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2 藏在柜子里的人

然后是一个选项:“是否立即进入?”

蓝苗正纳闷,就见到男人带着另一个少女进屋,两人开始打情骂俏。视角飞快地穿越了衣柜,落在蓝衣美女的身上,蓝苗看见她甩出一条森蓝的冷光来。然后屏幕忽然一闪,完全变成了蓝衣美女的视角,眼前只有一线柜门缝。

蓝苗忍不住把脖子伸长了点,一不小心碰到了屏幕。光芒一闪,图片都消失了,现出三行大字。

“任务奖励,回到现实世界,满足该用户一个愿望。”

“任务失败惩罚,永久删除生命。”

高耸的……等等!

真的变成美女啊这不可能这不科学这不正确这一定有哪里不对啊!

他用力一揉,那个“胸部”还挺有弹性的,不过绕着他的身体旋转了一百八十度,很明显是裹在布条里的圆形物体。他又往胯|下一摸,还认得。

那个高大的背影忽然被推开。他不备,踉跄了一下,差点在拔步床的脚踏上绊倒。

她的声音却很温柔,就像正全心全意为对方着想:“正因为是你的,我才不能要。你这青魔手在兵器谱上排名第九,是一件可了不得的兵刃。要是给了我,你日后若是要用,怎生是好,你还是拿回去吧。”

那人却急了,好像他不是在送东西,而是在向人讨东西。他道:“我闯荡江湖,何须身外之物?给你护身,你快些收着。”

她道:“别人送你的东西,就是你的了?”

那人发急,道:“不是我的是谁的?”

她低笑道:“你腰带上,也是别人送你的?”

那人好像一只鸭子被拽着了脖子。

她故意将这秘密在他面前窥破了,所以笑得特别娇俏,道:“我又愚笨,又迟钝,哪赶得上人家聪明伶俐。”

那人道:“看师父的面上,我不好得罪她。你……我还给她就是。”

蓝苗越听越觉吊诡,这个蓝衣“美女”是表白失败,藏在衣柜里要宰了这对狗男女还是怎的?

倏然有人喝道:“看打!”

“夺”的一声,一枚六角铁锥钉进墙里,震了一床的灰。它锥锋磨得精光铿亮,足有斤把重,恰可一掌之握,是走镖之人惯用的暗器。随之又是“**波”三声,糊白纸的木框门窗哪禁得起这般重力,炸开三个大洞。有人暴喝道:“小白脸!苗儿是不是在你这里!”

男人早已翻身挡在床前,变色道:“何方畜生?”

门外另一人粗声道:“今日宰你的,是京城‘洪运镖局’活霸王楚相羽。宰你的名目,是你不知天高地厚,听了一箩筐的好话,还敢吊楚总镖头的膀子。话就撂在这里,清楚明白,好教你到阎王前有个交代。”

“**”声顿时如暴风骤雨一般,门窗同时都射进飞锥来。男人心想,我和蓝苗儿还没来得及有什么瓜葛,这是从何说起?他在武林中也算排得上字号的人物,被没头乱脑一阵猛打,打得火气直冲云霄末日:战斗吧,蔬菜!。

他厉叱一声,一掌拍在桌子上。整张桌子都被黏了起来。须臾桌椅板凳也如虎吞狼啸般与铁锥撞在一处。对方火力稍减,他道:“你先走!”把个衣柜搬起,往门口一顿。

他老人家连衣柜带蓝苗搬到门口。蓝苗万万没想到旁观这两人打情骂俏也能中枪,心里叫声你这是拿我堵枪眼啊,就算我是黄继光,你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吗?也顾不得暴露自身了。男人身量高大,练的功夫是手上一类,力气也极大,正捏着门轴处。蓝苗脱口叱道:“让开!”双掌击在门扇上。

那男人做梦也想不到有人从衣柜里蹿出来。蓝苗只觉一股细细暖流直扑掌心,两扇门猛地弹开。两人相了一面,男人“登登登”倒退数步,将床柱捞断了后,竟还刹不住势头,一直退得撞到墙上。蓝苗来不及诧异自己怎会忽然间力可推牛,耳中已听见了铁锥的风声。

他右手后探,夹住一枚射向自己左肩的,身躯微侧,又如分花拂柳般掠去两枚射向后心的,随后小指和无名指,无名指和中指连撮两下,将两枚飞锥撮在其间,人已经转了过来。

又是五枚飞锥破壁而出,但这五枚飞锥有先有后,他“叮叮叮叮叮”连弹五下,有上有下,有左有右,弹一下接一枚,弹一下接一枚,瞬间左手中也挤满了飞锥。接着抬脚一踢,衣柜的后板壁与正门飞做漫天碎木,整个院子也塞进了他的视野。

那十枚铁锥少说也有十一二斤,他拈在手中如同拈了十根绣花针来。

蓝苗摊开双手,叮呤当啷银铃般落了一地。心想,我怎么做出这些动作的?

