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我的探灵经历》
我的探灵经历

第59章 不是gay就是蕾丝

范轩回到特别行动组,大家围在一起讨论着看有什么新的线索没有,范轩说:“刚才我审问了姚亮,他说自己的确发出了江湖头号追杀令,但是自己真的没有把他给杀了。”

“可能张贝贝有跟你提起过这件事,就是那次我一个人去解救局长女儿的任务。其实不仅仅是我一个人,还有云翳也去了。我还记得那次绑匪将人质绑在了一艘渔船上,我们偷偷的潜在水里,跟上了渔船。等船开到海面上,对面驶来了一艘快艇来接应渔船上的绑匪,我们在水里听到快艇渐渐驶离了海面,从水里爬到渔船上面,没想到绑匪这么狠毒,在人质的身上绑了炸弹,这对于训练有素的我们当然不是难事,我毫不犹豫的将绿色的线剪掉,计时器停止在了59秒的地方,不在跳动,我卸下炸弹准备带着人质离开,没想到刚把卸下的炸弹放到船上,就听见叮叮的一阵乱响,回头一看炸弹的计时器不知何时已经重新开始快速运转起来,这时,云翳将剪开的绿线重新接在了一起,计时器恢复之前的速度,但是也只剩十几秒的时间了,他一把推开我们,让我们赶紧离开,自己殿后,我相信云翳一定会跟上我们的,就带着人质游回了岸上,只听见砰地一声,渔船被炸的稀烂。我站在岸上等了好久,云翳都没有回来。我不死心,跳下去游到刚才爆炸的地方,找了好久直到精疲力尽,都没有找到他的尸体,我才确定他死了这个事实。”

“真是太不幸了,可是那时候张贝贝并不是这样跟我说的啊?”

田甜很了解那是怎样一种痛彻心扉的疼,自己也曾失去了最爱的人,对那种感觉太熟悉了。田甜提议:“那我们现在去看看不就知道结果了。”

“丫头,你是猪脑子啊,谁家夜店大白天的开门啊,你让老板们干嘛?跳脱衣舞给你看啊!”范轩开玩笑的说道。

张贝贝哀求道:“其实我也不敢肯定,但是我一直对万珂的死心存愧疚。你就带我去吧,我也想迫不及待见见这个人,看看是不是他。”

“好吧,那你晚上跟我们一起去。”范轩知道自己是阻止不了张贝贝的,只能勉强答应了。

三个人来到了尚思夜店,光是看着门口整齐停放着的几排豪车,就知道这里生意不错。

门前的空地还建了个小型的喷水池,门口的小弟点头哈腰的迎接着过往的客人,在路过门口的时候,给了他们一人一张抽奖券。进了大厅,在吧台的地方放着一排整齐的沙发,各色的女郎在哪里毫不吝惜的展示着自己丰满的身材。范轩忍不住的向那边的美女看去,一旁的田甜鄙视的斜了一眼他,范轩也不敢再向前走了,跟着田甜直接走进了舞池,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再加上快节奏的音乐,范轩不由得扭动着身体,随着音乐摇摆起来。因为范轩的欢快舞姿和搭讪的本事,不一会五六个辣妹就围绕在范轩的周围。

田甜看见范轩在这群莺莺燕燕之中,玩的很欢,就气不打一出来。看见田甜拉长的脸,范轩也不敢再放肆下去,坐到吧台上,跟酒保要了一杯威士忌,一饮而尽。顺便给张贝贝和田甜两人各自点了杯血腥玛丽,他举起酒杯,问道:“你们知道这杯红色的**为什么叫血腥玛丽吗?”。

“血腥玛丽,很恐怖的名字,这酒还能喝吗?”张贝贝刚端起酒杯就被这酒的名字吓得赶紧放下了。

“这是来形容这种酒红色的鲜艳程度,所以才叫血腥玛丽。”范轩解释着。

一旁的服务员也很好奇的想听听看,凑了过来,范轩接着说道:“这种鸡尾酒由伏特加、番茄汁、柠檬片、芹菜根混合而制成,鲜红的蕃茄汁看起来很像鲜血,在美国被称为‘喝不醉的蕃茄汁’。”

“你们想不想听另一个比较恐怖的传说”范轩吓唬着小女生说道。

一旁的服务员小妹说道:“好啊,这样才刺激啊!”

