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我的探灵经历》
我的探灵经历

第82章 真相大白

“早查清楚了,王蛇在五年前就到国外读书了,我们查了王蛇读书的学校,他所在的系教授告诉我们,王蛇在学校读了两年就没原因的辍学了,之后就不知所踪,我们还查到一个消息,王蛇在读两年,两年都以巨大的优势取得了学校举办的射击比赛冠军。怎么样,就冲着这几个消息,警长,你是不是改请我们吃饭呢。”王琪面露得意之色。

“是不是想挨打?虽然你们的警长我聪明机智,但是我也不是神啊,我怎么知道你们查到了什么。”明显猜不到的范轩利用起了自己的强权。

“每次都这样,什么时候我职位比你高了,看你再用职位压我,哼。”王琪嘟起了嘴。

“何大庆查看王龙的资料时,发现王龙还有个弟弟,叫作王蛇。他们俩兄弟从小都是相依为命,他们感情很好,但是我们现在查找不到任何关于王蛇的消息。”

“查不到最近的就从十年前开始查,查清楚所有能查的。”范轩口里嚼着饭含糊不清的说。

“没事就好。”两女松了一口气,继续盯着卫生间的门口看。

“见色忘义,怎么都没人来关心关心我呢,王琪。”何大庆可怜兮兮的望着王琪。

“我不会关心人的。”王琪扭头假装没看到何大庆那怨妇般的神情。

吐得肚子都空了,范轩才弯着腰步履蹒跚的走了出来。“走吧,到办公室。”说完,带头走了起来。

“警长,你怎么了?”张贝贝跟在范轩的旁边问道。

“没什么,恶心到了。何大庆,你仔细看下王蛇的相片,有没有觉得某些地方有些熟悉。”范轩看向垂着头的何大庆。

“哦。”何大庆从王琪手中接过王蛇的相片,很是认真的端详起来,“很帅气的帅哥,不过我不认识他。”

“从下星期开始,连续三个星期的档案都由你录入电脑,你们都不用帮他。”听着何大庆的话,已经吐得不能再吐的范轩还是一阵干呕。

“啊,我又说错了什么,王蛇是很帅气啊,警长,你不能妒忌别人。”何大庆几乎跳了起来。

“一个月的档案,不想继续增加的话去给我查上次我们调查碰到的前台小姐王晓丽的地址。”范轩的口气不容商量。

低着头走到自己的电脑面前,面对着近乎“无赖”范轩,何大庆这次选择了投降,乖乖得查起了前台小姐王晓丽的地址。

“查那人的地址干嘛,是不是找到什么线索了?”王琪看向范轩。

“佛曰:不可说。等会跟着我去你们就知道真相了,我们一起去把凶手抓捕归案。”范轩神神秘秘的。

“警长,找到了,喏,这是王晓丽的地址,我找到了她的地址,我那一个月的档案是不是适当的减少一点哇。”

“看你以后的表现,表现良好的我会适当减少的,表现不好的继续增加,我这个人是奖罚分明的。”

“额,你这也能算是奖罚分明么?”何大庆小声嘀咕。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范轩把头伸到何大庆的嘴边。

“没说什么,我有说什么嘛,我哪有说什么。”何大庆打着哈哈。

“好了,大家准备一下,十分钟后出发,我们去抓获凶手破获这几起袭击杀人案,抓完凶手大家就可以回家睡个好觉了。”

半个小时过后,范轩带着他的组员来到了王晓丽住的地方,刚想伸手去按门铃,范轩突然像想到什么可怕的事情,马上把手缩了回来,看到何大庆在旁边,带着狼外婆般的表情,“何大庆,你去按门铃,在我前面挡着,我给你减少一个星期的档案。”

何大庆看着范轩的表情,退后了两步,范轩的话让何大庆毛骨悚然,但一想到一个月的档案可以减去一个星期,何大庆一副豁出去的神情走到门前,伸手按向了门铃。

“叮咚…”

“谁啊?”房间里传出一个娇媚而慵懒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范轩浑身一哆嗦,又是一阵干呕。

“咦,警长,这不像你的作风啊,王晓丽挺漂亮的,这个时候你不应该双眼冒桃花的么?”王琪很疑惑。

“我…”

