲心力和伯母沟通交流,打开伯母这么多年的心结。我们再怎么出力帮忙,也换不回你和伯母冰释前嫌,重拾母女之情和你一家团聚。”

“要我说啊,还是我们组长的IQ天生比人高,所以这么快就把这个案子查得水落石出了。大伙说是吧?”何大庆也在一旁说道。

“我很少看到阿轩为案子这么煞费苦心、争分夺秒,我才解剖完还没来得及写验尸报告,他就过来跟我问情况了。可见他对这个案子有多上心,其实,他早认为伯母不可能是凶手,但是我们办案都是靠事实证据说话的。”

其他人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这个范轩还这是,耍宝。

“快快快,组长,你和张贝贝的情歌对唱。”

一边说,何大庆就硬把麦克风塞到了范轩手里,王琪则是把麦克风递给了张贝贝,感情这两个人是早有预谋,一脸坏笑地躲到边上去而来。众人都在旁边起哄:“组长,贝贝,来一个!来一个!”

“组长,这可是我们全体成员精心为你和贝贝挑选,量身定做的歌曲,可不要辜负我们大家的美意哦!”

“对呀,我们真是太期待了。组长你就不要推辞了!”范倩倩也说道。

“我就是你的粉丝啊,组长。你就和张贝贝唱一段吧,我求你了!”当然也少不了八卦三人组的何大庆。

还是张贝贝很大方地对大家说:“我也很久没唱歌了,难得今天大家这么开心,我就给大家唱一段,满足一下你们的好奇心。”

说完便拿起话筒唱起来,范轩见张贝贝都同意了,自己也就没有再推脱的道理,也就拿起话筒配合地唱起来。

“这才符合民意嘛。”何大庆又说道。

这边两个人在唱着,那边八卦三人组可也没闲着。他们越看这两人就越是暧昧,就继续开始两个人八卦起来。

田甜虽然也大概知道他们在讨论些什么,但是她不感兴趣,自己不是那种爱八卦,喜欢飞短流长的人。看着八卦三人组在一旁讲得起劲,自己也懒得去参和。想起这十年来的种种,田甜端起酒杯慢慢地喝着。

情感对唱的歌词本来就是你爱我,我爱你的。经范轩跟张贝贝这两个帅哥美女这么一唱,两个人之见的关系就更暧昧了,何明凯不禁转过头来看田甜。田甜和林清凌长得实在是太像了,何明凯潜意识中就会把田甜当做林清凌去看,去考虑田甜的感受。但是田甜是田甜,林清凌是林清凌,她们是完全不一样的人。范轩和田甜之间好像真的只是简单的同事关系。但是何明凯又有一种莫名的直觉,他们两个之间不是那么简答,但是不简单在哪里又说不上来。

范轩和张贝贝正唱得投入,八卦三人组也正在卖力地八卦中,何明凯刚好可以单独问问田甜的想法。

何明凯端着酒杯,坐到田甜的对面说道:“田甜,怎么不和他们一起去聊聊天,一个人在这里喝酒?”

“没事就八卦别人,飞短流长,唯恐天下不乱,这种聊天,我还真是没什么兴趣。”

“你不想知道他们在聊谁?”何明凯故意把话题转到这个上面。

田甜晃动着酒杯,看看杯底的酒表示没什么兴趣。虽然听着他们三个好奇宝宝聊天的内容有一句每一句的飘进自己的耳朵,也知道他们在说范轩和张贝贝。

“其实不去听我也知道他们是在八卦范轩和张贝贝之间是否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越是不明朗就越是想知道。”

“见不得光,什么叫见不得光?”田甜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哦,是嘛。”田甜不带情绪地哦了一声,“你怎么看?”

“我看没有。我跟阿轩是发小,有的话一定会告诉我?”

“你就这么肯定?”

“我们兄弟穿得连裆裤,我们之间几乎没有秘密的,啊哈哈哈。”又抬眼看看田甜道:“你觉得他们之间有吗?”

“他们之间有什么跟我有关系吗?我不需要去在意。”田甜笑着说。

“原来是这个样子啊!”何明凯貌似问随意地和田甜喝酒聊天,随意问了几个问题,却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难道真是的自己的直觉出了问题?

