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我的探灵经历》
我的探灵经历

第65章 通风报信

“发生什么了,这么严重?”

“怎么他又欺负你了?”

“不是,但又有点是。”

“总而言之啊,他不气死我是不会罢休的,今天他看你的眼神不是也很怪异么,你们昨天发生什么了?”田甜巧妙地把话题又转回到张贝贝身上。

张贝贝叹了一口气,哀声说道:“估计我们以后回不到从前了。”

“嗯……”老板很认真地回想起来,“他好像说这是一种宝石,跟自己的性命有关,其他就没有多说什么了。”

“性命?”张贝贝开始认真分析起来。

田甜问:“那天他几点到的店里?”

“大概是当天下午3点左右吧。”

“你这个纹身刺了多久?”

“本来这个图案不用太长时间就能搞定的,不过因为他要往里边添加一些颗粒,所以刺得时候比较费工夫,我用了快两个小时才完工。”

“那期间他除了大喊大叫,还有发生什么其他的事么?”

“那倒是没有,就是一直喊疼。”老板一副嘲笑的表情说道。

“在这其间他又打给别人电话吗?或者别人打电话给他?”

“好像没有,不记得了!”老板认真回想了很久,“恩,想起来了,我记得他在刺完纹身交钱走人的时候,一边哼着小曲地走,一边跟谁打着电话的,嘴里还说什么‘飞蛇哥,有我在,什么都妥妥的啊!’,我只记得这一句,其他的因为他也走远了,再说客人的电话,我们也不方便偷听的。”

“飞蛇?”田甜对这个名字赶到很熟悉,也很诧异。

“是洛云翳。”张贝贝对于这两个字,已经没有那没多的情感包袱了。

“这是个很有价值的线索。”

“我给范轩打电话报告这个好消息。”

“好的。”

张贝贝很快就拨通范轩的电话,电话接通了之后,听筒里传来范轩的声音:“喂?”

“阿轩,我们已经找到给余军刺纹身的那家店了。”

“是吗?”

“恩,而且店老板说余军在这里纹身的时候有个人打过电话给他,就是洛云翳。”

“是洛云翳吗?”范轩的声音变了,认为洛云翳肯定是牵涉其中了。

“阿轩,你怎么样?”

“我还好,这样你们先回组里再讨论下一步安排。”

“好吧。”

挂了电话,张贝贝转过去对纹身店老板说:“如果案子有需要,我们还会再来找你协助调查的。”

“好的,没问题,我会配合你们的工作的。”

“谢谢您的配合。”

看着张贝贝和田甜渐渐走远了之后,纹身店老板立刻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喂,老大是吗?对,是我,刚刚来了两个女的,说是来调查筲箕的命案了,我已经打发走了,要不要再……”

两人走出净居店后,着急的想会跟范轩当面报告这个喜讯,没想到张贝贝走的太急,把脚给崴了,田甜扶着张贝贝,张贝贝觉得很惭愧,怪自己太心急了,田甜也连忙自责,说自己太年轻,沉不住气。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白色的面包车突然就停在路边急刹,从车里面跑出了几个蒙着黑布的人,一把拽过张贝贝,另一只手捂着张贝贝的嘴巴就把她连拖带拽的带上了车。

“张贝贝!”田甜使劲往出拽张贝贝,可是自己拧不过他们,面包车发动引擎了,一溜烟跑了。田甜跑了几步跟不上面包车,但是张贝贝被抓走了自己可不能不管。于是在马路中间用身体迅速拦下一架正在快速行驶的红色摩托车,给司机出示她的警员证,“我是警察,我现在要征用的你汽车,我命里你现在加大马力全力追捕前面的白色面包车!”

车子的主人还在犹豫着借还是不借的时候,就看见田甜已经骑上摩托车追那辆面包车去了,车主在后面大叫,我还没看你的编号呢。

另一边,范轩自己一个人驱车来到余军出事的天台,把四面墙都紫仔细的检查了一遍,他的知觉告诉自己还有什么蛛丝马迹是自己还没发现的。他把头从栏杆探出去,往下看去,虽然范轩没有恐高症,但是这样的低着头向下看去,还是有些眩晕。范轩低着头想要缩回头,就发现栏杆外层的墙上,有两块很清晰的类似于汽车紧急刹车所产生的,摩擦过的痕迹,痕迹的宽度约有1公分,范轩伸出手比划了一下,两个摩擦痕迹之间的距离大概是50cm。范轩回过头,走到阳台的门边,环视四周。竟然没有什么发现什么。

