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我的探灵经历》
我的探灵经历

第101章 离奇的车祸

正当范轩跟着曾汉天马上呀通过下一个路口时,突然冲出一辆大卡车,以极快的速度撞了过来,直接拦腰撞在了曾汉天的车子,发出了一声巨响。范轩下下意识的一个急刹。

“曾队也太爱开玩笑了吧。我这么爱自由的人,呆在那种地方岂不是要被憋死。你看这样成吗?你先借个一两万给我,等我发达了连本带利一起还给你啊。”

“给我一元的利息我也不要用你那些不干净的钱。”

“AK,话不投机半句多,你走你的阳关道去吧。”这时刚好红灯转为绿灯,曾汉天一脚油门,直接就开了出去。

“呸!有什么了不起的!”范轩也一脚油门开了上去,虽然不是故意为之,但是两个人刚好走的同一个方向,范轩也不打算再上去自讨没趣了,只是远远地驱车开在曾汉天车子的额后面。

范轩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又假装若无其事地回到了天狼帮,里边的人好像都在兴高采烈地庆贺着什么。看到范轩走进来,齐啸天关心地过去拍拍他的肩说道:“怎么现在才来呀?”

“哦。呵呵。没什么。路上看到个美女,相互了解了一下而已。”范轩若无其事地说。

“呵呵,美女谁不爱呀。AK见到美女,抵抗力就下降为零了。”说着就哈哈大笑起来,这个人是天海的九把手铁皮,是个非常贪财的角色。

“就是。AK那一手泡妞功夫估计无人能敌啊。听说翔哥的妹妹都对AK情有独钟啊!”天海的第七把交椅——财爷说道。这个人已经五十多岁,但是老奸巨猾,善于攻心。

“财神爷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你不要听别人乱造谣。翔哥的老妹哪是我能高攀得起的?不过今天大家都很高兴的样子,有什么喜事吗?”范轩话锋一转道。

“你刚回来还不知道吧?那个经常妨碍兄弟们发财的曾汉天死了。”第十把交椅——大脸,扯着嗓门说道。

“我知道,我刚好就在现场。”

“你……在场?”齐啸天惊讶地看着范轩。

“是啊,爆炸声大得震耳欲聋。不过那不是一个意外车祸吗?”

“你还真是天真,哪里那么巧的意外?翔哥安排策划的。”大脸是笑得像朵喇叭花一样直接地说道。

“翔哥策划的?”范轩回头去看齐啸天,他应该是最清楚内幕的人。

齐啸天会意地点点头:“是的,是翔哥安排的。”

“翔哥厉害。这个曾汉天早就该除掉了,怎么等到今天?”范轩竖着大拇指称赞道。

“印度那两顿可卡因可是个超大的买卖,容不得有半点闪失。因此翔哥果断决定干掉最有可能碍事的人,以确保交易顺利进行。”

“哦。是这样啊!”范轩作出恍然大悟的样子。

天海第六把交椅--生性凶残的天残突然调转头问范轩:“我记得这个曾汉天以前是你的上司吧。他死了,你难道不难过吗?”

范轩不屑一顾地摆手说道:“还不是因为那个老不死我才离开警队的?他死了不知道我有多开心的。阻碍我们天海前途的人,就都得死。”

“来,干杯!”

“说的好。”大脸豪爽地跑来敬范轩:“AK,我敬你,全部喝光。”

范轩轻蔑地看看大脸道:“你来跟我喝,你可别后悔。明天醒不来不要怪我啊!”

范轩说完便拿起酒瓶豪饮起来,范轩自然不能在天海流露出丝毫伤心的情绪,也唯有借助这酒精来麻醉一下太过悲痛的神经。

“豪鸡今天怎么很奇怪的样子,都没有过来和AK过来针锋相对。”财神爷诧异地看看一言不发地豪鸡。

豪鸡恶狠狠地瞪向范轩,那要少人的眼神很有威慑力,范轩还是很淡然地说:“哇靠,豪鸡今天的眼神很有杀气。”

“AK,你等着。总有一天让付出代价。”豪鸡说罢毫无风度地起身离开了屋子。

范轩冷笑着看豪鸡生气地离去。他太明白其中所以了。晚上豪鸡明明他派人到自己地盘捣乱,又派人杀死自己。但捣乱和拿命,一件没成功,胆小如鼠的手下还把他自己给供了出来,真是威风扫地。也难怪豪鸡如此气急败坏,要用杀人的眼神看范轩了。

