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39 天上掉下个游龙生

蓝苗落在水桶粗的蛇身上,就感觉蛇身中段忽然卷出一个环,从头上套下来,蛇尾也随之卷了两三个圈,要将他缠住。蓝苗将身子望空一纵,落在甬道右壁上,向洞内狂奔而去。

巨蟒眼珠不错地盯着他,又蠕前了一尺。

蟒蛇在攻击猎物前,通常游动并不快速,而是慢慢接近。直到猎物进入有效攻击范围后,突然暴起伤人。不到一眨眼的功夫,它就能咬住猎物,立即翻滚两三圈。蛇身就紧紧缠在对方身上,使人无法挣脱了。

它弹开那瞬间,蓝苗凌空跃起,一个跟斗翻到了它的脖颈后。他手中蝎尾也同时飞出,蜇在它的头盖骨上。但蟒蛇都全身覆满鳞片,这条巨蟒的鳞片尤其坚硬。“叮”的一声,蝎尾反而被弹到空中。

巨蟒的利齿刮在石门上,声音尖利得令人牙酸。油灯被这阵狂风一刮,也猛然熄灭。

游龙生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何事。他怒道:“你不会放我下来?”

蓝苗右手搂腰,左手搂腿,凭空抱了个大活人,速度自然慢了不少。听了这话,把他往对面一丢。巨蟒张口扑来,吓得少年一个滚跌跳出丈外,跟着蓝苗向前狂奔。他听见巨蟒撞在石壁上的声音,沁出了一身冷汗,怒叱道:“我知道你想弄死我!”

蓝苗讥嘲道:“你知道还跟着我跑?”

巨蟒紧追在后,游龙生想换条路也不行。两人一左一右向前飞驰,他轻功不如蓝苗,几个起落,就被抛在了后面。

蓝苗想起了那个“我不必跑过熊,只需要跑过你”的笑话,但此时此刻,却不怎么好笑。

他回头去看,巨蟒吐出的信子已擦到少年衣摆。游龙生拔出了夺情剑,突然回身蹲步,扬剑往上一削。他出剑的手法与角度都十分准确,如果内力够高深,确实可以将它较柔软的颈下皮肤割开。

但游龙生毕竟年轻,这巨蟒已可算刀枪不入。一剑上去,虽夺情剑削铁如泥,只顺着它下颚削下一条蛇皮来。这更激怒了巨蟒,它本已冲过游龙生,猛然将头转了回来,向他张开了血口,上下两排弯刀般的利齿闪出了寒光。

游龙生凭着血性削了它一剑,但从未对峙过如此巨大的怪物。他跌了一步,僵在原地。脑袋居然空白一片,全身动弹不得。

一只手忽然抓住他的肩膀,将他提了起来。

游龙生身子一抖,心想,蓝苗是要扔他去喂蛇了。

蟒蛇吞食了大型猎物后,身躯会鼓出一个大包,接着就会变得奇懒无比。至少一个月都不会再进食,也意味着它不会、也不能再攻击任何活物。蓝苗若将他扔出去,就能躲在一边,等收割胜利果实。

这些不过如电闪而过,游龙生一阵天旋地转,真的被丢了出去。他在石壁上摔得眼冒金星,抬起头来,却看见巨蟒咬在了蓝苗腰上!随着蟒身立即团团卷起,将蓝苗缠在一圈一圈的蛇身中,转眼其中的人就看不见了。

游龙生目瞪口呆,忽然长吼一声,提起夺情剑,掠了上去。

蛇身中忽然喝道:“滚开!”

