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43 三顶轿子

蓝苗多看了他几眼,他却连个眼角也不给蓝苗。蓝苗便收回眼神,喝了口茶。

山下的谭记酒铺自然生意兴旺。但现是秋季,游客不如春季纷繁。酒铺里的掌柜和小二也就懒懒的,有客人进来,才站起身接待。

蓝苗辰时就到了,他拣了个座,叫了碟豆腐干慢慢吃着。他心想,一会进去后,先歌功颂德几句,然后解释自己为啥不来报到。就说正在全力迷惑李寻欢和郭嵩阳,怕被怀疑好了。想上官金虹看在这两人的分量,不会为难他。

蓝苗吓了一跳,忍不住瞪向那人,才发现不是郭嵩阳。这人也是身材高大,一身黑衣,负着铁剑。再细看,他比起郭嵩阳,还是矮了些。面上也是冷冰冰的,但板着脸的成分居多。剑的颜色与嵩阳铁剑也有别。

他简直就是个年轻版的郭嵩阳。

蓝苗伸手就去掀帘,帘却被轿夫拉住,道:“你怎么不懂规矩,现在掀不得。”

蓝苗还真不知这规矩,他不过想看看前面两辆轿子坐的是谁。听得一人下轿,仿佛踮着脚尖儿走路一般,必定是个身量极轻的人。直到脚步声渐尽于无,第二人才走下地来,脚步虚浮,踩得砂石“刺刺”作响,像个痨病鬼。

蓝苗故意抱怨道:“谁让你们轿帘这么厚?热死我了,还不让掀。”

他顺势推了一下轿帘,从缝隙中瞟去,只来得及看见第二人的脚跟。那人似乎穿着双矮帮布靴,样式是男靴,但靴色鲜红,十分少见。

蓝苗觉得有些眼熟,正回忆是谁,帘子忽被掀开,那人道:“你不是热吗?”

蓝苗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闭嘴下地。见这是一处宽广的花园,三顶轿子都停在石板路上。现在是秋天,园里长满了牡丹的枯枝,一丛丛从地上戳向天空。不仅没有春日时热闹繁荣之感,反而荒凉得很,颇有些凄厉。

前面两人早走得无影无踪了。

旁边也走来个杏黄衣服的人,引他前行。蓝苗不动声色地望了一望,左前方有座三层小楼,听说叫扫叶楼。这石板路正是通往扫叶楼去的,想必上官金虹就在楼中。

他随着这人走进楼中,一层小厅里放着四把太师椅,左右窗前各有一扇酸枣木屏风,别无摆设,也空无一人。这人让他稍等,问话时自然会通传他,然后便走了。

他前面排着两个人,肯定要等一会,说不定还会等很久。

蓝苗将演讲腹稿打了一遍又一遍,在厅中随意走着,不觉来到了窗边。

这窗子是扇形,窗框是红木做的,四角都嵌了云雷纹红木雕花。春季从房内往外看,好一张争奇斗艳的彩绘牡丹扇面。此刻牡丹枯尽,扇面上只剩下鬼爪般的枝条,好比美人都变成了骷髅。

这些干枯的枝条中,却有一点花花绿绿在晃动。

那是个穿着花衣的小孩子,还带着个老虎头套,两只耳朵竖着。他手里拿着一根花枝,在荆棘丛中跑来跑去。一会指东边,一会指西边,一会又用花枝在空中画圈,还不停的自言自语,嘻嘻哈哈,玩得非常开心。

蓝苗想,这里怎会有小孩子,莫非是看园人的孙子?

小孩子手一挥,花枝打在树丛上,掉进了荆棘里。他连忙趴下去找,不久拿着那根花枝站起来,却眼圈通红,泫然欲泣至尊战士最新章节。突然往地上一坐,两只小手捂住眼睛,失望地哭了起来,道:“掉了……掉了……”

蓝苗又想,还是个疯子。

他边哭便转头,忽然看见了蓝苗。蓝苗见他正对自己跑来,在窗前站定,举起那根树枝道:“我的花掉了,你能不能让它开花?”

那是一根秋天的枯枝,哪怕以李寻欢的主角光环,也无法让它开花。

蓝苗微微一笑,将枯枝接在手中,道:“我当然……”

他一捏这枯枝,就已发觉异样。指间冰凉滑腻,冻进血管里去。这哪是一根树枝的触感?

这“枯枝”忽然弯下头,一口咬在蓝苗手上!

那小孩子往后跳出两丈,挤眉弄眼,格格大笑起来,道:“这枯树蛇剧毒无比,我用它咬过三十一个人,连我也救不活他们。我以为你有什么了不得,原来也……”

他的笑声忽然刹住了。

他已经看清枯树蛇不是咬在蓝苗手上,而是它张嘴下扑时,蓝苗霎时张开手掌,蛇便扑在掌中,咬了个空。这时蓝苗的拇指和食指已追到,掐住了它的下颚。尽管它整条蛇身都缠在了蓝苗手臂上,嘴巴却始终无法张开,当然也咬不到任何人。

徒手擒蛇的功夫,还是向伊哭学的。伊哭的武器是青魔手,这等于他也算半个“白打”,蓝苗和他在一起时,学了许多掌上功夫,擒拿时尤其管用。

蓝苗淡淡道:“这样说,我都想用它咬你一下了。”

他已经看见这孩子腰上挂着一个五彩丝线织成的香包,上面用肉人针绣着蝎子、蛇、壁虎、蜈蚣、蟾蜍。五毒全凸起在五角香包面上,张牙舞爪,十分逼真。

蓝苗说到“咬”字时,五指轻弹,枯树蛇忽然电射而回,直奔小孩的颈项。那小孩居然不闪不躲,反而迎蛇跃起,凌空转了个圈。“啪”一声轻响,枯树蛇恰好在他颈项上绕成一个环,好似给他戴了个项圈。

他一落地,便撒腿跑开,拉下眼皮对蓝苗做了个鬼脸,道:“你杀了我的圣蛇,却不准我报复你,臭婆娘,蛮不讲理!”

