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42 要命的情书

他知道郭嵩阳绝不会在半夜进来的,当然不是怕蓝苗咬他。

蓝苗见郭嵩阳默认了,便悄悄一笑,继续低头吃起饭来。原本他自己去告诉李寻欢最好,还能顺便去钱家和钱大姑娘算账。但现在他心中有事,便把它推给郭嵩阳了。

两人吃完,此刻傍晚已过,又是安寝时分。屋里只有一张床,这张床还不太大。蓝苗见郭嵩阳不知有意无意,坐那没有起身的打算,便笑着拉住了他的手,道:“我一件事要对你说。”

他这句话说了一半,脚下也就溜了一半。说完时,人已站在门里,“砰”一声,将门关上了。郭嵩阳还没出声,他又拉开门,乜着对方道:“你可不准半夜偷偷地进来,你要敢进来,我就咬死你。”

说完话,门又立即关上了。

郭嵩阳说,这些密信要特定的方法才能解读。蓝蝎子身上有几件奇怪的事物,但都一一明了了用途,只有一把红穗青铜小剑和这根圆木棒不知何用。小剑像是饰物或信物,应该与密信无关,这木棒就显得尤其可疑。

蓝苗又仔细检查了一遍,甚至钻了个小孔,确定只是普通木棒。

他用木棒在信纸上比划着,一会横放,一会竖放,试图摆出一个阵型。又随手用信纸将木棒包起来,裹了一圈又一圈。最后包成一个便当,又圈圈松开。当然,并没有发生飞出小精灵之类神奇的事情,答案依旧没有解开。

也许他思考的方向错了,

不可能,他对现代的情报传递,破译密码也较为了解。一份这么长的复杂密信,是不可能凭人对密码的记忆在脑中完成翻译的。想破译摩斯电码,也还需要一本代码表呢。

要破解这封信,一定需要道具。

他托着腮,又尝试了横着读信、竖着读信、斜着读信、跳着五个字读信、跳十个字读信、转着圆圈读信,均为乱码。他索性又将这几种读法倒着读一遍,从右下角读到左上角时,忽然读出了一句完整的话。

这句话并不长,只有四个字,但主谓齐活儿,还有定语。

猜我者死

蓝苗眼角抽搐,脸色也青了,将木棒往纸上一拍,道:“有意思。”

寄信之人显然知道信有可能落到敌人手中,故意用最简单的密码排列方法编了一句恐吓之语。阻止其继续往下猜。

他定神想了一会,手指不住拨动着木棒。眼神也无意识落在纸上。

蓝苗忽然发现了一点奇怪之处,或者说巧合处。

木棒上一道道的螺旋纹之间,都相隔了一个指节的距离,这距离恰好和信纸上字的高度同样长。如果将那些字抠下来,大小刚好可以嵌进螺旋纹间。蓝苗用手指比了下,一行字的长度,似乎刚够绕木棒一圈。

他摸出鱼肠剑,在第一封信上,轻轻划了一刀,将顶格那句话裁了下来。

从粗的那头开始绕,绕到木棒末尾,纸条果然一寸也没剩。整根木棒都被写满字的纸条包裹住了,也就是被墨字包裹住了,不留一丝缝隙。蓝苗缓缓转动着木棒,忽然停住了手指,他终于发现了这情书的秘密。

因为木棒上下粗细不同,所以最上头,十个字能绕一圈,最细之处,就只放得下五个字了。既然每圈字数不同,它们也就杂**错,无法对齐。蓝苗转到木棒另半圈后,忽然看见从上到下,一行字整齐得在意料之外。好像别的字都是错开砌的砖,偏这行是一块摞一块,整整齐齐垒了上去。

这行字是半句话:十月九日未……

蓝苗立即又裁下了第二行字,依然绕上去。

于是话变成了:十月九日未时四明山下……

这分明是一封接头密信。

他把那封信全裁成小纸条,才把这句话读完了。

十月九日未时四明山下谭记酒铺黄缎马车。

蓝苗二话不说,将第二封信也全裁了。

这封信的话是这样的。

十月二十六日未时四明山下谭记酒铺黄缎马车尔欲叛帮否。

这封信语气激烈,实属不奇怪,对方见他不听指挥,好像读不懂密信般,已准备给他定罪了。

蓝苗心想,这个帮派看来管理非常严格嘛。

慢着!

他忽然拿起游龙生的那根木棒,也试了一试。但这根比他那根要细,纸条缠完还有余。所以缠出来全不成句,还是乱码。

但是,两根木棒样式却是如此相像。蓝苗禁不住已经想象出来,游龙生也收到了一封情书……或是家书,那封书特别窄。游龙生将它裁开,绕上,一行字就出来了。如果推理成立,他与游龙生岂不是供职于一家公司?等等,是帮派。

游龙生的帮派……怎么那么耳熟呢,大Boss是谁来着?

