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63 哄你住一晚

不要多久,便有人请他们进去,将马牵去了后头。

他没有说话,郭嵩阳就不说话。他偶尔说句笑话,郭嵩阳也回答地很简短。看起来,即使蓝苗摇着尾巴往上扑,他也不打算搭理他。

自从蓝苗穿越后,都是哄他的人多,他去哄的人少。这种气氛对他来说,实在很尴尬,也很要命。但他还言笑自如,与郭嵩阳讨论城里的一些吃的用的。当然是蓝苗在“讨论”,郭嵩阳好像全没听见。

白色条石阶梯上,六扇红漆雕花木门大开。两边各摆着一盆雪白娇嫩的山茶花,花朵有拳头大。正上方挂着一块牌匾,用金漆正楷写着“碧翠园”。

“碧翠园”是城中最大的名苑,接待的全是达官贵人、王孙公子,甚至传说接待过皇室中人。他们来城游玩,多半住在园中。听说苑中宝马美女、佳肴名菜、甚至温泉浴池,一应享乐设施应有尽有,偏偏没有城门。

拨开一丛茶花,两只燕子惊飞而起。

不知不觉间,两人已走进了一个小院。

初升的日光照进厢房,落在大梁上。彷佛红烟满户,晨霞含朱。

厢房的角落,也似乎有轻烟腾起。近看发现放着一只鹤脚长颈香炉,质地如玉,触手冰凉。

郭嵩阳才走到门口,就见那两只燕子双双剪过,消失在了梁上。随即传来清脆地“唧唧”声,一唱一和。

门边挂着块乌漆匾额,上有三个淡绿行草“燕衔泥”。

蓝苗将他引到了桌边,浅笑道:“你起身太早,一定没有吃早饭。这里的蜜汁银丝卷、熏肉千层酥、三层馅儿的枣泥糕,味道都好得不行。对了,还有鲜榨的葡萄汁,融了蜂蜜在里头,你试试。”

他说的分毫不差,这个时刻,大半个城还在沉睡中呢,只有小店开了门。郭嵩阳避了一夜风头,那住店要换被子的臭毛病也憋住了。他昨晚没动筷子,今早也不打算动,肚里早已空空。这些精细点心,用的料,做的人工,和小店犹如云泥之别。他光听见就觉着饿了。

蓝苗才说完这句话,外面果然有两个丫鬟莲步姗姗,走了进来,手中各端着一个托盘。那诱人的甜香气息,也一阵阵飘了过来。

蓝苗亲手替他盛了一碗香葱猪骨粥,连调羹也递到他手里。又三言两语地劝他多吃一点。其实即使蓝苗不劝,郭嵩阳也忍不住的。武功再高,脾气再大,心情再恼,饭还是必须得吃。

热腾腾的猪骨粥配上薄脆的千层酥,已完全抓住了郭嵩阳的胃。蓝苗托着腮,自己却不动筷子,只拈着块千层酥,一口能咬半柱香。他看着郭嵩阳吃饭,见对方吃得越多,笑意也就越动人。似乎郭嵩阳吃饱了,他也就吃饱了。

待他吃好,蓝苗又道:“昨天晚上,你一定没有睡好,休息一会吧。我就在外面。”

他轻轻拉起一条驼绒薄毯,盖在郭嵩阳身上。

郭嵩阳本以为自己不会睡着,但在软榻上躺了一盏茶时分,就渐渐放松了全身的骨头。在刀剑中讨生活,再好战的人也会累。这种悠闲的日子,简直是奢侈。

“碧翠园”不愧是“碧翠园”,一应物品应有尽有,绝不会有闲杂人等进来。这间小院“燕衔泥”像一个恬静温暖的巢,抚慰着被鹰隼追击的燕子。

蓝苗不知何时,也悄悄出去了,还合上了门,这让他稍微缓了一口气。

他并不想睡觉,但躺在躺椅上,阳光中漂浮着细小的尘埃,他竟不知不觉睡着了。

郭嵩阳醒来时,手指微一弹动。不是为了别的,而是反射性的想拔剑。

但他马上想起自己只是在睡觉,他从不知自己能这样意外地睡着,还睡得这样沉。他眨了下眼皮,一时居然不想动弹。

门开着一线,照进来的阳光已变成了昏黄色。有人在外面轻轻哼着歌。调子很奇怪,和寻常小调截然不同。

这种腔调只有蓝苗哼得出来。

门外多出了一张美人榻,天气已凉,美人榻上垫了张深红的梅花鹿皮。蓝苗蹭在鹿皮上,贪图那温暖舒适之感,不愿穿鞋。裹了件宽大的蓝缎子绣袍,赤脚蜷在上面。越发显得足如皓雪,可怜可爱。

榻上还放着一张宣纸,一个砚台。蓝苗半伏着,拈着笔,不时在上头写画一会。

郭嵩阳目力了得,已看出他在玩填字游戏。

他觉得蓝苗是个很奇怪的人。有时候成熟妩媚像是身经百战,有时又傻得像个小孩子。他照顾蓝苗的那段时间,没少带幼儿玩具回客栈。这只蝎子简直上能赌博,下能跳绳。

蓝苗还没发现他,聚精会神地玩着。突然一阵风吹来,将那张纸直刮上天,向郭嵩阳脸上盖来。他早已轻舒两指,捏住了纸,就见蓝苗伸了个懒腰,慵慵倦倦地笑道:“你醒啦?你睡得可真熟,我想叫你吃午饭,也没把你叫醒。”

他的懒腰伸得很长,有种“满不在乎”的姿态。

郭嵩阳看了他一会,淡淡道:“那也不必坐在外头。”

