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8 亲个嘴儿也没啥关系

伊哭僵尸一般的脸上居然也显出点笑意,道:“青魔手的人,天下也没几人敢睡的。”

伊哭道:“替你打散了辫子,你的物事都放在床头柜里。”他拿起一个东西,坐到蓝苗脚边,掀开了他的被子。蓝苗只觉脚上一冷,才觉着自己只穿里衣,亦未着袜,打着一双赤脚。

那人捧着一个巴掌大的贝壳,往他足踝处涂药。他动作轻缓,伤口又在收口,蓝苗只觉阵阵发痒,恨不得上去抓两把。他的脚忽然一轻,是伊哭动作不便,把他的足搭在自己膝盖上,然后又痒起来。蓝苗忍俊不禁,不自主踹了他一小下,然后伊哭就抓住了他的小腿。

伊哭端来午饭,蓝苗正饿了,起身道:“我自己来。”

他接了粥碗在手,却有点逞强了,舀一勺漏一勺,快变成个漏瓢。伊哭就接手来喂他。不得不说,他第一次见到伊哭时连这死人脸吃饭的情景都无法想象,现在居然还看见了他喂饭的情形。蓝苗低笑道:“青魔手喂的饭,天下有几人敢吃?”

蓝苗马上道:“不在。”

伊哭确实不在,蓝苗一个时辰前把他唆使出去了,这样来人先找伊哭,蓝苗就可以趁机溜走。

那人又道:“既然如此,蓝蝎子蓝苗儿姑娘是一定在的了?”

蓝苗道:“不在。”已经将兵器摸在手里。

“吱呀”一声,有人推开门走了进来,逆光站在门口。蓝苗现在算是很能体会梅大先生的感受——当你不想见人的时候就会说自己“不在”,但有人非要挤到“不在”的你身前,让你很想把他的头埋进土里。

来人显然已年近不惑,眼角带着淡淡的皱纹。这些皱纹柔软如柳枝,他的眼神,也如碧绿的春风吹过大地。

蓝苗忽然发现,他摸错东西了!

面对不速之客摸武器绝对是任何一个江湖人的第一反应也是非常正确的一个反应,但这个反应现在不对!他没穿衣服!他没穿衣服!他没穿衣服!身为一个男人,不穿衣服是不打紧的,但对蓝苗来说打紧!打紧!很打紧!

蓝苗“嗖”地一下,就将被子扯上了自己的前胸。

对方似乎也愣了愣,微带尴尬地转过身去,苦笑道:“我失礼了。”

蓝苗连忙补充道:“你不要转过来,我要穿衣服。”

他一手拉着被子,一手伸到床头柜里摸着猪尿脬,匆匆忙忙往衣服里塞。这场面着实可笑,对方却看不见,还心有歉意,很体贴地道:“蓝姑娘休急。”

蓝苗一面将木盒螺黛一应物事贴身藏好,一面义正言辞地道:“姑娘家穿衣服时,你怎么好意思站在旁边?”

对方将门关上了,可人还站在门里。

头发是来不及梳了,蓝苗用银掩鬓一别,随便打了个辫子。听对方道:“蓝姑娘如果告诉我伊哭在何处,我一定就马上不在旁边了。”

蓝苗跳下床来,道:“他是个大活人,爱去哪里就去哪里,我怎么知道?”

那人回过身来,微笑道:“那我只好守在姑娘身边,等到他为止了。”

接下来蓝苗尝试了各种遁法,饭遁、散步遁、尿遁以及“你后面有猪在飞”遁,均无一起效。这个人的眼眸温柔如春水,却锐利如兀鹰。蓝苗本想速度逃脱,却发现这不可能!

他终于觉得应该问下这个人叫啥,对方道:“在下李寻欢再战晚清全文阅读。”

蓝苗对那点可怜的记忆忽然被灵丹一粒点铁成金了!他脱口道:“你是小李飞刀!”

李寻欢微笑道:“江湖中确有朋友这样称呼我。”

他飞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蓝苗想起来,他是主角!他是主角!他是主角!他全身都围绕着主角光环!他干掉了大boss!他在原著中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凡是和他为敌的全死在“小李飞刀,例不虚发”下!

简单来说,就是他和伊哭如果暴力对待李寻欢,接下来就要被他的飞刀飞死了……

蓝苗无比庆幸伊哭被哄出去了,也无比庆幸在一堆邪魔外道对比下,至少李寻欢还算个君子。他在后面偷偷托了托自己的胸,刚才衣服穿得匆忙,要是掉下来一个,饶是李寻欢也该瞠目结舌了……

他以为李寻欢和那几人是朋友,言谈之下才发现李寻欢只是入关后一直在关注梅花盗此事。秦孝仪的儿子秦重在捕捉梅花盗时身受重伤,因此秦孝仪才和龙小云、巴英一起来寻梅二先生诊治。谁知刚好遇上伊哭,秦孝仪和巴英是没能回去了,秦重伤重不治,也已经死了。他死得委实有点冤,李寻欢正在附近,听说后不免管了个闲事。

也就是说,李寻欢不是龙小云拉来的帮手,他是自己溜达来的,自己溜达来的!

