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61 蓝苗一哭惹动君心

蓝苗右腿已腾空,全身的重量都支撑在左腿上,顿时整个人都向前倒去。郭嵩阳身形一转,已绕到他的背后。将蓝苗双臂一个反剪,又擒住他肩膀,将人拉了回来。此刻蓝苗背心空门大开,已完全落在郭嵩阳手里了。

蓝苗被拽了个踉跄,回眸狠狠瞪着他,道:“我去不去是我的事,我疯没疯,郭大侠恐怕也管不着!”

郭嵩阳知道蓝苗行事干脆果决,敢作敢当。容貌虽妩媚,性子却烈得很。平素这份野性格外迷人,这种时候,又让人头疼得很。他冷声道:“你连我的手掌都挣不脱,去又何用?”

郭嵩阳将他双臂拿住,正要说话。却见蓝苗突曲右膝,猛力撞向自己小腹之下。这招当真下三滥又狠毒,还携带着满满的恼恨。他会战天下高手,还从未见谁用过这般下流招式,直想教训对方一个巴掌。

他心中有气,还击却轻捷稳重。蓝苗右膝刚抬起三寸,他左膝已插入对方右腿内侧,向外一别,右脚随后向前踏了一步,斜刺里插入对方左膝弯,着力一勾。

蓝苗急道:“你!你讲不讲理!”

郭嵩阳淡淡道:“你真的这样爱他?”

他的语声也很轻。

蓝苗复又哽咽:“你讲这些废话做什么?他……他是为了我去闯金钱帮的,他死了,我也活不下去啦。”

他已倒在郭嵩阳怀中,肩头耸动,又轻泣起来。

郭嵩阳纹风不动地立着,好似一根铁柱。他的呼吸却越来越急促。

他的拳头不觉紧紧握住,心脏在最大限度地涨缩。蓝苗在他的怀中,又好似远在天边。他一瞬间想到了很多东西,他的嵩阳铁剑、蓝苗宛若蝴蝶般的现身、李寻欢对他说的话……却又似乎什么也没有记起。

他肩上的一片黑衣已湿……正如他铁石般的心上已刺入了一根钢针。

胸口尖锐的痛楚令他不敢置信,他几乎要低头去看那里的伤口。

蓝苗抬起头来,眼中盈着满满的泪光。他伸出手,捧住了郭嵩阳的下颔,道:“我待你不好么?我愿意陪你……陪你多久都行,你喜欢我怎样对你,我就怎样对你,我还会待你更好……我求你去救他,好不好?”

他的声音轻得像春风,软得像蚕丝,在郭嵩阳耳畔吹过。

这等温软而告饶的话、这般含羞忍辱的暗示、这样的语气和姿态……这样的恳求,天下恐怕没有男人能够拒绝。

郭嵩阳却觉得自己被迎面打了两个耳光。

他盯着蓝苗身后,突然道:“好。”

他轻舒手臂,推开了蓝苗。走到桌边,提起了那柄十四斤的铁剑,反手在背后挂定。

他的背影逆着光,整个人看起来高大而坚毅,好似能够扛起任何的重负。这样的男人说出来的话,必定每一句都是可靠的,也绝不会更改。

他道:“只要他还活着,我就一定会救出他。”

蓝苗怔在原地,只觉绝处逢生,心中顿时溢满了喜悦和感激。他凝视着郭嵩阳的背影,眼中荡漾着黑色衣衫的倒影,魂灵似乎也飞到了对方身上。

却听郭嵩阳声如坚冰,斩钉截铁:“我并不要求你对我怎样,我只希望你再也莫要来找我!”

郭嵩阳果然是个守信的人。

蓝苗不过在屋内等了两个时辰,就等来了徐记酒家的掌柜。那中年人面带欣喜地告诉他,金钱帮内起了一阵动乱,伊哭已趁机逃出。

蓝苗知道为防跟踪,伊哭不会直接回到客栈,要在外头呆一段时候。他半是安心半是急迫地在屋子里来回踱步,半刻也坐不住。尽管不可能在街上瞧见对方,还是不时临窗远眺。

他点了两个小菜,却无心动筷。夜幕已经降临,伊哭还没有回来。

蓝苗心想,莫非他要躲上几天,再来找我?为安全计,这原是很寻常的事。况且追在后头的可是上官金虹,是我太迫切了。

他叹了口气,再次望了一眼,将窗扇合上了。

才到床边,“吱呀”一声,一个高大的青袍人挟着夜风,已从窗户掠了进来。

伊哭的神情还是很镇定,脸色还是很冷漠。

但他身上那件宽大的青布袍已破了好几处,染着星星血斑。除了肩上和腿上,颈侧和背上要害各有一道极薄的口子。背上那道尤其深长,却没有半点血迹。

他反手甩脱了报废的外袍,露出了细碎的金光。原来他走之前,蓝苗将金丝甲给他贴身穿了。要紧之时,果然收到了奇效。

蓝苗已扑进他的怀里,抱住了他的腰,心疼道:“你要死了!你……你怎么被伤成这幅模样?”

伊哭神色很疲惫,眼里却闪着光。他捧住蓝苗的脸,亲了下他的唇,道:“多亏你的情报,我确实发现了一件好东西。”

蓝苗想的却是另一件事。他求郭嵩阳去救伊哭,但他能肯定,郭嵩阳也不是上官金虹与荆无命的对手。伊哭虽然逃了出来,但郭嵩阳如何?若是郭嵩阳恰好撞上了他们……

他忍不住问伊哭:“你被困在哪里?怎样逃出来的?”