范轩一个楼层一楼层的走了上去,在上楼的过程中,他在想,那两个痕迹是什么造成的,而且什么东西的宽度大约有50cm呢?几乎把整个楼层走遍了,也没有发现什么。他再次上了天台,坐在上面分析起来。范轩的心绪有些浮躁,正想静静的思考案情呢,就听见对面的21楼的住户正在大吵大闹,原来是因为不能看自己喜欢的电视节目而争吵了,只听那男的说道:“我就喜欢看武打片,比较威风,还过瘾!”,那好像是那男的老婆,比这男的还高一个分贝,说道:“我还就像看鬼片,玩的就是心跳,就是刺激!”

女的说:“那武术什么的都是吊威亚后期做的特效,看的真假!”

男的也不甘示弱:“那鬼片血还是番茄汁弄得呢,难道不假?”

“……”

范轩听见“威压”这个词,在像对面的楼层望去,突然发现,原来那些痕迹是这样弄出来的,而且轻易被人发现不了。

范轩着急的边跑着下楼,一边打电话给何明凯:“喂,明凯吗?我觉得这个新发现,你帮我看……”

范轩还没告诉完,电话那头的何明凯就激动的大叫起来了:“阿轩,余军的尸体上有新发现。”

范轩的脚步渐渐停了下来,认真地听着何明凯分析的情况:“……果然如我所料。看来,不在现场并不能代表不是嫌疑人!

那个开着车的小混混从后视镜里看见了田甜骑着摩托车正对自己穷追不舍,就在前面歪歪扭扭的开了起来,不一会就撞翻了好几个水果摊,摩托车的马力毕竟比不上面包车跑得快,眼看就要追不上了,田甜抄小路拐进一条小巷子,窄窄的小巷只能容下一个人,一路上人们都以为这个女人是个疯子,哪有女人家家的把摩托车当成飞机似的开那么快。

田甜在下个出口就跟上了面包车,一路尾随着,到了一座废旧的工厂大楼前,面包车里早已没了他们的踪影。放下车,田甜便单枪匹马的走了过去,一脚把门蹬开。

进了门之后,有一人拍着手发出的声音把田甜给吓了一跳,田甜转过头,看见一个人站在二楼上,掌声正是从他的手里传出来:“你可真有种,敢一个人单枪匹马的追过来。”

“你是谁?”因为他所站的地方比较黑暗,田甜根本看不见这个人长什么模样。

“飞蛇。”洛云翳朝着田甜的方向向前走了两步,从外边照进工厂的阳光让田甜清楚的看到了他的样子。

“洛云翳?”那次大闹尚思的时候见了一次,再加上范轩跟自己提起过洛云翳的故事,所以田甜对这个人的印象还是很清晰的,“是你把张贝贝抓走了?”

洛云翳略微思考了一下,说道:“张贝贝是我的前女友,我想她了就请她过来坐坐,不过她不愿意来,我就只好把她抓过来了。”

“无耻小人,她不愿意你就把她抓来了,什么玩意?还不把人给放了?”

“我这么辛苦的把她抓来,还没好好的享用呢,我才不会放了她。”

“你私自绑架警察,只是犯法的,你不知道吗?”

“开玩笑”

他以前做过警察,怎么会不知道绑架警察的严重性,他敢这么做,早就做好应付的准备了。

“那就别怪老娘不客气了!”田甜准备动作做好,随时计划跟洛云翳开打。

“我听他们说你身手不错,还得过跆拳道的冠军?”

田甜冷笑一声:“那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好吧,我也很好奇。”洛云翳似乎对田甜很感兴趣,命令差十几个手下将田甜团团包围。

田甜看了一眼拿着棍棒围着自己的小弟们,根本不把他们放在眼里,笑道:“就凭你们这几个人,就能打到我田甜?”