蓝苗正思忖什么办法让他不管这个闲事,李寻欢却道:“伊哭为了救你,所以才杀了他们,他如果死了,你一定很难过。”

他又接着说:“但秦孝仪和巴英死了,也一样会有人难过的。”

蓝苗柔声道:“李探花果然悲天悯人。”

李寻欢叹了口气,道:“财色动人心,但也要人命。你们不是为了金丝甲,也不会到这里来。”

他找到那个酒肆时,发现墙壁上留着给他的字迹,但人已经死光了。一个镖师死于青魔手上的剧毒,酒肆老人死于手上两点鲜血,谁的手笔,非常明显。唯有蔷薇夫人是被短刀杀死的。他沿着马蹄印追了下去,一路看见各种身份的死者,但并没有伊哭和蓝蝎子。这说明他们遇到了不可抗力,放弃了追踪。

蓝苗轻声道:“后来呢?”

李寻欢追踪到最后,发现金丝甲有了个好归宿。

那个使快剑的少年得到了它,他是李寻欢新交的好朋友,他叫做阿飞!

李寻欢喃喃道:“阿飞……金丝甲可说是物得其主。想必没人能从他手中抢走它,他也必然对付得了梅花盗。”

蓝苗温和地点头,他一直倾听着,似乎还和李寻欢相谈甚欢。没有恶言相向,更没有对李寻欢动武。他是如此温顺听话,善解人意,好像还很纯洁天真,简直要让李寻欢觉得江湖上传言的蓝蝎子全是人云亦云了。

他看起来在思索,慢慢道:“不知李探花有没有见到一个圆如肉球之人?”

李寻欢道:“我第一个见到的死者就是他。”

蓝苗点了点头,微笑道:“看来我们不用替蔷薇夫人报仇了!”

落花无绪=33333333=当然不会!我自己也经常养肥,总之你随便萌就好!

二姑娘=333=欢迎老读者回归!一起来萌吧!

强烈推荐:

蓝苗噗嗤一笑,道:“我睡多久了?”

伊哭道:“不过一天。”

蓝蝎子那是爱谁要谁,伊哭只得冷哼一声,将碗盘一堆,就要出去明末巨盗全文阅读。蓝苗却又推开了被子,钻出来道:“昨天那个小孩儿逃走,一定会带人来报仇,我们还是早走的好。”

伊哭冷笑道:“兴云庄算什么东西?”

香梦沉酣,蓝苗倦倦醒来,还有些舍不得这一场好睡。

蓝苗伸了个懒腰,拢了拢头发。他一头长发如乌云儿一般窝在枕头上,令人觉得就算抽走他的枕头,他一样能枕得舒舒服服。

蓝苗道:“虽然不算什么,但耽搁了寻找金丝甲,还是得空再理他们。”

伊哭倒也赞同,道:“等你余毒全清。”

蓝苗心怀感激,内心也不禁感念颇多,将脸颊儿贴在枕头上,柔声道:“怪我粗心大意。这次多承你情,撇开钱财不谈,我必为你弄来金丝甲。”

蓝苗:“……”

伊哭:“……”

8亲个嘴儿也没啥关系

蓝苗的脸渐渐红了,背心上一窝火热,开始觉得被子太厚了。

伊哭捉住他的嘴唇,手指盘住他的下巴,缠缠绵绵地吻了会。两人的唇流连愈久,空气越来越热,蓝苗的心也越跳越快,整个人都有点神思不属。伊哭上身也越倾越过来,整个人窝住蓝苗,一手从背后绕过来,揉着他丰厚的长发。哑声道:“阿蓝,你怎么变倔了?”

蓝苗心里“咯噔”一声,反过来在他嘴角亲了下,睇道:“你管我?我还要多找几个男人睡呢。”转身像鱼一般溜进了被中,把头结结实实地蒙住。

接下来蓝苗也顾不得睡觉了,按着秘籍,运功配合解药驱除毒素。打了一晚上的坐,感觉身体还未完全恢复。他心中一直祈祷敌人来得慢点,但该来的一定会来。忽然“笃笃”两声,有人敲了敲门,道:“青魔手伊哭在不在?”

这声音很是温柔,也很是平和,好像正与一个许久不见的老朋友叙旧。

蓝苗不动了,将半个脸埋进被子里。

脚还是有些软,特别是被咬的那只,更像轻飘飘踩在云朵里,让他懒怠动弹。他翻了个身,唱道:“每日家情思睡昏昏~”

青袍人正坐在桌边,手里拿个杯子,看着他。

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