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41 欲拒还迎

他的五指虽然握在对方手臂上,却虚软无力,平素的力气不知去了哪里。他心想,不妙,我得把这家伙推开,先扯开他的手,然后让他滚。但全身居然动不了一根小手指头,依然伏在那里。

剑分文剑和武剑。文剑通常镶金嵌玉,供文士学者佩戴,或挂在书房之中用作装饰。因此力求轻便,不过一二斤。武剑则是实战中使用,杀人夺命,也只有三四斤。因兵器越重,杀伤力越大,对人的膂力与臂力也要求越高。这把嵩阳铁剑少说也有十四五斤,才能仗它迎击六十三斤的金刚铁拐。

蓝苗知道郭嵩阳高大雄健,肩膀尤其宽厚,以致能使十四斤铁剑。但却从未感觉过对方像这一刻这么有存在感。郭嵩阳一袭黑衣,将窗外射进来的日光全挡住了,屋中似乎一片昏黑,不能辩物。

郭嵩阳的手臂已从背后绕过来,抱住了他的腰。蓝苗这套衣衫并不厚,甚至能说相当薄。他臂上肌肉又那样结实,紧贴着蓝苗的腰,中间两层衣物好似不存在一般。蓝苗颊上已晕红一片,想说点话,脑子却像被糊住了般,只抓住了他的手臂。

郭嵩阳俯下头来,在他发鬓与耳廓交界处贴上了唇。他的唇滚烫,缓缓地擦进蓝苗耳廓后。蓝苗觉得自己整个耳朵都被烫红了。

他跑到圆桌对面,郭嵩阳还留在原地。待小二一样样上完了菜,出了门,对方才走了过来。

蓝苗垂着头,将长发匆匆打了个辫子。

郭嵩阳的胸膛仍在起伏,瞧着他。

蓝苗已稍微恢复了冷静,他抬头赧颜笑道:“郭先生不饿么?”

郭嵩阳盯着他,忽然道:“为什么?”

蓝苗将目光挪开,似乎很难为情,不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您要是发现我的胸是充气的,还不一剑砍死我?

半晌,郭嵩阳从袖子里拣出一样东西,放在桌上,淡淡道:“我以为你对我有意。”

蓝苗定睛看去,居然是自己的手帕。

自从接收了蓝蝎子的一堆毒虫,他养成了随时化妆卸妆的习惯。一旦有危险,就要将妆化上。但脸上有东西毕竟难受,所以他又准备了块手帕,危机解除,立即卸妆。那手帕上全是他的口脂印黛眉痕。

那天披着郭嵩阳的外袍,他也顺手将东西放在袋里,走时才拿出来。这块不重要的手帕就被遗漏在对方袍子里,他也全然不在意,又买了一块。这事本没什么,但被郭嵩阳拿出来,却一百张嘴都说不清了。

青楼中的女子将精致的绣花手帕上印上自己的唇印和眉痕,再送给心仪的男子,原是调情的一种极普遍的手段。有人作诗曰:“黛眉印在微微绿,檀口消来薄薄红。”就是描摹那帕上的美人印记。

这块帕子上更是印满了蓝苗的唇印眉痕。人家调情,印一对也就罢了。这帕子上印了一堆,快放不下了。令人观之,只觉嘴都要从帕子里扑出来。

郭嵩阳老早就觉得蓝苗在勾引他,而且还是热烈地勾引。

蓝苗的舌头好似在嘴里打了个结。

他慢慢地抬手,将那块帕子扒拉过来,塞进袖子里。

过了会儿,蓝苗才抬眼,对郭嵩阳一笑,道:“我对郭先生确实心仪已久……”

他知道,郭嵩阳这么快就上钩,也是觉得反正蓝蝎子睡了七十九个男人,再睡一个也没甚大不了的。那句“你若有事,可以来找我”背后信息量过大,无疑也充满了暗示。

两人碰巧见面一次,还有可能。碰巧见面两次,可能性就太小了。又加上这块手帕。郭嵩阳是认定蓝苗在主动地、富有技巧地勾引他。这会蓝苗都投怀送抱了,他也被撩动得心猿意马,睡一睡又何妨。

犯不着为了这种误会得罪郭嵩阳,男人么,给他块糖吃罢。

蓝苗上前,拉住了他的手,缓缓轻笑道:“但是……我现在不太方便。”

郭嵩阳抽出了手,冷声道:“你大可放心,我从来不强迫女人。”

他内心有种被蓝苗戏耍之感,还有点面子丢了的难堪。郭嵩阳这种人,总是特别爱面子的。

蓝苗又一笑,索性欺近,搂住了他的胳膊,软声道:“你生我的气了?”

郭嵩阳不说话,蓝苗腻声道:“你英俊潇洒,武功盖世,我自然喜欢得很,你可千万不要胡思乱想。”

所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郭嵩阳听了这话,虽然还冷着脸,却也没将手再抽出来修真大冒险。

蓝苗又叹了口气,道:“但是……并不是你的原因,都是我的错。总之,你如果和我睡了觉,一定会后悔万分,而且还会非常生气。我不能害了你。”

说不定你还会砍死我。

他补充了这句发自肺腑的真心话。

郭嵩阳忽然道:“我问过李寻欢。”

蓝苗心想:嗯?这和李寻欢有毛关系?