大家这个晚上,尽情喝酒,尽情唱歌,玩得十分尽兴。不知不觉中时间已经过了一点了,也都该各自回家。田甜本来就不胜酒力,又喝了很多,走路都已经变成S形,随时有跌倒的可能性。范轩也喝得有点神志不清了,但是尽管脑子已经很糊涂还是记得交代何明凯帮着自己不要让大家知道他和田甜住在一起的大事。有何明凯扶着田甜一起离开,其他人都很放心。范轩在何明凯离开后一会,才也出去和田甜一起回到住处。

范轩尽量打起精神,终于安全到家了。两个都都醉醺醺地倒在了沙发上,范轩头枕在田甜的大腿上,举得软乎乎的,很舒服,比枕头舒服多了。

田甜迷迷糊糊觉得大腿上好重,低头一看,是范轩的头,于是使劲把范轩的头往外推:“赶紧拿开,重死了!”

“再让我枕一会,好舒服!”范轩醉醺醺地说道。

“你给我起来!”田甜揪住范轩的头发,一边晃着。

“痛痛痛痛……哎哟,痛死我了。我自己起来,别揪了。”说着便摇摇晃晃站起来,“这个臭丫头喝醉了都不让人占便宜!”

范轩歪歪斜斜地在旁边另外一张椅子上坐下,眼前还是一片模糊。傻呵呵地对着田甜笑:“呵,呵呵,呵呵呵……”。

“傻笑个什么劲?”田甜看这傻笑的范轩,不知道他笑什么。

“笑就是你。不能喝还喝那么多,真以为自己海量呢。”

“已经不记得多久都没有这么开心过了,所以就难得放纵了一次,多喝了点。”

“是心中压抑太久终于找到机会宣泄了吧,呵,呵呵,呵呵呵……”。

田甜甩了甩发昏的头笑着说:“我自己也不知道。不过我真的很谢谢你,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

“你已经敬酒谢过我了。”范轩说。

“不仅是谢你劳心劳力破案,更是谢你愿意倾听我的故事。”

“我都把我所有的故事都告诉你了,我当然愿意听你讲啦。我也要听你的故事,这样才公平嘛。”

“用得着这样子嘛,算得这么清楚,小气鬼!不过,我跟你讲完后,觉得轻松了很多呢。”

“一件事在心里压抑太久又从不跟人讲得话,会像一块巨石一样压得透不过气的。我很理解你这种感受。”

“也就你今天讲的这些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两个人一起陷入了沉默,眼神呆呆地看着头上的天花板。在这个安静地出奇的夜晚,两个人都回想着过去的点点滴滴,有快乐,有忧愁,有甜蜜,有痛苦,还有太多太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丫头,你不觉得我在很多方面其实很相像吗?”范轩打破了沉默说道。

“我们两个像?有吗?”

“你爱上了你的哥哥,我爱上了自己的老师,都爱了不该爱的人,而且都承受了自己最心爱的人在面前死去的痛苦。”

“是啊,我们的爱情注定没有结果。都是我们太自私,太想把自己心爱的人占为己有,想和她们相守一辈子,最终害死了他们,我们都是侩子手吧,用自己的爱杀死了自己最心爱的人。”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但是在这苦涩的笑容之后是那种痛彻心扉的痛和深深的懊悔愧疚。

“清凌,我好想你!”范轩喃喃道。

“华英,我也好想你!”

范轩靠近田甜,看着和清凌一样美丽如天使的脸庞,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扶起田甜因酒精而染红的脸庞,轻轻和田甜靠在一起。

田甜的脸上挂着泪珠,想起华英对她的誓言,对她的种种关爱,有想起他在面前悲惨地死去,心如刀绞。

范轩的手在田甜的脸上轻轻拂过,温柔地为她擦去脸上的泪痕。田甜转过头来,范轩的眼中满是温柔和深情。这个男人也有他温柔体贴感性的一面。

人,就是这么奇怪。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就在那一刹那,就来电了,就认定对方就是那个对的人。两个人越靠越近,轻轻吻上了对方的唇……点点月光透进房间,洒落一屋静谧与浪漫。

“我又怎么啦,我这不是调节下气氛的嘛。”何大庆嘟囔道。

“别管他,他是被那个臭流氓带坏的,其实本质不坏。”田甜一边说一边故意看看边上的范轩。

端什么架子。要换成平时,田甜早就把就泼过去浇他个落汤鸡了,但是凭心而论,这次他确实出的力最多,功劳也最大。所以暂且不和他计较,决定忍一下。又调整了一下语气道:“组长,这是我敬你的,这次真的谢谢你!”