范轩低沉着声音说道:“血腥玛丽的原型为玛丽一世,在很小的时候,她曾经目击了一次对一个背叛的吉普塞人的处刑过程。那个可怜的吉普塞人被塞进一头被活活剖开的马的腹部并且被缝在了里面。在刽子手的脸上并没有浮现出丝毫对受刑者之死的同情和怜悯。这次事件让爱尔榭贝特明白了一件事,正是这件事使她残忍的个性开始萌芽:杀死一个平民根本无须受罚和担心受到报复。等到她的丈夫死去之后,她开始用侍女的鲜血来保持自己年轻的样子,可是等大量的侍女死去,庄园里的人们都不知道那些侍女埋在了哪里,只是看见侍女在不停的减少。后来,一个神甫最后终于向匈牙利的马提亚王通报了此事,国王下令处死了跟这位夫人一起的那个女巫,被扔进火堆之前,用烧的发红的钳子扯掉了所有的手指,至于那个夫人被人关到一个不见阳光的房间里,只有一个小洞送水和食物给她,就这样过了四年之后,她死了。人们在她生活过的房间的床底下的土里发现了五十几具尸体,还在地窖里发现了好多尸体,根据当时的资料记载,这个妇人共计杀害了六百多个人。就是现在,那座庄园里还是在半夜会有令人毛骨悚然的哀嚎声,是有名的鬼城。好的,故事就讲完了!”

一旁的服务员听得入迷,根本没有听见范轩说结束的声音,范轩慢慢的走过去想吓唬吓唬她,一只手从后边穿过放在她的肩膀上,那个女服务员哇的尖叫着就蹦了起来,范轩就哈哈大笑起来,女服务员看见是他捣鬼,就拿起拳头砸在了范轩的胸上。

范轩笑着说道:“这一拳可不是白让你砸的,你得回答我个问题!”

服务员想了想:“好吧,不准问我的三围!”

范轩看了看那女服务员好像没有发育成熟的胸部,说道:“你放心,我还是很道德的,不会揭别人伤疤的!说正经的,你们这生意不错么,老板是谁啊?”

服务员说:“我们老板是天狼帮的,叫洛云翳。”

“他一般什么时候来看场?我找他有点事。”

服务员瞅了瞅吧台上的液晶表,说道:“估计到一会了。”

“好的,谢谢你啊美女。”

田甜见状,问范轩:“那怎么办,我们在这耗着?”

“恩,既来之则安之,总得带回点什么吧。”

音乐有了尖锐刺耳的震动,只见舞台上的DJ挥舞着双手,打出的节奏猛烈又劲爆,躁动的音符让人们春心荡漾。几个老男人围着张贝贝一阵狂嗨。

“美女,陪哥跳个舞吧?”蹩脚的开场白注定徒劳无功。

“对不起,我不会。”张贝贝鄙夷的坐到旁边的位子上。

这小蜜蜂都是一波一波的来觅食了,这酒吧里的男人就跟蜜蜂一样的习性,张贝贝椅子都还坐稳呢,又是一波的蜜蜂开始进攻了。有好几个男人不死心的又追了过来。

有一位穿白色上衣的男人慢悠悠的走了过来,一屁股坐在张贝贝旁边,不死心的问道:“那跟哥吹一个。”说完就拿着一瓶红酒自顾自的灌了起来,张贝贝看这阵势,是躲不过了。范轩一把把张贝贝拽过来,搂在自己的怀里,大声喝道:“你今天招子不亮,没看到这是老子的妞?”

