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26 来报仇的小游龙生

蓝苗也吃了一惊,道:“指使他的是你?”

心湖大师厉声道:“你受了谁的指使?”

窗边的忽然道:“指使他之人,我倒猜到一二。”

道:“就是他!”

众人随着他手指方向一齐转头,窗外却只有轻风刮过,树叶萧萧。心湖大师回过头来时,面色已变。在他身后,掐住了他颈上“大椎”、“陶道”两穴。

单鹗已将十层内力聚集在右拳中,预备一拳打死蓝苗,森然道:“什么赌?”

蓝苗笑道:“我两只手都放在袖子里,数一、二、三,数到三下,你必死无疑,赌不赌?”

他好整以暇,好像在与小孩儿玩石头剪刀布一般,而不是在谈论生死问题。

单鹗狂笑道:“我一下都不必数,就知道你死定了!”

他猛然抬拳,五十年内力,二十年少林绝学不是白练的。少林七十二绝技中的伏虎拳,他早已练到炉火纯青。一拳下去,哪怕是一头真老虎,也要脑浆迸裂。何况是蓝苗呢?

他说“不必数”时,蓝苗已然数到一。语声到“死定了”时,蓝苗已数了二。他拳头扬起,拳风刮面,蓝苗落地有声,道:“三!”

他的双手果然还拢在长袖中,一点儿也不预备抵抗。

单鹗的拳头已经击下,也忽然凝固在蓝苗睫前。

他脸上的每一根肌肉都抽搐着,表情充满了惊疑、恐惧和不信。他要极力回头去看,皮囊中的气力却已被全数抽空。

“咯咯”声从他嘴里发出,一丝鲜血顺着脖颈流了下来。

他咽喉上闪过一线流光,凝成一把小刀。

小李飞刀!

蓝苗脸上绽开了微笑,他遥望着李寻欢,单鹗已经不在他眼中。

李寻欢望着他,也不禁微笑,他的眼眸如夏日阳光下的海水,充满了春风般的愉悦。

与此同时,阿飞的快剑,已经刺穿了的咽喉。

晌午的山路上,蓝苗靠在树上,翻着手中的书。

李寻欢和阿飞沿路走来,喁喁不休,似乎有很多话要说。

这些书是从少林要来的。蓝苗捉住心湖大师不放,道你们说我盗经,现在你不送一本给我,我就不走了。心湖大师颇为苦恼,少林七十二绝技是不传之秘,怎能给蓝苗?几人在那大眼瞪小眼,多亏心烛大师脑筋灵活,道单鹗俗家时著有一本毒经,还有些易容心得,留着也无用,不如都给了蓝苗。

蓝苗也乐意,将七巧书生的东西一卷而空,才下了少林。

他手中翻书,听李寻欢道:“绝非盗经的主谋……因为他无法令单鹗为他冒险。”

单鹗自辩之词十分有力,他不缺钱,也不缺权。蓝苗不能打动他,自然也无法打动他!

李寻欢低声一叹,道:“能令单鹗冒险的,只有绝代之红颜,倾国之美色。”

阿飞忽然停住了脚步!