天海这边欢天喜地,而在在特别行动组确实悲痛黑暗。当特别行动组的成员得知曾汉天的死讯后,每个人的心情都糟到了极点。办公室死一般的沉寂,何大庆再没有像往常一样抓紧一切空余时间去玩电脑游戏,尽管再不会有人来呵斥他了。王琪再也没有机会去向曾汉天问这问那,也不会听到曾汉天最后总结性地说她:“你好烦”了。范倩倩再也听不到曾汉天看到她穿过于性感服装时的批评教育了。每个人都低着头,不做事,不说话。

张贝贝抱着装有曾汉天遗物的箱子走了进来,那个经常照顾自己的前辈这样悲惨地离去了,怎不叫人伤心?

“贝贝,这是曾队的东西吗?”范倩倩第一个抬起头来无力地问道。

“是的,是曾队的遗物。”

看着这箱子里的东西都在,而人却这样没了。何大庆和王琪更想起了曾队对他们的种种关爱和督促:“难道好人都没有好报吗?为什么老天爷要曾队这样离开我们?”

“这绝对不是什么意外车祸,一定是谋杀!”何大庆咬牙切齿道。

范倩倩同意地说道:“一定是这样的。现场根本就没有刹车的痕迹,一定是蓄意谋杀。”

王琪露出少有的凶狠表情说道:“一定是天狼帮的人干得。曾队是他们对大的绊脚石,而且最近我们一直盯着他们的动向。”

“我们会替你报仇的。曾队!”何大庆发誓般说道,少有的严肃。

“这个不用你说,仇是一定要报的。但是却不是用这样残忍的方法,否则我们与那帮魔鬼无异,我们一定要把这帮人绳之以法,以慰曾队在天之灵。”范倩倩冷声道。

“曾队可能早就预感到自己可能会出事,在事发打过一个电话给我,说他派入天海的卧底说,一批大约两顿的可卡因可能再凌晨时从印度运进来。安排我在他回来之前,先去通知有关部门。”张贝贝若有所思地说道。

“什么,这么好的机会?是把他们老窝断掉的好机会啊!”何大庆感叹道。

“可是现在曾队不在了,我们都不知道卧底是谁,更不知道如何跟他联络。”王琪疑惑地说道。

“知道交易地点是在哪里吗?”范倩倩问道。

张贝贝无奈地摇摇头。

刚刚看到一点希望的大家又陷入了失望之中。

“大家也别灰心。我特意去法医那边拿来曾队的遗物就是为了找卧底的线索和消息。”

“那我们大伙帮着一起找吧。”

“不用我。我自己一个人来找吧。卧底的身份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分危险。”

“那我们就拜托张贝贝姐啦。张贝贝加油,一定能找得到的。”

“放心。我会全力以赴,我是最想端掉天狼帮的人。”

张贝贝已经接到命令,暂时由她代任队长一职侦破此案。张贝贝坐在曾汉天的位置上,丝毫没有升职的喜悦,反而是满怀的悲痛和怀念。栋梁的桌子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放了一张曾汉天,范轩,洛云翳和张贝贝自己的合。张贝贝想起来还是在重案组的时候,为了庆贺他们四人合力破获一宗连环凶杀案,曾汉天亲自给范轩和洛云翳颁发奖章的时候一起照的。她还清楚记得,范轩当时硬要着自己站在一起照。但是现在,物是人非,沧海桑田:洛云翳和曾汉天身亡,范轩叛变。曾经的无敌四人组就剩下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张贝贝想着想着伤心地留下了眼泪。

但是,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再怎么伤心,死去的人也不能复生,叛变的人也不会回头。尽快找到卧底的联络方式才是目前最重要的,张贝贝抹干眼泪,在遗物中一件一件仔细地找了起来……

“那我看有一个好地方特别适合你。”

“哪里?”

正当范轩沉浸在悲痛中难以自拔时,一双手在范轩的肩上拍了拍,吓了范轩一大跳。定睛一看,却是关翔的一个手下:“AK哥,你怎么也在这里?赶紧走吧,一会警察要过来了。”

范轩听着这样的话大吃一惊,“这根本就不是意外的车祸,而是蓄意的谋杀吗?”