“那我们就比比看,是你的骨头硬还是我们的棒子硬,给我好好教训教训这位不知好歹的美女警察。”

“冲啊!”十几个人一拥而上。

田甜面对一拥而上的小弟们只是微微一笑,根本不鸟。伸出脚一踢,就把比较衰的一个人给踢飞了。左面躲过一拳,右手扣住对方的胳膊,想自己的方向一扭,就听见对方已经疼的哭爹喊娘了,然后很勇猛的给了对方一个背摔。左面来了一个小弟从后面直接抱住了田甜的腰,后面的挥着拳头就直接过来了,田甜站在地上凭空跳起来,给了前面的一个小弟连环踢,等着人掉下来的时候,在他的肚子上狠狠的踩了一脚,只听见他的惨叫跟杀猪似的,与此同时放开了田甜。田甜一个转身,直接踢到对方的颧骨,那小弟倒在地上捂着自己的眼睛叫得跟死了爹似的。在另一边,两个小弟拿着铁棒走了过来。田甜一个侧身闪过一击,眼看右边的铁棍即将落下,田甜迅速将其中一个小弟的手挡住,后果可想而知那小弟的手被重重的砸了一下直接废掉,然后一个扫堂腿把另一个人绊了一跤。正在这时,在后面一直罗里吧嗦的小弟跑了过来,她轻轻回过头,一个小弟就腾空冲了起来,飞身踢向田甜的肚子。田甜一招弯腰下来直接踢中小弟的屁股,这一脚直接让那小弟趴墙上扣不下来,“咚”地一声过后,就摔下来了。

用了两分钟的时间,田甜就把围住自己的小弟们都给撂趴下了。怒视着二楼的飞蛇,田甜鄙夷的说道:“你的手下未免也太小儿科了吧?”

洛云翳并没有因为田甜把自己的小弟打趴下而感到不舒服,他依旧是一副无所谓的状态:“看来你这个跆拳道冠军,果然不是盖的。”

田甜指着洛云翳说道:“我警告你,快点把张贝贝给放了,要不然下一个躺地上站不起来的就是你喽,洛云翳。”

面对田甜的挑衅,洛云翳只是微微一笑而过。正在这时候,田甜忽然感到身后有威风吹过,转过身子只见有一个铁皮桶子正朝自己扔了过来,还好她早点转过来,迅速闪过。但是在下一秒种,另一只强劲的拳头就打在了田甜的肚子上,整个人迅速飞起来重重的摔倒在地上。不过还好,在自己练习跆拳道的时候,田甜没少背摔,这一击,还不能直接让她倒在地上起不来,不过差点就让她把肠子都吐了出来。她慢慢的抬头,看到一个身高差不多有200的彪形大汉站在自己面前,全身的肌肉都很结实,胳膊比田甜的大腿还要粗壮。田甜从地上迅速的爬起来,望着自己高大强劲的对手,虽然感到很害怕,可是能不能打到这个大汉,田甜心里也没有底。

站在楼上的洛云翳笑这说道:“不知道,有你的能耐能不能打败他呢?”

田甜擦了擦嘴角的血渍,话也不多说一句,上去就是一拳。可是大汉被田甜打了一拳,竟然纹丝未动,脸上根本没有表情。田甜很惊讶但是又不敢放松警惕,于是又加大进攻的力量,可是他就好像不疼一样,根本没反应。

那大汉笑着说:“你就真么点能耐?”他左手抓着田甜的胳膊把田甜提起来,然后狠狠地把田甜一甩,田甜就掉到地上了。这样一摔,田甜有点吃不消了,大汉走过来狠狠地踢了田甜一脚,田甜在地上滑行了好长一段距离,撞到了废工厂里的铁柱子才勉强停了下来。这几下重击让田甜身体有些扛不住了,但是田甜是一个不会轻易认输的人,坚强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破烂的外套,脱下来直接就扔到一边,露出了里面的紧身背心。原来一直想掩饰的田甜,身材还是凹凸有致的。虽然没有范倩倩那么丰满的事业线,但是田甜却有着令人羡慕的小蛮腰和丰满的臀部。看着田甜丰满的好身材,洛云翳旁边的小弟都忍不住吹了下口哨。谁都没料到,武功这么好的一个人,身材居然这么棒!

田甜做了几个深呼吸,大汉看着田甜的准备动作觉得真是小儿科。大汉笑了笑,直接一拳想打在田甜的NN上,面对这色眯眯的大汉,田甜直接一个闪身躲了出去。然而大汉早就预计到田甜的闪躲,另一拳又快速的打了下来,田甜那两只手挡住,那力量太大以至于自己的手被震的发麻。田甜紧握拳头,狠狠地冲大汉的肱二头肌打去,只见那大汉好像根本不疼一样,好像没有感觉似的,对田甜攻击的更为猛烈。田甜被大汉逼得是节节败退,面对大汉的步步紧逼,田甜每次躲闪都会对着大汉的肱二头肌打出重重的一拳,连大汉自己都觉得田甜的进攻有点匪夷所思。

田甜一脚踢中大汉的腹部,借力使力的弹开一小段距离。大汉大叫一声,握着拳头继续追着田甜,就在此时,他突然发现双手突然没有力量了,软绵绵的。看见这一幕,轮到田甜反击了:“你的肌肉虽然很硬,我都快失望了,效果才出来。”原来是这样,田甜不停地击打大汉的肱二头肌,是为了削弱他双手的力量,从而削弱他整体的进攻力量,“我要开始反击了!”

