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37 会转眼珠的神像

钱大姑娘忽然屈膝跪下,双手奉上一封书信,道:“自从我爹收到这封信,就没一日风平浪静。前段时间,经常有陌生高手潜入府中,虽然都不是我爹的对手,但也够我们心惊胆战了。如今果然……听说昨天蓝姑娘易容而入,想必也是为了这封信而来。我愿意将这东西送与姑娘,求姑娘饶我全家性命。”

蓝苗大皱其眉,不由得觉得被调戏了。蓝光一闪,蝎尾已握在右手中。他蹲下来,板着脸道:“你再不说实话,我就弄死你,然后你的孩子就没爹没娘了。”

身后忽然有个清脆女声道:“我娘吃斋念佛,从不管这些事的。你问我吧。”

钱大姑娘紧盯着他,缓缓走下床来。她的视线带了三分犀利,从头到脚将他打量了数遍,道:“您是……蓝苗儿蓝姑娘?”

蓝苗挑眉道:“刚才那两个问题,你来回答。”

要蓝苗等明天,他按捺不住了,想先去探探路,也不妨事。

黝黑的夜色下,弯月被薄云遮了一半,洒下模模糊糊地光影。破碎的石板路边,蒿草长了有半人高,有东西蹿过,就发出一阵“沙沙”声。偶尔身前身后还有蛐蛐叫一声,也叫地断断续续,渐即无声。

蓝苗拨开草丛,放轻了脚步。

那封信只说怜花宝鉴在老君观,并未说别的。老君观荒凉成这幅模样,怜花宝鉴难道是被王怜花藏在了某处?但这道观足有三进,要搜索一番也需好久。

观门左右两边,放着两只长满绿苔的石狮子。他躲在一只后面,四处观望。老君观的朱漆大门原是关上的,现在剥蚀地不成样子,还早已倒塌了半扇。门内黑洞洞的,好似野兽张开了大嘴,潜伏在草丛里。只要有人进去,就会被吞噬无踪。

蓝苗闪了进去。

一进院中也长满野草,殿里供奉的是护法王灵官,因为泥金剥落,眉眼都糊成一块了。怜花宝鉴没找到,老鼠屎蝙蝠粪倒有许多。

他粗粗一翻,又进入二进院,殿中端坐着吕洞宾、丘处机和王重阳三位神仙。他掠上神像,在这三位高人脸上抽来打去,要不是袍子是泥塑的,他也要捞起来瞅瞅下面。不过自然,也并未发现什么。

三进院中,想必就是三清殿了,如果里面仍未有发现,如何是好呢?

幽森的后殿中,一个人头忽然从大门边探出来。

蓝苗探头,果然看见黑洞洞的后殿中,端坐着三位神像,想必就是三清。三位真人都身着道袍,手捧香炉如意。仰头望去,神像面部垂眉敛目,神情肃穆。只是太清掉了鼻子,上清缺了只眼睛,玉清那泥塑的长胡须断了一半。配上那原本神圣的气氛,看起来十分诡秘可笑。

蓝苗忍不住道:“看来做神仙也未必好,万一道袍有天掉光了怎办,岂不是裸奔么?”

他负着手,在三尊神像前踱过,又道:“你们的徒子徒孙,看来全是些假虔诚。他们要走,也不把你们处理一下。又不是在制作维纳斯。”

他一面吐槽,一面划燃了手中的火折子,黑暗的殿中忽然亮起了一点光芒。他目光扫过供台、殿柱、后殿两边的小神龛,火光也随着他的步伐飘荡。

神像背后的黑暗中,忽然响起一阵细碎地“嚯嚯”女人笑声。

蓝苗忽然回身,喝道:“谁?”

那笑声似乎从横梁上传来的,他走到神像背后,举起火折子仰面去瞧。但这种供神大殿,不仅宽大,还奇高无比。殿上是一层横梁又一层横梁,梁上花纹极尽繁复,还四处嵌着木质彩绘龙凤腾云装饰。就算大白天来瞧,也瞧不着殿顶。火折子这点微小火光,晃着一小片神殿装饰,就将他的眼睛都晃花了,别提还有大片横梁隐藏在黑暗中。

蓝苗喝了这声,那笑声不再出现。

他皱着眉头走到最左边,举起火折子,继续细看小神龛,忽然觉得有人在背后瞧着自己。

他猛然转身,厉喝道:“究竟是谁?”

后殿中还是他进来时的模样,三座神像背后,一片深广的黑暗沉寂着。

他举高了火折子,从左向右瞧,心想莫非是我的错觉圣剑王座。

又瞟了眼三清,他哼道:“长了双眼珠子,会干事吗?”

