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56 郭先生犹豫中

郭嵩阳长长叹了一口气,不再言语。

自从对方问了这问题,他便觉得全身都怪怪的。

郭嵩阳直截了当地道:“不是你。”

郭嵩阳瞧着他,淡淡道:“看来李兄没有此等经历阴阳**之夜路。”

李寻欢苦笑道:“简直是想都没有想过。”

李寻欢瞬间觉得在郭嵩阳身上看见了阿飞的影子,但郭嵩阳可不是没见过女人的毛头小子。

等等……也许他没见过男人呢……但显然这种逻辑是不对的。郭嵩阳决战过成百上千次,他不仅见过很多男人,而且见过各种各样的男人。

李寻欢实在想不出怎样的男人能迷倒郭嵩阳,他脑海中只能浮现出阿飞、龙啸云、上官金虹、荆无命、伊哭乃至天机老人……他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他只得更进一步,道:“他是否知道郭兄的心思?”

郭嵩阳缓缓道:“他亲口说对我有意。”

李寻欢觉得整个人又不好了。

半晌,他慢慢道:“这只是两个人之间的事。”

他继续道:“只要两人都愿意,也不曾欺骗对方,我想这与旁人并无关系。”

他刚才还说不应该伤害到别人,现在又说和旁人“并无关系”。

这不仅因为情感的纠葛异常复杂,还因为李寻欢是凡人,他也会忍不住双重标准。所以那个男人的身份,身边还有谁这种问题,他就一律不问了。

郭嵩阳没有再开口,显然胸中自有成算。

两人飞速穿梭在林中,不久便来到了阿飞和林仙儿的“家”。但房中却没有人。

东西都摆在原位,厨房里还有些昨日喝剩的茶。被李寻欢踢破的房门还是原样,在风中“吱吱”作响。

阿飞和林仙儿已经连夜走了!显然他们走得很匆忙,什么也没带。

阿飞居然又不辞而别。

李寻欢弯下腰,又开始咳嗽。

他们从小楼走回来时,林仙儿还留在楼中。但他们到达屋子时,林仙儿却已经回来,将阿飞带走了。

很容易猜到,一定有另一条捷径。他们在林仙儿的床下发现了这条捷径,一条穿过山腹的密道。

密道的出口就在那小楼的床下我混过的日子最新章节。

林仙儿自然早已不在了,屋中只剩下一个穿红衣服的小姑娘。她正在专心地绣花,是一面鸳鸯戏水的枕套,和屋里的情调十分契合。

他们突然走出来时,她半点也不觉惊讶,似乎早知道他们会来了。

她瞅着李寻欢,抿嘴一笑,道:“你应该早点来的。”

李寻欢笑了一笑,道:“晚点来也不妨事。”

小姑娘似乎觉得他很有趣,嫣然道:“你如果早点来,就会见到他了。”

李寻欢笑道:“我马上就会见到她了。”

小姑娘的大眼睛滴溜溜转了圈,似乎不相信他的话。

李寻欢淡淡道:“只要有你在,就能找到她……你说对不对?”

小姑娘仍然在笑,只是笑得有点勉强。她道:“我又不认识他,怎么会知道他在哪里呢?你是他的朋友,找他难道还要问我?”

她指的显然不是林仙儿,也不是阿飞,阿飞从未上过这小楼。

李寻欢诧异道:“我的朋友?”

小姑娘道:“不是你的朋友,为什么要给你留信?”

她从怀里拿出了一封信。

据她所说,这个男人是从门外走进来的,一进来就问李寻欢会不会来。然后留下一封信,让她交给他。

信是密封着的,上面果然写着李寻欢的名字。

信上写的是:寻欢先生足下,久慕英名,极盼一晤。十二月初一当候教于此山谷中飞泉之下,足下君子,必不致令我失望。

下面的落款赫然竟是上官金虹!

这分明是一封挑战书。

看见这信的人,不魂飞魄散,也要面无人色。被上官金虹挑战,就等于收到了阎王的绝命帖。

李寻欢居然还在笑。他缓缓折起这封信,放入了衣襟之中。

小姑娘终于忍不住道:“信上写的什么?”

李寻欢笑道:“没有什么。”

小姑娘忽然一拍掌,嫣然道:“差点忘了你。”

她这话是对郭嵩阳说的。

她又从怀中摸出一封信来。信封上也写着郭嵩阳的名字。

李寻欢忍不住瞧着郭嵩阳,难道这也是一封挑战书?

郭嵩阳也觉得意外,他道:“这是来人给我的?”

