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47 性别被发现了

他道:“你认识我?”

他看着你的时候,好像没在看你。但他没看你的时候,又好像正在看你。

这双眼睛原本是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的。

郭嵩阳盯着他,冷笑道:“第四也可以打败第二的。”

荆无命的手紧紧握在剑柄上,眼中突然吐出了毒蛇一般的光。

郭嵩阳嘿然,突然厉声道:“决斗输赢,本属常事。低头做狗,我却不能苟同。我肯与你比剑,已是看得起你!”

荆无命忠诚于上官金虹,这本没什么。臣子对帝王忠诚,原是一个好臣子的基本素质。

但郭嵩阳不是一个臣子,也永远不会做一个臣子。身为一个剑客,即使不能活得有尊严,至少也要死得有尊严。郭嵩阳不仅是一个剑客,更是一柄剑。如果有谁要将这柄剑弯曲,这柄剑只会当场折断。

荆无命的眼神像枚钉子,似乎已经钉入郭嵩阳眼睛里。手中细剑不由自主颤动,迸出蜂鸣一般的尖响。

这番话说出来,无疑全然触怒了他。

但事实上,他说出来的第一句话,就已经触怒了郭嵩阳。

两人站在院中,剑拔弩张,眼看就要出手。

这时,忽然有人轻咳了一声。

蓝苗轻声道:“这是一场不公平的决斗。”

郭嵩阳与荆无命的目光都落到了他的身上。

蓝苗又咳了几声,捂住了小腹,衣衫上再次渗出了血色。他道:“上官金虹就在山上,随时可能下来。以他的武功,要不了半盏茶时间。”

郭嵩阳与荆无命都没开口,蓝苗说的是大实话。

蓝苗继续道:“两位势均力敌的高手决斗时,一人身边站着绝世高手,另一人身边却只有个身受重伤的拖累,这叫公平么?”

那两人依然没开口,但显然在听他说话。

蓝苗摇了摇头,低声道:“天时地利人和,都能影响决斗的结果……高手相争,是一分一寸也差不得的。天平已明显的倾斜了,这种决斗的结果,我一点也不想知道。”

他忽然抬头,对郭嵩阳道:“你如果一定要与他决斗,就先将我丢掉吧。”

他口说“将我丢掉”,手臂也从对方的脖颈上滑了下来。

郭嵩阳虽然好战如命,但他极有原则。他本是来救人,为了决斗而牺牲所救对象这种事,他是万万干不出来的。见蓝苗主动要走,他反而双臂一收,不由自主将对方抱回胸前,怒道:“你胡说什么?”

蓝苗叹了口气,道:“你是绝顶高手,自然知道我说的都是实话。你想和他公平地决斗一场,我是非走不可的,不然我对不起你侠客辞之霸刀全文阅读。”

他喘了一口气,又闷咳几声,指缝里溅出鲜血来。他接着道:“好在上官金虹暂时没有出现,有你拦住荆无命,我还可以逃一段时间。不过我走后,你们务必换个场所。不然上官金虹顷刻便到,可未必是来找你决斗的。”

蓝苗说的确实有道理,但郭嵩阳眉头紧蹙,目光已落在他腹部的伤口上,绝不肯放手。他伤成这样,自己放他一人离开,岂不是让他去送死么?

荆无命将两人的神态都看在眼里,忽然眼里流露出一丝恶毒的笑意,讥嘲道:“你说我是狗?”

郭嵩阳冷笑不语。

荆无命道:“我就算是狗,也是做男人的狗。你却是女人的狗!”

蓝苗忽然痛呼一声,郭嵩阳抓住他左臂的手太过用力,将他臂骨捏得“咔”的一响,险些又添上了一处骨折。他这声呼喊,在场三人都听见了,但郭嵩阳的五指轻颤着,似乎忘记了要放开他。

荆无命死灰色的眼眸在他脸上扫过,冷冷道:“你根本不必和我比剑,也不配和我比剑……因为你输定了!”

蓝苗只觉郭嵩阳的心跳已经剧烈地要震破胸腔,这位战遍天下的嵩阳铁剑能接受败给值得尊敬的对手,却不能忍受这般言语上的侮辱。何况这侮辱还颇到位,人总是被戳到痛处才会暴跳如雷,他已经快气疯了。

事态当然不能这样发展下去。

蓝苗突然道:“你喜欢上官金虹?”

这句话好似一个炸雷,将郭嵩阳和荆无命全炸懵了。

蓝苗瞧着荆无命,继续道:“你承认你爱做他的狗,不知是怎么做法?在上面做还是下面做?床上做还是野外做?”

这些话对郭嵩阳来说信息量过大,他半懂不懂,一时面部表情高深莫测。但荆无命的整张脸却都扭曲了起来,他的眼中刹那间只剩下了蓝苗。下一刻,便到了郭嵩阳面前,手中剑光一闪,已奔向向蓝苗的颈项。决斗什么的,都是浮云了,先宰了这人是正经。

蓝苗放出拉仇恨的绝招后,手中已攥好了东西。荆无命身形一动,他就将那盒螺黛劈面打去,同时低喝道:“快带我走!”

