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60 以奸救奸

他咬着这六字,作势要起身。郭嵩阳哪里容他逃走,一把揽住他的腰身,一手搂腿,将他整个人抱了起来。蓝苗只觉天旋地转,已被重重扔到了床上。

这就是郭定过于年轻之处。蓝苗既是毒蝎子,又是美人蟒。不仅会悄没声息蜇你一下,毒得你神志昏乱,还会死死缠住对方,将对方骨髓也吸干。不经事的年轻男人若想去招惹他,不去了半条命,也得脱层皮。只有郭嵩阳这般成熟男人才懂得他的好,也才消受得了他。

四片唇又粘在一块,不肯稍松。两人呼出的气息越发火热滚烫,郭嵩阳的手已经滑入了蓝苗的衣摆,握住了他的腰。他将蓝苗当做女人时,日日想这般对他,后也偶有遐想。现在当真得逞,只觉掌中细腻柔韧,一握销魂,倒真有些后悔自己执着男女之分。

郭嵩阳连回答都不耐了,一把撕开了他的外袍。

蓝苗顺势滚进了对方怀里,嘴里偏道:“还是罢了,回头你弟弟管不着你,又要埋怨你被我勾坏了,你可是个‘真正的男子汉’呢。”

这天,郭嵩阳一早便出去了。

郭定往屋中看了眼,确定蓝苗还在,便在门边看起剑诀来九龙至尊。因为蓝苗身上有伤,从不出门的,他也颇为放心。

他看得入迷,一直到晌午,突然发现蓝苗没有叫饭,郭嵩阳也没有回来。他心中突觉不妙,喝道:“蓝苗!蓝苗!”

屋中无人应声。他当即一脚踢开了门,里面果然没有人。蓝苗早在郭嵩阳出门不久,就从窗户偷偷溜走了!

在郭定大发雷霆之时,蓝苗已和郭嵩阳到了另一间客栈,并坐在桌子上,准备吃午饭了。

蓝苗一边盛饭,一边忍不住道:“不知他现在该气成什么模样?”

说完后,又忍不住发笑,干脆伏在桌上不起来了。

他内伤未愈,但已比先前好得多,出门走走还是可以的。平时不出去,是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在屋里养好了再说。

郭嵩阳眼里也微有笑意,淡淡道:“你别小看他,几天之内,他又能追过来。”

蓝苗瞟了他一眼,道:“只怕几个时辰,也是晚了。”

郭嵩阳显然听懂了这句话。

蓝苗望着窗外,似乎不知道对方正盯着自己,半晌才将黑眼珠一转,瞧了回来。郭嵩阳的目光早候在那里,两人目光粘在一处,渐渐湿得要滴下水来。

蓝苗抿嘴一笑,低着头,慢慢放下了碗筷。郭嵩阳已站起身,走了过来。

蓝苗任他握住了自己的手,轻笑道:“你弟弟知道了,恐怕要气得厥过去。”

郭嵩阳猛地一拽,看蓝苗跌进自己怀里,搂住了他,淡淡道:“他只能替他自己负责。”

说完这句话,他的语气渐至灼热。俯下头去,又吻住了蓝苗的唇。四唇相触,温度也逐渐升高。郭嵩阳的手在全身游走,蓝苗不由得轻声呻|吟。

两人正情热时分,突然“咚咚”两声,有人敲门。

郭嵩阳的手骤然停住,蓝苗不禁脱口道:“这才几炷香?你也太低估你堂弟了。”

但并没有黑衣人推门进来,一个陌生的声音在外面低呼道:“蓝姑娘,蓝姑娘!”

蓝苗心中一惊,想,是找我的?我穿越后别无亲友,也没认识过太多朋友,这声音听起来耳生,但又能叫出我名字,不知谁派来的?

他起身拉开了门,是个留着小短髭的中年人。他倒觉得眼熟,仔细一想,这不是那徐记酒家的掌柜么?他想传信给伊哭,便是这人接头。当时他远远瞅着,这人汗出如浆,现在想来,必是荆无命在后头拿剑威逼他。

他这时出现……

蓝苗脸色渐渐沉了下来,有种不妙的预感。

那人急匆匆地道:“蓝姑娘,那位青魔手,陷在金钱帮了。”

蓝苗面色惨变,不禁伸手扶住了门框。

那人又接着道:“他让我给姑娘传个信,他还能支撑几个时辰,问姑娘有没有办法。”

说话不要大喘气!蓝苗刚才魂快被吓飞了。他深吸了一口气,突然回身冲了进去。

郭嵩阳还想着方才的温香软玉,突然被握住了手。

蓝苗沉着脸,神色微有张皇,对他疾声道:“我求你帮我一个忙错动花心王爷。”

郭嵩阳瞧他三魂丢了七魄的模样,眼神微闪,道:“什么忙?”

蓝苗道:“帮我救一个人。”

郭嵩阳却很沉得住气,一时没有答话,

蓝苗已沉不住了,恳求道:“现在就去,好不好?”

郭嵩阳淡淡道:“和李寻欢再次决斗前,我还没有和上官金虹决斗的打算。”

蓝苗急得要跳脚了,偏偏还得好声好气说话,道:“你只需救了他逃回来便可,现在本不是决战的好时机。”

郭嵩阳就是不肯松口,道:“我更不想在上官金虹面前落荒而逃。”

他推三阻四,全不像他的性格。蓝苗瞪着他,突然道:“你知道我求你救谁?”