小姑娘摇了摇头,抿嘴笑道:“是去人给你的。”

这封信更短,写的是:阿蓝在云来客栈,重伤未愈,强敌环伺,去照看他。

下面还有个占了一半信纸的署名。称赞狂草的成语,从来都有个“破壁飞出”。现在这个署名就要“破纸飞出”,简直快飞到读信人脸上了。

李寻欢收到上官金虹的信,还笑得出来。郭嵩阳收到这封信,却笑不出来了。

他沉着一张脸,也团起这张纸,塞进怀里法破十方。忽然冷冷道:“我这辈子,从未听过对头指挥。”

李寻欢沉吟着,缓缓道:“有些事虽然不愿做,却是非做不可的。”

郭嵩阳沉默不语,半晌道:“我要离开一段时间。”

李寻欢也默然,忽然道:“他约你何时见面?”

郭嵩阳的目光如冷电一般扫过,道:“约什么?”

李寻欢微微一笑,道:“是我说错了,郭兄慢走。”

他目送着快步出门的郭嵩阳,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蓝苗先前住的不是云来客栈,而且他根本无法自行走动。

这表示他遇到了麻烦事,所以别人替他换了地方。

郭嵩阳在房门口站了很久,犹豫要不要立即进去。房中没有声音,蓝苗应该已睡下了。

里面忽然有人呼喊,正是他听了千百遍的声音,道:“小二!小二!”

现在已是深夜,再殷勤的小二也去睡觉了。任凭客人叫声再大,也只会将被子蒙上头顶,绝不会应声。

里面又叫了几声,便沉寂下去。

随后一阵悉悉索索声,似是有人下床。寻常人下床也就分把钟的事,但蓝苗身受重伤,弯腰不便,穿鞋都要许久。郭嵩阳听一盏茶过去,他还没能起身。忍不住震断门闩,推开了门扇。

蓝苗正扶着凳子直起身来,猛一抬头,就瞧见了郭嵩阳。

他怔怔地站在那里,似乎不敢相信看见了来人。

郭嵩阳与他的视线交汇,忽觉心脏一阵紧缩,浑身都充满了奇妙的酸胀感。这种感觉尚未褪去,蓝苗已抢先拔步。但他忘了自己的脚还在凳子后头,“当啷”一下绊在凳子腿上,整个人直直向前摔去。

郭嵩阳一把接住了他。

蓝苗痛哼一声,道:“你回来得真晚……”

他语气虽埋怨,双臂已搂住了对方的后背。

他刚从被中出来,衣衫自然轻薄。比上次郭嵩阳以为他是女人而拥抱他时的衣服还要轻薄。郭嵩阳将人搂在怀里,切实感觉到那微凉的肌肤在他掌下渐渐变烫。大辫子滚得松松散散的,显得头发愈加乌黑丰厚。还有几绺落下来,恰好撩在郭嵩阳脖颈上,一阵一阵地瘙痒。

郭嵩阳再三确认过,蓝苗确实是一个男人。

他喜欢征服女人,也喜好征服男人,但却不是这种征服。和男人这样那样,总是不合自然之道……

他心里是这般想,目光却粘在蓝苗的颊上。

蓝苗的枕头是长方形的,上面绣着重重的花朵。枕头虽然软,但花朵旁盘了金线。蓝苗习惯蜷着睡,一抬头,颊上就印了半朵牡丹花。有诗云:“红腮隐出枕函花,有些些”,便是指这美人春睡的风流韵事。

郭嵩阳心中只想,往这皮肉花朵亲上一亲,想必销魂无限。

短短瞬间,他的表情变化万千。最终还是将蓝苗抱回床上,道:“走路小心。”

作者有话要说:虽然是来的如此晚的双更,但……也算双更……对吧!脱力地爬走……

强烈推荐:

断袖分桃,龙阳之好,李寻欢不是没听说过。有些男人也会喜欢男人,他也早就知道。只不过别的男人究竟喜欢谁,这并不关他的事。

现在他知道自己错了,这天下的事,本就是息息相关的。

他们已出来一段时间,林仙儿很可能已赶回阿飞身边。要揭穿她的真面目,总是越早越好。

李寻欢也站了起来,他忽然道:“看郭兄的神情,惦记这人已不止一日。”

郭嵩阳问这个问题时,李寻欢正在喝酒。

李寻欢沉默着,表情颇为难言,第一句话便道:“他是谁?”

郭嵩阳似乎想说话,但嘴角却没有动。

李寻欢缓缓道:“不知那人对郭兄怎样?”

郭嵩阳嘴角流出一丝笑意。

不论他咳了多久,郭嵩阳都面色平静,显然等着他的答案。

这个问题居然是认真的。

56郭先生犹豫中

他可能认为李寻欢是个专家——小李探花眠花宿柳,本是著名的情场浪子。

但是专家也分领域的,显然李寻欢对这个领域一无所知。

他已长身而起,道:“走吧,我陪你去。”

一丝不自觉的笑意。

一个人笑得不自觉,通常因为他的心思已经飞走了。

李寻欢又咳了起来,而且看起来要咳很久。

他一边听问题,一边将酒全喝进了鼻子里。

谁都知道,肺是用来呼吸的,不是用来喝酒的。随着撕心裂肺地狂咳声,李寻欢觉得他似乎从来没认识过郭嵩阳,也有些不认识这个世界了。

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