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我的探灵经历》
我的探灵经历

第58章 分析案情

范倩倩交给范轩一个证物袋,里边放着半截烟头。范轩问道:“哪里发现的?”

特别行动组的组员们正在会议室里激烈的讨论着刚才发生的惨案,王琪指着白板上的照片说:“这个人就是案发现场的那名男性死者,名字叫余军,外号筲箕,年龄27岁,是天狼帮的一名小喽啰,这个人唯利是图,爱摊小便宜,仗着自己有黑社会的背景,到处为非作歹,经常去一些迪厅、酒吧、夜总会之类的地方玩女人,跟过他的女人很多,都是玩新鲜,不喜欢了就甩了。顺带向那些蹦迪的年轻男女买**,赚取暴利。我调查到的说完了。”

王琪关了PPT,轮到何大庆了,何大庆拿出另外一张照片贴在余军的旁边,照片上是一个两鬓斑白的男人,长满了皱纹,但是阴森的目光正盯着某个方向,估计是个狠角色。何大庆指着这个老男人的照片说:“这个是天狼帮的高层叫姚亮,男性,40岁,黑社会的vip,外号雷神,是余军的后台老大。此人做事很绝,从不讲条件,他做事的宗旨就是:相信自己,别人都是扯淡。听他手下的马仔说,因为余军最近好像将一笔钱给吞了,导致了姚亮极大地不满,甚至还发出了江湖头号追杀令,所以余军的死很可能和雷神有关。我就找到了这么多资料。”

范轩停下脚步,回过头问:“张贝贝,黑蛇,在现场还发现了什么其他的线索?”

张贝贝抢先说道:“在余军掉落的空地没发现什么线索,根据范玲提供的线索,当时是从范玲的面前掉下去的,范玲所在的楼层是20楼,整栋楼层只有22层,我们去了21层和22层调查了全部的住户,他们都说不认识更没见过这个人,也没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

田甜生气的指着姚亮的鼻子:“姚亮!你最好说话给我过过脑子!”

范轩却让田甜静心坐下来:“跟他生什么气,你还跟狗一般见识了。”

姚亮用中指比划着对范轩说:“小子,我劝你还是把刚才的话收回去,别当我是法盲,我可以告你损坏我的名誉。”

范轩撇了撇嘴说道:“呀!你还知道点法律啊?”

“废话,你以为只有你们会背么,我们早就开始研究了!”

“呵呵,你果然是与众不同,与众不同的贱逼!。”

姚亮转过脸去死死地盯着范轩:“你他妈有种再说一次。”

范轩一点都没有感到害怕的意思:“贱逼!贱逼!贱逼!”

“你这个败类!”姚亮骂着范轩,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了。

姚亮再也没有搭理他们的问话,睁了下眼睛又合上了。范轩走到他面前,大声问道:“今天下午一点到两点之间,你人在哪里?做了什么?”

姚亮伸了个懒腰,打开了个哈切,悠悠的蹦出三个字:“我忘了。”

“你是得了脑瘤还是老年痴呆,这才多久的事情就记不得了?”

“我这几天心情不爽,就是不记得了。”

“心情不爽没事,只要不是心脏不爽就行。你最好老实的给我回答,别耍花样,你的卷宗怕是给你当纸钱烧还嫌少了。”

范轩心里那个气啊:“你这个无赖,跟我玩这套,我玩死你。”

范轩一把将姚亮提了起来,他那想到警察还会打人啊,还没等范轩动手呢,他就大声呼喊:“警察打人了,警察杀人了”,范轩把他的拳头放在自己的肩膀上,猛烈摇晃他的身体,噗通一声,从姚亮的身上掉以来一包东西,他也顾不得看里边装的是什么,就慌忙弯下腰捡了起来。田甜还以为范轩要跟姚亮干仗了,慌忙作势要拉住范轩,没想到姚亮会反扳一局,就松下手来。

姚亮拿着捡起的东西一看,怎么是白粉?慌忙扔到地上。范轩让田甜坐到座位上,坏坏的笑着说:“这上面已经有了你的指纹,你认为警察是相信你还是我呢?”,范轩悠闲的坐下来接着说道:“况且你刚才的行为算是袭警,我也有目击证人在现场。”

“怎么样,你看着办,配合我们的调查,或者我先告你妨碍公务,袭警、私藏毒品,这包东西估计够你坐几年牢了。”

“长官,我们出来混的,还怕你这个?”

