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我的探灵经历》
我的探灵经历

第79章 欧阳雪的线索

“你确定那是住宅楼而不是其他的?”

欧阳雪沉思了一会,“大概是凌晨12点左右吧,我在家里和倩倩通了会电话,和她商量好两天后俱乐部聚会的事,挂了电话我就在卧室里面上网了。我这个人是坐不住的,坐得久了会觉得累,上了半个小时的网,觉得腰有点酸,就站在窗口伸了下懒腰,昨晚有点风,屋子外面也比较安静,给人毛骨悚然的感觉,我就想着把窗帘给关了,手还没碰到窗帘,窗子就碎了,我的腹部也**了一下,我用手摸了看了一眼,满手都是血,愣了一会,幸好玩了很多年的射击,我知道我中枪了,剧烈的痛楚刺激着我的神经,我清楚如果我还继续站在窗前,那肯定会让人再射击一次,身体的本能反应,我趴了下来,专门寻找杀手不容易射击的角落躲藏,爬了十多分钟到了客厅门口,我想的是,杀手肯定会通过瞄准镜查看,看不到我可能会到我家里,所以我就跑出家门,想着向人求救,不过我住的房子周围没什么人住,我只能跑下楼,也不知道昨晚怎么回事,楼下一个人都没有,跑下了五楼,因为失血,意识已经有点模糊了,手机在不在身上都忘了,唯一清醒记得的是倩倩是警察,只要我能跑到她那,我也就安全了,跑到倩倩家的门口,还没来得及敲门,我就晕过去了,等我醒了的时候就在医院这里了。”

“你家住在几楼?以你昨晚的情况,你跑到楼下大概过了多久?”

“据你自己了解和观察,你知道昨晚杀手开枪的位置吗?”

“那样的射击只能是在高处往低处射击,我住的房子周围大部分是平房,唯一的理想射击位置就是离我家几百米处的两栋住宅楼,那两栋住宅楼都是面对着我卧室窗口的位置。”

“额,我不知道杀手是否会伤害倩倩,我之所以那样问,是害怕昨晚杀手循着血迹追到倩倩家,连累到倩倩。”

“你自己知道杀手可能会伤害倩倩,你当时就不该跑到倩倩那里的啊!”

“昨晚也没想到那么多,意识中就只知道倩倩那是安全的,事后想到杀手有可能伤害到倩倩才觉得害怕,你还没告诉我,倩倩有没有事?”欧阳雪一脸的紧张。

“倩倩没事,她有事的话,我想杀手也不会放过你的,你这样说,我也想到了,杀手并没有循着血迹追杀你,是杀手对他自己的狙击技术很有把握,确定一枪就能杀死你?”范轩沉思道。

欧阳雪听了范轩的话,没有说话,只是皱着眉头。

看到欧阳雪的表情,范轩知道欧阳雪并不能告诉他答案,也就没打算深究这个问题了。“欧阳,你回想一下,能不能列出有可能杀你的人呢,又或者是你平时得罪了什么人?”

“不应该吧,你可以去问下倩倩,我欧阳的性格很直爽,和周围的人关系都很好,就算在街上不小心碰撞到陌生人,我都会道歉的。我不可能得罪到人,至于要杀我的人,你让我想破了脑袋我都想不出来。”

范轩看着欧阳雪,说道:“世事无绝对,什么事都有可能。有些事可能你不敏感而已,有可能正是你直爽的性格为了招来了杀身之祸。”

欧阳雪的眉毛快挤在一起了,“那也不对啊,我从美国回来没多久,知道我回来的也没几个人,就算是我平时得罪的人,也不可能这个时间袭击我的。”

“你去了美国?”

“恩,到美国参加射击大赛,在那里待了差不多三个月。”

“参加射击大赛要那么长的时间吗?”

