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45 你要带我去哪

荆无命手中剑极薄,也极利。他挥起它时,剑上光芒如毒蛇般闪过。

蓝苗一声脱口,立即知道不对,自己已犯了致命的错误。

荆无命已到了他的面前!

他说出来的话,就是铁令。

蓝苗一步步后退,荆无命一步步进逼,旁边还有个上官金虹站着。蓝苗和荆无命的武功谁高谁低,暂时没有定论。但可以肯定的是,蓝苗肯定胜不过上官金虹。在这窗户都没有,坟墓一般的屋子里,他简直是死定了。

荆无命忽然一伏身,闪过了蝎尾。他手中剑也忽然换了个角度。

他出剑时,是当胸平刺。寻常人伏身后,剑也就垂落向下,要翻身起来后,才能出剑伤人。但他矮身后,忽然剑柄倒握,反撩往上。不仅避过了蝎尾,剑锋还在继续向前,诡异迅疾到了极点。

蓝苗腰上一凉,小腹上被撩了道又深又长的口子。若不是荆无命毕竟被阻了会,这剑足以将他开膛破肚,死的不能再死了。

但这剑毕竟没有杀死蓝苗!

这一剑力道已竭,荆无命要再出剑,必须收剑。他剑法虽快,高手相争,只差毫厘。他出第二剑时,蓝苗必定已经掠出了窗。

蓝苗凌空扭腰,半个身子扑出窗外。

背后忽然有人冷笑一声,正是上官金虹的声音。

一股冰冷霸道的真气笼罩了他整个背部,逼人的杀气随着真气扑来,将蓝苗的大辫子倏然吹散!

这掌正中蓝苗后心,如击大鼓,沉闷厚重。使他终于知道用骨头听声音是怎么回事了。“砰”声如水波荡开,从他的脊骨传到肋骨,传遍全身,一直传到耳朵。瞬间他眼前一黑,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

他的身子因为惯性,已经飞出了窗外。蓝苗用力睁了睁眼睛,发现居然看不清周围景物。也似乎听不见上官金虹和荆无命在说什么。他这时才觉得胸腔发窒,当空喷出了一口血。

上官金虹甚至没动兵器,只打了他一掌,就将蓝苗伤成如此程度。

蓝苗心想,他们居然没追出来。

然后他就发现自己在下坠。

这楼后面他妈的是个悬崖,就算没这一剑一掌,他跳下去也死定了。难怪那两人不追!

他不但目不能视,耳不能听,手上还没有东西能勾一下自己。为阻荆无命,蝎尾已丢在上官金虹房里。

蓝苗心道自己今日要命丧四明山了。

他往空中乱捞,忽然右手拽到了一根带叶子的藤蔓。他调起全身真力在右臂上,死死攥住藤蔓不放。但这根藤颇细,撑不住这么一个大活人掉下十几丈的力道,登时被扯断了。

但这一扯,已将力道消去不少。而且藤蔓通常是许多根长在一处,没听过山石上长一根孤零零的藤类植物。蓝苗趁落势稍缓,又往旁边连捞几下,顿时抓住四五根藤蔓。他下滑两丈后,才完全停住了。但抓住时猛一扯动胸腔,又是一口血呕了出来。

蓝苗知道自己的内脏受伤不轻,肋骨也似乎断了,只不知断了几根。若他再强行运功,跳来跳去,很可能内伤爆发,或者错位的肋骨戳进五脏。但他现在孤零零悬在半空中,甚至不知地面在何方,不饮鸩止渴,又怎么办才好呢?

他深吸一口气,调息了一个周天。用脚尖在石壁上踅摸起来。好容易摸到一个稍微宽阔的石尖,腰部使力,在半空中一荡,扑到了那大石上。

他趴了很久,才缓缓坐起来,靠在岩壁上。

整个胸腔都在嗡嗡作响,腹部的伤口一直在流血,染得他整只右手湿透了。

他撕了块内衣简单包扎了一下,伤口太长,血仍在流,他简直觉得自己会背靠着岩壁死去,谁也找不到他,只会以为他失踪了。

他喘着气,忽然渐渐听见草虫鸣叫声。眼前一片绿色晃动,晃了半晌,变成一棵棵树和满地的长草。上官金虹那一掌蕴含的内力太过浑厚,因此将他打得气血逆流。但蓝苗的眼睛没被戳瞎,耳朵也没被震聋,所以那掌的后劲过去后,他便逐渐恢复了五感。

天不亡我!

他定睛往下看去,发现这里离地面已不远。这个悬崖并不算太高。

他挣扎着爬下了地,扶着树,跌跌撞撞往山下走。他怕上官金虹或荆无命再追下来,走得极快。这里就在别业下头,所以不算荒僻,他已看见了一条山民踏出的土路。

他还想再走,忽然膝盖一软,坐倒在地上。

这内伤太过沉重,尽管他极力想站起来,却稍微一动,口角就溢出血来。

伏在一棵树上,蓝苗合目调息,发现连一丝真力也无法调动。若没有危险,他便就地接骨,先躺个一天两天,再打些小动物,在这住到内伤微愈为止。但这里是金钱帮的地盘,他怎么敢?随便一个五尺童子,也能要他性命。

忽听“沙沙”声,有人在走路。

蓝苗连忙将自己藏在树后,但“沙沙”声,却直冲他而来。然后在身前停住了。

他心道自己死定了,勉力抬头看。看见了一个面色苍白的黄衣少年,来人确实是金钱帮之人,但居然是游龙生!