范轩还没来得及解释,门就打开,从房间走出了一个很文静的女孩。刘海遮住了半张脸,却可以清楚得看到她的脸颊连同白皙的脖颈,上身穿着一件可爱的卡通Q恤,下身穿着悠闲的七分裤,整个人给人一种柔弱的感觉,让每个稍微有点阳刚之气的男人都不自觉的从心底升起保护欲。

“不是吧!警长,你说带我们抓捕凶手的,凶手在哪?难道你说的凶手是这位漂亮的小姐?警长,你确定你不是呕吐吐糊涂了?横看竖看都看不出这位小姐和连环杀人案的凶手有什么相像的啊?”何大庆完全忘记了范轩刚才说的话,也许是还记得,不过在这么漂亮的小姐面前,何大庆总要想办法给自己增加点印象分。其他三个警员也满脸不相信的看着范轩,希望能从范轩的口中解开所有的谜题。

“凶手?什么凶手,几位警官你们说的是什么?”王晓丽一说话,那温柔的声音使得除范轩以外的四个人更加迷惑了。

“张小姐,我应该是叫你王晓丽还是应该叫你王蛇呢?”范轩不理会张贝贝他们的目光,强忍着干呕的冲动向着王晓丽冷冷说道。

“什么王蛇?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王晓丽抓紧了门框。

“什么?警长,你说她就是王蛇?”貌似何大庆的反应比王晓丽还大。

“没必要隐瞒了,看来你很适应现在这个角色,那我就叫你王晓丽吧,王晓丽,你所做的一切我都有了证据,现在并不是要来征求你的同意,我们确定你就是多起袭击杀人案的凶手,麻烦你和我们回总部一趟。”

“我真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什么袭击杀人案,什么凶手?我一个弱女子怎么会是杀人凶手,你不能诬赖我,最多我答应你的约会。”王晓丽可怜的看着范轩,这个情景多少让人想到一个地痞流氓正在逼迫一个良家妇女,很不幸的,范轩此刻的形象就是那个让人深恶痛绝的地痞流氓。

“我去你大爷,你不恶心我你会死啊,死人妖,我艹。”范轩跳到了一边,“别装得你很无辜,你也别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我的胃里已经没东西可吐了,死人妖,之前是我瞎了眼,现在你要和我约会,说到这我都想吐,不管你承不承认,回到总部,我会让你承认的。”

何大庆退后了几步和范轩站在了一起,脸色煞白。“警长,不带这么玩的,她是人妖?”

“是不是感觉很爽,嘿嘿,我恶心过了,咱们是兄弟,说什么也不能落下你的。”范轩一脸的贼笑,像个得到糖的孩子。“死人妖,走吧,不管你承认与否,你都要和我们回总部一趟。那个,何大庆,你去把她铐上,咱们回总部再慢慢得审问。”

“怎么又是我?”此时此刻的何大庆像吞了个苍蝇,想着自己刚才和王晓丽,噢,王蛇站得那么近,还想着约他,是个正常的人都会觉得恶心。

范轩看着何大庆沉声道:“能者多劳,第一,这件事是不应该我亲自动手的:第二,难道你想让三位如此漂亮的女士去和那位‘女士’接触吗?”张贝贝、田甜、王琪同时望着何大庆赞同的点着头。

生活就像被压迫,所有的反抗总有些是无效的,反抗无效也只有承受了。何大庆垂头丧气的诠释着这句至理名言,拿出手铐把王蛇铐了起来,何大庆跟着范轩他们后面押着王蛇往楼下走。

“可以招认了吧,王蛇。”在总部的审问室里面,范轩把一堆文件放到王蛇面前的桌子上。

随手把桌子上的文件翻了几页,王晓丽,应该叫作王蛇脸露苦笑,更像是解脱的笑,“呵呵,终于到了这一天了么。或许我该谢谢你们,让我从这种备受煎熬的日子里解脱出来。没错,我就是王蛇。”

