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65 最后哄你困觉

不等回答,他又深深望了对方一眼,已走了出去。

蓝苗伏在桌上,好一会儿才撑起身来。

他瞅着郭嵩阳,眼神儿幽幽的。

蓝苗等不到他的回应,只好站起身来。

他走到门边,忽然又回头,道:“我的房间就在隔壁。”

他心里已将这人当做朋友来看。

但同是剑术高手,论剑已久,不免技痒,难免想要分个高下,便订下一月后决战。两人又都生性高傲,不愿输给对方,齐齐抓紧剩下的时间磨练剑术。

郭嵩阳足不出户,半个月后,正沉思剑法,忽然有人闯进了院子。

是三个男人追着一个女人。

他实在不该救这个女人。

这女人生得既美丽,又娇艳,眼角还有一颗小痣。做起饭来婀娜多姿,走路都带着难以形容的万种风情。论说气质,倒有些像蓝苗,但比蓝苗更为温顺柔弱,也更能激起男人的保护欲。

郭嵩阳当晚就摸进了她的房子,这女人虽然害羞,却没有认真地反抗。春风一度后,郭嵩阳居然爱她爱得不行,便盘问她叫什么名字,家在哪里。她只说自己叫小蝶,并不肯说其他的信息。

郭嵩阳也没当一回事,他想先赢了这场决斗,再来和小蝶商量日后之事。但屋里多了个心爱的女人,没哪个男人不会分心。他绝不愿敷衍自己的决战,便搬出屋子,说半个月后再来见她。

七天过后,他实在想念她,便回来一趟。

岂料屋里没人,也没打斗的痕迹。灶台上已落了薄薄一层灰。

即使色令智昏,他也发觉哪里不对了。

顺藤摸瓜,他又发觉了一个晴天霹雳。这个“小蝶”全名胡蝶,居然是他新认识好兄弟的妻子!不是姘头,不是情人,是妻子!“小蝶”只要在两人决战时出现,娇滴滴叫一声“丈夫”。郭嵩阳必输无疑!

郭嵩阳当时的心情简直难以形容,手抖的连剑都握不住了。

他羞耻、痛苦、狂躁、愤怒地难以自抑……他心想这人为了胜过自己,居然派自己的妻子……这人哪里配得上胡蝶!他瞎了一双狗眼,将这无耻之徒当成朋友!

认真地比,郭嵩阳的剑术高过对手,难怪对方要用下三滥的手段。

决战之日,他剑下毫不留情。他的“朋友”瞪着他,似乎不敢相信这一切,满脸震惊地死去了。

然后他找到胡蝶,让她跟他走。

伊哭冷笑道,这里暴露出了嵩阳铁剑的真实心理。

他道,郭嵩阳这一招杀夫夺妻做得多么精彩,若不是这样,怎能光明正大地得到胡蝶?对方下流的手段不过是借口。

胡蝶却放声大哭,她说,她的所作所为,她丈夫压根不知情。她只是瞧见丈夫订下决战后,成天苦思剑法。继而整夜整夜地不睡觉,后更是近于疯狂,几已自戕。她知道丈夫不能忍受败战的羞辱,然这次敌手实在太硬了。

但她丈夫已因为这误会被杀了!死人是绝不会复活的。

郭嵩阳听完以后,神思恍惚,作声不得。

他大意了。

大意是要付出代价的。

胡蝶突然拔出贴身匕首,捅了他一刀,随后又捅了自己一刀。

这两刀完全捅死了胡蝶,差点捅死了郭嵩阳。他足足养了一月的伤,伤好后闭门不出,比武场几月不见他的身影。是郭定闯进他的家里,将他揍了一顿。

这大概就是郭嵩阳见他读《郭嵩阳秘史》,无端发怒的原因。

蓝苗心想,他可能是真心喜欢胡蝶,但一场错误的爱情,还不足以令他忌讳。

但欺了朋友妻,又杀死朋友,这足够让他横剑自刎。

他绝不会希望任何人知道这段历史,尤其是蓝苗。

蓝苗想,郭定千方百计想赶走自己,定觉得自己是个升级版胡蝶。起码胡蝶武功低微,自己武功还强,不知将郭嵩阳卷进怎样的腥风血雨。

他手指卷着长发,嘴角的弧度却渐渐变得温柔。

郭嵩阳说“我一定会救出他”时,他已看见了嵩阳铁剑黄金般的心。

胡蝶的旧事是郭嵩阳身上丑陋的伤疤,但这伤疤丝毫不能掩盖他的光辉,更无法折损他坚韧的灵魂。他对胡蝶以及她的丈夫都奉献了最真挚的情感。他的血性和义气都用错了地方,但谁又保证自己一辈子从不犯错?