场面混乱成这样,郭嵩阳想不走也不行。荆无命的目标不是他,他抱着蓝苗,也根本没法比剑。他拔剑挡了荆无命一招,人已飞身向后,落在一匹马上,回手割断了套绳。

那马臀部突然被戳了一剑,痛嘶出声。放开四蹄狂奔,转眼没入官道上的滚滚烟尘中。

上次郭嵩阳救了蓝苗,蓝苗三天才醒来。

这次蓝苗昏过去后,就不止三天了。他内脏大出血,肋骨断了两根,小腹上那道剑伤险些给他剖成两半。不在床上躺三个月,人好不了。

他足足昏了九天,才在一个黄昏悠悠醒来。眼前昏黑一片,星光点点。半晌才认清了这是间民房,自己躺在床上,那些星光是土布帐幔上的深蓝印花。

房中空无一人,自己身上的伤口被包扎过了,还盖着干净暖和的土布被子。

这些事只可能是郭嵩阳做的。

蓝苗心想,郭嵩阳待他太好,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了。

慢着!

等等!

蓝苗忽然被吓出了一身冷汗,整个人都清醒过来,急忙往自己胸口一摸,没了仙修财神。

他的胸,没!了!

这只有可能是郭嵩阳拿掉的。

蓝苗瞬间只想泪流满面,他不敢想象郭嵩阳是用怎样的表情看着他那两个胸的……自己看上的女人忽然女变男了,这可怎么解释?他应该庆幸郭嵩阳发现后继续给他治伤,而没有一剑砍死他么?

但也很有可能,郭嵩阳不屑杀一个半死的人,要将他治好后再来砍死他。

想想自己对郭嵩阳撒过的那些娇,不知那人回忆起来是何感觉……他觉得已经无法面对对方了。救命!大好年华他还不想死!他还想回去玩“老婆不在家男人玩的游戏”呢!

他好像不止一次嘲笑过那些游戏异常傻叉来着。

蓝苗面无表情地看着帐顶,思维却已经狂奔了几个世纪,从农耕社会一直冲到了工业社会,并且已开始向科技社会飞翔。

忘了补充一句,他一直坐在草泥马拉的雪橇上飞翔。

他正飞翔着,门忽然被人打开了。

蓝苗连忙闭上眼睛,装作还昏迷的样子。

但他太过紧张,心跳得快了些,他实在想不出应该对郭嵩阳说什么话。

那脚步声走到房中,似乎在桌上放了什么东西,然后又走到床边。

蓝苗闭紧了眼睛,全力让自己呈现出人事不省的状态。

一只宽厚的手伸下来,在他颈部大动脉上按了一会。然后他就听见那低沉浑厚的声音淡淡道:“还装?”

蓝苗已决定装睡到底,他实在没法面对郭嵩阳,索性躺得更挺了。

那只手移开了,对方似乎还在看他。

蓝苗敢打赌,别说他装睡,就算他装死,郭嵩阳也不会强行拉他起来,因此就是不睁眼。判死刑也要给人心理准备嘛!

脚步声在床边停留一会,然后消失了。

蓝苗松了一口气……他准备再睡一会儿,顺便思考如何开展他的巧舌如簧。

但是大家都知道,九天不睡固然会让人暴毙身亡,但连睡九天后,再次入睡也就成了痴心妄想。他死也睡不着了,又不敢翻身。连续躺着半时辰不翻身就是一种酷刑,蓝苗觉得脖子背部腰间臀部全部疼得慌。

他硬挺了一个时辰,不仅全身发麻,喉咙也渴得很。

蓝苗悄悄睁开半只眼睛,溜了一圈,房中确实只有自己。

他费劲撑起身来,忽然呻|吟一声,又倒了下去,他肋骨还断着呢。

出了声后,他又迅速闭上眼睛,过了会儿,并没有人进来。看天色,日在中天,郭嵩阳估计吃饭去了。

哈哈哈哈哈蓝小苗暴露了!另外前几天评论库怎么也打不开,所以有些姑娘的评论没有回复,今天一起回复~!

哈哈哈哈今天忽然想到了情节的另一种发展,太好笑了所以忍不住上第二个版本!哈哈哈哈哈!

13095683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13095683姑娘!=333=继续给你爱的kiss!

今天他却先撞上了另一名剑术高手!

荆无命死灰色的瞳孔缓缓缩小。

荆无命道:“我在不在兵器谱上?”

郭嵩阳不说话了。

郭嵩阳一眼就看见了荆无命,荆无命的瞳孔中也倒映着郭嵩阳。

他的瞳色太浅,眼白又发灰,使人几乎分不清眼球和眼白,全是死灰色的。

天下的高手,原本不是靠兵器谱来决定。荆无命无疑只想说一句话,兵器谱是个狗屁,排名是的臆想。这些高手不服排名的,也多如过江之鲫,郭嵩阳就是一个。将他排在第四,这已经震古烁今,但他只觉得受了极大的侮辱。

两人对视,郭嵩阳突然冷笑,道:“你的上司是上官金虹?”

荆无命用一对死灰色眸子盯着他,不答他的问话。

郭嵩阳眼眸中忽然亮起灼灼火光,冲天战意不自控地从全身迸出,直逼荆无命。

他遍游五湖四海,本为挑战天下高手。这天下用剑的多,用精的少。他听说过李寻欢有个朋友剑术高超,早想一睹。但他还没见过阿飞,也不认识阿飞。

47性别被发现了

郭嵩阳道:“不认识。”

荆无命又道:“你想和我比剑?”

郭嵩阳昂声道:“不错武道全能最新章节。”

郭嵩阳又道:“你甘愿做他的属下,是不是觉得自己不如他?”

荆无命颈后肌肉抽搐了一下,仍旧不答。这种问题,恐怕没人能够回答。

他忽然道:“你在兵器谱上排名第四?”

他肩上的嵩阳铁剑忽然嗡鸣起来。荆无命手中那把又细又薄的利剑,也不自主抖出一道道水一样的波纹。

这当代两大绝世剑客,终于撞到了一起!

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