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我的探灵经历》
我的探灵经历

第68章 矛盾的心理

“组长?!你没事吧?”听到范轩的声音,范倩倩显得既惊讶又兴奋。

一滴晶莹的泪珠从张贝贝的眼角滑落,颤抖的声音吐出几句话:“阿轩,我一直以为,我其实不爱云翳,但是当我今天亲手杀死他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的心非常痛,痛的快要死掉了……”

看着张贝贝懊悔的眼神,范轩才发现,原来张贝贝的心里,也有洛云翳的一席之地。这应该也理所当然吧,毕竟两个人在一起这么久,虽说只是演戏,但洛云翳对张贝贝是真的。面对着洛云翳曾经的温柔,一个无法跟自己所爱的人在一起的女人,那份空虚又怎么会让她无动于衷。所以,张贝贝并不是完全不爱洛云翳,只不过她爱范轩多一点,渐渐地就把洛云翳的爱埋藏起来。如今,亲手杀死曾经最深爱自己的男人,那份感情随着他的死重新占据张贝贝的心,才发现,原来张贝贝对洛云翳,还是有爱的。

“喂?贝贝在吗?在的话应我一下!”从张贝贝身上掉下来的对讲仪,传来了范倩倩紧张的声音。似乎,张贝贝已经在外面布置好了,她本来想要自己一个人先进来探探环境,没想到一进来就要面对这样的情况,对张贝贝本来就不算坚强的心来说,无疑是进一步的打击。

张贝贝只顾着在范轩怀里哭,对于范倩倩的呼喊完全听不到。范轩叹了一口气,把地上的对讲仪捡了起来:“喂,黑蛇,我是范轩。”

田甜哼了一声:“你就是个贱骨头,别人跟你道谢还觉得不舒服。”

“此言差矣,阿谀奉承的话我也蛮爱听的,来,多说几句。”范轩把耳朵靠近,等着田甜说一些好听的话。

田甜对着范轩做了一个鬼脸,笑道:“你想得美。”

经过洛云翳的事,两个人的感情似乎有了一个大跃进,除了不再像以前那样吵来吵去之外,还会互相说笑了,而且言语间似乎还有些暧昧。

“哟,你们俩的感情好像变得不错了啊,什么时候拜堂啊?”此时,八卦三人组和何明凯抽空来到医院看望二人,看见两人在病房里有说有笑的,何明凯开始调侃起他们来。

范轩直接吐槽回去:“拜你个头,你这臭小子,我被送进医院这么久你才来看我,还说是兄弟!”

“现在不就来看你了吗?我怕我太早来,你没机会跟田甜谈情啊。”

“去你的!”范轩直接一枕头扔过去,不过由于全身都被蹦到包得紧紧的,那丢过去的枕头毫无力量,何明凯直接用手接住了。但何明凯的一番话却让全场笑得非常开心,而田甜的脸直接就红了起来。

“不过话说回来,组长居然这么能打啊,带着这么重的伤都能够把对方这么多人给打趴下,还把洛云翳打成重伤,组长你真是真人不露相啊!”何大庆对于范轩的仰慕之情不禁又多了一些。

范轩一点都不谦虚地挥挥手:“都是小case,不值一提。”

“说真的,虽然知道你从小就爱打架,但是从来没有听过你这么能打的啊,快说,你去哪修炼回来了?”

“明凯你也不知道吗?”众人很惊讶地看着何明凯。

“对啊,我也很好奇呢。”连从小跟范轩一起长大的何明凯都不知道范轩原来这么能打,在众人眼里,范轩的身上似乎又多了一层迷雾。

范轩笑了笑,说道:“八年前因为清凌的事我离开了四年,在那四年里,我骗家人说去四处旅游散心,其实我是去了接受地狱式的训练,为了就是能让自己有一身好的身手,可以保护身边的人。那几年真的很苦,为了训练自己,我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地方没有受过伤,但最后还是熬下来了。至于我为什么隐藏着自己的身手,那是因为我在进入警校之前,意外把一个正在挟持路人的匪徒一拳打成了植物人。虽然成功解救的人质,但是却因为我的原因导致那个匪徒失去了重新改过自新的机会。与此同时我也发现那些地狱式训练让我的身体变得过于暴力,所以我就决定,不到关键时候,我不想显露自己的真实身手。”

