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62 偏要找你

有这样的一个情人,生活随时都充满惊喜。只是“惊喜”他妈的是个偏义复词就对了。

若是旁人,多半关心前几种,后面都是虚头巴脑。蓝苗却盯住“仙法异术”。他急速将这沓纸翻了一遍,发现这是前几张,后头还在上官金虹那里。

它还不算一本绝世秘籍。

妈的!我让你去调查盒中是何物,你这人主意倒大,以为是上厕所顺点卫生纸啊!金钱帮全是猪才会没反应!荆无命脑袋被门夹了才不会发现你!你怎么还没被上官金虹揍死!大摇大摆地回来了?

你的表情要不要这么自然?你就没觉得哪里不对吗?泥奏凯啊!

秘籍虽然是伊哭偷的,却在蓝苗手里。上官金虹对《怜花宝鉴》的重视不小,回来必定要下死命令追查他们,务必弄回秘籍。要如何保住自己的怀抱,扒开别人的怀抱,是一门技术活。蓝苗已担忧自己的技术水平了。

月上中天,屋里已熄了灯。

金丝枕上的芙蓉面动了动,张开了眸子。一只雪白的手摸到脑后,轻轻地拉着,将一绺青丝从另一头长发下拽了出来光荣球涯。

蓝苗翻了半个身,盯着伊哭的睡颜瞧了会。对方显然非常疲累,并没有醒来,均匀地呼吸着。他刚从血与火中回来,在情人身畔自然不会枕戈待旦。

蓝苗又伸出了手。修长的手臂从伊哭鼻尖越过,在床内摸索着。

对方枕边放着一只椭圆形的小木盒,手指抓住木盒后,立即缩了回去。蓝苗将木盒放在鼻端嗅了嗅,又放在耳边听了听,随后流露出满意的神色。

床边的衣帽架上挂着青袍与蓝衫,地上拉出人形般的黑影。

他悄没声息地下了床,将伊哭的外袍摘下来,自己套上了。他举起大袖闻了一闻,确实是熟悉的味道。伊哭是使毒的大行家,衣服里经常藏着各种毒药,因此总有股腥苦药味。气味十分特别,不论是谁闻过一次,下次都决不会忘。

他微微一笑,走到窗前,将那椭圆形木盒轻轻打开一道线。只顷刻间,盒中就蹿出来一道黑光,绕着他飞旋四五圈,才渐渐地减缓了速度,缭绕着“嗡嗡”的鸣声。那是一只马蜂模样的飞虫,通体乌黑,还反射着刀锋似的月光。头上两根绒毛似的触须,急速地颤动着。

蓝苗将青色衣袖裹住了手,轻轻挥了挥它,道:“快去,快去,叫他过来!”

那虫子居然好似听懂了,光芒一闪,瞬间没入了夜色里。

这间客栈的布局很普通,前院,小楼,后院。前院有个饭铺,招待南来北往的客人。饭铺门前就是一大片空旷的院子。半夜三更,自然一个鬼都没有。

不知过了多久,弄堂尽头,有脚步正很快接近。

一人急匆匆迈进大门,然后忽然顿住了脚步。

半夜的饭铺,都是用一块块长木板封门的。眼前的饭铺,木板被卸了一半,门洞里黢黑一片。

然他一踏进门,门洞里就亮起昏黄的灯光,照在他的身上。

灯光里露出了一对细长妩媚的眼睛,也盯在他的身上。

来人正是徐记酒家的掌柜。他显然刚从睡梦中被叫醒,神情疲惫,见了那身青布袍,抱拳道:“青……”

才说一个字,便发现衣袍是伊哭的,人却不是伊哭。

他眼神闪动,复又灵活锐利起来,道:“问蓝姑娘好。”

蓝苗做了个请坐的手势,道:“我有些话要问你。”

徐记酒家一直是他与伊哭的联络人,掌柜与他也算熟悉。但摆出主人的架子,还是第一次。

掌柜拱拱手,道:“青魔手现在可好?”

蓝苗淡淡道:“他在睡觉,你和我说即可。”

掌柜没有再回话。蓝苗沉思着,缓缓道:“昨日他逃走后,有没有别人被金钱帮擒住?”

掌柜摇了摇头,道:“不曾听说。”

蓝苗道:“那可有人被杀?”

掌柜笑了笑,道:“昨天被杀的人少说也有几十个,不知蓝姑娘问哪一个?”

蓝苗瞧着他,淡淡道:“你见过的那一个。”

掌柜似在思考,缓缓道:“实在不记得了。”

蓝苗反而笑了,他从袖中摸出一锭金子,放在掌柜手心里,道:“回去想想,你就想起来了仙戮全文阅读。”

他又笑了笑,柔声道:“替我去查查,这人当前在哪里,可有受伤。天亮之前我要知道,我就坐这里等你。我不怕伊哭知道,你也不必怕。但若事情没办好,不仅我要生气,伊哭也要跟着生气,你信不信?”