郭嵩阳笑了一笑,虽不答话,却已经默认了。

门外对话他听得清楚。他知道伊哭是谁,也知道伊哭独占着蓝苗,不容他人染指。那八十七个奸夫,有一部分是“蓝苗”腻味后顺手杀了,另一部分,倒是伊哭见“蓝苗”过了数月还兴趣不衰,再也容忍不得,统统毒死了。那“蓝苗”特别喜欢的,可能活得久一点,也就死得特别惨一些。

伊哭能容下他,他也早就动了提剑干掉对方的想法,知晓蓝苗的性别后,这想法又时有时无。现在他一心想占有蓝苗,即使伊哭健康得很,他也打算宰了他,好将蓝苗抢过来。只怕蓝苗生了自己的气,不易哄回来。现在正是借刀杀人的好时机,他不仅乐见其成,还想举觞称庆呢,哪里肯去救他?

蓝苗紧紧抓着他的手,指甲都嵌入了肉里,道:“你要怎样才肯救他?”

郭嵩阳冷冷道:“他给我写信,字都写到我脸上来了,我还去救他,岂不犯贱?”

蓝苗急道:“他回来后,我让他向你赔礼道歉还不行么?”

郭嵩阳冷笑一声,负手而立,显然根本没打算动弹。别说伊哭根本不会道歉,就算他下跪磕头,他也觉碍眼得很。

他见蓝苗突然伸手入怀,摸索一会,掏出一件东西来。

正是那枚青铜小剑。

蓝苗将此剑递到他眼前,道:“你发过誓的!”

郭嵩阳脸色变了变,随即讥道:“好。”将剑放入了怀中。

蓝苗知道郭嵩阳绝不背信,因此很相信小剑的作用。见他口里答应,脚下却不动,怒道:“郭嵩阳,你要替郭家先祖抹黑么?”

郭嵩阳已决意要弄死伊哭,自然有他的办法,淡淡道:“我答应去救他,却没说现在去!”

作者有话要说:syrens扔了一个地雷

4225666扔了一个地雷

花了个花扔了一个地雷

花了个花扔了一个地雷

秀涩扔了一个手榴弹

谢谢syrens姑娘,4225666姑娘,花了个花姑娘和秀涩姑娘!花姑娘(哪里不对 扔了两个,秀姑娘的手榴弹好沉啊~\(≧▽≦)/~爱你们哟~!

留言一会儿回答!

强烈推荐:

蓝苗胸口起伏,道:“那得看你的本事了,你若不怕我要你的命……”

他吃吃笑着,一双长腿却已屈了起来。

两人均是一呆,面色也僵了。郭嵩阳还没开口,蓝苗已钻出头来,怒骂道:“郭定你不要脸!专听墙根,你是想和你哥有同靴之谊么?”

自从认识了郭嵩阳,蓝苗倾心他不止一日,不知暗送多少秋波。如今鱼终于吃饵,却又要脱钩了。

这还是识破性别以来,郭嵩阳第一次吻他。两人极尽缠绵地口舌相交,郭嵩阳更是吮住了就不肯松口。蓝苗唇舌都发疼了,喘不过气想退后,却被他紧紧摁住。咂嘬半晌,才气喘吁吁地分开。

郭嵩阳想起死在前头那七十八个男人,全身血液都涌上了头顶,情|欲越发澎湃难遏,恨不得将他摁在床上,从头到脚扒个精光,蹂躏得他讨饶才好。他手臂本就肌肉结实,又加一重力,几乎将对方揉碎了。

两人一上一下呆了会,外头毫无声息。蓝苗哼道:“管他作甚?”

窗外却立即接话,道:“我管不着,也不想管。我在这里吃饭,在这里睡觉。你们动一下,我就和你们聊天。你们自便。”

蓝苗与郭嵩阳面面相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蓝苗今日总算认栽了,郭定居然可以无赖到近乎无耻。有个人在旁边时刻盯着,还要不停配音,奇葩才做得下去。郭嵩阳实在有个杰出的堂弟!

蓝苗听得浑身发酥,拧了他一把,低笑道:“我当你是正经人,原来你和别人一样,也是个下流种。”

郭嵩阳吻着他的脖颈,喘息道:“我知道你喜欢我再下流些儿。”

60以奸救奸

他翻过身时,郭嵩阳已压了上来。

两人正衣衫尽褪,缠绵急切,突然窗外有人冷冷道:“我还没走。”

这正是郭定的声音。

郭定果然钉在了门外。若是只一人出门,他也不管。若两人一同出门,他就缀在后头。蓝苗以为他只是一时热度,岂料连接几天如此,简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郭定虽然乐意,身边有这么个人跟着,谁也受不了。小二每天送饭菜来,看他们的眼神就像看见三个疯子。次数多了,蓝苗倒觉得好笑,便故意说些调笑话,引郭定发作,吃了郭嵩阳好几个瞪眼。

他的长指急切向上逡巡,蓝苗却突然捉住了他的手腕,道:“你真要和我……”

蓝苗面泛晕红,媚眼含春,低声道:“你弟不是个好东西,原来上梁不正下梁歪,你比他更坏!”

人前再正人君子,抱着心上人时,哪个男人都会露出本性来纯情总裁别装冷最新章节。郭嵩阳不由哑声道:“他怎比得上我?他才二十出头,哪里算是会使坏……”

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