“啪…”正在录口供的的何大庆张大了嘴,手中的笔掉落到桌子上,心里还抱着的一丝不相信也随之消失,有什么证据能比从当事人口中说出来的更令人相信呢。

“看来也只有警长一个人是真正看出来的,我就是王龙的弟弟王蛇。”王蛇看着范轩说。

“可是,可是王龙的弟弟,不是男的吗?”何大庆仍不甘心。范轩低下了头:丢脸啊,我怎么有这样的下属。

王蛇看着何大庆面露微笑,“王龙的弟弟以前确实是男的,现在王龙的弟弟是女的,相信你们已经查过我的资料,知道我曾在外国留学,确实来说,在我拿了两个射击冠军之后王龙的弟弟王蛇就消失了,有的只是王晓丽。别急,既然我决定坦白,所有的事情我都会说的。”看到范轩和何大庆都欲言又止,王蛇提前打断了他们。“十年前,轰动一时的十亿消失案,警察拿出来的证据说是我哥拿了赃款潜逃,所有的人都在指责我哥。我了解我哥,我哥绝对不是那样的人,我们两兄弟从小相依为命,我哥从小就立志当个好警察,在没当上警察钱他都是用警察的标准要求着自己,当上了警察他更是用行动证明着自己无愧于身上的警徽。退一万步来讲,就算我哥真拿了赃款潜逃,他一定会联系我的,他不会留下我自己一个人。”说到自己的哥哥,王蛇有些激动,更有着骄傲。

“那时候我就知道我哥是被人冤枉的,在所有的证据中就我哥四个下属的口供最有力,也是因为我个四个下属的口供,警察总部才会颁布通缉令通缉我哥的。警察一直找不到我哥,过了几年也就不了了之了,只有我一直在注意着我哥的四个下属。在王林波开俱乐部的时候,我就利用我哥的关系弄了一个会员,不知道他是不是做贼心虚,他对我很照顾,直到我去外国留学,也就是五年前,俱乐部聚会的时候,我看到他们四个人围在一起商量事情,那是我一直等待的机会,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我靠近了他们,听到他们的谈话。他们说的正是十年前的事,当我听到真相时,我多想马上杀了他们。那时候还小,胆子没那么大,所以就想着等什么时候有机会了再为我哥澄清冤屈。我在外国读书的时候,每当我看着十年前的报导,每一个字眼都刺激着我,想着我哥被冤枉,还不知道我哥埋在哪,我心里很痛苦,所以我一直苦练射击,我不确定我能不能找到证据给我哥澄清冤屈,假若不能,那只能杀了他们四个为我哥报仇了。读了两年我就回来了,我暗中调查,他们四个隐藏得很好,仅凭我的片面之词绝对不能让警察总部给我哥翻案。看着他们过着舒服的生活,再想着我哥死得那么惨,经过诸多挣扎,我就开始了我的复仇。”

“可是,欧阳雪和你哥的事并没关系,为什么你会袭击他?”在王蛇停下来的时候,范轩沉声问到。

“欧阳雪?他只不过是替我吸引你们的注意而已,你们难道以为凭我的枪法,在那晚那样的环境下,我只是打中他的腹部吗?那是我故意的,我并不想滥杀无辜,所以我射击的时候故意偏了几分,只不过让他流了些血罢了,在他跑下楼求救的时候,我一直用着瞄准镜瞄着他的。”王蛇悠悠的说着,像述说着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你已经无可救药了,你的心里已经被仇恨塞满,为了报仇,你从一个男人变成了女人;为了报仇,你手上染上了无数的鲜血;为了报仇,你拿别人的生命去分散警察对你的注意。为了报仇,请问有什么你是做不出来的。”范轩咆哮着。

看着范轩的脸,王蛇微笑着并不说话,沉默诡异的充斥着这个房间。

“是啊,有什么是我做不出来的呢?”王蛇自言自语,更像在反问范轩。“你说我有什么做不出来的,我哥就是我的全部,开始的时候我不知道实情,我无法为我哥报仇,当我知道了实情却无法为我哥翻案的时候,你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的煎熬吗?你不知道,你们都不知道,看着冤枉我哥的人拿着赃款逍遥法外,而自己什么都做不了,你说我能怎么办。从五年前开始,我的人生只剩下为我哥翻案,当我清楚的认识到我翻不了案的时候,我的人生只剩下复仇了。现在不是很好嘛,虽然四个人只死了三个,但是我哥的案情水落石出了,陪上我的性命又如何?我们兄弟就要团聚了,这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哈哈。”