蓝苗笑了一笑,道:“你也吓了我一跳,这可以扯平了吗?”

两条金环蛇忽然从五毒公子的裤腿溜出来,绕在他脚踝上。一条竹叶青也从袖口爬了出来,缠住了手腕。随后他的发髻中钻出条火赤练,在头上游出“8”字型,嘶嘶吐着信子。不要多久,他的耳孔里居然也爬出了两条雪白的小蛇,钉在耳垂中。

瞬间这小童子戴了一套五彩斑斓的首饰,这些首饰还在蠕动。

五毒公子露出一个诡怪的笑容,道:“那么,你杀了我的哥哥呢?”

他哥叫做“童子”,这小孩却偏叫自己“公子”。一个恨不得青春不老,一个却巴不得快点长大了。

蓝苗看见五毒香包时,就知道他为何而来,挑眉道:“那你来杀我啊。”

五毒公子天真地笑着,眼神像掺了毒的蜜。他看着蓝苗身后,道:“你放心,我杀人总是很快的……”

他忽然蹿入了花枝丛中。

蓝苗已听到身后有脚步传来,有人道:“帮主有请。”

作者有话要说:不好意思让各位久等了,我更的太晚了!我好困qaq明天再详细回复各位姑娘的评论!明天2更~

蓝苗也没打算等他回来,否则怎么解释自己去哪呢?再说继续和郭嵩阳呆一起,不仅难以应付对方的企图,还有点骗人的嫌疑了。

他起初想留张纸条,但还是没有动笔,有缘再见吧。

蓝苗囧在那里,半个屁股沾着凳面,不知站起还是坐下好。就见到又来了一顶黄缎轿子。

他终于将整个屁股都拔离凳面,第二顶轿子却又过去了。

如果站在上官金虹的这边,头顶会有三座大山:李寻欢、上官金虹、天机老人。但做主角的卧底,李寻欢不必谈,金钱帮这座大山就推翻了,天机老人也可能对他改观。什么比从背后捅一刀更容易干掉上官金虹呢?蓝苗顺着这思路想,又想到另一件好处,觉得自己非去见上官金虹不可。

四明山离城有几十里,山上有座前朝诗人留下的辋川别业,据说现在被一户翰林买下了,平时去的也不多,留了个老苍头和厨娘看管。里面有好一园子的牡丹,齐得绽放开来,艳色逼人。若逢游春踏青,或者节日沐休,城中人常去游玩,花园门常年不关的。

蓝苗无话可说,一屁股爽快坐下。这时第三顶黄缎轿子来到门口,落了地。杏黄衣衫的轿夫看向蓝苗,掀开了轿帘。

蓝苗彻底没脾气了。

他上轿时,想起来,又回头看一眼,恰好对上那黑衣人眼神。蓝苗一出门,那人居然回过头来了。他瞪着蓝苗,眼里似乎燃烧着熊熊怒火,想在蓝苗前胸后背戳个透心凉。但不知为何,他的眼神能杀人,他却并没有站起来。

十月二十六日就是后天。

李寻欢是个漂泊的浪子,这注定了找他不会太容易。因此过了两天,郭嵩阳还没有回来。

43三顶轿子

不管这人是谁,他都不想节外生枝。

客人来了一拨又走了一拨,独他们俩还坐在这里。蓝苗难免往对方身上分点心神,他感觉到对方其实也在注意他,这人是背对着他坐的,要“打量”蓝苗相当困难,但他偏不转身。他不说话,蓝苗更不会吱声了。

他百无聊赖地看着门外,忽见来了一顶黄缎轿子万界圣尊最新章节。他正想起身,轿子却过去了。

蓝苗冲他笑了笑,心想这年头敌人来得莫名其妙。大哥,好歹介绍下你我的恩怨呀。你这样瞪着我,我还以为你暗恋我呢。

轿子走了一个时辰有余。蓝苗躺在靠垫上,觉得山路越来越陡,轿夫的手臂也不如原来稳当。又走了一段路,地忽然平起来,有人道:“到嘞,好,放这里!”

这时有客人迈进店来,蓝苗心里想着郭嵩阳,眼角就忽然瞥到了郭嵩阳。

近来兴云庄宝藏事件仍未结束,无数金钱帮众替上官金虹四处探查,真有宝藏,当然是他发现的最快。蓝苗和游龙生拥有同样的信物,蓝苗知道游龙生是金钱帮众,但游龙生却不认识蓝蝎子,可见蓝蝎子的身份是机密。如果蓝苗继续做上官金虹的卧底,必然会得到金钱帮内的绝密情报,其中定有宝物消息,说不定还能请缨替boss去“取回宝物”呢。

蓝苗露出了诡秘的笑容。

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