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44 你不是蓝蝎子

自从金钱帮崛起,蓝苗经常听见上官金虹的名字,但他从未听说上官金虹失败过。

除了这两张床,房里唯一的家具就是一张大桌子。桌子上堆满了各种账册、卷宗。桌后没有椅子,一张都没有。

这简直就像个大型的坟墓,陪葬品还少得可怜。

上官金虹非常明白人的惰性,也很明白人的侥幸心理。

他总是将事情做到完美,他从来不会犯错误,也不允许属下犯错误!

上官金虹背后还站着一个人。

蓝苗踏进房屋,这两个人无疑都知道。上官金虹没有抬头,这个人也没有抬头,他根本就动都不动。

他笔直地站着,就像一根枪杆。

蓝苗瞧见一只蚊子在他面前飞舞,他连眼睛都不眨。过了一会,那只蚊子停在他鼻子上,开始吸血。

他依然不动,表情如永恒的冰雪。

他好像一根木头,已经完全麻木,既不知痛痒,也不知哀乐。

蓝苗也曾经严格地要求过自己,因此他很明白,一个人想要达到“完美”,想完全控制自己,只去干那些“有意义”的事,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人毕竟不是机器,不可能给自己设定一个目标后,一个指令一个动作,半分多余的想法都没有。

一个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有情感。情感总是会指挥人做出一些极其弱智又不得不做的事情。

如果说上官金虹对权力还充满着情感,这个人简直是看不出悲喜,他似乎将多余的“东西”全部摒除了,只留下“有用”的那部分,来指挥他的行动。

蓝苗背上微微沁出了汗。

站在这两位敌人面前,就连李寻欢都承受不来。他是不可能没有压力的。

这时,上官金虹忽然停笔。

那如标枪般的人,也忽然抬头,扫了蓝苗一眼。

蓝苗心中打了个寒战,浑身如长满了毛刺仙修财神最新章节。他只觉得极不舒服,很难受,憋闷得似乎要窒息,还有点想吐。他想起了阿飞。阿飞其实和这个人非常相似。但阿飞的眼睛像野兽的眼睛,阿飞的脸冷酷得像花岗岩,眼神却充满了勃勃生机。这人的眼珠却是死灰色的,任何人在他的眼睛里,都只是一堆肉,包括他自己。

这根本就是双死人的眼睛。

蓝苗终于知道跟踪他半个月的人是谁了。

面对这样两个人,他准备的歌功颂德,忽然有点说不出口。他心里很清楚,这两人全不会吃这一套。蓝苗拥有一堆下属时,下属心里打的小九九,他也是明白通透的。而且任何手下的巧言令色,都不能改变蓝苗心中已决定的想法。

蓝苗不会自大得认为上官金虹做起首领来不如自己。

他行了一礼,道:“属下见过帮主。”

上官金虹盯着他,道:“我们多久没见了?”

他的声音既不冷酷,也不诡异,只是半点不见起伏,好像在读书。

蓝苗勉强笑了一笑,道:“很久了。”

上官金虹马上道:“你原来不是这样回答问题的。”

蓝苗背上衣衫已沁湿了。他庆幸是面对着这两人,他们看不见。

他便道:“因为我最近……”

他是要说一大堆废话来拖延的,一边说,一边也可以思考。而且要将对方绕进去,必须抓住主动权,要抓住主动权,话务必说得比对方多。

但上官金虹立即打断了他的话,道:“我交代的事,你做得如何了?”

蓝苗心中叫苦,这人未免太难对付,自己过于托大了。

他垂下头,柔声道:“我花了很多时间,但总算没白费功夫。结识了李寻欢,并且让郭嵩阳上钩了,他们对我还算信任……”

上官金虹又打断他的话,淡淡道:“我交代的是这件事?”

蓝苗这个假货,根本不知道他交代了蓝蝎子什么事,又不能当面问上司,您交代我啥来着?他还想竖着走出这道门呢。

蓝苗更加低柔地道:“帮主,李寻欢是您最大的敌人,还有什么比潜伏在他身边更重要的呢?机会失去,就不会再来了。如果您知道,也会这样命令我的,不是吗?”

上官金虹居然没说话。

蓝苗又道:“况且,您如果能将郭嵩阳收入麾下,不是很好?”

上官金虹似乎笑了,他道:“你想招他入帮?”

蓝苗也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他杀了帮中不少人,但那些酒囊饭袋,千百个也抵不过一个嵩阳铁剑。帮主有了郭嵩阳,岂不是如虎添翼么?”

上官金虹好像已同意了他的说法,道:“你有什么法子打动他?”

蓝苗低鬟一笑,道:“郭嵩阳虽然为人高傲,剑术通神,但他不如帮主,也是有弱点的……”

他说话时,用手指头儿一撩发鬓,神情妩媚动人。眼波流动处,如春风吹过湖面,一圈圈波纹,都漾了出来。

接下来的话,便不必再说了。

在场两个人的神情却还是冷冷的,在男人面前展现得动人一点,总不会有什么坏处侠客辞之霸刀。但不论蓝苗笑得多么妩媚,他们都好像没看到。

但蓝苗知道,这招还是有用的。

他表现得越是温顺,越是美丽,越是无害,对方就必然会降低警觉,并且自尊自大,不将他放在眼里。回头他咬对方一口时,这一口也必定特别狠。

上官金虹忽然道:“交代你的事,我已命令别人去做了,你专心对付李寻欢和郭嵩阳。”

蓝苗道:“是。”

上官金虹又冷冷道:“听说你将五毒的圣蛇杀了一条?”