“吗”字刚脱口,他就发现太清的眼珠一转,盯向了自己。

蓝苗尽管胆大,也忍不住手一抖,火折子落在地上,周围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火折子脱手时,他就甩出了蝎尾,向后跃了一步。他背后分明是水磨青砖地面,虽然荒废多年,依然平整。但这一脚踩下去,却踩在个软乎乎的东西上。瞬间一声凄惨的女人尖笑响起,险些震破他耳膜。

蓝苗蝎尾已飞出,准确地钉向发出尖笑处,同时就地打了个滚。他手感确实蜇到了活物,这蝎尾上淬的剧毒奇烈无比,只要背后的不知名物体会喘气,他就不怕对付不了它。此刻,他原来所立之处,确实已无声息。

殿中又恢复了寂静。

蓝苗伏在地上,凝神谛听着周围动静,确实没有半点声响。他缓缓站起,走了过去,摸了好一阵才摸到那火折子。

火光一现,他瞧见地上一团毛茸茸的物事蜷缩着,已经死透了。原来发出尖笑的,就是这只狐狸。

蓝苗将狐狸头拨出来,意外发现它还咬着东西。扒开嘴看,居然是个鸡腿,还是炖熟的。不仅炖熟,还是红烧做法,一阵八角桂皮的香气甚至飘进了他的鼻中。

这只狐狸一定是潜进某户人家,将刚做好的红烧鸡扯下一条腿,叼到这老君观预备大快朵颐。先跳在横梁上,后被吓得回到地面。不料蓝苗刚好跳在它的尾巴上,所以惨嚎一声。鸡腿没吃着,还丢了性命。

不对。

这老君观如此偏僻,毫无人迹,它从哪里偷的鸡腿?

绝不可能是在镇上偷了再跑来这里,哪家的狐狸这么好耐性?

蓝苗重新抬起头来看向三清,这回做足了心理准备。上清和玉清并无反应,但他举起手中火苗,太清眼珠又是一转,盯住了他。

轻风吹拂下,那细小的火光飘摇不定,太清的眼珠也时而右转,时而左转。若火光一个跳跃,太清的眼皮也一跳,似乎在眨眼。

蓝苗展动身形,掠上了太清的肩膀。他将火折子放到神像面前照着,低头去看它的眼睛。才发现太清的眼睛与上清玉清不同。那两尊神像的瞳孔是用颜料画出来的,这尊却是用水晶嵌在眼眶中。在火光照耀下,水晶流光溢彩,看起来就像眼珠随着火光晃动而转动。

废弃的道观里的一尊废弃神像,为什么要换水晶的眼珠?

蓝苗冷笑一声,忽然伸出两指,将太清的双眼挖了出来。

眼眶里面居然是空的,露出两个黑洞。

蓝苗飘落下地,转到神像背后,一拳打在泥塑的背上。如神像是实心,这拳至多将它打出两条裂缝。但泥塑中拳之处,回声空洞,“嘎啦”一声,裂开一个碗口般的大洞来。蓝苗又送了它几拳,转眼打出一个足以供人进出的大洞。探头进去一看,脚下居然有石梯。

事情很明白了,这座名为废弃的老君观,实际下有密道,有个组织在此盘踞。若外面有动静,就会有人透过神像双眼,来窥探殿中情形。那狐狸的鸡腿,也多半是从密道里扒出来的。不知他们的夜宵丢了后,忧不忧郁。

蓝苗喃喃自语,道:“没瞧见还好,瞧见以后,忽然觉得很饿……”

他熄灭了火折子,钻进了洞中。

妇人摇了摇头。

蓝苗又道:“把你丈夫的书信都拿给我,这总知道吧。”

这封信很简短,大意说怜花宝鉴在城东老君观中,让钱野设法取回。写信人像是钱野的头领,用了命令口气。

他冷静了一会,淡淡道:“这信是谁写的?”

那妇人见镜中忽然出现陌生人影,惊呼一声,坐到了地上。

妇人又摇了摇头。

钱大姑娘伏在地上,道:“我真的不知道,我们都是妇道人家。我爹有时让我办事,也绝不告诉我前因后果。这封信还是他过世后,我找出来的。”

蓝苗盯着她,道:“不对吧,你爹的上司是个仙女一般的美人。”

她“咚咚”磕了两个头,凄声道:“我们真的没见过。”

他在心里已有两分怀疑,一个不会武功的妻子,真的会知道她丈夫在武林中的机密事吗?

他道:“你丈夫加入了一个帮派,你知不知道?”

37会转眼珠的神像

听这段话,这封信还是个宝贝了。

尽管蓝苗的初衷并不是这个,但他对宝物从来都很感兴趣,自然笑纳。打开后,“怜花宝鉴”四个字明晃晃地出现!

他拼命擦了几下眼睛。

蓝苗得了这封信,已不想纠缠这问题,心想回头让李寻欢去查好了,他一定能找到阿飞的天巫。便立即出了钱府。

城东老君观他听说过,是一所早已废弃的道观。地处城郊,白日都无人经过,半夜鬼怪狐狸出没,渗人的很。

蓝苗心中一凛,回身见拔步大床上伸出一只纤手来,拨开了厚重的帐幔。一位相貌姣好的少女探出头来,和他对了一眼。这应该就是钱野的大女儿了,估计是今日钱府天翻地覆,她便住到了她娘房中,方便说些体己话。

她惊恐地看着蓝苗,摸索了一个圆凳挡在身前,她居然不会武功。

蓝苗点住她的嘴巴,笑道:“不必惊慌,我只想问你几个问题。”

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