楚相羽见蓝衣飞扬,破门而出,手一抬,停了飞锥。他看见蓝苗儿在院中立定,四下一望,便盯向他。蓝苗儿的眼睛本就又细又长,大约是正午的阳光太烈,这条线就更细更长更弯,好似哪个春情勃发的画师在白皙皮肤上画出来的,让在场的男人手腕都有点软。

楚相羽发怒道:“苗儿,你看中那小白脸哪点?”

蓝苗想,看来这个“苗儿”确实在叫自己。他仔细看了会儿这个男人,华丽的衣服,漆亮又修饰得整齐的胡子,腰带上佩着把九环刀。屋里那个男人已经比常人高大一截,但和他一比,倒确实是个小白脸。

蓝苗心道,我他妈也不知道我看中他哪点!你告诉我啊!

楚相羽见蓝苗儿那套蓝色的衣服既短且紧,更突出他的细腰,和那对又长又直的腿,走起路来有一股漫不经心的媚气。楚相羽的气焰就不由得又熄下去三分,道:“我还以为他是个什么人物,原来只是个缩头乌龟。”

屋中人从门里抢出来,道:“蓝姑娘,你躲……你都听到了?”

蓝苗决定不回答自己为何躲在人家柜子里这个问题,以不变应万变,道:“嗯。”

屋中人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红一会儿青红,最终躬身,双手奉上一件东西,道:“实在……实在不敢高攀,蓝姑娘别惹恼了师父,丘独亦不敢僭越师父,原物奉还罢。”

那是一枚银袖坠,铸成一只盘卷的小蝎子。蓝苗方才动武时就已觉察,这件衣服虽紧,袖子却很长,显得人飘飘欲仙之余,偶尔也略有不便。做这衣服的人倒也心思巧妙,在袖口坠了两个小银蝎子,既不会太轻,也不会太重。但现下他的左袖上空无一物。

蓝苗只得再次以不变应万变,道:“哼。”

楚相羽大怒道:“你给他送东西?”回头道:“做了这小杂种!”

他的话音未落,丘独手中的袖坠就不见了。

楚相羽没动,蓝苗没动,丘独更是没动半分,袖坠就忽而消失了黑帝强欢:赌来的新娘全文阅读。那两人都是一愣,独蓝苗觉察皮肤接触处,一阵气息旋动,他的视野好似忽然变大,瞳孔转动速度骤然加快,目光随着袖坠划了一道似慢实快的线。一人探手迎上,攫住了它。

那是一只泛着青气的手,还有一双碧森森的眼瞳。不仅眼珠是青色的,眼白也是青色的,宛如两点鬼火。

蓝苗和他一对视,就觉着眼珠被咬了一口,不由得垂下眼皮。

楚相羽和丘独同时看去。那个人站在院子口处,身量极高,好似一棵枯树。他穿着一件大袖飘飘的青布袍,他的手已隐没在大袖里。

丘独立即躬身,不敢与他对视,道:“弟子见过师父!”

青袍人道:“你是楚相羽?”

楚相羽挺直了腰,道:“不错,你待怎地?”

青袍人又道:“你知道他是谁?”

楚相羽道:“蓝苗儿我当然认得。”

青袍人嘿嘿笑了一声,他的笑声好似直接从喉咙里发出来,并不需要运用面部肌肉。若把他横放到地上说他是个死人,恐怕也有人相信。

他道:“你看看他头上,是什么?”

蓝苗的发上别无饰物,只一枚银掩鬓。楚相羽道:“娘们儿的首饰,做成个盘着的蝎子样,眼睛是两颗绿宝石,怎了?”

青袍人道:“做成什么样?”

楚相羽道:“蝎子样。”他已经有些犹疑。

青袍人道:“母蝎子有个习性,你晓不晓得?”

楚相羽道:“什么习性?”

青袍人阴恻恻道:“母蝎子交|配后,必定要吃了公蝎子,你还敢去碰他?”

楚相羽脸色已经很难看了,还道:“他戴的首饰是蝎子,他也是蝎子?”

青袍人道:“蠢材,论武互称江湖好汉,喝酒必谈天下英雄,闻名遐迩的蓝蝎子站在你身旁,一双狗眼却认不得!”

