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38 只能进不能出

但现在没时间留给他思考了,这群人越走越近,听脚步起码有七八个人。就算他出手偷袭,也不能保证不会有一两个漏网之鱼。大喊大叫起来,他的潜入计划就全盘告破了。

第二人颇老实,道:“没有。”

第一人懒洋洋地道:“这里又没有金银珠宝,哪个高手会跑来?一个既拿不到好处,还很难找到的地方,连鸟都不会来拉屎。”

第一人“咳咳”两声,不说话了。

蓝苗心想,找人?找什么人,找亲戚吗?

蓝苗不禁偷笑,见暂时出不了岔子,便转身,沿着这条没点燃铜灯的甬道走了下去。

这条甬道不长,尽头是扇铁门,门却没锁。

蓝苗一闪进去,鼻端就飘来一阵令人窒息的气息。气息像是铁锈味混合着血腥味,使他鼻腔一阵发痒。

这似乎是间很大的石屋。门既然没锁,就代表里面多半有人。他怕点燃火折子会惊动对方,贴着门边的石壁,慢慢挪步。向右走了不到半丈,触手冰凉,似乎摸到了一根铁棍。他又摸了摸,发现是一排铁栅栏。

铁锈味和血腥味中,栅栏里又隐隐飘来了一阵腐烂的臭气。

这种地方……铁栅栏只意味着监狱了。

他皱着眉头,将脸贴近栅栏,向黑暗中看去。

黑暗中突然伸出一只手,紧紧抓住了蓝苗的手腕。他吓了一跳,反手搭在对方腕脉上,低喝道:“松手!”

那人喉咙中“荷荷”一声,好似听不懂人话,也丝毫不在乎腕脉被扣。反而抓着他手腕,拼命向里拖,好似要将他也拖进栅栏中去。蓝苗觉得腕上五指劲健有力,显然是个练家子,但不知为何内力全无。所以空有手法,没半点气力。

石屋尽头,忽然一点灯光亮起,有人喝道:“龟儿子,吵什么?”

蓝苗心中凛然,用力捏对方腕脉,从那只手中脱出来。抬头见栅栏边“品”字形堆着三个麻袋,是再好不过的隐蔽处。他避到暗处,等那人拿着油灯慢吞吞走过,就轻轻抬起最上面那个麻袋,缩进两个袋子之间,又将第三个麻袋一头放在袋子上,一头斜靠在栅栏上。中间恰好留出个空隙,足以让他躲藏。

这一套动作做的又轻又巧,没发出丝毫动静。那人不察这里多了个人,走到那个铁栅栏前,大骂道:“嚎什么嚎?嚎丧吗?”

栅栏里的人呜呜叫着,似乎很惧怕他,向里面缩去。

那人从腰上扯下根皮鞭,“啪”地在栅栏上抽了一下,继续指着他骂道:“一个傻子,还想出去!你身怀武艺时出不去,现在还能出去啦?老子刚睡着!我让你每天闹,每天闹!”

他骂得兴起,将鞭子往栅栏里乱抽,抽得那人四处翻滚。

蓝苗凝目一看,一缕寒气从脚底直流到头顶。那人不仅身上衣衫褴褛,到处是鞭痕,没一块好肉,而且脸上只留下两个腐烂的黑洞,眼睛不知何时被挖去了。

他借着油灯光芒又一看,发现铁栅栏边还是铁栅栏,一路的铁栅栏。这里居然有二十几个监牢,十几个装着人。这些被关的人和正被打的人一样,面容都被毁得血肉模糊。有些趴着,有些坐着,痴痴呆呆,不吭一声。

他心神震动,手上劲力微变,顶上麻袋就歪了一歪。滚下来一个圆球,“砰咚”砸在他头顶。

蓝苗吃了个闷亏,又不敢吱声。他用眼角去瞟那个滚远的球,见那球居然直奔那挥鞭之人而去,在他脚边停了下来圣剑王座全文阅读。白森森的,是个骷髅头,张着嘴,似乎在狂笑。

我捧的这袋究竟是什么东西啊?

他几乎要咆哮了。

更倒霉的是,那人也察觉异样,向三堆麻袋看来。

蓝苗从缝隙里能瞅见他,他却看不见蓝苗。他皱着眉头走过来,伸手想扶正袋子。麻袋缝隙里突然探出一只手,掐住了他的咽喉。顶上那袋子也随之倒塌,滚出许多惨白的肋骨、臂骨、锁骨、腿骨……

蓝苗探出身来,冷笑道:“你们这里谁管事?”

那人万万料不到会有外人闯进来,只会瞪着他。蓝苗又一紧手掌,道:“说!”

那人道:“是……是五毒公子。”

五毒公子是哪位啊。

蓝苗追问道:“听说他最近得了一样东西?”