郭嵩阳继续道:“他说他并没有和你……”

蓝苗灵光一现,想起李寻欢曾经荣升为他的第八十位姘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江湖人总是希望他的姘头越多越好。有时走在路上,就听说一个面都没见过的人成了自己姘头。再过去一看,这个人只有八岁。真是奇哉怪也。

郭嵩阳可能早风闻了这句流言。与他第一次见面时,蓝苗还亲口说了“我与小李探花已喝过好几场酒”,这足以作为一个浪荡|女人勾搭过某人的旁证。

狗娘养的旁证!

蓝苗尽力笑得温和点,道:“我与李寻欢只是朋友。”

郭嵩阳道:“我相信他不会骗我。”

他忽然盯向蓝苗,道:“我听说你有七十九位情夫。”

郭嵩阳在这个时候说这句话,当然不是好奇对方的情夫状况。

蓝苗颇为尴尬,干笑道:“都是过去的事了。”

郭嵩阳仍然盯着他,道:“我还听说你杀了七十八个,只留下了一个?”

蓝苗板起脸来,道:“你老问这个做什么?”

郭嵩阳淡淡笑了笑,道:“我知道那人的名字。”

这笑容不但冷酷,还有些险恶了。

蓝苗瞪着他,忽然跺了跺脚,搡了他一把,又一头扎进他的怀里,大辫子也随之飞了进来。闷嚷道:“这和他有什么关系?你还提别的男人名字,我就要生气啦!”

郭嵩阳果然吃这一套,尽管唇边冷笑,忍不住又搂住了他。

他低头去吻蓝苗的唇,紧紧捉住了对方的腰,将对方压在了桌上。一面在他丰满的唇上深深吮吸,一面喘息道:“你让他来杀我,我偏要和你……”

蓝苗任他气息絮乱地吻了一会儿,趁对方呼吸时推了他一把,又从他怀抱里溜走了,嗔道:“你在想什么?压根也不干他的事。反正,反正现在不行。不说这个了,我有事对你讲。”

郭嵩阳没再逼迫他,好一会才将呼吸平缓下来,在桌边坐下。

蓝苗连忙给他盛了碗饭,为他找点事做,以免这人想象力太丰富,想些不该想的。

幸亏郭嵩阳想象力不丰富,不然可能立即要扒他衣服来确定性别了。

蓝苗给自己也盛了碗饭,郭嵩阳看着他,缓声道:“什么事?”

蓝苗抬眼,笑了一笑,道:“李寻欢是不是你的朋友?”

谢谢花落又逢生姑娘!=33333=用大心吻你哟!

强烈推荐:

蓝苗始料未及,好似忽然被推销了一件不能退货的贵重物品。他伏在对方肩头,一眼就看见了肩后的铁剑。

他喃喃道:“郭嵩阳……”

蓝苗睇着他,被郭嵩阳的神情所感染,呻|吟道:“和我睡觉的男人都要死……你不怕么。”

郭嵩阳凝注着怀中人的眼眸。他的眼神与蓝苗的眼神对在一起,如汤沃雪。抱着对方的双臂也钢浇铁铸,稳如泰山,使蓝苗不禁一阵阵地晕眩。显然,对方没怎么地,倒是自己慌得要死。

蓝苗盯着镜子,只觉半晌动弹不得。

郭嵩阳并不放开他,而是反手解开了背上挂带,将铁剑往桌上一抛。他这把嵩阳铁剑奇重无比,沉重的铁木相击声,惊得蓝苗心中一颤。

蓝苗在背后狠狠掐了自己一下。

他正要提起全部的决心来拒绝郭嵩阳,门忽然响了。

小二的声音传来,道:“客倌,菜准备好了。”

他的手也随之抬起,去推对方的小腹。还未碰到衣襟,手腕就被抓住了。木梳“当啷”一声,从五指中落了下去。

郭嵩阳倾□来,长舒双臂,就着蓝苗半回身的姿势将他搂进怀里。

41欲拒还迎

他的温顺给了郭嵩阳极大的暗示。剑客忽将左臂伸进腿弯,一把将蓝苗抄了起来。很显然,他抱起个人也不费吹灰之力。

蓝苗转了个圈,惊呼一声,不由得搂住了他的脖子。郭嵩阳抱着这妩媚的美人,心中忍不住生出一种错觉,似乎自己想带他去哪,就能带去哪。想如何蹂躏他,就能如何蹂躏他。这个人必然会反抗,但这反抗是蟒蛇一般缠绕的反抗,会用丰满的红唇吸他的血,用纤细的手臂和雪白的长腿紧紧地绞杀了自己。

他的胸膛起伏着,眼神也越来越烫,呼吸开始絮乱,盯着怀中的人不放。

郭嵩阳眼神一闪,他还没说话,蓝苗就抢着道:“端进来。”

他声音中还带着喘息,随后一扭腰,从对方的怀里跳了下来破窍九天。

蓝苗的心也在狂跳,一时竟无法将它勒停下来。

郭嵩阳有力的手指还插在他头发里,怎么看都是某种事情发生的前兆武极最新章节。

他轻轻抿了抿嘴唇,略微低眸回身,仰起头来,微笑道:“郭先生真是会……”

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