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50 旧日的姘头是要命的

更何况蓝苗的鞭法也很不错,郭嵩阳第一次见他时,就知道他内力、身法、目力、都是一等一的。他那双长腿走起路来,不仅风姿绰约,紧实的肌肉蕴满了力量。郭嵩阳怀疑他在赤手近身搏斗上也颇有造诣。

他倚在床头,瞧着窗外。院里有一颗枫树,叶子经霜,已开始纷纷飘落。绚烂如落了一地晚霞。

蓝苗静静地看着这般景色,似乎思绪也飘飞去了九霄。

郭嵩阳挑战西门柔,倒是为了决战蓝苗做准备。比起西门柔来,蓝苗的蝎尾更狠、更毒。毕竟“鞭神”仗以出名的是出神入化的鞭法,可不是见血封喉的剧毒。

与西门柔比武,一时下风还可以转败为胜,但与蓝苗交手,被蜇一下就等于宣告结束了。郭嵩阳不用毒,也很少与擅长用毒的高手打交道,但他不得不承认用毒也是一门精湛技艺,在战斗中可以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蓝苗的笑容消失了,半晌才摇了摇头,道:“你没听过。”

郭嵩阳深深瞧了他一眼,并不刨根问底。倒是蓝苗看见了他手中的鸡翅,顿时绽开笑容,道:“快拿来给我。”

郭嵩阳将纸包递给他,将花插在桌上瓶中。

蓝苗叼了一个,调侃道:“郭兄心情不错嘛,想必有所收获?”

郭嵩阳笑了笑,想起刚听说的一则消息,顺口道:“上官金虹暂时顾不上你。”

蓝苗瞅着他。

郭嵩阳道:“兴云庄受不了骚扰,昨天忽然拿出一个匣子,说是珍藏已久的宝物,送给上官金虹了。”

蓝苗的鸡翅掉了下去,失声道:“你说什么?”

他瞧着郭嵩阳,眼里却只能瞧见匣子了,被送入了最大的对头手里!

他万万没有想到郭嵩阳出去决个战,带回来这样一个消息!

有没有搞错?他在兴云庄附近徘徊好几个月,不敢去邻城寄信就为着这一刻,为了混水摸鱼的这一刻,为了摘取胜利果实的这一刻!但这一刻他身受重伤!敌人没来砍死自己已是好的,还抢个毛宝物?

蓝苗只觉一股心头血涌上喉咙,忍不住捂住了嘴。

慢着……慢着慢着,事情还有挽救的机会。

他勉强将那口血又咽了回去,道:“你知道匣子里是什么?”

郭嵩阳见他神色不对,道:“林诗音没有打开匣子,除了上官金虹,恐怕没人知道里面是什么。”

蓝苗对自己道,镇定镇定……只说是宝物,又未必是怜花宝鉴。谁知道里面是什么?也许是李寻欢的情书也不一定。

他深呼吸了几口气,望向郭嵩阳,恳求道:“郭兄,我有一事要求你。”

郭嵩阳道:“你说。”

蓝苗不会让他去探问怜花宝鉴,这样重大的事,他确实还不敢麻烦郭嵩阳。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圆铁筒来,抓住对方的手掌,仰面道:“你到邻城的徐记酒店,替我寄一封信,成不成?”

他就指望伊哭快点儿赶回来,不然夜长梦多,不知上官金虹会做出什么事。假若当真是怜花宝鉴,上官金虹修炼后转眼连升十级,那不是坑爹吗?他还怎么拿回这玩意儿?

郭嵩阳皱眉道:“但是你……”

蓝苗长长叹了口气,道:“你在城里有人可托吗?”

郭嵩阳道:“邻镇有。”

从这里去邻镇,也要个一天两天。

蓝苗道:“你也说上官金虹现在顾不上我,我没有别的仇人,想一时也不会有事。”

原本他还可以等伤痊愈,再慢慢来处理这些事。但匣子的横空出世,将一切计划都打乱了。

他的眼神太过恳切,这也不是了不得的大事,郭嵩阳没有不答应的理由。第二天他就离开了。以防万一,将蓝苗转移了住处。

蓝苗躺在床上,只觉心焦似火,恨不得能一秒满血潜入金钱帮。但动的厉害点,肋骨就生疼,五脏也好像在锅里翻滚,只好乖乖合眼躺着睡觉。心里算,这信到伊哭那,最快也要十天。伊哭回来,至少也要二十天,真心要急死他了。

房外忽然有人走近,走得很快,而且不止一个人。

脚步声将蓝苗的思绪从怜花宝鉴中拔了出来。郭嵩阳替他找了一家客栈的后院。后院是四合的,只住了蓝苗一个人。既清净,叫小二也方便。万一有事,要跑也行,要找人也行。

因为如此,后院除了小二,几乎没人会来。但小二的脚步声绝不是这样的。

蓝苗将手伸进被子下,拉动了什么。床板忽然打开了,他滚了进去。

这也是他选择此处的原因之一,房中不是木床,而是土炕。炕下自有空间,做个小机关暂时躲避,毫不费力。如果那几人只是路过,他再爬上来就是。

蓝苗的直觉太准,他的房门忽然一声巨响,被人踹开了。

他听见有个嗓音稍粗的女人道:“明明看见她住这儿,怎么不见了?”