“疯了,你就一人渣,一败类,何大庆,你留下来办理最后的手续,我继续去卫生间呕吐着。”丢下何大庆,范轩快步走出了审问室。

“怎么样,怎么样?”三个女人在审问室等待着范轩,脸上刻着‘八卦’两字。

“破案了,下班,该干嘛干嘛去,吃夜宵的吃夜宵,回家睡觉的回家睡觉,明天还有很多工作等着你们呢,对个死人妖有啥好八卦的。”范轩端起了警长的身份,“嘿嘿,田甜,那个,你看,我的车还没修好,我们一起回家吧。”某警长翻脸比翻书还快,让作为女人的田甜她们都佩服。

“变得不矜持还不是跟着你变的。”王琪不满说到。

“别什么都怪在我身上啊,好的方面你可以使劲得往我身上推,坏的方面就不用了。说吧,那么大惊小怪的干嘛,是不是发现什么线索了。”不给机会王琪反驳,范轩把话题引到了工作上。

“何大庆,就你一个男的,你到卫生间看下警长发生了什么事。”张贝贝盯着卫生间的门口一脸的急切。

“哦。”何大庆答应一声就往卫生间走去。“警长,你咋了,是不是怀孕了?不应该啊,你和田甜住在一起,田甜是女的,不可能让你怀孕的。”何大庆一脸贼笑的看着范轩。

等到范轩和田甜带着王林波回到总部录完口供,已经是晚上。吩咐着王琪和何大庆查找有关王龙的消息,范轩和田甜坐在办公室里吃着饭堂送的外卖。“田甜,你说曾队咋那么吝啬呢,我们忙着办案,饭都没吃上,他居然就叫了饭堂外卖,你看,肉都不多一片,咦,你的外卖好多肉,曾队分明是性别歧视,女孩子,特别是漂亮的女孩子不要吃太多肉,来,我帮你吃了吧。”范轩很没风度的就把筷子伸向田甜的饭盒。

“恩,边境方面传来了消息,根据王林波提供的地址,挖出了一具尸骨,经DNA验证,证明那尸骨的确属于王龙的,还有,你知道不知道何大庆查找王龙的资料时发现了什么?”王琪一脸的兴奋。

“呃…”满脸愤恨的范轩刚抬起头又低下头继续呕吐起来,一边呕吐一边吼到:“何大庆,下星期所有案件的档案由你录入系统,我看我们整组人就你最有活力,不能不做,不能抗议,必须照做。”

“额,不是吧,我是被派进来关心您的,您不能这样对我。”这会轮到何大庆愤恨了。

“下星期和下下星期的档案都由你录入电脑,要不要继续抗议?不抗议的话出去,在外面等着我,等会还有任务交给你。”范轩继续他的呕吐大业去。

“警长,警长。”王琪一边跑一边大声喊着。

“女孩子矜持一点,这样一边跑一边喊有伤风雅,小心以后嫁不出去。”范轩‘好心’提醒着。

第八十二章 真相大白

“没看到你们的警长正在啃饭堂的外卖呐,你好意思让我请你们吃饭啊。王蛇的相片呢,把王蛇的相片发到网上,不关你们用什么方法,我最迟明天要知道王蛇是生还是死,是生的话给我弄清楚他现在在哪,是死了的话给我把他的尸骨挖出去验证DNA。”范轩口中的饭粒差点喷了出来。

“拿去,王蛇的相片,警长,拜托你吃饭说话的时候能不能别对着我,很恶心的。”王琪很是嫌弃。

“啊,呃…”没来得及给王琪教训,在看到王蛇的相片时,范轩把口中的饭吐了出来,把饭盒扔在了桌子上,范轩以平时速度的几倍跑向卫生间,田甜、何大庆、王琪、张贝贝几个人面面相觑,跟着范轩来到了卫生间,远远得就听到范轩在卫生间大呕特呕的声音,活像一个醉汉打算把胃里的东西吐完出来继续去大战。

“警长他怎么样了?”张贝贝和田甜同时问到,完全没看到何大庆垂头丧气的表情。

“警长他没事,可是我…”

“嘿嘿,那你等什么时候再来报复我吧,说吧,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了。”范轩满脸的“淫荡”笑容。

“额,我夹给你,别把你那沾满口水的筷子碰到我的饭。”面对无耻的范轩,田甜总是没有太多的办法。

“哈哈,谢谢田甜啊,不枉费我平时对你那么好啊。”某人恬不知耻的说道。

阅读我的探灵经历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