“你自己好想想,我现在给你戴罪立功的机会,田甜,走,我们先出去喝杯茶。”范轩拉着田甜走出了审讯室。

田甜松了一口气,趁范轩不注意给了他一拳,说道:“刚才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真要打他呢,你个臭流氓,忘记自己的身份了?”

“哪有,我只是杀杀他的威风,让他乖乖配合我们的调查,非常人物就要使用非常手段,丫头,跟哥哥学着点。”

过了一会,姚亮撑不住气了,大叫着要喝水,范轩看了看田甜,一副早已料到的表情,臭屁着抬起下巴,走进审讯室。

经过刚才的折腾,姚亮点了支烟,抽了起来。已经耽误了太长时间了,范轩不想再拖下去,直接切入主题。

“你自己说吧,余军是不是你杀的?”

姚亮知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到了人家的地界上只能任人摆布了,只能配合的范轩的调查了。

“相信你们最近也了解到我发出了江湖头号追杀令,因为筲箕那个家伙不识抬举,吞了我一大笔钱,可是我并没有杀他,我只是想让他把我的钱吐出来。而且筲箕死了,也是因为你们让我到警局来协助调查我才知道的。”

“不会吧,你地下的小弟也不是吃素的,没通知你?”田甜怕姚亮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根本不相信他的话。

“我说的是真的,到现在这种地步了,我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他吞了你多少钱,让你发出江湖头号追杀令?”

“他吞了我整整一百万!”

“恩,一百万!”范轩对于这个数字也是一脸的惊讶,接着问:“那他有没有什么除你之外其他的仇人?”

姚亮挠了挠头说道:“我还真不知道,他那个人唯利是图,又爱玩女人,得罪的人数数都数不清,之前他跟我做事的时候,我替他不知道摆平了不知道多少人呢”。对于范轩这样的问话,姚亮也有点狐疑,便随口说:“你怎么这么问,难道你们不信我?”

“不是,我实在想,有没有那么一种可能,现在江湖的人都知道余军吞了你的钱,而你发出了江湖头号追杀令,会不会有人利用这个空子,趁机杀死了余军,然后嫁祸给你,反正你们之间有仇,这样余军死了,第一个怀疑的人就是你。为了你自己的脑袋,你最好给我好好想想再说。”

被范轩这么一说,姚亮细细的捋了捋,拍了下脑门计生说到:“被你这么一提醒,我还真想起有这么一个人了。”

“快说是谁?”

“一个外号叫飞蛇的人”

“飞蛇,他是谁?”

“他也是天狼帮的高层,早在一年前加入了天狼帮,刚来的时候,只是个没什么名气的小子,因为很能打,而且做事干净利落,就得到老大的赏识管理几条街的收租业务。因为这个人思维能力异于常人,老大就经常带着他出席一些重要场合,还带着他谈起了生意。比起他,我可是算是一步一步混到现在这样的位置上,不像他溜须拍马,是个空降部队。我听别人说过他的故事:说是一年前,老大跟人在船上正谈生意呢,就看见海里飘着一具尸体,那时候还是自己先看见的,就命人用绳索把他拉了上来,那时候他昏迷不醒,身上全是是伤,还是老大派人把他送去医院的。那人听医院的医生说,这伤口是炸伤的,不是烧伤,他们有义务报警,就连夜将他送到了老大的私人诊所哪里,第二天就全身高烧不退,医生也说没有办法,只能靠他自己的意志去对抗了,没想到过了几日,这家伙醒了,而且恢复的特别快。老大见他可怜就收他进帮会,帮着打理有些日常的事务,这几年上蹿很快,气焰很嚣张。我跟他在天狼帮也是唯一平起平坐的人,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我们早就看对方碍眼的不行,他更是一直想把我撸下去,只是苦于没有抓到我的把柄,而我也一直看不惯他那种不可一世的态度,根本不把我这个前辈放在眼里。”说道这个飞蛇,姚亮就气不打一出来。

“不可一世?”

“恩,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就跟你这个人一样,仅仅二十几岁的年纪,乳臭未干,毛都没长齐呢,就敢跟我作对!”

