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54 你奈我何

这客栈后院有个小小的后门,前门直通大街,后门则通往小巷中。两人自然走了后门。这条小巷十分僻静,不仅一个行人不见,连狗爪印也瞧不见两个。行走在青石板路上,只能听见淡淡的回声。

伊哭搂着情人,尽管欲念在身体里四处狂蹿,全身血脉几欲爆炸。心中却神魂飘荡,满愿全心全意听这人的话,半丝恼意都提不起来。两人你亲我,我亲你,在那里腻了半晌,还腻歪个没完。

这时蓝苗才想起自己坐在地上,道:“你还不抱我起来?”

蓝苗颇赞同,便将一切交给他了。

他枕在伊哭肩上,半眯着眼睛,全身舒适又慵懒。

伊哭匆匆挑了家洁净雅致、交通方便的客栈。中间掌柜见他出手大方,想向他推销此处的赌坊妓院,被他吼了一声:“啰嗦什么!”

蓝苗在他怀里大笑,整个客栈都听得清清楚楚。目所能及之处,绝大部分男人的目光都溜在这美人身上,其中不乏赤|裸裸之色。

他看得清楚,便笑着扭过头去,向一位锦衣公子滴溜溜抛了个媚眼。这个媚眼如姜太公的鱼钩,将那人的魂儿立即勾了过来。他目光呆在了蓝苗脸上,好似被鱼鳔胶在那里,挪不开半分。心想,这美人在别人怀里,却对我抛眼色,分明待我有意。

蓝苗瞅着那露骨的视线,吃吃笑道:“你想要我?”

这话问的太大胆,莫说那公子一个字也无法回答,整间客栈恐怕也没人能够回答。但这话也像一个鞭炮丢进了汽油桶里,桶外波澜不惊,桶内已炸得翻天覆地了。

蓝苗一只手臂滑出来,搂住了伊哭的后背,嫣然笑道:“你打败这个恶霸,就可以将我抢过来啦。”

先前那句话只是挑逗,这句话已在煽动男人血液中的兽性。那公子不自觉站了起来,手已扶在了腰间兵器上。

他正要抬腿,视野里突然塞满了一双碧森森的鬼火。青袍男人已转了过来,那张脸的表情太过可怖,仿佛他再动一步,就要择人而噬。

他见了这张比鬼还狰狞的脸,猛然退了两步,正绊在长凳上。顿时“当啷”一声,长凳倒在地上,他又在长凳上摔了个四脚朝天,汤酒溅得全身都是。

蓝苗放声大笑,笑声响彻整间客栈。那些男人见了前车之鉴,虽然无人敢开口,甚至有人在心中暗骂,却有更多的目光纠缠到了他身上。他索性又拨出一截身子,正要对另一位负剑江湖人招手。青袍男人已攥住他的肩头,将他又摁回了怀里,恶狠狠说了句话。

蓝苗听了那话,笑得更开心了。青袍男人肩膀动了动,那娇媚声音小小痛呼一声,随后又吃吃笑了起来。只听笑声一路飘远,渐渐变低,忽然“唔”的呻|吟了一声,又低笑道:“不要……你摸哪里……嗯……”

众人听那声音远去,面上无一不红,心里想的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伊哭一进门,就想将蓝苗扔在床上。但他还没付诸行动,蓝苗已哀声道:“我胸口好疼……”

他既然喊疼,尽管倒有七分是装的,又有谁舍得下狠手。伊哭咬着这颗小刺猬,只能舔舔软肚皮。他将蓝苗的大辫子揪起来,咬牙道:“你再敢对别的男人发|浪,我就……”

蓝苗咬着嘴唇,笑道:“你就怎样?”

伊哭说不出话来,蓝苗道:“我替你说,我要是再勾搭别的男人,你就将我休了,再也不碰我一根指头……”

他话还没说完,伊哭已合身扑了上来圣剑王座最新章节。

帐幔不住摇动,帐中时而发出呻|吟声,时而又有低笑。两人胡混了半个时辰,喘息声才渐止。虽已经极为收敛,并未真正行事,蓝苗还是碰疼了肋骨断处。

伊哭替他换了药,重新仔细包扎过,目光仍在情人面上流连不去。蓝苗枕在他肩上,合着双眸,呼吸逐渐平顺,似是已睡着了。

在南疆这两年,伊哭研究七巧书生的,确实有不少心得。

例如,他给蓝苗带回了一条九尺长的蝎尾,闪着蓝宝石的光芒,却比真正蝎尾毒得多。

又如,他带回了几盒胭脂和螺黛,每盒的效果都比原来的妙。

蓝苗饱饱睡了一觉,醒来就看见了那条蝎尾,欣喜异常。软兵器越长,运用的难度就越大,同时威力也就越高。如果说原来的蝎尾还有可能被高手攻入圈内,以这条蝎尾的长度,只要蓝苗运用得宜,谁想强攻,都难免挨上一下。但这可不是西门柔的蛇鞭,这上头的剧毒,见血封喉。

蓝苗亲了伊哭一下,又去看自己的新兵器。伊哭见他喜欢,心里自然高兴。两人喁喁说了些私房话,绕到正题上来。

伊哭听蓝苗让自己去探查上官金虹得到的盒子里藏着何物,不由有点诧异。蓝苗让他不要问,先去查来再说。如果藏物复杂,就画个图来,但一定要看清楚。他说,如果里面是一件天大的好东西,我们就发了。

蓝苗说的是实话,若真是王怜花所著,恐怕李寻欢都忍不住要看个究竟。

见伊哭点头答应,蓝苗又搂住他手臂,道:“你一定要小心,不要与上官金虹正面冲突。如果实在藏得严密,也不要硬闯,打听打听消息回来告诉我就好。来日方长,我们再打主意。”

他连说了三遍,说得伊哭不耐烦了,才轻踹了对方一脚,道:“我还不是担心你?”