这男人一听这话,就跟范轩叫起来:“老子今天是来玩的,又不来挨骂的。我看你活腻歪了!”,说完就一个拳头打了过来,范轩一把抓住那个男人的拳头向后狠狠一拧,只听见那男的立马疼地叫了起来,另一只手试图抓住范轩的胳膊,计划抱住范轩,摔一跤,没想到范轩比他出手快,另一只手也抓住,将那个男人双手背起来反着扔到了舞池的中央。张贝贝拉住了范轩,那个男的见打不过范轩,就趁势钻进了拥挤人群中,不见了。

在监控摄像头的映照下,洛云翳在监视器里看见了范轩嚣张的脸,这家伙还是跟以前一样,喜欢到处拈花惹草,还是不改当年的风流本色,他知道自己的小弟,吩咐着说道:“把今天的中奖号码调整一下,我想送给昔日的老朋友一个礼物!”,小弟屁颠屁颠的跑下去了。

范轩搂着张贝贝回到座位上,笑着说道:“不愧是美女,这势头可不容小觑哦。”张贝贝听到范轩对自己的赞美,在酒精的作用下脸上还是淡淡的泛起了胭脂红,对范轩及时替自己解围心里感到暖暖的。

范轩看见旁边的田甜只顾听音乐,拿着杯酒走到她身边的座位,打了个响指,顺势坐了下来。田甜听见有声响便转过头来,看见范轩在自己旁边坐的,斜了他一眼,不想看这只流氓。范轩笑着说:“人家张贝贝到了这,桃花朵朵开,虽然是烂桃花,但是好歹那也代表了人家的实力。你看看你,穿的不男不女的,男人们都被你那中年妇女的气势给吓跑了。”

田甜根本不理范轩的冷嘲热讽:“流氓,我不需要男人。”

这时,有个穿着性感的辣妹踩着恨天高走了过来,坐到田甜的身边,像狼好久没闻到肉香一样的眼神看着田甜,磁性的声音打了个招呼:“hi,陪我喝杯酒好吗?”

田甜摆了摆手,说道:“对不起,我不会喝酒。”

辣妹把手放在田甜的肩膀上,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今晚,可否赏个脸?”田甜被这突然的邀约给吓到了,如果对方是个男的还能理解,但是现在是个女的,自己总不能一巴掌打过去吧。正感觉头皮发麻呢,范轩站起来在田甜的脸上亲了一口,坏坏地说:“美女,你看清楚哦,我是他的男朋友呢,你想找蕾丝,换个人呗。”

辣妹识趣的走开了,留下范轩在座位上笑的差点跌下来。一旁的张贝贝也捂着嘴偷笑起来,田甜的脸上渐渐发烫,幸好店里的灯光很暗,她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刚才的闹剧,还是范轩甜蜜的亲吻。

晚上11点钟,穿着白西服油头粉面的主持人站到台上,流利的说起了此次抽奖的活动详情:“现场的客人们,感谢你们的光临,现在尚思夜总会最热闹的时刻终于来临,那就是每个月才有一次的抽奖大回馈活动,每个人在活动的当天,可以在入场的时候领到一张标着正券的抽奖券,上边有你的编号,等到我抽到副券的时候,就会念到你的编号哦!各位帅哥辣妹们,今天我们的奖品是价值两万元的轩尼诗李察,请各位将自己的抽奖券拿出来,看看今晚的幸运儿是谁呢?来,掌声再热烈点呗,掌声不热烈,大奖可拿不到哦。”主持人将现场的气氛吵到最高,旁边的工作人员将抽奖箱拿起来摇了摇,以示公正。然后从抽奖箱里抽到一张副券,主持人高声念到:“得奖的是编号59786的客人,请中奖的客人给我们挥挥手。”

DJ激烈的音乐打了好久,现场的灯光师追光了好几圈,也没有发现中奖的客人。主持人再次念起了中奖的编号:“请奖券编号59786的客人,来给我们挥挥手哦,不然我们就要重新抽取幸运顾客了,不要让大奖从你手中溜走哦。”

范轩从来不喜欢抽奖这种东西,他感觉自己跟这些东西没有缘分。田甜也紧张的关注着到底是谁中奖了,一旁的张贝贝慌忙从手里将三张正券摊开,一张一张核对着,到了最后一张,她拿给范轩看了一样,范轩拿着奖券,大叫一声:“我靠,今天走什么狗屎运了。居然我会中奖!”吧台的服务人员听见范轩说自己中奖了,向舞台上的灯光师挥了挥手,立马有一束追光打在范轩的脸上。

从主持人手里接过那瓶洋酒之后,范轩就下台走到吧台,把酒交给酒保。

“给大家分了吧,今天我可真是爽爆了啊!”