范轩还是撇着头没回不来,一言不发,就当没看见也没听见一样。但是如果接着KQV彩色的暗光,其实范轩一个人咧着嘴在笑呢。

十年了,终于重新求得了母亲的怀抱,那份失落多年的珍贵亲情终于失而复得的,太不容易了。

范轩对此充耳不闻,端起酒杯和陶醉地喝了一口自顾自地感叹说:“好酒啊!”

田甜本来就不太愿意来敬他,看范轩一副爱理不理,蹬鼻子赏脸的死相便懒得再理他了。真是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颜色就开染坊了,来劲了。自己已经来敬他了,自己的礼数和情谊也到了,他自己爱喝不喝。

大家也都有点不知道说些什么,照理范轩也不是爱端架子,故意装腔作势的人。今天又是这么一个高兴的日子,范轩这样做似乎有点太煞风景了。一时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

正当田甜抽身离去,大家也对范轩的表现有点诧异又有点不满时,范轩突然猛一回头,捉住田甜端着酒杯的小手,从她手里拿过酒杯一饮而尽。众人面面相觑,更加奇怪地看了看范轩,不知道今天范轩到底搞的哪一出啊。

“看得出来你这一天都特别开心,你那嘴巴一直笑得合不拢,人家还以为你的嘴巴在抽筋呢。”何大庆说道。

何大庆还想再说些什么,忽然觉得头又被人打了一下,一回头,这次是王琪:“你的嘴巴才抽风呢,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你就不能说点什么好听高兴的。”

第五十五章 庆功宴

田甜看着范轩那副无所谓的讨厌表情,打心眼里不想去敬他,但是大伙都这么说他的功劳这么大,事实也确实如此。要不是范轩这么劳心劳力,搜集证据又不断推理询问,并且在最后对何艳秋动之以理,晓之以情。何艳秋不可能说出真相,也不可能和自己相认。于公于私,自己都应该单独谢谢他。否则也显得自己太不明事理,太小家子气了点。

田甜调整了下情绪,不太自然地走到范轩面前,还是有点放不下架子地说:“臭流氓,这次谢谢了,我敬你。”

范轩把头往旁边一歪,瞄都不瞄田甜,说道:“你这敬酒也太没诚意了,不喝!”这个时候不打压下田甜的气焰,什么时候打压呢。其实范轩心里在偷笑呢。

“丫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又在心里暗骂我了吧,以为我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你错了,既然你这么有诚意地敬我,我又怎么会不领情。刚才只是逗你玩罢了。你让我喝我就喝,我多没面子嘛。”说完边笑了出来。

范轩把杯子放回田甜手中,田甜也是破天荒地没有生气骂人。看着范轩的笑容,也笑道:“死要面子活受罪!”

王琪也在一帮赞同道:“是啊,田甜。组长为了尽早破获这个案子,确实是劳累了很多天,经常跑去和何医生讨论案件,一讨论就很长时间呢。”

田甜整个人容光焕发,就像换了一个人一般。何艳秋根本没有杀人,无罪释放后和田甜重拾母女之情,也非常高兴。为了庆祝母女团聚,也为了感谢特别行动组成员的努力,田甜破天荒地请所有组员去喝酒唱歌,也顺便叫上了何明凯。虽然田甜平时很节俭,舍不得花钱,但是这次是真的非常高兴,钱用完了可以再赚回来,但是感情不是说挽回就能挽回的。

田甜大口喝了口啤酒,苦得咂了咂舌头,那痛苦的表情说明她很少喝酒。大家很理解地看看她,只要开心就好。田甜放下酒杯,满脸笑容地说:“今天是我十年来最开心的一天。妈妈无罪释放,我们重拾母女之情,实在是太值得庆贺了。”

阅读我的探灵经历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