这里既然有帮派盘桓,若有怜花宝鉴,就必定是落在帮派的头领手里了。

那人停了一瞬,道:“不……不错,是件好东西,都没给我们看过。”

蓝苗冷冷道:“他在哪里?”

那人道:“你往后头走……那里有扇石门,是他练功的地方。他每天晚上练功,都让我替他守门。”

蓝苗向监牢尽头扫了一眼,又道:“你们抓他们做什么?”

那人道:“我们头领练功需要武林高手……要吸收他们的功力,还要用他们的骨头布阵。”

蓝苗心想,这是什么邪门的武功?还布阵?我是不是遇见一个邪教?听说这种邪门教派都很难对付,幸好邪教除了奥姆真理教,还有飞天面条教。

他给了这人一掌,见他翻了白眼。就拿了油灯,溜到了监牢尽头。

这里果然有一扇石门。

蓝苗听了一听,见里面没甚动静,去扳石壁上的机关。打开后,才发现这门奇厚无比,比常人手掌还宽。他用油灯往里照看,发现是一条短短的甬道。甬道尽头拐了个弯,不知通向何方。

这条甬道十分光滑,地上没有半点灰尘,应是常有人走。这“五毒公子”练功的地方,也太奇葩了。

他往里潜入了两三丈,却没见着火光和人声,渐渐觉着不对。

普通的甬道,地面是直线,两壁也是直线,三条直线交织出两个直角。洞顶可能平行于地面,也可能是圆拱。但这条甬道,两面墙壁都微微凹进去,地面也凹进去,三条弧线连成一个近似于圆的管道。

他似乎听见弯道后传来一种细微的、奇异的声音。好似一个人在咀嚼食物,又好似一个人踩到了胶质物,正将鞋扭来扭去。

蓝苗有种不祥的预感,他立即决定先退出去。

退到石门前,他反手去摸门闩,没摸到,又用油灯去照机关,发现门边也没有机关。这扇门从里面看,光滑得像一面镜子。

蓝苗的鼻尖上微微沁出了汗。

一个房间安着一扇只能进不能出的门,这房间一定不是供人住的。

一条路安着一扇只能进不能出的门,这条路也一定不是给人走的。

不仅有脚步声,还有一片脚步声。有人道:“困死了。照我说,我们每天晚上在这里站岗,纯属脱了裤子放屁。”

又一人道:“上头管得严,让你站就站,那么多废话。”

脚步声到弯道处,便停止了。一阵悉悉索索,似乎在铺坐垫,整兵刃。

忽然第三人发话了,道:“邓老三,你去神像里看看,有异常没?”

很明显,这条甬道时常被使用。

前一人哼了几声:“你站了半年,发现过一个人吗?”

蓝苗绷紧了心弦,只要他们一见神像破洞,就会知道有人强行进入,他再想捣鬼就难了天巫全文阅读。他不知洞中是哪个组织,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现在暴露,无疑敌暗我明,极为不妙。

邓老三连忙道:“是。”

听声音,他就是那发表“鸟不拉屎”宏论之人。

蓝苗想,这会儿正是天黑,这里的人在睡觉也是应该的。况且一般人还真找不到这儿,没守卫也很正常。

他溜出一只脚,正要踏进甬道,忽然甬道尽头的岔道里响起了脚步声。他只好将脚又缩了回来。

38只能进不能出

但这里只有一条路,如果他们继续走过来,一定会拐过弯道,看见自己。

蓝苗缓缓后退,向自己所处甬道的左壁靠去。一摸之下,忽然撑了个空,差点摔倒。他回头一看,才发现自己所在的甬道还有一条向左的弯道,是斜着插上来的。洞壁上似乎也有青铜灯,但全是熄灭的。所以漆黑一片,自己竟没发现这里有条路。

他迅速闪进了这条甬道,觉得一阵寒气席卷周身。这条路倾斜向下,所以特别潮湿,头顶似乎还有水珠滴下。

第三人似乎走了。蓝苗屏息等待。一人道:“邓老三,你怎不去检查神像?”

邓老三嘿嘿笑着道:“有毛好检查的,每天都是那个鸟样。”

第二个人很直接,道:“万一有高手来找人呢?”

蓝苗轻巧前行,偶尔碰触洞壁,感觉十分光滑。

走了不过几丈,前面就出现一条向右的弯道,弯道中映出火光,但没有声响。蓝苗靠在洞壁右边,从怀里摸出一面小镜子,小心地伸出去。镜中映出一条甬道,甬道笔直,足有五丈长,尽头分了两个岔道,不知通向何方。洞壁边每隔两丈,就点着一盏青铜油灯,但并没看见人影。

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