掌柜很快离开了,手中还紧紧握着金子。

蓝苗托着腮,望着掌柜消逝的背影,长长叹了一口气。

天空露出了鱼肚白,空气中还带着雾霭。

一面酒帘不时被风吹起,帘上的红边已变成了褐边。上一次换洗,少说也是十年前。

店中的酒客也多是短衣帮,身上的衣衫就像这面酒帘,不知多久没洗过澡了。

他们啃着大饼,喝着发酸的豆汁,一面谈笑着,时而用力拍桌子。卖力气前在小店中美美享受一顿早饭,对他们来说已很满足。

这时,一个人从店后走了出来。他一走出来,店里就突然变得很安静。

大家都盯着他看。

这人身材高大,穿着一身合身的黑衣服,还背着一柄颇有分量的铁剑。他实在比这里大多数人干净多了,也英俊多了。

他看起来就像一只掉进鸡群的仙鹤。

他在马厩里喝斥几下,牵出来了一匹矮黄马。他不但与这小店不搭,与这马也不搭。寻常人一眼就能看出这马是用来拉车的,马腹两侧被车辕蹭得光秃一片。马背上驮着两个包袱,应该是他的行李。

他就牵着这匹马,向大门走去。

众人瞧着他迈出大门,有些人已收回了目光。但突然有人小小惊呼一声,随即包括掌柜,所有人都盯向了大门。

门外又来了一个人,正静静站在那里。

如果说黑衣人让人不由得不注意他,这人一出现,就将所有目光都胶在了自己身上,不容移开片刻。这也并不奇怪,男人堆里突然出现一个女人时,一百个男人有八十个要看过去,如果这个女人还是个妩媚的美人,就更不必说了。

蓝苗站在郭嵩阳身前,全神贯注地瞧着他,眼里也只有他。

郭嵩阳没有看蓝苗,也没有说话。

半晌,蓝苗微笑了一下,道:“我昨天担心了一晚上,见到你没有受伤,实在高兴得要命。”

郭嵩阳道:“这与你无关。”

蓝苗的笑容有点勉强了,他低声道:“我只是想来谢谢你。”

郭嵩阳冷冷道:“现在你谢过了。”

他重新拉起缰绳,要从大门出去。

蓝苗急忙退后两步,道:“你现在不能走。”

他望着郭嵩阳,道:“金钱帮在四个城门口都布下了埋伏,不论你从哪个出去,他们都会发现的。”

郭嵩阳的表情依然很冷,但并没有立即迈步。

蓝苗咬着嘴唇,带着恳求之色,道:“我知道你急着要走,但是总要想一个好方法,才能顺利走出去。上次你救我时,上官金虹就已经盯住了你,这次你又帮我……他们找到机会,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蓝苗突而怒目,眼珠子都要瞪到伊哭眼眶里了。恨不得学鲁提辖怒打镇关西,提个醋钵大的拳头,上去两拳就打死他!

伊哭带回来的东西,正是蓝苗辗转反侧,寤寐思服的《怜花宝鉴》!

他都不知道应该亲伊哭两口,还是揍他两拳。

伊哭瞧着他,表情柔和,然后回身去摊被子。蓝苗将几张纸用信封装好,小心翼翼放进怀中,一边看那人铺床,一边道:“这东西藏在哪里?”

伊哭从怀里摸出了一样东西。

薄薄五六张泛黄的纸,第一张上就用钟王小楷抄着“怜花宝鉴”。字迹风流潇洒,似乎含情带笑,隐隐能见一代美人王怜花当年风采。下一张便列着细细一排目录,拳术指法药学幻术易容琴棋书画……最后一目是“仙法异术”。

伊哭道:“在书房桌上。”

上官金虹的书房,能进去的人恐怕十个手指头就数完了。

蓝苗叹了口气,道:“不知道下次去时,还在不在桌上。”

蓝苗捏着东西,凑在眼前仔细地看了又看,恨不能扛个显微镜来观察它祖宗八辈。他拈个蚂蚁般拈着它,又像捂孩子般捂在胸口,紧紧抱住。抬头望了望伊哭,还不敢相信这是真的。道:“你……你瞧这是什么?”

伊哭头一次见蓝苗傻成这样,可见这事办得地道,略有自得。他负了双手,嘴角微扯,道:“我本可以全抢过来。”

62偏要找你

蓝苗面上喜怒哀乐,风云变幻,一瞬间换了七种颜色。

但他没有眼前发黑,也没有突然睡着或穿越,总之什么也没发生,所谓的“系统”压根没睬他。他很快又释然了,四分之一的人民币不能当人民币用,十分之一的《怜花宝鉴》自然也不能当通关道具。

得到《怜花宝鉴》的线索,他会开心得飞起来。现在手中又何止是线索?

伊哭不禁勾唇,道:“在上官金虹怀里吧。”

蓝苗顿时笑不出来了,半晌道:“这几天,你要格外小心,上官金虹不会放过我们。”

因为只有十分之一本……也许是二十分之一,破碎的秘籍边缘还吊下来一小片纸张,在空中晃晃悠悠。

蓝苗在办事之前,总会设想所有的可能,但死也没有想到伊哭会带回这样东西。他盯着白纸上的黑字,如遭雷殛,张嘴瞠目,好似被天上突然掉下的馅饼砸了个脑震荡。

伊哭一向没甚表情的脸上也露出点笑意,将那东西塞到他手里逃爱甜妻:恶魔前夫不好惹。

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