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52 伊哭牌降落伞品质保证

蓝苗变了的脸又及时恢复了温柔,道:“这位兄台……”

他的脸色真正地变了。

门又打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

他长得已很可怖,但穿的衣服更诡奇。他穿着一件鲜红的长袍,袍上绣满了黑牡丹。蓝苗只能联想到寿袍。

伊哭那阴沉沉的脸已很像死人,这人简直就是个僵尸。

这人看起来就像要失声大笑,他道:“你以为我像那三个愚夫蠢妇,会怕你死吗?”

蓝苗缓缓将手抬到了腰间,道:“你也是一流高手,难道没有保命绝招?”

这人道:“我早知道你有只蝎子王牌枭雄。”

蓝苗淡淡笑了笑,好整以暇看着他,道:“所谓绝招,当然是旁人不知道的东西。”

他突然站了起来,冷冷道:“你认识伊哭,就该知道我难缠得很。不怕同归于尽,尽管放马过来!”

他说到“同归于尽”时,那人神色莫明。蓝苗站起时,他袖子更是微微一抖。显然嘴里狂妄自大,心里还有三分忌惮。

但蓝苗还未站直,就忽然掠起,像燕子一般飞出了窗户!那窗户一直是打开的!

这人恍然明白上当,但是已慢了一步,这弹指功夫,足够一个高手逃之夭夭。

他到了院里时,院中已只剩下他一人。

但下一刻,蓝苗又从院门掠了回来。

三个人从院门缓缓走进,显然蓝苗就是被他们逼回来的。

这三人都是身着黑衣。一人持了柄流星锤,一人拿着把鬼头刀,还有一人身材壮硕,肌肉高高隆起,竟扛着两柄虎头大斧。

蓝苗落在地上,一个踉跄,半跪了下去。刚才强行掠起已花费了他全身的力气,五脏翻江倒海,一口血又浮到了喉咙口。

他巨咳了一阵,哑声道:“你们和他一块儿来的?”

他瞧见这三人和红衣人交换了眼色。

但这四人都紧闭着嘴,双方互不交谈。那持虎头斧的颠了颠斧头,忽然扬臂,精钢大斧带着烈烈风声,向蓝苗头顶直劈下来!

这斧若劈实了,蓝苗的脑袋就会像个西瓜般裂开。

那红衣人原本留在院后,却忽然站到了他的身边。他的手也骤然从大袖中伸出,抓住了斧柄。

他也带着手套!和青魔手极其相似的铁手套,只不过这幅手套是血红色的。

蓝苗为了躲避这一斧,翻身时力有不逮,跌倒在地上。他见了这幅手套,忽然想起这人是谁了。

“青魔日哭,赤魔夜哭,天地皆哭,日月不出……你是伊夜哭!”

他是伊哭的表弟,年龄比伊哭小,武器也是走伊哭的路数。独那副僵尸一般的容貌,那副离奇吊诡的打扮,倒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虎头斧脸色已变,怒道:“你做什么?想翻脸吗?”

伊夜哭冷冷道:“她是我的,谁准你们出手?”

那三人对视一眼,虎头斧冷笑道:“你想抢功?”

伊夜哭显然已不想再啰嗦,道:“你们去守着门,回头我自然会美言,否则休怪我辣手无情!”

那三人又气又恨,却又不敢违逆他。眼里凶光闪动,只得朝门走去。

蓝苗坐在地上,体内真气乱成一团,胸腔里翻江倒海。他瞧见红光一闪,刚抬起手,就觉手中一空,装蝎子的木盒已落到对方手里仙修财神全文阅读。

伊夜哭舒袖,那双红魔手又伸了出来,流动着血腥的光芒。

那光芒,已倒映在蓝苗的瞳孔中。

在四个高手包围中,他再也提不起半丝真气,伊哭远在千里之外,郭嵩阳也不可能半天内赶回来。他真的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了。

蓝苗想,是谁……是谁要杀自己?上官金虹未来,倒是来了鬼鬼祟祟的敌人。自己没死在上官金虹手中,倒要让这批宵小占便宜?