蓝苗将真力充进全身外袍中,涨成了一个圆球。巨蟒紧紧缠在圆球之外,嘴还咬在他的腰上,但也被撑了开来。虽然衣服球支撑住了巨蟒的缠绕,但压力委实太大,他只觉自己的肋骨在吱吱作响。

他深吸一口长气,突然低喝一声。外袍顿时涨大半尺,他眨眼从中飞蹿而出,凌空翻身,落在两丈之外。这招金蝉脱壳甚是管用,巨蟒只缩身缠住了那件外衣。

游龙生怔住了,道:“你的腰……”

他不说话了,蓝苗的中衣下摆被撕破了,露出淡金色。

蓝苗穿了金丝甲。

巨蟒扑了个空,愤怒地转回头来,又张开了大嘴。

蓝苗劈手夺过夺情剑,剑尖上指,手伸进了巨蟒的血盆大口。它一口咬在长剑上,剑尖瞬间入肉,撑住了上下两颚。它瞪圆了幽黑的眼珠子,尽管继续向他们追来,却无法将嘴闭上。

蓝苗一面跑,一面见游龙生又拔出一柄剑来。这还是因为他每次遇见蓝苗,都被弹飞武器,于是采用硬性解决问题的方法,准备两把。

他道:“这把剑叫什么?”

游龙生也在跑,道:“纯钧。”

蓝苗问道:“那一定也很锋利了?”

游龙生怒道:“废话!”

蓝苗忽然停步,将纯钧剑也劈手夺过,一个翻身落在蛇头上。它的右眼已瞎,只剩下左眼。他反手一插,将纯钧刺入巨蟒左眼中,深贯入脑。这一系列动作电光石火,巨蟒不再追他们,而在甬道中疯狂翻滚起来。

蓝苗和游龙生又往前跑了几丈路,才回头去看。蓝苗道:“你还有剑没?”

游龙生忍不住道:“谁身上带三把剑?”

蓝苗叹了口气。

游龙生忽然瞪向他,道:“我的鱼肠剑呢?我的鱼肠剑呢?”

蓝苗“啊”了一声,在袖子里一摸,抽出了这把许久不用的短剑。他纵身过去,瞅见巨蟒翻滚时露出了肚皮,立即手腕一甩。鱼肠剑像飞箭般,“哧”地插|进了巨蟒七寸之处,一股鲜血立即喷射了出来。

它身上插了三把剑后,已经无力挣扎。每翻滚一次,剑就插入更深。一炷香时分后,终于瘫在地上,不再颤动了。

两人才缓缓走过去收拾残局,游龙生将两把剑收回来,蓝苗也拿回了蝎尾和鱼肠。石门自然出不去,但游龙生方才掉下来那个裂口,却是一个再好不过的出口。

他们走到淡黄的灯光之下,向上望去,似乎还没人发现这里发生的事情。

蓝苗忍不住道:“你怎么会在这里?这是谁的地盘?”

游龙生瞧了他一眼,还没说话,忽然甬道中“沙沙”声蠕动,又一颗巨大的蛇头从弯道绕了出来。

两人目瞪口呆,话也不说了,立即从裂口蹿了出去。

所出来的地方,是一间石屋,桌上放着盏油灯。一个黑衣人正在裂口边四处查看,见他们上来,张嘴要叫。游龙生暴起挥剑,一剑砍死了这人,将他踢下裂口去。

石屋外传来脚步声,蓝苗还要问,游龙生道:“这里是五毒公子的蛇窟,据说他来自苗疆,已经投靠了上官金虹。你还不走?”

这时石屋木门被轰然踢开,一群黑衣人冲进来。蓝苗回头看,游龙生居然不见了。地上落下一根小木棍,上面刻着一圈圈的螺旋纹。他的记忆忽然被牵动,伸手将它捞在怀里。

刀风劈面而来。

蓝苗展动轻功,眨眼就蹿出了木门,顺着甬道向上跑。他已经看出,之前从神像下到暗道,那七八个守卫来的两条岔路,一定有一条从低到高绕到蛇窟上方,就是这条甬道。

这些守卫不过占着人多,并无高手。没人挡得住他,统统被甩在后面。不过一盏茶时分,蓝苗已奔到神像下那条暗道,忽然肩上一疼。他回头看,两个黑衣人手中各拿着一管吹箭。这箭没射中他,只擦破了一道油皮。但他纵出神像背上大洞,已觉得脑中隐隐发晕。

蓝苗心想,不妙,箭上有毒!