蓝苗将书挡在额上,遮住了刺目的阳光。

清风吹拂着他孔雀蓝的衣裳,袖口深茶色的刺绣凤尾纹流光溢彩。

有些话他不想对阿飞说,因为他知道对方会明白重生之痞子特种兵全文阅读。

对面山亭中有两个身影,一位老人,一个小姑娘。但他目光所及时,都已消失在山背后了。

梅花盗忽然在江湖上消失了踪迹。

但接下这一年,又发生了多少大事,使得原已平静的江湖,又暗潮汹涌起来。

秋风吹过,木叶萧萧。这些黄叶随便地落在石板路上,使得路边这家小店都显得特别寒瑟。

这店只有一个店主,既当掌柜的,又当跑堂。不过原本客人就很少,他除了沉默地端酒端菜,就是在没有客人时,坐到角落里小酌一碗。有时也会坐在后头,凝望着缓缓流去的梅江。

今天这里就坐着一个凝望着梅江的人。凉风徐来,不仅吹动了柳枝,也吹动了她的长袖。袖尾的银袖坠隔一会儿,便“叮咛”一声,熏熏然催人入梦。

她已经在这坐了三天,不要酒,只要了茶,配一碟酸豆角儿。店主如数送去时,总会忍不住多看她两眼。她也不以为意,并不因此回看一眼。

他例行地看过她后,准备端碗酒蹲过一天。忽然店里进来了两个客人。

一人又高又壮,几乎是挤进门的,他只担心这人进门时会被切成正方形。另一人焦黄面皮,颧骨凸出,眼皮下一双眼珠转动,却精光四射。他们拣了个座,店主正过去招呼,门口又进来了两个人。

这两人一人身着绿衣,负着一对雪亮的双钩,一人扎着把乱草般的头发,背着柄虎头锤,也寻了个位置就坐。他心中纳闷,今天什么日子?怎么忽然来了这许多武林人士。

这四人坐定后,仿佛心有灵犀般对视几眼,但并不搭话,只是各自大声聊起天来。但凡江湖好汉,没几个不喝酒的。甚至自诩为酒喝得越多越有英雄气概。男人一觉得自己有英雄气概,没事也要挑点事出来。那负着双钩的绿衣人与背虎头锤之人你来我往,灌了五大碗酒,忽然笑嘻嘻地道:“兀那小姑娘,会不会唱曲子?来首‘俏冤家’,爷有钱赏你。”

这小店的主人忍不住向那倩影望去。

她并不回头,道:“‘俏冤家’?不会唱。”

绿衣人反倒来了劲,道:“你会唱什么?只管唱给爷听,酒钱在这里。”

他故意将一锭银元宝拍在桌上,发出“咚”地一声。

她依然看着梅江,道:“我会唱葬礼进行曲,你要不要听呀。”

满店喝酒划拳的声音忽然都停了。

她又道:“我还会唱‘我爸刚弄死他’,呵呵。”

绿衣人的脸已经比衣服还要绿了。

他想要拍桌而起,显得自己没风度。装作若无其事呢,又咽不下这口气。只好冷笑两声,道:“这些乡村野姑,没半分见识。”

负虎头锤之人也笑道:“卖酒村女知道什么?只识得田地里的泥腿子,不认识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夺魄双钩’,也情有可原。但凡走江湖的,说起任兄,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绿衣人举杯笑道:“虎贲’秦山能力举千斤,江湖中又有几人能及?”

两人正相对而笑,外面忽然有人冷笑一声。

这冷笑声一出,屋里好像空气都结了冰,微风中袖坠相撞的声音听得清清楚楚。

门外出现了四个穿淡黄衣衫的人,垂手站立,一字不发逆仙 精编版。他们相貌普通,衣着也毫不出奇,但屋里这几人见到他们,就好像见到鬼一般,手中杯都忘记放下。

酒店的主人,觉得气氛古怪,偷偷躲到柜台后面去了。

门口四个穿黄衫的人,已退身让开了一条路。

一个年轻人缓缓走了进来。他也穿着件杏黄色的衣衫,但与他人不同,黄衫上还绣着金边。

他颇为俊秀,但面色苍白,腰间佩着一柄长剑,蓦然正是“夺情剑”。

这少年竟是藏剑山庄少庄主游龙生。

琥珀千重扔了一颗地雷

谢谢琥珀姑娘=3333333=大亲!

作者有话要说:谷壳 不错谷子你太精辟了!他那么说简直就差补上一句,我看上的是林仙儿了啊啊啊啊 !

li qaq明天早点更!!!

lynn 道长我的嫁!!!我未来一定要写一篇道长师徒耽美文!

