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64 还要哄你喝酒

蓝苗道:“怎么了……你不想洗?”

郭嵩阳又望了他一眼。

蓝苗笑道:“你昨日那般辛苦,明天还要赶路,不好好洗个澡,怎能休息好?再说,换套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衣服,岂不舒服很多。”

蓝苗推开门,道:“他的温泉着实不错,不享受一把,殊为可惜。”他回眸瞧向郭嵩阳,又嫣然一笑,道:“你只能去温泉,碧翠园的赌场和妓院,你可一个都不许去,尤其不准去看漂亮姑娘。”

郭嵩阳却并没有动。

郭嵩阳在门口站了许久,才缓缓走出院子。

温泉果然不错,烫得他全身肌肉都紧绷起来,也如丝绸般柔滑,好似火红的熔岩,包围着他的身躯重生之风临异世。他合着眼睛,粗重地呼吸着,面颊如火烧般通红,额上也渗出了汗珠。

泉水虽然煅烧着他的肉体,却无法煅烧他的心灵。

他也曾刻骨铭心地爱过,也曾跋山涉水辗转反侧,也曾是个毛头小子为对方出生入死,也曾干下诸多错事不知悔改,被人揍得像条死狗一般……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日子了。

他从未想过要为蓝苗这样做,蓝苗也从未要求过他这样做。事实上蓝苗从不对他提任何多余的要求,那人心里已经有……

他不受控制地想到了蓝苗,那妩媚艳冶的脸似乎就出现在了身边,含情的细长眸子瞧着他,噙笑的丰满红唇在他耳边呢喃。

温泉像那人的身体一般柔韧,将他裹得透不过气来。

泉水在缓缓地流动,蓝苗的手也在渐渐向下……

他猛然睁开了眼睛。

郭嵩阳回到“燕衔泥”的时候,门锁已经开了。

桌上已摆好了四碟小菜和一银壶酒。菜都很精美,酒是女儿红。

但屋里并没有人。

他推开了屋后的门。

那是卧室,里头有一面巨大的落地梳妆镜。一个人正坐在镜前,用漆黑光滑的牛角梳梳着长发。烛光照在梳背上,反射出流丽的光芒。但牛角再黑再亮,也比不上他的头发。

他身上套着一件宽大的孔雀蓝袍子,袖子很长,绣着茶色的凤尾花纹。袍子还没有系带,在后颈松松挂着一个敞口,露出乌发下白腻般的脖颈。

他梳毕长发,打了条蓬蓬松松地大辫子。郭嵩阳发现他的头发显然洗过,但已经干了。

他理平大袖袖口,将衣襟提上去,那雪白的后颈肌肤也随之被遮住。他慢吞吞将衣带系了个蝴蝶结,这件衣服居然只有这个衣结。

一双光裸的长腿从下摆伸了出来,让人不禁觉着他穿得太少。

但这件袍子很长,将膝盖以上全部遮住了,又令人觉得什么也看不见。

蓝苗瞧着镜子,忽然眨了眨眼,手指头在颊上划了划,似乎在取笑自己。

他忽然想起了什么,手在身后一阵摸索,回头就瞧见了站在门口的郭嵩阳。烛光照在他的脸上,蓝苗“啊”了一声,在胸口上拍了两下,半是责怪地道:“你怎么不出声?你快吓死我啦!”

郭嵩阳眼神黑沉沉的,也不则声。

蓝苗站起身来,将脚伸进绿松石木屐中,“哒哒”地走过来。

他将一个东西套上手腕,伸了出来,笑道:“银匠新打的,好不好看?”

他新雪一般的手腕上,套着只沉甸甸的银镯子,上头伏着两只卷尾蝎子,尾钩互相交缠。镯子上撒着碎星般的蓝宝石,只有蝎子的眼睛是幽绿的,彷佛在与他对视。

郭嵩阳见过很多美人,但只有蓝苗将既大且宽的手镯戴的这般好看。叮当声伴着交错的长腿,他不论走到哪里,都像一堆熊熊燃烧的烈火出现在黑暗中,瞬间点燃男人们充满欲望的目光。

蓝苗抢上前来,已拉住了他的手。

郭嵩阳很明确地说过,不想再见到蓝苗凡人修魔传。两人再见后,别说手,连衣角都没有碰过。

但蓝苗已自然而然地拉住了他,笑道:“明天你就要走了,我今夜替你践行,你可不许说些扫兴的话。”

四样小菜,不多不少,两荤一素,一个甜品。女儿红恰好是十八年,正待出嫁。

郭嵩阳没有喝酒的意头,其实他也没什么胃口。

但蓝苗抢着替他斟了一杯,扁起嘴,道:“我不爱喝酒,所以原来没请过你酒,今晚是我们喝的第一场酒,也许也是最后一场……你非要拒绝我么?”