看到已经被自己打的麻痹的大汉,田甜直接跳起来踢了大汉一脚,然后就直接在大汉的身上拳打脚踢。在失去了双手的力量后,大汉的防御功能被彻底的削弱了,慢慢的能感觉到击打的痛苦。可是这种麻痹的效果持续时间有限,大汉不一会就觉得可以用力了,抡起拳头就砸向了田甜。田甜见无法避开大汉的拳头,就直接用手肘顶向大汉的鼻梁骨。这应该是人类最脆弱柔软的地方,这一击打的大汉的鲜血直流,一会就模糊了他的眼睛,田甜抓住机会,一脚提到大汉的两腿之间最敏感的地方,大汉捂着下面,直接倒地喊疼。田甜紧接着在他的头部一阵狂打,最后一脚踢在大汉的天灵盖上,慢慢的有鲜血从他的头上缓缓流下,伴随着一阵抽搐,大汉最终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这一场仗打的十分辛苦,田甜此时坐在地上正大口大口喘着气,而在一旁的洛云翳面对大汉的失败根本就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常,洛云翳甚至还挺佩服田甜:“没想到你这么瘦弱的小女生,还能将这么猛的壮汉打败,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田甜并不想理会洛云翳对自己的赞美,她冷冷的说道:“你赶紧把张贝贝放了!”

“可以,你等着啊!”洛云翳痛快的答应了,这反而让田甜很意外。

他吹了个口哨,两个小弟把张贝贝抬了上来,之所以用“抬”这个字眼,是田甜看见张贝贝是被绑在了凳子上,双手双脚全都拿绳子捆了起来,动弹不得,当然是要人给抬上来的。张贝贝看见下面浑身血迹的田甜,有些惊讶:“不知道田甜是因为什么弄成了这幅样子,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跟洛云翳有关系!”,张贝贝摇了摇头,想要给田甜说话,嘴被胶带给封住了,没办法说出来。

“张贝贝!”看到张贝贝被绑成那个样子,田甜很是担心,恶狠狠的对洛云翳说:“你不是说你爱张贝贝吗?你就是这样爱的吗?”

洛云翳笑着说:“我很爱她的,她是我这辈子最深爱的人,我就让你见识见识,男人婆!”

洛云翳让小弟递上来一把明晃晃的小刀,朝着张贝贝的额头上就要刺去。

“你别乱来啊!”田甜想制止洛云翳此时的行为。

“你猜啊,你猜我会不会在张贝贝的脸上刻个字呢?”

“你这个牲口,连你爱的人你都可以伤害,你真是猪狗不如!”田甜太害怕洛云翳会控制不住发狂的心,用刀子划破张贝贝的脸。

“哈哈,我逗你玩呢,你以为我会舍得吗?我就是吓唬吓唬你!”

“你个畜生,你到底是想怎么样才肯放,…了…夏…雪…”田甜觉得自己的后背突然被什么刺了一下,就感觉身体发麻,意识越来越不清醒,渐渐的失去了知觉,在倒地的瞬间,她隐约看见有个人站在自己后面,手里拿着一个电击棒。

张贝贝在楼上早就看见有人拿着电击棒站在田甜的后面,只是自己没有办法说话,不能提醒她,看见田甜被电击到地,自己难过的留下泪来,眼睛死死的盯着洛云翳。

洛云翳看见张贝贝哭了,低着头,拍拍她的肩,在她的耳边轻轻说:“不要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我想让你替我办件事!”

在特警组里,何大庆、王琪、范倩倩早就已经坐在那里等范轩回来了,范轩刚进门,看见张贝贝跟田甜不在,就问道:“张贝贝跟丫头呢?她俩怎么还没回来?”

王琪摇摇头:“我们早就回来了,没看见她们。”

“没有给你们打电话吗?”

何大庆回答:“没有,也没有联系你吗?”

“没有给我联系啊,她们打电话给我说是找到线索了,怎么到现在了还没回来?”

