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35 替我穿鞋给我送花

蓝苗叹了口气,道:“既然郭先生如此了解女人,五天不见,就认不出我了么?”

郭嵩阳嘿嘿冷笑了一声。

他又道:“但世上有种女人,对任何人都是一样的,只看男人有没有被她利用的价值。你很爱她,被她像条狗般指使地团团转,她不过在利用你。”

蓝苗瞅着郭嵩阳,颊上渐渐漾出一朵笑纹,道:“不料郭先生对女人有如此精辟的见解。”

郭嵩阳目中掠过一丝疑惑,忽然厉声道:“你是谁?”

郭嵩阳进了大厅,提着双鞋出来。他俯身在蓝苗脚前,单膝跪下,道:“扶着我。”

蓝苗双手撑在他肩膀上,故意将右脚大拇指翘起来,左右乱晃。郭嵩阳一手托着蓝苗的脚,一手捏着鞋帮。他这辈子还没替人穿过鞋,比用剑笨拙多了,老将拇指头套在鞋外面。

他的手只要搭在鞋面上,蓝苗就赤着一只白嫩嫩的脚去踩他的手,看见哪根手指头踩哪根。

武林中多有忌讳,没几个剑客受得了别人在自己握剑的手上踩来踩去,真有这一刻,只可能是被敌手打倒在地的时候。毕竟脚被认为是“不洁”之处,而且蓝苗在花园里踩了半天,他的脚还真的不洁……

再说,十八般兵器中有一种兵器,叫做白打,也就是空手。这意味着若是高手,他的双手也就自成一种兵器。郭嵩阳一世习武,即使放下铁剑,他也仍然拥有一双利器,就是他的手。

现在蓝苗的脚就踩在这双称雄武林的利器上,不亦乐乎。

郭嵩阳居然也忍了。

蓝苗伏在人家背上,心花怒放,得意非凡,笑得要咬手指头了。

郭嵩阳受这好一番刁难,绝不吭声,替他穿好鞋后便起身。蓝苗见好就收,掸掸衣服,笑道:“郭先生真会伺候女人。”

郭嵩阳冻着一张脸,想凶蓝苗一凶,偏生说不出话来。

过了半晌,他才道:“徐玉在哪里?”

蓝苗道:“大概还在妓院里躺着吧。”

郭嵩阳便对桃花娘子冷笑道:“听见没?去找他!”

那女子捂着脸,提着裙子跑出去了。

夕阳已经完全沉没到了地平线之下。

郭嵩阳道:“你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他们并肩而行,这段路中,两人说的话都不多。实际上想说的话,他们也都还没有说出来。

路边有小孩子沿街叫卖花朵,只要是一男一女,他们便围住这两人,哥哥姐姐叫得甜极了。如果是两个男人,他们也会跑过去,但会察言观色。这年头男风盛行得很。

蓝苗用指头肚碰一碰那嫣红透粉、娇艳欲滴的秋海棠。人面海棠相映红,秋风都化作了春风。他含笑道:“这花香得很。”

有位才女说过,一恨鲥鱼多刺,二恨海棠无香。郭嵩阳听了蓝苗睁着眼睛说的瞎话,居然真做了散财童子,花自然捧到了蓝苗手里。

蓝苗肚子里笑得要打跌了,将郭嵩阳指使得“像狗一样”团团转的滋味实在不错。而且这事儿因人而异,要有极微妙的气氛,天时地利人和一样不可缺少。若把蓝苗换成李寻欢就全不对头了。

郭嵩阳替李寻欢穿鞋,给李寻欢送花……

救命!

郭嵩阳忽然道:“这段时间,你是不是遇到了麻烦?”

蓝苗顿时收敛心神,叹了口气。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道:“微末小事,不足挂齿。”

又走了段路,郭嵩阳淡淡道:“我住在永宁巷福来客栈天字一号房,你若有事,可以来找我末日:战斗吧,蔬菜!。”

蓝苗瞧了他一眼,微笑道:“那便先谢过郭先生。”

话说到这里,蓝苗还真想起件事情,便道:“有一事想请教。”

郭嵩阳道:“请说。”

蓝苗道:“如果你收到一封情书,没有抬头落款,所书内容与你毫无关系,而且密封严实,这是怎样一回事呢?”

郭嵩阳立即道:“这不是情书。”

蓝苗道:“哦?”

郭嵩阳道:“昔日武林中第一帮派生死门即是用长信来传递秘密消息,寻常人读了,只当它是普通家书。只有门内特定之人才能破译。”

蓝苗心如电闪,如果从这个方向思考,就很合理了。蓝蝎子原是一个秘密组织的成员,一贯用情书传递消息。跟踪自己的人,可能与这个组织有关。

这样说的话,自己只要破译这封情书,就能将蓝蝎子的社会关系掌握一半。很可能这一半,连伊哭都不知道。

但究竟该如何破译呢?