江湖人没几个不爱喝酒的,比如李寻欢。很多人不仅自己喝,还爱劝别人喝,因此发展出了各式各样的劝酒词。例如“激动的心,颤抖的手,我给领导敬杯酒,领导不喝嫌我丑”……总之千方百计要将酒给别人灌下去,若灌不下去,似乎就意味自己水平不行。

蓝苗绝非爱酒人士,但他的劝酒词,却比那些人高明太多。

郭嵩阳二话不说,一饮而尽。

蓝苗粲然,含情脉脉地瞧着他,又替他斟了一杯。然后举起自己的酒杯,道:“我两次处于危难,都是你拔刀相助,却从不挟恩图报。嵩阳铁剑的确是数一数二的当世英雄,也是我心目中的英雄。我再敬你一杯。”

郭嵩阳自嘲一笑,又干了第二杯。

蓝苗又替他满上,笑道:“第三杯呢,祝你早日达成夙愿,踏上武道巅峰。我知道你不想再见到我,我只希望……你别忘了我。”

郭嵩阳一口闷尽,将杯子顿在桌上。他并不去看蓝苗,不管对方说什么,他只管喝酒。

不过几盏茶时分,他已喝了十七八杯。他饭吃得少,酒喝得多,蓝苗也不劝他吃饭。只替他挟了一筷子炸虾球,笑道:“这里的鱼虾做得好极了,你尝尝是不是酥脆可口?”

郭嵩阳道:“是。”

他看起来已喝得太多了。

蓝苗嫣然一笑,道:“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他凑到对方耳畔道:“其实我会下厨,下次我亲自做给你吃,好不好?”

郭嵩阳道:“好。”

蓝苗笑得更甜蜜妩媚了,郭嵩阳去拿酒壶,他便也伸出了手。但他的手还没盖下来,对方已握住酒壶,缩了回去。他按了个空,面不改色,又将手收了回来。

不到半个时辰,这壶酒居然被他们喝完了。

这屋子下有地暖,关紧了门窗后,屋内暖烘烘的。郭嵩阳酒量好,神态微醺,面上只略微泛红。蓝苗从未这般凶猛地喝过酒,颊上已浮起两朵通红的火焰。

他好似太过燥热,卷起了大袖子,将手镯褪下放在桌上,露出一对欺霜赛雪的小臂。他又将银掩鬓取下放在镯子旁,随手打散了大辫子。瀑布一般的乌发汹涌而下,流成一条令人心驰神往的河。发中那股别样的气息散发出来,撩得屋内似乎更热了。

他的红唇呼出热气,忽然抓住郭嵩阳的手,捂在自己脸颊上,道:“你摸摸,我的脸好烫,我是不是喝太多了?”

他的脸不仅滚烫,还如丝绸般柔滑。肌肤上沁出的细汗如酥油一般,黏在他的手心上。郭嵩阳的手只要稍下一些,就能按住他丰满柔软的嘴唇。

不知过了多久,郭嵩阳手指微颤,缓缓将手抽了回去。

强烈推荐:

蓝苗终于收拾完毕,抱着两沓软绵干净的衣物过来,将一沓递给郭嵩阳,道:“给你。”

郭嵩阳低头瞧了瞧,又望向蓝苗。

郭嵩阳的表情有点古怪。

他一生中衣服不知汗湿过多少次,显然也很明白,这种“男人味”还是不要的好。即使别人受得了,自己也受不了。

天色渐渐暗下来,最后一缕阳光也被吞没。

蓝苗道:“这件是小衣,这件是中衣,这件是外袍,这是裤子,这是毛巾……胰子澡豆香料碧翠园都有,我不准备啦。”

蓝苗将他送出门,叮嘱他快回来吃饭,自己却又回到了门里。

郭嵩阳不禁瞧着他。

蓝苗诧异道:“你瞧我做什么?”

蓝苗在床边忙忙碌碌,时而走到这头,时而走到那头。

郭嵩阳坐在椅子上,似在出神。

64还要哄你喝酒

他搂着自己那叠衣物,缓缓踱了过来,突然低头,在对方颈中轻轻一嗅。极其轻微的气息,也就撩到了对方皮肤上。那块皮肤似乎受到了突如其来的刺激,一颗颗战栗起来。

蓝苗却抬起头来,皱起了鼻子,睇了郭嵩阳一眼,道:“你……你身上有种男人味,你知不知道是哪种?”

他说完这句话,忍不住掩口而笑。道:“我见过一个小男生,他喜欢打球,进教室时,衣服总是湿得汗淋淋的。我好心让他去洗澡,他说:‘你有没有品味?这叫男人味!’”

他低头看了看怀中的衣物,忽然面上飞起两朵红云,推了他一把,道:“谁说我要和你一起洗?还不快去!”

接着“啪嗒”一声,两扇门在郭嵩阳面前锁上了。

郭嵩阳从金钱帮闯出后,一直躲藏到现在,自然没空打理自己。他的黑衣衣摆上,还凝固着干血呢。

现在已接近冬季。晴天中午时还能享受风带来的微凉,但太阳完全沉没在地平线下后,窗口里吹进来的风未免有点寒冷。

屋子的门和窗都紧关着,似乎关住了一屋暖意。

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