蓝苗连忙道:“我上了钱野家人的当,以为老君观有宝物,想拿来献给帮主,误闯进去的。为了逃命,才下了杀手。她给我的信还在这里。”

他顺势将钱大姑娘给的那封信呈了上去。

之前他不想让别人得知《怜花宝鉴》的事,是担心有人来抢,闹得乱七八糟。但上官金虹知道了却是最好,他还指望让上官金虹发动金钱帮替他找呢,起码不会像现在这样,连个头绪都没有。

上官金虹似乎也被“怜花宝鉴”四字吸引住了目光,半晌才抬起头来。

蓝苗微笑道:“宝物有德者居之,只有帮主才配得到它。”

拍马屁对上官金虹可能没那么管用,但总不会让他生气的。

上官金虹点了点头,忽然冷冷道:“这几件事你都做得不错,但你知道我不需要一个不听话的属下。”

蓝苗立即道:“下次我一定会先通知帮主,听帮主的指示。”

上官金虹道:“但是你坏了规矩,我从不许别人破坏我的规矩。”

那枪杆一般的人忽然上前,手已搭在腰间剑柄上。

上官金虹淡淡道:“砍她一根手指头,脚趾也行。”

蓝苗魂都飞了,连忙道:“帮主换个办法罢,缺部件的女人,我想郭嵩阳必定没什么兴趣的。”

上官金虹似在沉吟,那人却已经拔出了剑!

只要是上官金虹的命令,他都一丝不苟地遵守,绝没有半刻拖延,也不会听人辩解。

他走近来,蓝苗才看清他脸上有三道刀疤。其中一道特别深长,从发际一直划到嘴角。这使他好似总带着残酷而诡异的笑容,令人不寒而栗。

他已知道这个人是谁了,原著中,这人是上官金虹最得力的助手,也是上官金虹最听话的一条狗,两人简直是连体婴的关系。蓝苗早就怀疑他们有点不可告人的秘密了。

蓝苗退了一步,道:“蓟先生……”

上官金虹忽然转头,两道目光如箭一般打进了蓝苗眼中,道:“你不是蓝蝎子!”

作者有话要说:qaq姑娘们太抱歉了!我是个大笨蛋!之前我把星期五当成星期六所有说有两更,昨天才想起来是星期五!为了表示抱歉,一会还有一更,然后星期天也有两更作为补偿!=33333=

秀涩扔了一个地雷

叶瑾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秀涩姑娘和叶瑾姑娘!=3333=用大心爱你们!

这屋也只有一扇门,门也很小。蓝苗进来时,都必须稍微侧侧身子。

墙上漆着白色的漆,漆很厚,令人看不出墙是木,是土,还是钢铁所筑。

他并不算很高,给人的感觉却高不可攀。

他的肩膀也不太宽厚,但就像铁铸的,永远不会动摇。

楼下的布置已经很简单,楼上几乎等于没有布置。

房里的角落摆着两张床,是木床。床上的被子很干净,也十分简朴,一丝花色也看不见。

那只手握着朱笔,也就等于握着权力,没人能从他手中将笔拿走。他看着权力的眼神,好似看着自己的生命。

蓝苗一眼看见这个人时,就知道金钱、美女、以及世上所有的快乐都不能打动他。道德、信义、江湖规矩对他来说只是工具。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他唯一的爱好只是权力,他可以为权力生,也可以为权力死!

第三层只有一个屋子。

这个屋子很大,墙上就一个窗户。这个窗户很小,顶多能容一个人钻进钻出,还是紧关着的,看不到外面的景色。

44你不是蓝蝎子

一个对自己要求如此苛刻,如此严格的人,即使他不太聪明,他也一定会成功。

更何况用 “聪明”来形容上官金虹,是远远不够的。他的“龙翔凤舞,脱手双飞”,早已名列兵器谱第二。一个没有悟性之人,不可能排名在小李飞刀之上。

蓝苗进来时,就看见一个人站在桌前,用朱笔在批阅卷宗,嘴角时而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蓝苗也掌握过权力,明白这是个要人命的爱好,一旦人做过上司,就再不愿意做属下。若虎落平阳,蓝苗可以审时度势,暂时退让,但上官金虹不会!

这无疑是个太可怕的对手。

因为上官金虹认为只要坐下来,就会使人的精神松弛。精神一旦松弛,就容易犯错误。只要有一点错误,无论是多小的错误,都有可能造成整座堤坝的垮塌。有时候全军溃败,是由一个钉子造成的——马蹄铁上的一个钉子松动了,马夫没将它放在心上武道全能最新章节。但突然一个极重要的情报要被传递,士兵骑走了这匹马。在半路上马蹄铁掉落了,马也撅断了前腿,士兵被耽搁在半路上。情报还未送到,全军就已溃败!

这种山中的别业山庄,本是主人用来休闲的。为了欣赏风景,常在山最陡处筑一小楼,楼上四面开窗。夏季迎风饮酒,冬季挂帘赏雪,原是极风雅的所在。这楼被取名扫叶,取恬静无为,常服扫叶之意,何等淡泊有致。

蓝苗见到的扫叶楼三层,却全不是想象中那个样子。

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