他哑声道:“兄弟阋墙,值得吗?”

伊夜哭眼中泛起奇异的色彩,忽然道:“这只能怪他瞎了眼!”

红魔手已经扬起。

门口忽然传来一声惨嚎!

这嚎声太可怖,太凄厉,像是一瞬间受尽了人间酷刑折磨。那简直不是人的嗓音,就像一匹狼在狂嘶。

使虎头斧之人一条丈二身躯已疾飞而来,直撞向伊夜哭后背。伊夜哭猛然回身,一掌劈在那人胸口。听“喀啦啦”一声,那人像一块被折叠的煎饼般飞了出去,却没发出半丝声息。

他早已死了。

一人阴恻恻地道:“瞎了眼的是你!”

一阵狂风扑来,满地红叶被卷成一股血色飓风,仿佛漫天冰雹砸进了院子。一片枫叶恰巧拍在伊夜哭脸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伊夜哭沉着死灰色的脸,沉得像一块铁。

一个人缓缓走了进来,他穿着件青布袍,袖子极大,完全盖住了双手。

他的眼睛也是青色的,瞳孔里的青光正疯狂地闪烁,宛如鬼火。又如毒蛇的信子,吞吐不定。

他盯着伊夜哭,面部肌肉轻微抽搐着,看起来狞厉到了极点。这副尊容,不论在何时何地出现,吓不死一个人,也足以吓死半个。

门口使鬼头刀和流星锤的人果然已死,浓烈的腥味随风卷来,吹过伊夜哭的鼻端。这让他的脸色更难看了。

蓝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见的一切,他揉了揉眼睛,眼前的人确实是伊哭。

这个应该身处南疆之人,怎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

莫非他会瞬间移动?

还是他能掐会算?

蓝苗伏在地上,似已经出神。

伊哭的目光从蓝苗衣襟的血渍滑过,落在伊夜哭脸上,第一句话就道:“不论谁派你来,看在你爹娘面上,我不和你计较,滚!”

伊夜哭终于缓缓开口,道:“你怎么会来的?”

伊哭道:“我不能来?”

伊夜哭道:“你要拦我?”

伊哭狞笑道:“你敢动手?”

蓝苗已然看出,伊夜哭很像伊哭,全是出于模仿之功。伊哭天生有种酷厉的狂气,对方的态度越是强横,他就越是凶狠。你们偏要与我为敌,就试试我的手段——因此他的敌人全都死状奇惨,不将他们从精神到肉体全部摧毁,难消他心头戾气。

而伊夜哭更加多疑,心思九转,杂念丛生武道全能最新章节。两人碰面,他的气势自然要弱一截。

他在思索。伊哭却不会等他,一舒长臂,现出了那双碧色森森的青魔手。

他的青魔手似乎和从前不一样了,暗青色更澄,光芒也更润泽。关节处的机括更小巧,指尖也更为锋利。

蓝苗看出了这一点,伊夜哭当然也看了出来。

伊哭亮出了兵器,就表示他不耐烦再多说。就像方才伊夜哭威胁那三人滚蛋,伊哭也在勒令他滚蛋。如果他还不肯滚,伊哭就要用死亡来威胁他滚!

他忽然厉笑一声,也伸出了那双红魔手!

他道:“我早就想和你分个高低!”

伊哭更不搭话,五指箕张,青魔手挟着一股狂风,已倏然拍到对手面前。

伊夜哭抬臂,猛然迎上对手攻势。青魔手与红魔手击在一处,蓦然炸开一声巨响。

双方都用上了十成真力,纯是功力与功力,兵器与兵器硬碰硬的较量。听一声闷哼,红魔手碎裂成千千万万片,撒落在空中,就像漫天血雨。

伊夜哭的功力如何,暂且不论。但他的兵器已经败了!