众人听了范轩的话,都各自有各自的感慨。田甜有些怜惜地说道:“难怪那些护士说在给你包扎伤口的时候,你身上几乎都是疤痕……”

范轩微微一笑,说:“我没有为那四年的苦而感到后悔,只是有些感叹,原来有时候就算你能够打遍天下无敌手,也不一定能保护到最想保护的人,是吧?”范轩的眼睛看向田甜,田甜露出一个感同身受的笑容。

“那你的一手飙车技术也是训练出来的?”王琪听张贝贝说过,那天张贝贝拼尽全力也没能把范轩追上。

“不能算是特别去训练,只能说我训练的地方没有什么娱乐,所以平常都没什么事做。不过那里地方很空旷,所以我常在那里跟其他人一起玩飙车。久而久之,也就越来越厉害了吧。”

“阿轩,你到底是在哪里训练的?”何明凯反而对范轩在何处训练感到好奇。

范轩愣了一下,然后说:“这个问题,恕我不能回答,因为我必须要保密的。”

范轩一旦不想说的事,就算软硬兼施也没有用,所以大家就算好奇,也不再过问。

“对了,张贝贝呢?”范轩此时反而有点担心张贝贝的情况。

范倩倩有些沉重的说道:“贝贝她好像受了很大的打击,一直躲在家里,哪里都不想去,也许短时间之内,没那么容易恢复过来吧。”

王琪叹了一口气:“看来洛云翳的死对贝贝的打击真的蛮大。”

何大庆说:“这也理所当然的吧,曾经是自己的男朋友,本来是警察,却跑去当黑社会,不但杀了人,还抓了田甜去威胁组长。面对做尽坏事的他,很难一下子恢复过来吧。”

“他杀了人?”何明凯对这一句比较敏感。

“对啊,是田甜说的,当时余军离开纹身店的时候,打了一通电话给洛云翳嘛,那就说明也许是关于那些克什米尔蓝宝石的事而让洛云翳动了杀机,把他杀了。”

王琪说:“可是余军死的时候,洛云翳有不在场证明啊。”

“不过阿轩跟我说过,有不在场证明的人也证明不了他没杀人了,是吧?”何明凯看向范轩。

范轩则说道:“没错,余军的死亡时间并没有疑点。但我发现,就算凶手当时不在现场,也有可能远距离杀了余军。不过,那个人不是洛云翳。”

“不是他?”众人都感到奇怪。

“不错,因为我离开案发现场之后去调查过,洛云翳下午都跟他的秘书一起,没有可疑。而上午则带着他的手下去了另一个帮派那里谈判,很多人都可以为他作证。而根据我们手头的资料,有人亲眼看到余军当天上午才走上案发现场的,也就是说,余军的死,跟洛云翳没有关系。”

“如果不是洛云翳,那会是谁啊?”众人都迷糊了。

“琪琪,虫子,我和丫头现在不方便,你们俩就代我们去找姚亮,问清楚余军死的那天他到底去了哪里,我要确切的证据。”

“是。”何大庆和王琪接到命令,立刻去了执行。

“黑蛇,你就去调查一下除了姚亮和洛云翳之外,余军身边到底还有谁想要置他于死地。”

“是。”

“等一下。”何明凯喊住了范倩倩,然后跟范轩说,“我也一起去吧,反正我现在手头上也没什么工作,你们弄成这样,张贝贝又暂时不能归队,现在组里应该缺人吧?”