囧囧55 咦嘻嘻=3=

lesleychen 蓝小苗用出无敌乱舞,心宠陷入混乱状态!

花名蔚搵 渣攻慢慢虐才出味嘛,就像煎鱼也要慢慢煎,一面一面来哈

打开jj的方式永远不对啊亲~谢谢嘿嘿~~这叫做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

灬九尾狐灬 谢谢补分!啊哈哈哈你的回复笑死我了,游戏术语太精辟!

猫儿 qaq那只能怪我选材不当了!话说兰花儿现在有了男主,是不是慢慢把仇都报回来?话说我还蛮爱看虐脑残的(你滚 让兰花儿和臧狼虐虐脑残嘛~

乌鸦嘴 =v=伊哭说你预感的不准

绚琉澈 有人评价视频说“终于有一个不是搞基的了”,我泪流满面,兄弟,其实还是在搞基……

桑妖 这个问题真的很值得研究,我也是这样思考李寻欢为什么不杀她,我想李寻欢和蓝小苗的出发点都是阿飞吧,毕竟林仙儿和阿飞归隐后“改邪归正”了一段时间

c语言 谢谢~

远苍 苗儿当然也可以攻,不过人家比较爱受嘛~滚走

路过的9 就像上次阿飞被抓走一样啊,林仙儿在旁边扮单纯扮可怜,她“尽力”了嘛xddd片尾曲是小旭音乐的,好像叫歌手,你不觉得be更有感觉嘛??

既白 林仙儿要和阿飞“归隐”了……

小筑 已经清醒一半,但初恋的力量太强大……

二姑娘 攻很多的~要不干脆开放式结局吧~

minasue 谢谢!xddd之前有想过截回忆图什么的,但是还真没想到用黑白的,下次试一试~

花间辞 他现在是任打任咬任使唤啊,咩哈哈哈哈

蒹葭 姑娘你的评论太感动我了……加精!我觉得看见你的评以后油然而生一种奋然书写的动力!我觉得……我觉得你说这是你今年最感动最期待的一个故事qaq我要泪流满面了!我一定会写得更好的,不辜负这么好的期望!

强烈推荐:

他以俗家名字称呼心宠,已等同将他逐出少林,不再承认他是少林弟子。

心宠汗出如浆,道:“弟子……弟子知罪。”

心烛心灯两人均是怒目而视,不敢轻动。

心湖大师叱道:“少林弟子只管拿下这叛徒,不必以我为念!”

心宠蓦然怔住了,大颗的汗珠从额头冒出来。

他扑倒在地,道:“但弟子也是为他人所诱,才一时行差踏错。”

单鹗哈哈大笑,道:“你说再多的话,他们也不敢拿你的性命来开玩笑的。”

他忽然看向蓝苗,狰狞道:“慢着,先让我杀了这个妖女,再走不迟凡人修魔传!”

蓝苗早已站了起来,笑道:“你杀不了我的。”

心湖大师叹了口气,将手中摊开,众人看得明白,那不过是一沓白纸,上面写着“看一眼心宠”。

他淡淡道:“单鹗,少林待你不薄,你何以做出这种事来?”

26来报仇的小游龙生

心湖大师敛目道:“你我几十年交情,不料你竟这般对我。”

笑道:“我也不想这般对你,但单鹗定要牵扯出我,我若不出手,他也要逼我出手。”

单鹗已站了起来,狞笑道:“心湖大师在我们手中,你们最好不要轻举妄动,若我们不能平安下山,只好让少林掌门陪葬了!”

单鹗一步跨到他身前,道:“你还有什么花招可耍?”

蓝苗道:“我和你打个赌。”

心湖大师问道:“是谁?”

蓝苗高声道:“大师快擒住他,去他房中一搜,不止藏经,还有无数好东西!”

心宠下意识退了一步,心烛大师和心灯大师已经站在了他身后。

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