“并不是报名了就能参加的,开始的时候有资格赛,只有在资格赛里胜出了才能参加预赛,预赛成绩优异的参加最终的决赛,中途因为天气的原因还停了一个礼拜,算起来三个月还是短的,主要是今年的参加的人数不多。”

“孤陋寡闻了,没怎么去关注过射击比赛的情况。”难得自我感觉一直都很良好的范大警官露出惭愧的表情,要是张贝贝和田甜在这,以后就能拿这话题笑话范大警官了。

“呵呵,要不是职业射击手,我也不会知道的。”欧阳雪露出会意的微笑。

绝对不能让人从自己的脸上看出自己心里想的,这一直是范轩心里的一大准则,所以那一丝惭愧的表情只在范大警官的脸上停留了不到一秒的时间。“那你想下,你在美国参加比赛的时候有没有可能得罪了别人呢?”范轩问出了他心中的疑问。

“这更加不可能了,这次我的比赛成绩并不是很好,也就刚闯进决赛而已,这样的成绩并不足以惹人嫉妒吧?再者说,若是我在美国参加比赛得罪了人,他也应该在美国袭击我了,要知道在美国袭击一个人要比在国内袭击一个人容易,不可能跟着我回到国内才袭击我。”

“恩,我问的肤浅了。如果不是你得罪的人,那会是什么人想要杀你?会不会是俱乐部的人?”

“你知道俱乐部?”欧阳雪一脸的惊讶。

“倩倩告诉我的,在你昏迷的时间里我也看过你们俱乐部的有关资料,你们俱乐部成立的时间有十年了,有没有可能是你们俱乐部的人做的,你刚说你从美国回来只有几个人知道,是哪几个人?”范轩脸不红气不喘的一口气问了几个问题。

“是不是俱乐部的人这我不敢确定,像你说的一样,世事无绝对。知道我回来的只有倩倩,方艺,彭利海。倩倩是警察,也是我师妹,我相信这绝对不是倩倩做的,方艺和彭利海是我们俱乐部的会员,他们两个也是警察,是他们的可能性也不大。”

“你说的这三个人,除了倩倩,其他两个人都死了。”说这话的时候范轩一直盯着欧阳雪,不希望错过欧阳雪的任何表情变化。

“什么,你说方艺和彭利海都死了?怎么会,我刚回来就和他们约好了要聚一聚呢,他们怎么死的?”欧阳雪满脸的惊愕,可以看得出,方艺、彭利海的死和欧阳雪没有任何的关系。

“一枪毙命,很精准的狙击技术,现场没任何有关的线索,加上你,这已经是第三起袭击案件了,只有你侥幸逃过一劫,现在我们所知道的就是这三起案件肯定是有关联的,这会不会是针对你们俱乐部的袭击?我希望你好好想一想,你们俱乐部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事,以至于让人对你们俱乐部的人产生杀意,时间很紧迫,有可能在我们谈话的时间,杀手已经在准备下一起袭击了,如果真是针对你们俱乐部的,你们俱乐部的人现在都有生命危险,包括你和倩倩。”范轩的话中透露着一股让人难以拒绝的语气。

欧阳雪用手撑着病床想坐起来,语气很是急切的说道:“你说什么,倩倩也会有危险?你给我点时间,我想想。”

范轩没说话,安静的坐着,以免影响到欧阳雪的回想。

“俱乐部是十年前建立的,这期间也没发生什么大事,无非是大家参加比赛,相互聚会而已。”欧阳雪低头自言自语,也像是在和范轩陈述。“如果非要说奇怪的事,也就是五年前的聚会吧。”欧阳雪猛然抬起头看向范轩。

“额,五年前什么聚会,那次聚会发生了奇怪的事?”范轩有种直觉,五年前的那次聚会应该和这几次袭击有关系。

欧阳雪一边回想一边说道:“我们俱乐部每年都有聚会的习惯,都是特定的时间,其实也不算什么奇怪的事,那年的聚会俱乐部的会员基本都到了,我去上厕所的时候看到俱乐部老板王林波和方艺、彭利海、谭书齐围在一起,像是商量着某些事情,等我从厕所出来,他们就散了,你刚说方艺和彭利海都死了,正好是那次围在一起的两个人,你说这次袭击是不是和他们商量的事情有关?”

“他们商量着什么事情?”