原来伊哭捡了一个上官金虹不在帮中的时机潜入,探宝时不慎被守卫发现,随后与荆无命交换了几招,被堵在一个易守难攻的房间里。仗着出神入化的用毒手段,没人能攻得进来。但一旦上官金虹回帮,情势将极为不利。因此他用毒虫传讯给掌柜,寄希望于蓝苗能想出办法。

随后他与荆无命一帮人对峙着,正找不到机会。突然隐隐传来呼喊,似乎起了骚乱。接着一大批帮众都被引走,荆无命居然也突然离开。这等于敞开大门放他出去,他自然安然无恙地逃脱了。

蓝苗听完,心中担忧更甚,终于道:“你逃出来时,可有见到郭嵩阳?”

伊哭立即听懂了这句话,他的脸沉了下来。

他森然道:“你让他来救我?”

蓝苗泪光泫然,道:“我还有别的办法么?”

伊哭神情一瞬间狰狞起来,厉叱道:“他对你提了什么要求?我就是死,也不屑他的救命之恩!”

他知道郭嵩阳想鸠占鹊巢,也感受到对方对自己流露出的杀气。在他眼里,郭嵩阳全不是什么好东西。要领受情敌的恩惠,要对情敌俯首,将情人拱手相让。这种事情他决不肯做,死也不做。他只会将挑战者从情人身旁赶走,即使在决斗中丧身!

蓝苗举起拳头来,似是想打他,但终于没有落下去。他冷笑道:“那你还不赶快自杀?站在这里作甚?”

他眼圈又红了:“你倒是有骨气,就我没骨气。你要是……要是……你看我会不会手贱,去替你报仇!”

伊哭铁青着脸,面上肌肉微微抽搐。却见怀里人一跺脚,咬牙道:“你既然想死,来吧,死在我手里,我咬死你……”

蓝苗突然伸出双臂,紧紧搂住了他的脖颈。随后将他的头摁下来,狠狠咬住了他的唇。

萦乱的呼吸交织在一处。两人急切地吮吻着,几近于撕咬。灼热的唇舌缠在一处,烫得两人都在发抖。他们都好似要吐露什么,又毫无时间说话。伊哭将蓝苗紧紧揉在怀里,只觉三魂七魄都被对方从舌尖吸出来,全化作五彩光芒飞向了空中。

一阵令人窒息的亲吻过后,蓝苗的喘息渐缓了下来。

他将脸贴着伊哭肩头,滚热的一道眼泪忽然流了下来,深深渗入对方衣衫。

他低声道:“他什么要求也没提。我只是说,你死了,我也活不下去啦。”

伊哭从来稳如泰山的下盘在颤抖,他紧紧箍住了蓝苗后背,五指陷入了对方肩头肌肉中,好似随时都会将对方勒断。他再次俯下唇去,烙铁一般碾在对方唇上,喉咙中好似有刀片深深刮过,嘶哑道:“我的阿蓝,我的阿蓝……我死也不将你让给别人……”

蓝苗望着他绷成一道线的下颔,顿觉心口闷疼,不禁捂住了胸。他嘶声道:“好罢,看来你是决计不肯去的了,你不去,我去!”

他撂下这句话,当真半点也不迟疑。将大辫子牢牢扎起,从床架上捞来自己的外衣,将兵器毒药一卷,转身大步向门走去。

郭嵩阳怔住了,他不觉松了手。

蓝苗一个踉跄,捂住了脸,痛哭起来。哭声从喉中迸出,撕心裂肺般的悲惨而凄切。

蓝苗总算知道了郭嵩阳和郭定是一脉相承的,耍起无赖来,同有一手!

此举大出郭嵩阳意料。蓝苗如今外伤虽然基本愈合,但内伤还是不轻。要吓唬一些小毛贼自然无妨,但要去闯金钱帮,与送死无异。怎能让他出门?他五指箕张,骤然扣住蓝苗的肩头,将对方拉了回来,怒喝道:“你疯了么?”

郭嵩阳从未想过蓝苗会落泪。他第一次见到蓝苗落泪。他胃里好似塞了一团结实的草纸,一直挤到喉咙口。又好似喝了满满一碗山西陈醋,胸中酸意简直要溢了出来。他知道蓝苗与伊哭已有数年情谊,却不知道蓝苗能为伊哭去死。蓝苗睡过的男人太多了,他以为他们全是露水情缘,正如同自己一般。

他只觉许多话哽在喉咙里,却一句也吐不出来。

蓝苗不是一个容易慌张失措的人,只是想到伊哭如今的处境,终究难以遏制恐慌。他只哭了一会,就恢复了镇定。立刻抹了眼泪,将衣服扣好,蝎尾握在掌中,准备用尽自己所有的力量。

蓝苗怒道:“所以你心安理得看他去死?”

郭嵩阳索性闭上嘴,不说话了。

60蓝苗一哭,惹动君心

他冷笑道:“这般功力,只好去送死。”

蓝苗使了蛮力,厉声道:“我偏要去送死,那又怎样?”

他的眼睛依然长而媚,他的眼泪却已经流了下来。

郭嵩阳却毫无预兆地伸臂,又将他擒了过来,沉声道:“我不会让你去的。”

他这次的动作更为轻柔,将对方提到怀里后,就拢住了蓝苗的双肩。

蓝苗咬着牙。对方五指如钢爪,正锁住了自己肩骨。整条手臂都失去了气力,连抬也抬不起来,更别说甩开对方。他另一只手掌突然穿出,并指如刀,蓦然划向对方咽喉。这招使出来,通常为了逼开对手。对手若不撒手退后,咽喉要害便要全笼罩在敌人掌下,天下恐怕没几个高手敢冒此险。但他经脉闭塞,真气不畅,出招自然过慢。指尖还未碰到目标,手腕就已被攥住。

他瞪着对方,道:“你……你对我……你已经对不起他了,还非逼死他不可?”

郭嵩阳脸色微变,冷冷道:“不是我逼的。”

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