“是吗,看着左拥右抱的,小子日子过得不错吗?”范轩和张贝贝听见这男人的声音觉得好耳熟啊,难不成见鬼了,那小子复活了?

“他的女朋友是张贝贝,而且你也喜欢张贝贝?”田甜被这两种状况给弄晕了。

“我刚进组里就喜欢上了张贝贝,张贝贝那时候可是有名的“警花”,只不过我后来发现云翳对张贝贝的痴情,我就自己把感情扼杀在摇篮里,没有跟张贝贝表白。到最后,云翳追到了张贝贝。他们在一起很甜蜜,只是在一次外出任务的时候,他就死了。”

何大庆问道:“飞蛇是他的外号,不知道他的名字是?”

范轩说道:“他的真实姓名是洛云翳。”

“臭流氓,你神游太虚了,赶紧回来哈,火星不适合你。”田甜看见范轩像是魂魄离体的状态,赶紧叫回这家伙的鬼魂。

“什么任务?”

何大庆问道:“那我们现在就去找洛云翳有关的资料吗?”

“晚上我跟丫头去找他问话吧,你们三个就在这里待命吧。”

正在整理资料的张贝贝听见洛云翳三个字,就像是三根针同时扎在了心脏最脆弱的地方一样,生疼生疼的。怪不得范轩让自己在外边整理资料,她还在怀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原来是这样。洛云翳没死,那他这些年去了哪里,为什么没有跟自己联系呢?不会是恨自己吧?可是这是同一个人吗?这些问题在脑海里一直像埃及的金字塔一般呈几何倍数增长,她连忙抱起资料,单独找到了范轩。

“一年前就死了?”田甜很好奇这个飞蛇到底是何方神圣。

“是的,我刚进刑警队的时候,他跟我被分在一个组,不过我们在上学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了,我们既把对方当作朋友,也当做对手,无论在什么事上有任何的分歧,我们都回通过决斗来解决。我们一起从菜鸟奋斗着,一起做任务,一起去争夺最佳拆弹手的冠军奖杯,我们似乎都很享受在这种善意的较量而带来的快感。结束学业后,我和他之间的较量也到画上了句号,因为这已经证明了一件事,就是我跟他同样都很优秀。后来我们一起派到重案组工作,作为死党,我们一起艰苦的查案,一起享受生活吃喝玩乐,一起泡妞搭讪美眉。有太多的经历是我们一起的,就连我们喜欢的女孩都是同一个,就是张贝贝。没想到最后这小子还真把张贝贝给把到手了。”

第五十九章 中奖

王琪说:“组长,你不会真相信那老头的鬼话吧,像他们这种人,可是什么也能做出来的,说的话还不如放屁来的真实。”

何大庆也赞同王琪的观点,但是范轩却有不同的看法:“姚亮跟这件案子有无关系我暂时还不能下结论,但是他提供了一条重要的信息,就是与他一直平起平坐的后起之秀飞蛇早就想打压他了。你们想想看,如果这时候余军跟姚亮打的火热,余军死了,那人们肯定认为凶手是姚亮,正所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那最后得利的那个人才是嫌疑最大的人。”

王琪肯定道:“那找到那个飞蛇,不就知道答案了。”

张贝贝见了范轩,犹豫的说道:“阿轩,今天晚上的行动带上我吧,我也想知道他到底是不是还活着。”

范轩叹了口气:“张贝贝,我是怕你伤心,才支开你的。况且同名同姓的人多了去了,一年之前的那场爆炸,是我亲眼目睹的,不可能这么凑巧。”

“可能张贝贝太喜欢云翳了,你是没看见她那时候哭的有多伤心,女人最痛苦的时候往往是不理智的么,你是女人应该懂啊。”

被这么一喊,范轩才发现自己已经走出了审讯室,跌跌撞撞的又回到了特别行动组。田甜觉得范轩未免对这个人太在乎了点,难道是个女人?范轩推开田甜凑过来的大饼脸,知道她脑子里满是问号,就详细的讲起了一年前发生的那件事。

“我认识的洛云翳早在一年前就死了,现在天狼帮的这个飞蛇估计只是同名同姓而已,跟案子没什么直接关系。”

阅读我的探灵经历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