郭定实在多虑了。也许八年前的郭嵩阳心思更为复杂,也许他真的有一点点杀夫夺妻的想法。面对蓝苗时,他已是一柄千锤百炼的嵩阳铁剑。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已能扛起所有的意外和错误。只要是自己选择的路,哪怕有滔天巨浪迎面而来,他依然是一座冷酷坚硬的礁石。

他的情感更为真挚,也更不肯轻易流露了……

蓝苗轻轻叹气。现在已经三更,门还没有敲响。

要打动这位嵩阳铁剑,当真难得要命。

他忽然溜下床,轻轻推开了隔壁的门。

烛光已熄,屋中一片漆黑,郭嵩阳似乎睡着了。

他掩起门,靠在门上,凝注着黢黑的床铺。

屋中只有床上传来的轻微呼吸声。

他踮起脚尖,轻巧地走到了床边,撩起数层帐幔,伸头去看那人。

一看之下,被着实吓了一跳,惊叫声险些脱口而出。对方正睁着眼睛,他一俯首,便撞在了对方目光上。

郭嵩阳已淡淡道:“你做什么?”

蓝苗渐渐恢复了脸色,微笑道:“天气转冷,我怕你着凉,过来给你掖掖被子。”

他一屁股坐到了床上。

人生在世,难免说谎。有些谎言说的不显山不露水,别人听了连连点头,一辈子也不会被揭穿。有些谎言有个专有名词,叫“睁着眼睛说瞎话”。郭嵩阳若是三岁娃儿,还用他掖掖。

蓝苗温柔地说完话,真将手向对方的被沿儿伸去。

但他并不是想掖被子。

他的手从被子底滑了进去。

他在被中摸索着,轻轻喘息道:“你的身体好烫……你生病了吗?”

郭嵩阳紧紧咬着牙,他知道这只狡猾的蝎子会将话头引过去。

蓝苗俯下头来,浓密丰厚的长发垂到了他颈间,他柔声道:“你这里、这里和这里都好硬……”

他不知做了什么动作,郭嵩阳闷哼一声,忽然出手,如铁钳般捏住了他的手腕。

蓝苗小小痛哼,继而又腻声道:“我捏你那么轻,你怎地捏我这般重。”

他想将手挣脱,但以郭嵩阳指上力道,挣脱非得动真格不可。蓝苗索性一掀被子,像条鱼般钻了进去。他只披了件宽袍,整个人贴在郭嵩阳胸口,转眼便肌肤相贴,香泽微闻,已入**境。

郭嵩阳赫然握住了他的肩膀,另一手挡住了他的腰身,低喝道:“回去!”

蓝苗得空的那只手,却已滑进他襟怀中,抚在了那硬邦邦腱子肉上。语声带着甜腻与愁怨,低声道:“你……你的心真是铁打的么?”

他酒喝的不少,此刻不仅面上绯红,身上也撩起细密的火焰,从指尖直烧到胸口,好像一盆滚热的火贴在对方怀中。嗅到郭嵩阳身上微带热度的男性气息,他的心跳也如擂鼓,呻|吟一声,道:“这酒太烈,我坐不住,你……你扶我一把。”

郭嵩阳果然扶住了蓝苗,他的呼吸也粗重了一些,胸口也不住起伏。

尽管伊哭将郭嵩阳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毕竟人家才救了他。蓝苗不免替郭嵩阳说了两句公道话。岂知这两句话引来伊哭一堆话,揭出这位情义无双嵩阳铁剑的一段黑历史。

蓝苗听罢,也终于知道郭嵩阳为何怒骂郭定,而郭定又为何紧盯着他哥的私生活。

他的手抽走,那热烫酥软的触感也随之远去。

但他并没有将蓝苗扶进怀中,而是轻轻从自己腰上扯下了他的手臂,将他推回椅子上,哑声道:“你该睡了。”

八年前,郭嵩阳也才二十岁出头,斗志昂扬、气血方刚。那时,他已经闯下了嵩阳铁剑的名头,并在江湖上四处寻人决斗。凡是当时江湖上有名的少年英杰,他几乎都会去挑战一番。

那时他已经知道女人是怎么回事,像所有男人一样,也爱倚红偎翠醉生梦死,但从不将她们当做一码事。武道与信义仍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内容,从不曾改变过。

偏偏有一天,他结识了另一位青年俊杰。两人同为剑术天才,一见如故,性格也颇为相似,谈得十分投契。

郭嵩阳默然不语,抓住蓝苗的手腕,要将他拉开。蓝苗好似不胜酒力,手离开了郭嵩阳的脸,整个人却欺了过来,倒在对方怀里。

似乎怕滑下去,他双臂穿过对方腋下,又搂住了郭嵩阳的脊背。

64最后哄你困觉

夜色已深,“燕衔泥”的小院中,万籁俱寂,只偶尔有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

蓝苗斜靠在床头,他当然没有睡觉。

他在想昨天伊哭对他说的话。

很多人都认为郭嵩阳是个很冷酷、心肠很硬的人。但若谁入了他的眼,他其实是个有血性、够义气的朋友。之所以表面看起来太冷漠,是因为他的情感真挚如黄金,所以不肯轻易地流露。这点李寻欢看得最精辟。

况且那时,郭嵩阳还年轻。他的情感,也就更容易激起。他还是随性而行,并没有想过“武道”和“朋友”的关系。

郭嵩阳合上了眼睛,紧紧闭着嘴。他拒绝再看蓝苗,更拒绝与他沟通交流。

蓝苗叹了口气,道:“奇怪,都是一般喝酒,怎么你的脸偏不红?”

郭嵩阳的手收了回去,他的手却伸了出来,扪在对方面上。眼睛也凝视着对方,似乎当真在研究他的脸色。

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