另一个稚嫩的女声道:“莫非是出去了?我们去门口瞧瞧。”

这时才有男声响起,道:“要不要搜下屋中?”

那女人冷哼道:“也好。”

蓝苗只听一阵咚隆哐锵,似乎柜子被打开,衣服扔了一地。然后桌子也被掀了,凳子也踢倒了。梳妆台五斗柜什么更是不能幸免。听声音,这三人他从未见过,只怕又是蓝蝎子惹来的祸事,真可谓无妄之灾。

忽然头上一响,有人掀开了被子。

蓝苗的手缓缓伸进了怀里。

并没有事发生,过了一会,那小姑娘愤愤道:“她果然逃走了。”

那女人道:“不过一会儿,我见她受了重伤,能跑多远?”

那个男人却没有说话,蓝苗听见脚步声渐渐远去。

他本想多躺会,但灶坑里太多灰尘。他躺进来不过一盏茶,直想打喷嚏。强忍片刻,实在忍不住了,不由呼吸重了些。忽然头顶“哐当”一声,床板被人掀开,漆黑的灶坑中一亮,有人喝道:“还不出来?”

蓝苗暗呼不妙,但那三人却没有对他出手。按道理,他躲在狭小的空间里,任何攻击都是避无可避的。曾有过一间黑店,两大汉埋伏在灶坑里,却被一个小子出其不意,用开水烫死。

他突然摸了把灰尘,抹在自己脸上,才缓缓站起。

他看见了这三人。男人面貌朴实,但眉毛很粗,右颊上还有一道刀疤。女人穿着紧身短打,在头顶挽了个光髻,持着一把朴刀。小姑娘则挽个双丫髻,穿条没绣花的绿裙子,紧握着两把短剑。一眼就能确定,他们是走惯江湖的。

这三人脸都紧绷着,不仅没站在床边,还站得很远。

蓝苗霁颜道:“不知三位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但不知诸位是何来意?”

那妇人立刻呸了一口,怒骂道:“你装什么装?”

蓝苗皱眉道:“这位夫人,我们素不相识,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妇人咬牙切齿地道:“你不认识我,认不认识黄飞?”

黄飞是哪尊庙里的神啊?

蓝苗的头顶忽然亮了个灯泡。

那不是蓝蝎子的七十八个姘头之一吗?

郭嵩阳一生不知决战过多少次,还是第一次有人在家里等他。

他瞧了一眼蓝苗,便大步踏出了门。

枫叶随风落下,融化在地上。艳红的锦缎地毯从门口一直延伸到他的脚下,静谧得像是在等待某人的归来。

蓝苗倚在床边吹笛,他十指按在翠绿的竹笛上。

郭嵩阳听了这话,便问蓝苗是否发现了征兆。

蓝苗知晓这场决战没有疑问,若没意外,西门柔输定了。自从败给李寻欢后,郭嵩阳挫磨了些睥睨天下的傲气,开始挑战一些名气不如他,但武功有独到之处的高手,更多是为了磨练剑法。

这场景宛如遍地火焰燃烧着一捧白雪,雪中生出了一株绿萝。这绿萝自雪中生出,因此格外娇嫩可爱,但被万顷火焰包围,又格外骄傲倔强。

郭嵩阳见了这幅情景,只觉得自己的杂念也如这些枫叶,自然而然的凋落了。

待一曲吹罢,蓝苗合目沉思。他才推开了门,道:“什么曲子?”

郭嵩阳还是没答应,蓝苗现在肋骨还未长好,最好不要下床。但山不来就我,我却可以就山,他将决斗地点定在了附近。

蓝苗目送他负上铁剑,含笑道:“恭祝郭兄凯旋归来。”

50旧日的姘头是要命的

他回来时,在路边见有小孩叫卖花朵。他想起蓝苗似乎喜欢秋海棠,就买了一大捧。又见到旁边有买鸭脚鸡翅的,蓝苗也爱吃,鬼使神差地买了包。

他抱着花,提着鸡翅,刚走进院子,便听见有人吹笛。

笛声是从窗口传来的。

蓝苗瞧了他一眼,出神微笑,道:“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

郭嵩阳听了,忽然道:“你祖籍何方?”

这场决斗并没有花费多少时间。

蓝苗是是从逻辑推断的,他大大得罪了上官金虹,对方派人杀他的可能性几乎是百分百。他没瞧见前两顶轿子里的人,但他逃跑时动静太大,恐怕那两人都知道了。与上官金虹来往的人,总不会是蓝苗的朋友,偏偏他又觉得那两人很熟悉。

最要命的是,他现在武功全失,简直是个皮薄馅足的十八个摺大包子,谁都能咬一口。只要他的敌人中有一人找到了他,就没有以后了。

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