蓝苗忽然觉得像被一万匹草泥马踩过,整个人要化身为咆哮帝了!

系统!你弄个强|奸犯当我爹就算了,反正也没见过。弄个魔头当我姘头也算了,反正他还对我挺好。但你为毛要设定天机老人做我仇人?天机老人做仇人也算了,横竖对方德高年劭,不会哪天心情不好就把我宰了。那让金钱帮帮主上官金虹当我上司又是怎样回事啊?你是要我死呢?还是要我死呢?还是要我快点死还死得很难看呢?

上官金虹就是和主角光环李寻欢作对到死的那位,蓝蝎子一整个就是他放在武林中的卧底啊!难怪伊哭都不知道!如果李寻欢或者阿飞发现了他这层身份,他的小命不等上官金虹来取也就没了啊!他都能想象出李寻欢沉痛地道:“最好的朋友,也可能是你最大的敌人。”时候的表情了!

很可能这段时间上官金虹看蓝蝎子吃得很开,不仅交好李寻欢,又勾搭上了郭嵩阳,正心花怒放,准备叫他回去给点指示呢。谁知对方居然不理他,难怪他要发怒了。

蓝苗木着脸,想到原著的最大Boss正等着他,他就觉得凳子上长了刺。

但这封信既然破译了,又不能不理。否则估计等不到第三封信,金钱帮就来要他的命了。但他也不能求助,把自己过去干的好事都暴露了。

蓝苗内心像油煎火滚,但表情却很淡定。还托着腮靠在桌面,好似美人在神游天外。若旁人看见,还以为他只想着吃穿游玩呢。

这都是他在现代练出来的功夫。身为公司总裁,就算下属全慌了自己也不能慌,装也要装得淡定大气。若是他都乱了,下面更不必提,也会威信扫地。

他还练出来一样功夫,就是信奉唯物辩证法。任何事物都充满了矛盾,矛盾双方能互相转化……摔了一跤也可能捡到钱的。如果碰到坏事,也老能抓住契机将它改变成好事。即使不能挽救全局,也能补救一部分。

其实……他也可以反过来当李寻欢的卧底嘛。

作者有话要说:非常抱歉,这两天都回来好晚,争取明天早点更!QaQ

郭嵩阳淡淡道:“你要我去告诉他?”

蓝苗微微一笑,道:“你若有时间,就不能借这个机会看看他么?他见你找他喝酒,也一定很开心的。”

这表明那个鬼魅般的组织又缠住了他。

真是抱歉郭大侠,让你吃了顿密信饭……

郭嵩阳听了,冷冷道:“他是我的对手。”

他实际上还是指使对方去办事。但话说得又软又甜,要帮助的对象又正中郭嵩阳心坎,使对方听在耳里很是受用。即使蓝苗不吱声,他若知道这事,也会主动告知李寻欢的。

蓝苗拨亮了油灯,将这个铁筒打开来。里面还是一封情书,内容比上次热烈许多。他翻来覆去看了半晌,这封情书假、大、空,连名词都吝于使用,更别说人名地址什么的了。依然没有半分线索。内容么,通篇都在呼吁一个荡|妇回家,语气十分强烈,字个个银钩铁画,激烈地好像要跳出来。

他将两封情书并排放好,然后掏出一样东西。

两根刻着螺旋纹的短木棒。

蓝苗给他挟了一只八宝野鸭腿,道:“我在钱家发现了林仙儿的消息,她多半就是钱野的首领。”

他知道对方等着下文,托着腮,想了想道:“林仙儿和阿飞肯定在一起,李寻欢正在找阿飞,你知道的。”

41要命的情书

蓝苗听见他在外头站了好一会,终于走了,靠在门上暗笑好久。随即脸沉了下来,从怀中摸出一个东西。

那是一个圆柱形铁筒,上面还沾着饭粒。刚才小二端了饭菜进来,他替郭嵩阳盛饭,发现这东西埋在饭里。

这个铁筒和那天他在床上莫名发现的一模一样。

木棒一根粗,一根细,粗的那根是蓝苗穿越后在自己袖中发现的,细的是游龙生不慎掉出来的。它们除了粗细不同,形制和花纹均非常相似,简直是一个模子造出来的。

他本已将这东西忘得一干二净,游龙生又提醒了他。

郭嵩阳自然听了他的,他将对方拽出了门,站定后,狡黠一笑,道:“这件事就是,我要睡觉了,我还要睡你的房间。”

蓝苗抿嘴一笑,道:“肝胆相照的那种?”

郭嵩阳唇边不由得也浮现一丝笑意,随即道:“怎么了?”

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