他猛然缩手,若不缩手,就等于用赤掌去应付青魔手,这纯粹是找死。

但伊哭的青魔手并没有退回。相反,没了红魔手的阻碍,那碧森森的五指已罩到了他的脸前。

青魔手的招式大都诡奇酷烈,其中有一招,就是抓住对手要害后,用真力兼机括动力,下手强揸。一旦抓住,钢铁嵌入肉中,绝难挣脱。至于何处是要害,灵活得很。肩膀关节可,咽喉可,当然脑袋也可。不过后果略有不同,若肩膀被抓,骨骼必碎。若脑袋被抓,下一刻就会变成个装着豆腐渣的碎碗。

伊夜哭自己也用过这招,他当然清楚的得很!

他在飞退,但青魔手离他的面部不差毫厘。

他的背忽然贴上了墙,他的身体骤然停下。

碧森森的五指本该揸住他的整张脸,但也骤然停下。伊夜哭的瞳中出现了重影,他的鼻尖上,已沁出了大颗大颗的汗珠。

一声冷笑传来,伊哭的青魔手骤然收了回去,厉声道:“快滚!”

伊夜哭咬着牙,脸扭曲得像一块抹布。他虽然模仿伊哭起家,但他总觉得自己已胜过伊哭!

愿望总是美好的,但事实并非如此。他还不想死,所以他只能听指挥。

他没再看他表哥一眼,缓缓走出了院子。

伊哭的目光落在蓝苗眼中,好似烙铁落进了一池春水,那股戾气不由自主化为了炙热的柔情。

蓝苗本想狠狠地瞪伊哭,怪对方为何离开这般久,瞪出来的却全是掩盖不住的渴求。两人视线稍一碰触,就如胶似漆地粘在一起,舍不得片刻分离。

空气也渐渐炽热如快烧沸的滚水,烫得人全身发痒。

蓝苗的胸口起伏着,盯着伊哭,缓缓地坐了起来。伊哭刚上前一步,蓝苗忽然望空一跃,整个人都跳到了他的怀里。他双臂梭到伊哭肩后,搂住了伊哭的脖颈,双腿也紧紧缠住了对方的腰身。随后一口咬在伊哭的耳朵上,用力碾磨着牙齿,呻|吟道:“你还会回来?”

强烈推荐:

小二并没有回应他。

蓝苗扶着床柱,将一双腿挪下来,他忽然闻到了一股腥味。

他已缓缓走近,大袖随之飘动。这人身体虽然十分僵硬,但落步无声,显然轻功十分高超。

凭这句话,蓝苗就知道他绝非上官金虹的属下。若是金钱帮来杀他,恨不得大张旗鼓,以便杀鸡儆猴,又怎会跟做贼一般?

孙小红走了。

这种腥味并不陌生。他被荆无命划了一剑,又被上官金虹打了一掌后,全身都萦绕着这种气味,挥之不去。

蓝苗凝注着他那双被长袖盖住的手,忽然道:“你和伊哭是什么关系?”

这人阴恻恻一笑,道:“就算他是我爹,我也不会被你哄走的。”

蓝苗的脸色挂不住了,冷笑道:“你不给伊哭面子,那你怕不怕……”

他高呼道:“小二!小二!”

必须赶快转走,这屋里呆不得了。

52伊哭牌降落伞品质保证

这人截口道:“你不必跟我废话,我是来杀你的。”

蓝苗的笑容就像狂风下闪烁的灯火,他淡淡道:“是谁派你来的?上官金虹?”

这人冷冷道:“既然是快死的人,又何必知道太多?”

这人打断了他的话,道:“我也不怕郭嵩阳。”

蓝苗沉着脸,眸子里忽然射出逼人的光芒来,道:“那你怕不怕我呢?”

这个人的脸是死灰色的,高耸的颧骨上好似只包着皮,一对眼睛放射着惨碧色的光。

蓝苗靠在床头,急促地喘了几口气。

他虽然料定孙小红不是来杀他的,但连接将两拨人哄走,累得眼前阵阵发黑。

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