“没听到,那时候我刚进俱乐部没多久,再说他们避开其他人围在一起商量事情,肯定是不想给人知道,我也不好意思去打听。”欧阳雪摇摇头。

“哦,他们商量的事情应该是个突破口。”范轩的语气带着一丝失望,“不过,你提供的东西已经让这个案件清楚了很多,谢谢你的合作,如果之后我需要你的帮忙,希望欧阳你能帮忙。”

“不用客气,或许我提供的线索也没什么用,我会继续想的,想到有用的线索我给倩倩打电话,让她告诉你。”

“恩,好的。你要是想到什么,随时告诉我,你好好休息。”说完不待欧阳雪说话,范轩就离开了欧阳雪的病房,给欧阳雪录完口供,范轩越来越感觉到了时间的紧迫性,五年前的有关的人,死了两个,有一个躺在医院,还有一个谭书齐在外面,就是说谭书齐和王林波是案件的关键,相对来说谭书齐的情况会比较危险,必须尽快抓到凶手。

范轩刚回到警局,范倩倩和田甜就围了上来,范倩倩挡在范轩面前:“警长,你到医院给我师兄录口供录得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线索?”

看着范倩倩紧张的样子,范轩有意整蛊下范倩倩,“你是担心你师兄呢,还是在关心我们的案件?”

“担心师兄和关心案件两不误。”范倩倩嘴角上扬,她知道范轩只是开玩笑,所以也就随意回答。

“那个,你是担心你师兄多一点还是关心案件多一点呢?”范轩笑吟吟的道。

“担心…额,关心案件多一点,想抓我把柄说我‘公私不分’吧,没那么容易。”

“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聪明了?”

“哼,我一直都很聪明,只有某些人才觉得我不聪明。”范倩倩一脸的得意。

“貌似现在‘公私不分’的是警长你吧。”站在旁边的田甜都看不下去了。

范轩摸了下自己的鼻子,“我这不是为了给你们调节下生活嘛,老想着案情对美女的养颜不好。”说完,手伸向田甜想摸田甜的脸。

可是天不遂人愿,手快碰到脸的时候就给田甜拍开了,顺便还给了范大警长一拳,直接倒退坐在了桌子上。“我觉得你每天给我揍一顿,对于我养颜是最好的方法。”田甜气呼呼的说道。

“打是疼,骂是爱,既然美女你喜欢疼我,那我是很乐意的,不乐意的都是混蛋。”摸着刚被田甜捶打的胸口,范轩还不忘调戏着田甜。

“倩倩,我们去吃饭,别理这个人。”田甜看都没看范轩,挽起倩倩的手就走向饭堂了,王琪和何大庆也跟着跑向饭堂。

“哎,我说你们咋那么没人性呢,没看到你们敬爱的警长被打坐在桌子上啊,也没一个人来扶一下,哎,曾队,要去吃饭呐?”正在‘抱怨’中的范轩看到警队总队长曾汉天打开房门。

“恩,到时间了,大家都去吃饭吧,吃完继续调查案情。”曾汉天径直地走出了办公室。

“不是吧,难道就没人可怜下我这个英俊潇洒的帅哥嘛!你们怎么能这样!”整个办公室只有范大警长在自哀自叹了。

“欧阳先生你还有没有什么问题?没问题的话我们就开始了。”

“和倩倩一样叫我欧阳吧,叫我欧阳先生有点不习惯。”

“普通人遇到突**况,都会想知道具体的情况,弄清楚是什么人袭击了自己,你当时是怎么想的,怎么不探出头看一看呢?”范轩说的是大部分人的本能反应,要知道当一个人受到袭击,即使快要昏迷也会在昏迷前看下周围的情况,也许是每个人都有的好奇心,毕竟谁也不愿意糊里糊涂的。

“得益于多年来的射击训练吧,射击训练不仅锻炼着我的身体,也强化了我的危机意识。当我发现自己中枪时,我想到的是只有离开窗口,然后寻求帮助,那样做我才有机会避免中第二枪。我知道当时我探出头看的话,有很大的机会我能知道凶手的具体位置,可是那样我肯定会暴露在凶手的瞄准镜下,即使有奇迹给我看到凶手的位置和样子,我现在也不能这样和范警长你说话了,估计你这会是对着我的尸体和法医说话了。”

