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3 老有些物品有神秘用途

伊哭道:“七十九个。”

伊哭突然道:“大关刀单不破,血手梅花何悦,力劈九岳宋盖世,胜金蛟黄飞……这些人你还认得么?”

蓝苗岔了气,整只脚都陷进雪去了,想了会儿道:“都是我的朋友?”

蓝苗作声不得。伊哭道:“你可记得你睡过多少男人?”

蓝苗听了这般问题,道:“不记得。”

蓝苗感觉这日子已经没法过了。

大风中远远就看见飘扬的酒旗。小客栈前面的院子里停满了盖着席子的空镖车,马厩里则不时有良驹嘶鸣。客栈前的饭铺里,总有镖师打扮的大汉进进出出。他们喝够了酒,就纷纷把棉袍子敞开,露出精壮的胸膛,好似全然不怕寒风刺骨。

一直到日落,饭铺里仍然灯火通明,很是热闹,但到院中的人少了,只有小解的人,才会绕到乌漆墨黑的马厩后面去。一个边陲小镇的客栈,会有这么多人驻足,本身就是一件奇事。

蓝苗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冥思苦想,自己应该是穿越了,而且是穿到一本叫《风云第一刀》的武侠小说里。

穿越之前,他刚下了班,在图书馆里一本本书翻,准备借两本回去消遣。然后他忽然看见一排彩色精装贴膜硬壳书后面,有一本线装书,书脊上还有点霉斑。这本书在花里胡哨的新书堆中太显眼了,按道理这么旧的书,应该早就在图书馆更新换代时处理掉了,他就手贱抽了出来。

然后呢?没有然后了。

然后他就做了那个梦,一醒来就站在衣柜里……穿到了一个鬼斧神工的世界……

任务目标叫做《怜花宝鉴》,但《风云第一刀》他只在七八年前看过,现在连主角名字都不记得了啊!摔!什么世道!

他从自己找起,果然找到了一本书,但只是他的武功秘籍。除此之外,还找到了两个充满气的猪尿脬、一条蓝晶晶带着无数倒刺,如蝎子毒尾的长兵刃、一个底板带着几个小孔的木头方盒、两个印着“京砚斋”的小圆铁盒、一根上粗下细的圆棒,和一枚铜铸的小剑,小剑还坠着红穗子。以及一张两千两的银票和几块散碎银子。

他打开一个小圆铁盒,里面装满了青黑色的膏状物。凑近一嗅,一股苦腥味。又拧开另一个,这个装着玫瑰花汁般的膏子,带着淡甜香。他顿悟了,是上妆用的螺黛和胭脂。

他将木头方盒拿过来,揭了两下没揭开,才发现这盒子是抽盖式,还有个梅花形的小钢扣。这个小巧的金属部位保养的非常好,打磨光滑,而且上足了油。拨动时满蓄机簧弹力,但绝无声息。

他心中纳闷,它看上去倒像个武器,但又不像个暗器。密封极好,没有暗器所需的发射孔。看盒底孔洞的散乱分布和细碎大小,倒不如说它是个调料瓶。

他抹了一下,只是想细看有无花纹,岂料盒盖如此滑利,立即开了道缝。缝中骤然窜出一道黑光,直向他双眼之间扑来!

盖子被抹开时蓝苗就觉着不好,立即来了半个铁板桥。一阵腥气带着足爪擦过鼻尖,他脸上汗毛全竖了起来。迅速回身,一只巴掌大的蝎子塞满了他的视野。它趴在花被上,背壳漆亮得发蓝,尾钩如恶魔般高高翘起。蓝苗只见过淡黄色的蝎子,那些蝎子也都只有手指长!

蓝色蝎子浑身躁动,足爪一压,轻捷如飞燕般又扑到了蓝苗脸前。他已有准备,并不用手指去弹或是用手背去挥,一袖将它扫回桌子上,又一袖将它扫翻在地上,然后将枕巾扯在手里。

蓝色蝎子沿着墙壁飞速上爬,一直爬上屋顶横梁。蓝苗正暗叫糟糕,这畜生竟然十分聪明。若是让它隐蔽在暗处,趁人不经意时来一口,足够自己吃不完兜着走。就见它电射而下,从高处仍旧扑向他的脸!

蓝苗兜头就将它套住,四角攥在掌中。

他微松一口气,正要找根绳子将乱跳的枕巾扎起来。突然听见一声裂帛,那蝎子已蹿到了他的手背上,八只足爪踩实了他的肌肤!

蓝苗十足吃了一惊,闻所未闻有哪种蝎子能力撕枕巾的末日:战斗吧,蔬菜!。被这家伙蜇一下,不死也要脱层皮。莫非他刚穿越过来就要自砍左手?它却顺着他手臂飞快地向面部爬来,好像他鼻子上开了一朵花。

蓝苗心想,脸!脸有哪里不对。

蓝色蝎子爬到他肩膀处,忽然“当”一声,撞了个跟斗。蓝苗在它爬行之时退了两步,在梳妆台上摸了一圆铜镜,往脸上一照,模模糊糊地看见鼻尖上黏了一星螺黛,心道就是这个引得它发疯了。他把铜镜往肩上一插,挑飞了蝎子。然后转身抓起那个小圆铁盒丢了过去!