两人又沉沉睡了一觉。蓝苗迷迷糊糊醒来,感觉身边人在系腰带穿衣。

他瞟了眼天色,天方破晓。他本想留伊哭吃了晚饭再走,不过看形色,对方志不在此。

蓝苗翻了个身,一双皓雪似也的胳膊从被中伸了出来,道:“你去哪?”

伊哭道:“去金钱帮。”

蓝苗微微一笑,道:“大白天去,当靶子么?”

伊哭不说话了。

蓝苗睇着双惺忪媚眼,哼了一声,道:“你若是到林仙儿那去,就不必告诉我了,快滚吧。”

他又缩入了被中,伊哭还没回话,他忽然又钻了出来,道:“你去探金钱帮,少说也要十来天,顺便替我将郭嵩阳叫回来罢。我现在身受重伤,实在怕得很。”

伊哭听了这话,面上肌肉**。忍不住一把攥起他的衣襟,在那颊上抽了个小巴掌,怒道:“你若是气死了亲夫,可就没人替你干活了。”

蓝苗顺嘴在他掌沿又咬了一口,道:“说了不像你,人家是正经人。”

说完,他又从被中伸出一只雪白的赤足来,在伊哭臀上踹了一脚,嗤嗤笑道:“就算我要和他睡觉,你又奈我何?还不快滚!”

伊哭绝口不接他的话,只一边系带出门,一边冷笑道:“你以为郭嵩阳是黄飞那般蠢材,任你在指头里调弄?你小心烧疼了手,我等你回来哭!”

强烈推荐:

他含着这口肥肉,既不敢咽,又舍不得吐。只坐起来,将蓝苗搂在自己怀里。唇还在对方面上游走,手却规矩了许多。

蓝苗将衣襟掩上,深深喘息了几下。凑过去,又与他嘴了一个,道:“等我好了,咱们拣出一日,把门扣上……”

伊哭这话原本只是情到极处脱口而出,毫无理智和逻辑可言。听见蓝苗居然正色反对,他不禁怔了下,道:“为什么?”

蓝苗十个手指头纠缠在一起,勾在他脖颈上,低笑道:“你还未曾娶我,我若替你生了娃儿,岂不是未婚先孕。别人当我们通奸|淫奔,将我沉塘了,可怎生是好?”

伊哭确实已按捺不住,想将蓝苗就地正法。

他发出低低笑声,偎进了对方肩颈,似乎很不好意思。

伊哭停住了脚步,瞪着他。蓝苗笑意难禁,道:“你瞪我做什么?”

伊哭心中的火山才逾平缓,又被放了一颗炸弹,熔岩直溅到九天之上天巫全文阅读。他喉间发出一声低吼,一把将蓝苗揉捻进怀里。狠狠按住了那人的后脑,恨不得将这个满脑子奇思异想、又成天耍他耍得开心的人囫囵吞下肚去。蓝苗早料到他有此举动,他就是要勾得伊哭发疯一般团团乱转,又不能碰他一指头。对方被他牵着鼻子走,他得意极了。

但天下还有一个成语,叫引火烧身。两人唇舌交缠会儿,蓝苗自己也按捺不住,又躁动起来,便想躲开。但他忘了还在人家怀里,伊哭并非那般好拿捏的。蓝苗来得去不得,不由喘着气捶他的背,笑道:“你要……你要我死啊……嗯……”

伊哭见他忽然颦眉,猛然想起蓝苗既然被上官金虹打伤,伤势必然沉重,还没有好全。

他浑身血液都已沸腾,一心只想摁住蓝苗行那事。但他行起事来既猛且久,看蓝苗的形势,决计是撑不住的。吃肉吃到一半,岂不是比没吃还凄惨?更不必说他见蓝苗喊疼,心也立即跟着疼了起来,万万舍不得用强,将对方再次弄伤。

54你奈我何?

这景象落在蓝苗眼中,他忍不住想起了那首。但没有一个丁香般忧愁的姑娘,只有一尾剧毒无比的蓝蝎子,悠悠哉哉地向前移动着。

巷是青的,天是蓝的,伊哭抱他走在其中。蓝苗是如此温顺,天地是如此安静。伊哭心中被填得满满的,凝注着怀里的人,忽然低头香了蓝苗一下,道:“替我生个儿子,好不好?”

蓝苗一本正经的摇头道:“不好。”

两人互相挑逗对方挑逗得兴致勃勃,许久不见,才分开了会儿,又黏到了一起。一路放肆调情到巷口,蓝苗才挣脱了他,嘘气道:“有人看呢。”

说是收敛了点,其实全没收敛到哪去。一个男人抱着一个女人在大街上走,就已经足够惹人注目。要不是蓝苗衣襟上沾着血,恐怕真有人来责备他们妨碍风化了。

伊哭看了一眼屋子,说里头乱七八糟,去不得了。

许久不见,蓝苗偎在伊哭怀里,已经心醉神迷。被他的长指一碰,更是骨头软成一滩酥油,只想任他摆弄。但大约是心跳太激动,又或者喘息太剧烈,也可能是动作过大,翻身的姿势不对。伊哭压下来时,他忽觉前胸剧痛,不由闷哼一声,手也按上了肋骨断处。

俗话说,饱暖思淫|欲。当一个人时时刻刻被提醒他的肋骨是断的,五脏也还在淤血,那淫|欲也就瞬间消散,痛成浮云了。

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