范轩想着案情,记起要给欧阳雪录口供,抬起头才发现自己已经走过了欧阳雪的病房,不由苦笑一声:看来是累了,这些天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发生,那边方艺、彭利海被杀刚查出一点眉目,这边欧阳雪就遇到了袭击,貌似两件事情还扯不上关系,唯一能联系起来的就是他们全是俱乐部的会员。抑或两个案件都是针对俱乐部会员的?摇了摇脑袋,范轩决定先给欧阳雪录口供,或许能从欧阳雪的口中得到有关的线索。范轩退回欧阳雪的病房门前,推开门,看到欧阳雪斜靠在床头,一脸的苍白,看得出来尽管弹头取了出来,但是因为失血过多,欧阳雪此刻的身体还是很虚弱,不适宜长时间的谈话。有那么的一瞬间,范轩想转身回去,等欧阳雪身体稍微恢复一点才来录口供。只是想到短短的几天时间,有两人被杀,一人遇袭重伤躺在医院,说不定凶手还在筹划阻杀下一个受害者,范轩不知道凶手会在什么时候动手,更不知道能不能在阻止凶手。想到时间的紧迫性,范轩只能在心里默然的说了声抱歉。

“都好,我不喜欢那种客套的形式,随意点,欧阳,你昨晚大概是什么时间遇袭?在哪遇袭?被谁袭击的?”

“恩,你的话很有道理,不过不能不让我佩服的是,你流着血居然跑了那么远,你应该不知道你的血把从你家到倩倩那的路染成什么样子了。”说完,范轩嘴角扬了起来。

“呵呵,多亏自己的身体好吧,也可能的是我求生意识比较强,比一般人都要强,说实话,当我跑下楼时,我脑海里剩下的只有跑到倩倩那求救了。”

“问了你那么多,你的身体能坚持吧?要不要休息一下再继续?”

范轩从门前拿了张椅子在欧阳雪的病床前坐下:“她没事,是她报的警,主要是你与她的关系,我录口供的时候她在场不是很符合规矩,所以我让她在警局处理相关文件了,等她什么时候有时间了应该会过来看你的。”

“恩,我知道。”

第七十九章 欧阳雪的线索

“确定,平时经过那有看到一些孩子跑上跑下的,况且那两栋楼都有阳台,有人晒衣服的。”

“那两栋住宅楼,你昨晚没中枪之前有没有觉得有奇怪的地方,你中枪的时候有没有看到凶手是在哪栋楼开的枪?”

“没什么奇怪的地方,平常累了我也喜欢站在窗口看向那两栋住宅楼,和平时没什么不同。唯一不同的就是多了个射击手吧。”欧阳雪苦笑一声,“发现中枪之后我就趴下来爬出家门了,所以不知道凶手在哪栋楼开的枪,只能凭着感觉猜测大概的位置。”

“没事,医生说子弹没射中主要部位,主要是失血过多,等我没晕眩的感觉就能出院了。”

“如果不是杀手枪法不准,那我只能说上帝太照顾你了。既然你没事,那么我们继续吧,刚开始的时候我就很奇怪了,也一直想问你,一时给忘记了,你在看到我的时候怎么会问倩倩有没有事?你怎么知道杀手会伤害倩倩?”

“我住在五楼,平时走楼梯也要七、八分钟左右,昨晚腹部中枪,忍着痛扶着扶手下楼的,不过那个时候心里害怕,虽然脚步不稳,但是都是跑着的,估计和平时走的速度差不了多少。”

范轩掏出自己的警员证让欧阳雪看清楚:“欧阳雪先生,你好,我是负责你遇袭案件的警长范轩,为了能尽快抓到凶手,我需要你的配合录份口供,不知道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有没有问题?”

欧阳雪为了让自己躺着舒服点困难的转了下身体,点了点头:“没问题,警民合作是应该的,再说我也不想时刻受着生命的威胁,你有什么问的尽管我,只要我知道的我一定说。”说完,欧阳雪抬起头,脸色痛苦的向门前望了一会,稍显失望又有点担心的问了句:“范警长,那个、倩倩怎么没来?是不是她发生什么事了?”

阅读我的探灵经历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