小楼连苑扔了一个地雷

秀涩扔了一个地雷

非常感谢迥瑟姑娘,小楼连苑姑娘和秀涩姑娘xdddd爱你们哟~

僵持了约一盏茶时分,一条又长又粗的紫黑信子从巨蟒嘴里吐出来,在空气中“索索”几下,又收了回去。随后它缓缓地向前蠕动了一尺,整个蛇头完全探出了弯道。黑黄色的菱形花纹包裹了整只头,从颈部延伸下去。它属于世界上最大的蛇种……网纹蟒蛇。然而就算是网纹蟒,它也是大得出奇。

蓝苗缓缓抬起手,在墙上一拍,将油灯嵌进了墙里。

蟒蛇是没有眼睑的,它不会、也不能闭眼。蝎尾倒勾准确地刺进了它的右眼,霎时巨蟒疯狂一卷,蓝苗只觉蝎尾脱手飞出。他瞬间飞遁而走,刚转身绕进另一条岔道,被漫天碎石灰粉糊了满脸。巨蟒痛苦得发了狂,“嘶嘶”尖叫,长尾卷起,从这条甬道滚到那条甬道。每抽一下,蓝苗靠背的石壁就震动一次,令人担心整个甬道会不会倒塌。

他躲在隐蔽处,心想这畜生还撑挺久的。那巨蟒却开始到处游走,似乎在寻找什么。蛇头忽然绕出弯道,离蓝苗还有三丈,它就露出了白森森弯刀般的利齿,猛扑过来。

蓝苗持着油灯,豆大的光芒在黑暗中跳跃着。

他整个人也弓□去。

蓝苗从它头顶翻过,它旋身紧随,一头撞在拱顶上。登时地裂天崩,拱顶开了个大洞,砖头石块下雨般落下。同时,头上响了声惊叱,一个黑影接着摔下。

这片蜘蛛网般的甬道是用来养蛇的,地面颇为干净,肯定有人经常打扫。蓝苗夺命狂奔时,发现左右石壁上有规律地分布着方孔,方便饲养人观察蟒蛇。所以甬道两边或者顶上有别的石室,他一点也不惊讶。

蓝苗不及思索便伸臂接住此人,就地一滚,向别条岔道狂奔。拱顶破裂后,立即在甬道里洒进一片淡黄灯光。他借光往这人脸上一看,这人也正在看他,表情像被雷劈了一样。

蓝苗也一动不动,连呼吸都屏住了。

这条少说有五六丈的蟒蛇就是那“五毒公子”。

38天上掉下个游龙生

身后“簌啦啦”之声席卷而来,巨蟒在光滑的洞壁上游动着,紧追着他,全然不肯放过。当然,这条巨蟒态度积极,动作敏捷,就代表它饿了。

这时蓝苗已经蹿过了三个岔路口,还是甩不脱巨蟒。尽管这里的甬道像地下蜘蛛网一般横七竖八,还漆黑一片。但蟒蛇靠它的信子和生物温度感应装置,绝不会追丢了猎物。相反,它还越来越近了。

他在一个急转弯的岔路口突然翻身,倒挂在洞顶上。听爬行声越来越近,蛇头一探出弯道时,蓝森森的蝎尾又再度飞出。

这人正是游龙生。

新气味刺激了狂暴的巨蟒,它飞一般游向两人。蓝苗一边跑,一边道:“你难道不能下来?”

巨蟒悄无声息地继续蠕近,蛇颈却如一张弯弓,缩得越来越紧。蓝苗一刻不敢放松。它下颔微微一抖,蛇身忽然弹直,霎时就扑到了他面前。那张血盆大口也凌空张开,足有半人高,登时将甬道堵塞了一半。

弯道后似乎有人嘘气,有无数小铁片在地上刮出了“沙沙”声。这些声音慢慢蠕动着接近,听在耳中越来越清晰。

一颗笆斗大的蛇头从黑黢黢的弯道中探了出来,一对琉璃般黑眼珠映出幽幽的光芒,一动不动地看着蓝苗。

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