他只顾凝神思考,两人已走到客栈门口了。蓝苗停下步子,回身笑道:“我到了,郭先生也请回吧。”

走了一路,他已发现这件袍子里放着对方的私人物品。将那件外袍脱下,踮起脚尖,重新给对方披上。他已经拥有一双举世罕见的长腿,但比郭嵩阳还是矮了三分。

郭嵩阳皱眉道:“你……”

蓝苗已抱着胸口,把海棠花挡在锁骨下,很害羞似的,吃吃笑着跑进去了。

被你发现我没胸还得了!

一梦沉酣,又完全摆脱了跟踪者,蓝苗神清气爽。

躺在床上,他想起了昨天钱野的那管暗器……

那机括的外形,发射的暗器,都与当时“梅花盗”嘴中咬着的没什么两样。一定要说不同,可能是大小略有差别。

说到梅花盗,他就想起了林仙儿。

这是不是意味着,林仙儿压根没有退出武林,她只是隐在幕后,这钱野就是她的属下之一?

他必须再去看一看,至少找到了林仙儿,就等于找到了阿飞。李寻欢也正在找他。

夜深人静,弄堂的尽头传来几声孤凄凄的狗叫。更夫刚敲过三更,慢悠悠拖着脚步,走过了街口。

钱家大门已经挂起了素幔,厅内隐隐传来哭声。

蓝苗翻入了花园,先到大厅窥了一窥。守夜的是一个□岁的小男孩和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儿,小男孩已经困得在蒲团上睡着了,女孩儿在哭。听说钱野娶了一位夫人,生了两女一儿,这想必是他的小儿子和二女儿了。

他要找的是钱夫人,这大户人家的正房很好找。房中灯火未灭,白纸糊的窗格上映出一个女人的身影。他将白纸划破一道口子,瞧见一位素服中年妇人坐在梳妆台前,痴痴发呆。

他轻轻拨开窗户,无声无息站到了妇人身后。

作者有话要说:有姑娘说在有话说不方便,我就在下面回复各位姑娘啦=333333=

蓝苗听对方算这笔“人口买卖”帐,要笑不笑,点了点头。

郭嵩阳大概是觉得“徐玉”太过呆板,脑筋不会转的,忍不住多说了几句:“我听说,一个男人若是爱上了一个人,就会变成一个呆子。他的眼睛会瞎掉,耳朵也会聋掉。”

蓝苗乜着他,似笑非笑。

这眼神好似个鱼钩,将他的眼皮勾住,他想转眼都不能。

幸而郭嵩阳没有人生导师式的爱好,继续给他两巴掌。

蓝苗似乎想起了什么,淡淡道:“你说得不错。”

他道:“我的手掌有些痒。”

郭嵩阳欲言又止,只是闭上了眼睛。

蓝苗抬起巴掌来,试了试距离,正要打,又“噗嗤”笑了一声,道:“郭先生忒老实了,难道看不出我在开玩笑么?”

郭嵩阳道:“银子是你出的,人就是你的。”

他目如冷电,扫了眼躲在花丛后的女子,又道:“这样的女人,不要也罢。你卖了她,三百两银子,够娶一个身世清白的大姑娘了。”

36替我穿鞋,给我送花

他说着话,五指勾住下巴,已将面皮剥了下来。

郭嵩阳又见到了那张风流妩媚的脸,脸上似乎还有点巴掌印。

他的面上也瞬息阴晴**,比当时白衣少年还要窘迫。他的宏论发错对象,还给人家无辜的小脸蛋上来了个耳光,罪证清楚明白,指天发誓撒泼打滚也赖不掉。一抹奇异的晕红从脸上浮现,他拍过蓝苗脸的整只手都有些发痒。这只毒蝎子真是他命中的魔星。

一阵轻风吹过颊边,蓝苗身上忽而暖和。他只穿着贴身里衣,赤着脚站在庭院里,秋日的夜晚已有些凉入骨髓。郭嵩阳没接他的话,只将自己的外袍甩下,披在了蓝苗肩上。

蓝苗从袖中探出三个指尖儿,撩了撩发鬓,拉紧了衣襟青春之破茧。郭嵩阳的肩比他宽,外袍自然比他大,好似裹了件将军的长披风。

他盯着“徐玉”,一字一句地道:“但既然她能给你愉快,付出代价又何妨?只需记住,你也在利用她,这不过是场公平的交易。”

不然他可能会发现徐玉忽然变成了一个武功高手。接下来两人打成一团,这个武功高手的面皮一定会被掀掉……两人就无语凝噎,自绝于人民了。黄泉之下的钱野可能要笑得打跌。

蓝苗囧囧有神地见对方递过来一张纸,是“桃花娘子”的卖身契。

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