他万万没想到是这个少年也在山上,而且第一时间找到了他,看见了自己如斯凄惨的模样。蓝苗扯着嘴角笑了一笑,刚要说话。游龙生盯着他,已经道:“我看着你上山的。”

他关注着蓝苗,自然能第一时间找到他。

蓝苗瞟着他,咳了几声,道:“你是来报救命之恩的吗?”

游龙生眼角抽搐,忽然拔出了夺情剑。剑锋雪亮,如一泓秋水。

他道:“我是来杀你的……”

蓝苗又咳了几声,将手按在胸膛上,道:“因为我弹飞过你的剑?”

游龙生脸色更加苍白,咬牙道:“你当时那样侮辱我,将我的剑抢走,还用脚……用脚踩在我的肩上。那天之后,我发誓一定要杀了你,成天苦练武功,加入金钱帮也是为了提升自己的剑法。尽管你救过我,但那是一码事,这又是一码事。我还是……还是非杀你不可。荆无命已经出别院了,他很快就能找到你。我绝不能让你死在别人手上。”

蓝苗淡淡笑了笑,道:“听起来你为了杀我,下了许多苦功。但你是凭自己的武功杀我的么?”

游龙生似乎被抽了一鞭,他跳了起来,死死瞪着蓝苗。对方已戳中了他的痛处。

蓝苗早看穿了他在想什么,淡然道:“你败在我的手下,苦练武功要杀我,只是想证明自己不比我弱,是不是?如果你武功已远超过我,说不定反而不想杀我了,你信不信?”

游龙生青着一张脸,只字不发。

蓝苗又道:“你是个剑客,你心中应该很清楚。胜得过就是胜得过,胜不过就是胜不过。即使上官金虹把我打个半死,你一剑杀了我,又能证明什么?证明你会捡便宜么?你还是胜不过我。”

游龙生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襟,将他扯了起来,怒吼道:“不准再说了!”

蓝苗登时又呕出一口血,溅在对方手背上。

他按着胸口,其实是按在装蝎子的木盒与螺黛上。如果游龙生当真出剑,他拼着同归于尽,也要将螺黛洒他一身。

游龙生胸口起伏着,突然抱起了他。

蓝苗始料不及,惊道:“你……你要带我去哪?”

啦啦啦~欢快地跑走~

这个问题其实根本就不是个问题。反正就一人名,换一个难道就看不下去了?

但这个问题,现在却是个要命的问题!

他说到“书”字时,整个人已经掠起。

蓝苗的轻功本来就很不错,此时此刻,他的速度简直已经豁出命来。

蓝苗看过原著,这是无可置疑的。

蓝蝎子怎么会不认得荆无命?还把他的姓叫错?

他向后倒飞,背已经撞在窗子上。这一撞汇聚了他全身的力气,就算窗栓是铁的,他也能撞开。

窗栓果然是铁的,但窗框却不是。“咯啦”一声,木制的窗框裂开了一道口子,整扇窗户猛然向外弹开,足够令他飞出。

他掠起时,荆无命的剑也已飞起。蓝苗从没有见过这么快的剑。他以为阿飞的剑已经够快,但荆无命的剑更快!蓝苗才腾起一半,剑尖已经到了胸前。

蓝苗看的那套原著,从头到尾把上官金虹的得力助手荆无命印成蓟无命,还好没把上官金虹印成上宫全红,不然他已经不能活着站在这里了。以这种出版社的尿性,把郭嵩阳印成郭高阳也是很有可能的,若当真如此,郭嵩阳听了蓝苗对自己的称呼后,估计就再也不想理他了。

蓝苗不是没吃过这种亏,他曾经看过一本书,主角叫冼一冼。这名虽然奇怪,但还是个人名。那坑爹的出版社给印成洗一洗,这名字立即奇葩得突破了天际。蓝苗质疑了好久作者的趣味,以至于总想给主角名后加两个字,比如洗一洗衣服,洗一洗裤子也行。

45你要带我去哪

上官金虹忽然冷冷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那柄剑停在蓝苗鼻子上,只等他开口,利剑就要落下。

蓝苗深吸了一口气,瞪着荆无命死灰色的眼睛,一字一句道:“如果能活着回去,我这辈子只看正版书。”

蓝苗已有心理准备,他身子腾起时,蝎尾也已脱手飞出。他不指望能刺中对手,只希望能阻他一阻。只要争取到一弹指,蓝苗就已经飞出窗外。这么小的窗户,是不能同时容下两个人的。荆无命要追他,也是他出窗之后的事。

蓝森森的蝎尾劈面打来,沾上一点儿就会立毙当场。荆无命若不收剑,便一定会被蝎尾勾住脖颈。

上官金虹冷冷道:“他是冒牌货!杀了他!”

但是原著也有很多种。有些一套两本,有些一套三本。有些是纸书,有些是电子书。有些是河南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有些是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有些主编是某某,有些主编是某某某。

这许许多多的原著,有些略有差别,但是不坑爹。有些不但坑爹,还会让人倒大霉。

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