范轩对于何明凯的义气感到非常感动:“谢了兄弟,那你就陪黑蛇一起去吧。不过,你可别拖黑蛇后腿啊。”

“我试过拖后腿吗?”何明凯嘴角微弯,然后就和范倩倩一起查案去了。

看着范轩就算伤成这样也坚持调查工作,范轩在田甜心里地位好像又提高了:“没想到你也蛮敬业的。”

范轩嘴角弯起一个弧度:“你现在才发现啊?太差了。”

“切,给你一点阳光就灿烂了,不管你。”说完,田甜转过身去睡觉。当她背对着范轩的时候,脸上出现了甜甜的笑容。

而范轩看着田甜的背影,也笑了起来。

“没事,没事。”田甜只是这样说着,眼睛完全不敢跟范轩对视。

范轩突然想起一句话:女人心海底针,这一头还担心着自己,另一头又突然推开自己别过头去,真的很难捉摸。

警察们纷纷开始处理现场,即使这样,张贝贝还是沉浸在伤心的情绪当中,脑海不断飘出跟洛云翳在一起时候的种种画面,哭得非常厉害,而范轩,只好把张贝贝抱得更紧一些……

范轩和田甜被送到医院,经过医生的详细检查,发现田甜的伤势并不严重,都是一些皮外伤而已,并无伤到筋骨。倒是范轩,医生则说他身上多处伤势都十分严重,有些甚至已经伤及骨头,能站起来就已经是个奇迹了。而当医生知道范轩带着如此重的伤势都能把洛云翳打成重伤之后,他的脸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惊讶表情,也许对医生来说,他倒应该把范轩送去研究室好好研究一番。当然,也不过是随便想想。

看着倒在地上的洛云翳,范轩也有点愣住了。没想到,曾经一起并肩作战的好兄弟,如今竟然落得如此下场,不禁让他感到有些唏嘘。感叹过后,范轩忍着伤痛,不太平稳地走过去解开田甜被绑住的双手双脚。田甜获得自由后,第一时间就是抱住范轩哭了起来。

范轩回过头,发现张贝贝已经走到洛云翳的旁边跪了下来,看着洛云翳已经没有气息的身躯,她的表情有些呆滞,眼睛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打滚。范轩走到张贝贝的身边蹲下来,扶着她的肩膀,关切地问:“张贝贝,你还好吧?”

范轩和田甜被安排在同一间病房里面,看着范轩全身上下被包得严严实实,犹如一个木乃伊一样,田甜忍不住笑了出来。范轩何尝看不出田甜到底在笑什么,鄙视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说道:“喂,你还有没有同情心啊,我都快变木乃伊了,你还笑得这么欢。”

田甜止住笑意说:“就是因为看你变成这样才笑啊,你这个臭流氓也有今天了。”

“还不是因为救你这个臭丫头,早知道这样,真该让你被打死算了。”

范轩完全被田甜这句话震住了。原来,这丫头害怕的原因,是以为自己会死,而对于她自己被洛云翳折磨成这样完全视而不顾。想到这里,范轩突然觉得心里面暖暖的。也许,不知不觉之间,田甜的心里,已经被范轩霸占了大部分的位置。

抱着范轩哭了一阵,田甜稍微平静了一些,却突然松开范轩,尴尬地看了范轩两眼,然后转过身不断地擦拭脸上的泪痕。范轩就觉得奇怪了:“你又怎么了?”

第六十八章 矛盾的心理

“我这边已经搞定了。你们在外面包围了吧?人质已经安全了,可以进来了。”

“那好,我们马上进来!”

没多久,范倩倩、何大庆和王琪就带着大批警力冲进了废工厂,当他们看到地上都是神志不清的小喽啰时,都纷纷愣在了当场。而看到躺在范轩怀里的张贝贝以及地上早已没有气息的洛云翳,他们的心里也都百感交集。

田甜倒不再和范轩斗嘴,反而嘟起她的樱桃小嘴道:“谢谢你咯。”

范轩有些奇特的看着田甜说:“呀,你居然还会跟我道谢?难得啊!”

范轩也不多说,直接就把张贝贝往怀里抱,让张贝贝可以在自己的怀里痛哭一场。果然,有了一个温暖的拥抱,张贝贝哭得很伤心、很难过。在旁边看着的田甜,对张贝贝的遭遇也非常同情。

被田甜突如其来的一抱,范轩觉得有些不太适应,笑了两声说道:“你干嘛啊?你田甜不是铁打的吗?怎么被绑一会就哭成这样啦?真是的。”

田甜并没有回答范轩的问题,只是一边哭一边说:“你知道吗?我刚刚真的很怕你会死掉……”

阅读我的探灵经历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