蓝苗微微一笑,欲言又止,将长腿缓缓伸下美人榻来。

郭嵩阳见他的眼睛盯着自己的手,心觉奇怪,便去瞧那张纸。

一张纸有两面。

一面确实是填字游戏,另一面却画着一幅人像。这人像画得其丑无比,好似一个被咬了口的土豆。之所以能看出是人像,因为上头写着名字。

郭嵩阳瞧得有点久。

蓝苗终于不能“不在乎”了,抿着嘴道:“有什么好瞧?我不过想起你弟弟,把他年龄画大了点。”

他的画其丑无比,字自然也是鬼画符。

郭嵩阳道:“原来郭定是三个字。”

蓝苗的脸已经红了,半晌忿忿道:“有些人自称君子,却总爱揭人家短。”

他往榻上一趴,卷在整张鹿皮里头,把脸都埋了进去。

鹿皮轻微起伏着,那是令人心动的呼吸。

突然蓝苗好似想起什么,又跳了起来。他赤着脚踩在地砖上,用一只脚勾住了木屐。随后不说一声,“哒哒哒”跑出了院门。

很快,他又重新出现在门外,嘴角噙着微笑,眼睛里闪着光,好似有个消息急于吐露。他轻喘着,胸口一阵阵起伏,道:“你出来看看好不好?”

他的眼神是那么诚恳,语气是那样温柔。

站在门外的,是一样郭嵩阳从未想到的东西。

一匹青骢马立在台阶下。它四蹄轻捷,喘息均细,双耳高高竖起,深青的皮毛上遍布灰白的菊花斑点,在阳光下流出道道光彩。

青骢马又称菊花青,自古便属名马之列。有云“妾乘油壁车,郎跨青骢马”,又有云“骑我青骢马,忆我少年游”,总之呢,是常与英雄与美人挂钩的。

蓝苗拍了拍它的颈子,微笑道:“要驼行李,没有一匹好马怎么行?我看这匹马行止循良,膘肥体壮,毛色和你的衣服又搭得很。你还喜欢么?”

恐怕没有男人不爱好马,练武之人尤甚。郭嵩阳原有过爱马,但他身经百战,坐骑也少有囫囵到老的。这次为躲避金钱帮,非得赶路不可,急中凑合买了匹原用来拉车的马。

这样的好马,全城不超过十匹。他不过睡了一觉,蓝苗居然就能弄来一匹。

郭嵩阳禁不住掰住它下颔,菊花青赫然甩开他的手,打了个响鼻。随后又探回头蹭了蹭,全不怕生。

蓝苗见郭嵩阳的表情,就知送到了他心坎里。

他笑吟吟地道:“这马能日行五百里,包你骑得痛快。”

郭嵩阳瞧向他,似要说话。蓝苗截口道:“别的话都不必说,我受伤这段日子,哪件吃穿不是你花钱?”他说到这里,忍不住掩口一笑,又低声道:“你这般待我,我送你一匹马又有何妨?这是我自己的钱,我替你选的马,你……你不能不要。”

郭嵩阳瞧着他,半晌道:“我只是有些意外。”

蓝苗白了他一眼,嗔道:“你以为我只会花你的钱么?”

他拉了一把缰绳,叫仆人将马拉下去,让它好好休息一晚。

郭嵩阳听着,突然道:“你要在这睡一晚?”

蓝苗又乜了他一眼,道:“你是拼命三郎,别人可不是。这条水路从没人走,可没人眼眨眉毛动,来替你驾船。我已经托人了,明日才会有船夫。”

郭嵩阳知道自己也要在这睡一晚了。他本打算午时出城。

但蓝苗所做的事,所说的话,全心全意为他着想,句句无可指摘。他不能再说什么。他若还有话要说,简直是不知好歹。

蓝苗顿时粲然一笑,道:“我认识那里的老板,我带你去吧。”

他的手已经拉住了那匹马的缰绳。

郭嵩阳突然道:“这里离城墙不远。”

蓝苗笑道:“也不近。”

郭嵩阳仍然没有开口,他等着蓝苗的下文。

蓝苗先走一步,郭嵩阳跟了上来。两人隔着匹马,在街道上默默同行。

郭嵩阳沉吟着,缓缓道:“附近是不是有条河穿过这里?”

蓝苗哈哈一声,似嗔似笑,道:“我就知道,卖个关子也瞒不了你。”

两人沿着园中小路,已进了另一座院子,周围并无半个闲杂人等。蓝苗便道:“这座城有一条梅江横穿,江中只安了铁栅栏。园子里有一条小河,是从梅江引来的。而且这段江路十分偏僻,划一只小船,没人会发现的。”

这话倒有几分像郭嵩阳的口气。

郭嵩阳突然淡淡道:“什么地方?”

62哄你住一晚

蓝苗抬头瞧向郭嵩阳,道:“我知道你很奇怪。”

郭嵩阳确实很奇怪。

蓝苗一面上台阶,一面微笑道:“现在人多嘴杂,万一被人听见,就不妙了。你尽管放心,你从这里出城,上官金虹再也想不到的。”

他瞅着郭嵩阳,眼里闪着动人的光,似乎很渴望表扬。

偏偏郭嵩阳说了两句话后,又再也不肯开口。

不知过了多久,郭嵩阳瞧见了“那个地方”。

蓝苗缓缓地道:“我知道有一处地方,不仅能出城,还可以大大方方地出城。”

他抬起头,望着郭嵩阳微微一笑,道:“你帮了我许多次,总得容我帮你一次。不论你多么讨厌我,但你讨厌我是一回事,我报答你又是一回事。我总不能找借口,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