铁盒撞在地上,盖子立刻弹出几尺,却洒出来一圈嫣红的胭脂。蓝苗叫声糟糕,原来那两个盒子大小,形状都一模一样,他摸错了。

盒子正丢在蝎子身边,溅出的胭脂恰好将它圈在里面。蓝色蝎子却忽然发出“嘶嘶”声,不再扑抓,而是哆嗦成一团,八只脚和尾钩蜷缩着,快要打结了。它向前方爬行数步,火烫般退回来,又向左边爬几步。最后在胭脂最薄之处停下来,就是不敢出圈。

蓝苗心道,螺黛既然不是螺黛,胭脂也就未必是胭脂,自己早该想到。他慢吞吞用枕巾将鼻尖上的螺黛抹去,扔了它。才将方形木盒盒盖拉开一道,放到蝎子前爪前。那蓝色蝎子迫不及待地爬了进去,在深处缩成一团,再也不肯露头了。

桌上还有两样东西未曾看过,那小剑黄澄澄的,有点儿重量,十分精致,没有任何标记。圆棒上则有一道螺旋纹从头绕到脚。他研究了半天也没研究出这是干嘛用的,只得暂且打成一包。

清查了一通,除了一些不明物体外,没有半点回家的收获。只有那两千两银票还给了他点安慰。蓝苗想起伊哭带他来后,说要出去一趟,有事情回头细谈,然后就走了,一直到天黑也没有回来。想必明天总会回来了,对他旁敲侧击一番不是更方便?就收拾好,直接睡了。

转早醒了,屋里没有进过人的迹象。蓝苗索性去敲伊哭的房门,岂料门没锁,屋里也是空空如也,连个行李包都没有。只在桌上有一张纸条,上写“二三日即归,勿念,谨动”。

好吧,权当度个周六日假期。

他把衣服穿好,那两个猪尿脬不知该不该塞进来。后一咬牙,这么多人看见自己走进来,总不能前一天是丰胸后一天就变平胸了吧?听伊哭的意思,这样做离死也不远了,就当成开一个化妆舞会吧……虽然这个舞会略久了点。

蓝苗下了楼,来到前面的饭铺。

他要了一碗牛杂面——没有阳春面。和一碟韭菜盒子——也没有生煎包子。

小二上了壶茶,他揭开盖看了看,只看到几根茶叶梗子。

这种说有多简陋要有多简陋的小店,居然还会有这么多客人聚集,不由得不说奇怪得很。

他面吃了一半,忽然一壶酒放在手边。有人哈哈笑道:“小娘子,我请你喝个酒。”

作者有话要说:谷子=33333=确实手生!但是为什么不能叫蓝苗咬你咬你谁说要叫喵儿全是你脑补的!

乱点军谢谢喜欢~

招财进宝五福四喜球是啊胡汉三又回来了!

双生花嘿嘿谢谢欢迎~

三千鴉杀多谢=333=这次想写女王受!

猫儿沙发抢的犀利!=33333333=!咱们互相督促!

伊哭转身就走。蓝苗微一犹豫,不疾不徐地跟了上去。他忽然想起那个女人,才发现她不知什么时候,在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他一踏出院子,便察觉这是北国之地。雪已不怎么下了,风却还在刮。道路边几枝枯树高高伸向天际,树上歪着一个废弃的乌鸦窝。道路上几条车辙、数串脚印在雪中远去。一阵大风刮过,似乎要将这一切都卷向天涯。方圆数十里内,忽然好像只剩下他与伊哭两人。

伊哭格格笑了起来:“七十七个。”

蓝苗替这些死得稀里糊涂的男人呕血之余,心道这主儿还知道收拾烂摊子。不然在饭馆里忽然一个人过来说:“hi!”“你谁。”“我昨天才和你睡过觉。”

伊哭却已走到蓝苗面前。蓝苗禁不住退了两步。

伊哭在雪地上前行,他整个人挺得像一根木桩,但留在雪地上的脚印却浅得几近于无。蓝苗试着调动体内那股热力,使自己的脚步也轻飘一些儿。但时而捉到了感觉,时而却没有,他的脚印也就时而只有脚尖,时而全有,看起来怪异极了。

这日子没法过了。

伊哭道:“刚才我还替你杀了一个,七十八个。”

蓝苗道:“还有一个呢?”

伊哭讥道:“你还想睡他?”

蓝苗不答话,心中却一会儿青,一会儿红,一会儿紫,一会儿白,好似开了个红绿灯。

3老有些物品有神秘用途

蓝苗心中的红绿灯变成了七彩的。

伊哭又道:“这些男人里,你可记得你杀了多少个?”

蓝苗道:“不记得。”

伊哭忽然回身,眼中好似点着两盏鬼火。

蓝苗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却无辜地与他对视,微抬一点儿眉,以示他是故意说这句话的黑帝强欢:赌来的新娘最新章节。伊哭眼中的鬼火更为幽绿,冷冷道:“别忘了,只要他们中有一个透露出你不是女人,你那个老仇家就会来要你的命!”

伊哭道:“都是你的姘头。”

伊哭道:“跟我来。”

蓝苗看了眼如厉鬼般的楚相羽,毒已经蔓延到脸上。他胡乱地抓着自己的手臂、脸和脖子,每抓一下,就掉下来一块肉。

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