曾汉天身为特别行动小组的成立者,曾汉天更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要起好模范带头的作用。但是事情紧急,曾汉天急着赶回警署布置任务,想闯红灯又不闯,有点两难。人啊,有时就是这么纠结。

“监狱啊。包吃包住,去吗?”

“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赶紧走呀。”

这个人一边说着就一边拉范轩走。范轩回头去看最后一眼,再也看不到曾汉天的笑容了,再也不会有人像父亲那样摸着自己的头批评自己了,也再不会听到曾汉天对自己狮吼功般的大喊:阿轩!……

范轩呆呆地被拉回坐在车上,眼神空洞,脑子里一片混乱。突然一声爆炸的巨响声把范轩拉回现实。刚才汩汩地漏油的车子爆炸了,燃起了熊熊大火,范轩的心觉得好痛,想要哭又哭不出来。曾汉天一生都在自己的岗位上勤勤恳恳工作,惩恶除奸,不遗余力地保一方平安。为什么好人没有好报,连最后的尸体都被炸得粉碎。范轩紧握着双拳,却不知道如何宣泄心中的悲伤。

范轩叹着气说:“曾队你也知道,现在金融危机,很难搞钱。现在我可穷了,曾队看在以前立下很多汗马功劳的份上关照下小弟?”

“我要求不高,包吃包住就行。”

第一百零一章 离奇的车祸

范轩瞪大双眼,只那一眨眼的功夫,曾汉天的车子就已经被撞得完全变形。曾汉天坐在驾驶座上,满身是血,动也不动了。范轩的脑子顿时觉得轰地一声,好像也炸掉了一般,只觉得一片空白,失去思考的能力,停止了转动。而曾汉天的汽车里还在汩汩地流出汽油。

曾汉天,是那个生命中多么重要的人啊。范轩父母从小父母双亡,但是曾汉天就好比是自己的父亲,总是像对待自己的亲生儿子那样对待自己。曾汉天给了自己那么多机会,才让自己从底层毫不起眼的小警员,晋升为小有名字的“流氓警察”。曾汉天总是在自己违反规定自作主张,高层要对自己革职查办时去努力说服高层继续留用自己。在各个案件里,曾汉天总是给他施展才能的空间,立下很多功劳。可以说没有曾汉天,就没有今天的范轩。那父亲般的仁慈和关爱,范轩一生都不会忘记,有什么功劳总是给范轩,而有什么黑锅却是自己背。要不是自己老给他闯祸,曾汉天早就晋升了。

范轩现在虽然已经身在黑道,但是他永远记得曾汉天对自己的那份恩情,就好比是自己的父亲那样。虽然范轩踏入黑道后不能再与曾汉天坐在一张桌子上像父子那样吃饭,但是范轩还是希望曾汉天能身体健康,长命百岁的。然而,就在刚刚,曾汉天惨死在自己的面前,而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范轩的眼泪模糊了他的双眼,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也离他而去,世界似乎就留下了范轩孤零零的一个,老天爷,为什么要这样啊!

范轩明明有明确的目的地,但是亲眼看到亲若父亲的曾汉天在自己面前死去,悲痛得使他忘记了自己要去往哪里。范轩漫无目的地开着车,以前跟曾汉天在一起的种种都在脑海里盘旋。动警校出来曾汉天对自己的指点,重案组里跟着曾汉天的学习,在特别行动小组对自己的中庸,提拔自己为组长,到现在混在天狼帮后的势不两立……这一幕一幕,就像电影的快镜头,在自己脑海里一点点放过去。这一切来得太快了,也结束得太快了。范轩再怎么后悔也找不回那个亲若父亲的人了。

范轩越想越悲伤,难以抑制地停下了车,找了一个无人的地方,痛痛快快地哭了出来……

“曾队,做人何必这么认真绝情呢?”

正当想快邮快不起来的时候,突然有人在敲自己副驾驶的车窗,曾汉天侧头看过去,这脸怎么那么眼熟,摇下车窗,原来是范轩。依然神气活现地嚼着口香糖,熟络地打招呼道:“曾队,好久不见,嫂子身体可好?”

想不到开在马路上还能碰到这个警察中的败类,还主动来打招呼。不管范轩在警署立过多少汗马功劳,但是范轩现在已经是踏上了黑道的不归路。但是曾汉天面上并未表现出来,而是很淡然打趣说:“这么巧啊。AK哥最近去哪里发财了?”

阅读我的探灵经历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