“你说什么?”范轩听姚亮这么说,又有点想发作了。田甜却暗自压制住了范轩快要发飙的情绪。姚亮意识到自己还是过于狂妄了,就收敛了些。

范轩仔细想想,这个飞蛇跟这件案子说不定有直接的关系,便问道:“他的名字叫什么?”

姚亮赶忙献媚的说:“飞蛇的名字是洛云翳”

“叫洛云翳?”

“你确定?”

“是的。”

飞蛇的名字是洛云翳,那不就是以前跟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么,那件事转眼间已经过去两年多了,现在听到这个名字,不由得感觉到很惊讶。田甜看见范轩这情绪的骤然转变,脑子里很郁闷,这人是谁啊,不过看范轩现在这种表情,他应该认识而且很熟悉才对。

“没事,我没什么,你快去忙吧,哥哥着急要报告来破案呢。”

“恩,好吧,我送你出去。”

“其他的呢?”

张贝贝接过话头补充道:“在楼顶我们发现了邻居们养的植物,有几盆水仙花明显有被压过的痕迹,在叶条上发现了一些血迹,避雷针的铁丝上还缠着一小块带血的布条,我们已经将把这两样证物交给鉴证科的同事化验,化验结果还没出来。”

在审讯室的门口,有个人像是等着刚出生的婴儿般焦急的来回走着,范玲推门出来,看见正等自己的何明凯,疑惑的问道:“咦,你不是还有好多实验要做,来这里干嘛?”何明凯见范玲走出来,如释重负的说道:“我已经做完了,还没来得及写报告呢,就先跑来看你了。你怎么样,还顺利吗?”

何明凯一直目送着范玲离开,在范玲的脑海中,两个人从来没有明确过彼此的关系,在她的心里,何明凯不是自己的兄长,他是那种很关心自己,在乎自己的人,跟哥哥对自己的感情是不一样。如果可以,她希望何明凯是自己那骑着白马的王子,虽然不知道在何明凯的心里自己是被放在什么位置,但是同样也希望自己能是她穿着水晶鞋的灰姑娘。

范轩记得自己专门还把尸体反过来看了看,没有发现尸体全身并没有破损的地方,即使是后背也只是把衣服磨损了,皮肤还是完好如初的,那现在发现的那些血迹是不是死者再跟凶手搏斗的时候,凶手不小心被铁丝勾到,残留下来的呢?

张贝贝肯定的点了点头。

“那事不宜迟,你们起提审那个姚亮,不从他嘴巴里撬点东西是不行了。”

范玲灰心的想要逃走,原来不是专门看自己的。这种细小略带失望的表情被何明凯察觉到了,何明凯慌忙抓住范玲的胳膊,极力的辩解:“我是专门来看你的,你不要生气啊!”

范玲感觉心里暖融融的,像是许久的不见放晴的阴天,突然迎来的大太阳般,不只是温暖,是沁人心脾的舒服的感觉。

第五十八章 分析案情

范倩倩说道:“这个是我和张贝贝在天台捡到的,还没有抽完,我们找到的时候上边还残留着一点温热,鉴证科的同事经过化验,得出的结果是从滤嘴上的口水发现有余军的DNA,可以很肯定的证明这是余军的烟头。”

范轩大胆的猜测道:“你们是想说,余军很有可能不是自杀的,是被人给推下楼的?”

范倩倩和张贝贝一起点了点头。

没过多长时间,姚亮就被带回了警局。在审讯室里,刺眼的灯光笼罩在姚亮的头顶,田甜和范轩坐在了姚亮对面的座位上,姚亮听见有人来了,慵懒的打了个顿,继续闭目养神。范轩见姚亮如此的嚣张,拍了下桌子怒喝道:“姚亮,余军的死跟你有没有关系?”

姚亮看见原来是两个年轻的人来审问自己,轻蔑的说:“看来你们警察的人死绝了,找两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来审问我。”

听完他们带回来的资料,范轩皱着眉头思索起来。余军在夜店这些地方买**,还要养女人,按理说应该是挣不了几个钱的,要想调动江湖头号追杀令,钱的数目不会很小,否则在黑社会怎么混下去。

范玲摇了摇头:“已经录完口供了,没我什么事。我哥还没回来呢?”

“阿轩正在开会呢,他走不开,叫我先来看看什么情况。”

阅读我的探灵经历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