“呛啷”一声,楚相羽往后一跳,已经拔出了九环刀。看着蓝苗,脸色就好像看见了鬼一般。接着竟然神魂俱丧,纵身一跃,就要立刻跳墙逃走。先头的豪言壮语有如放屁,自己带来的镖师也要撂在这里了。

蓝苗忍不住回头看他,心想这脸可以当书翻翻了。

青袍人见蓝苗竟不动,眉头微簇。他一抬腿,整个人倏然就到了楚相羽身前,恰好拦在他逃走的路线之上。楚相羽猛力高举起九环大刀,刚要劈下,青袍人只一探手,已握住了他的手腕。

楚相羽武功再不济,也是堂堂“洪运镖局”的总镖头,一手“九九八十一手万胜连环刀”使出来,等闲七八十个人休想近得了他的身。但一条百把斤的汉子,却被他肩不动,脚不移,一个跟斗摔在地上,随即抱着手腕大声惨呼起来。

蓝苗禁不住脸上变色,一看之下,楚相羽的手腕已经肿得像个紫黑相间的水萝卜,吹弹可破的表皮上裂出许多血丝,并且不断上攀。楚相羽嘶声道:“武林有七毒,最毒青魔手!——你是伊哭!”

他五根手指哆哆嗦嗦,好容易摸到刀柄,却拿不动这把精钢打造的大刀了。他道:“求你……求你!杀了我!”

蓝苗一路看过去,小李探花李寻欢、剑客阿飞、杀手荆无命、青魔手伊哭……他拨了一下屏幕,一张蓝色身影的图片转到面前。旁边有“人物动态预览”可以选择,他就点了下。

镜头随着走近的一双长腿开始移动,蓝色的长袖飘拂,纤细的小蛮腰也越发的摇曳生姿,丰满的胸部微微弹动,最后现出红唇边挑起的妩媚笑容——美女!

他搞不清事情状况,准备四处查看一番。忽然听见一个又天真、又温柔、又甜蜜的声音道:“你将这东西送给我,你师父定会怪罪你的,我……我怎么好收如此贵重的礼物?”

这声音委实太过好听,蓝苗自认听过不少国际知名的女声优说话,每个他都喜欢得很,但与这声音比起来,立即显得有的嫌厚,有的过尖,有的气太粗,有的又嗓子太薄恶魔的囚宠最新章节。他右眼皮禁不住一跳,便从门缝中觑见一张挂着粉色帐子的拔步床。床上垂下来一双脚,这双脚穿着鞋子,却没有穿袜子,露出来的半圆脚背白腻地令人心慌。

蓝苗在做梦。

蓝衣美女走在一条古代街道上,正在和一个高大男人**,然后塞给他一样东西。男人表现出拒绝的意思,蓝衣美女硬塞在他手中。两人走到一家院子门口,男人表示送客,蓝衣美女躲在院子旁边,等男人出门时,她进入院中房屋,藏进了衣柜。

她的上身被一个高大的背影挡住了,不过那双脚垂下的姿态既自然,又优美。有些女人坐在床上的姿势好像一条板凳,她的姿势却比丝绸还要柔滑。

一个略为嘶哑的声音道:“我的东西,我说了算。”

蓝苗看出那是双暗青色的铁手套。那人用木盒装好,似乎是珍而重之地放在她枕边。随后好似再也按捺不住,就去亲她。

他鬼使神差地点了“是”。

屏幕一闪,出现了十几张人物图片,下面提示:“请选择扮演角色。”

2藏在柜子里的人

蓝苗醒来时发现他在柜子里。

他醒来时,茫然不知其所之,好像站在棉花堆里,腰以下被绵软包围了。触觉告诉他大堆的衣料杂乱地摞在他的身周,鼻端缭绕着各式织物的气息,还有浓的化不开的,善打扮的年轻姑娘身上常有的那股子香气。

他眨了眨眼睛,从打在他右脸上的一线日光中清醒了。这条极为细微的柜门缝,恰好凑在他的右眼前。他呆呆地站着,心想,我难道不是在图书馆耶?这他娘的是什么鬼地方?

蓝苗心想,这到底是什么状况?我是出去呢?还是不出去呢?他紧了紧手心,觉着湿腻,低头一看,居然握着根长兵器之类的物事。他忽然想起那个梦来,难道是真的?他在梦里随便乱选,真的穿越了?穿越成那个蓝衣美女?他正要细看手掌中蓝汪汪的毒光,手腕碰到了自己高耸的胸脯。

高耸的胸脯。

“任务目标:取得怜花宝鉴。”

他梦见自己站在一个巨大屏幕之前。屏幕上出现一行字。

“你即将穿越进《风云第一刀》,是否确认?”

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