范倩倩很疑惑,说道:“她俩不会出事了吧?”

“张贝贝一个人出去吧,我还有点操心,现在跟那个丫头在一块呢,应该没事,人家是跆拳道冠军哦!”范轩一脸的坦然。

过了一会,大家都汇报完自己的工作了,这俩人还是没回来,范轩就拨了张贝贝的手机,可是听见对方那边传来:“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搞什么飞机,关键时刻怎么暂时无法接通了?”

挂掉电话,范轩正想给田甜打过去,就听见王琪叫道:“老大,张贝贝回来了!”范轩赶紧放下听筒,走上前去,看见张贝贝脸上满是泪痕,手上还红红的一片,着急的问道:“你没事吧?怎么这副样子?”

张贝贝喘的说不上话来,范倩倩给端来一杯水,张贝贝喝了几口,终于开口说话了。

“田甜被他们给抓住了,赶紧去救他!”

“什么,田甜被抓走了,不是吧,这家伙很能打的!”

张贝贝定了定神,说道:“真的,是我害了她,你们快去救他,快去啊!”张贝贝显得异常激动。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你俩不是在一起了?”范轩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了。

张贝贝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跟范轩说了一遍,范轩这才明白,为什么张贝贝这么着急让自己去就田甜。范轩气的把水杯摔的粉碎:“洛云翳是越来越猖狂了,都敢绑架警察了!”

张贝贝赶紧催促道:“范轩,他点名只要一个人去那个废旧的工厂找他,而且不让带任何人,除非你想让田甜看不见明天早上的太阳!”

两人觉得很尴尬,谁也不想在对方的面前露出破绽,接着向下一个小店走去,谁都没有再说话。这样的沉闷气氛维持了大概几秒钟,田甜最终还是败下阵来了先问道:“恩,张贝贝,今天看见你跟范轩之间,怎么怪怪的,昨天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张贝贝不想把昨天发生的那种尴尬的没有自尊的事情告诉田甜,立刻反客为主问道:“你跟他又怎么样呢,我看你看她的眼神也有些不对劲。”

“你好,我们是警察,来这边问点东西。”

“警察?你们来我店里做什么?”老板显得有些错愕。

范轩派给众人的任务很艰巨,但是这可能是破案的唯一希望了。

“昨天他,唉算了,丢死人了。”田甜厌弃昨天发生的事情。

张贝贝掏出一张上面是余军背后的纹身图案的照片递给老板,:“老板,请问你们店里有人纹过这种纹身图案么?”

老板接过照片看了一下:“哦,这个是印花图案,是我们这边店里独有的。别看这图案很简单,可是这技术只有我才能做了,别的纹身使用带墨汁的针刺的,可我使用手术刀来做的。不过我敢说我们店里绝对是刺的最好的。”

田甜掏出另一张照片,是余军的近照:“这个人有没有来过你们店里纹身,你有印象吗?“

走在大街上,从一家纹身的小店出来,两个人同时都开口了:“我……”

听见两人同时说出这样的字,张贝贝抢先说道:“还是你先说吧……”

第六十五章 通风报信

“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不出口。”张贝贝思虑了很久,还是说不出口。

“……”田甜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这个话题。

两人就这样沉默着走了一路,一直到了一家名叫“长顺”的纹身店,纹身店老板看到有美女进来,赶紧笑脸相迎:“两位美女欢迎光临,请问要怎样的纹身呢?”

老板接过照片仔细看了又看,突然眼睛放大,说道:“噢!是他啊!就在几天前,他来过我们店里纹身,就是刺的这个印花纹身,而且他还让我把一些很蓝色剔透的东西掺进墨里一起刺进去。我告诉他因为这个技术很疼,而且还要添加东西进去那种疼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但是到了刺的时候,他还是疼的大喊大叫,搞得客人以为我们技术不精,还跑了几个。我对他印象深刻。”

田甜和张贝贝相互看了看,都显得有些兴奋,最起码走了半天了,没有白跑这么多冤枉路。张贝贝接着问:“那你记不记得,当初他来刺这个图案的时候,有没有说这些东西是什么,跟他有什么关系?”

“啊?”田甜的话让张贝贝有些张二摸不着头脑。

张贝贝和田甜感觉很是别扭,正所谓同行是冤家,两个同时追求着范轩,是算是情敌

吧,可是两人之前好的跟亲姐妹一样,现在这种身份的转换让两个人都觉得很别扭。

阅读我的探灵经历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