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71 银戟温侯吕凤先风流出场

蓝苗足足在城中胡走了大半夜,胸中还有冲天忿气。

人人都看见大灰狼顶着兔子耳朵——只有他自己看不到!

他没来得及分辩,蓝苗已在他小腿上用力踹了一脚,破口怒骂道:“伊哭,你去死吧!”

蓝苗正生着郭嵩阳的气,岂料老情人这还有个大绊子等着他,若不是今天碰见阿飞,不知栽得有多惨。他头也不回,恨声道:“没了我,你尽可以放心大胆地睡林仙儿,乐不死你?还管我死活做什么?”

他一跺脚,就掠入了夜色之中。

少女半个身子已越出石栏,她清早出门,听见人声便觉心惊颤栗,只想将自己变作路边石子,无人过问才好。心中正茫然无措,被这爆喝声吓得一哆嗦,脚尖立刻绊住了石栏,身子扑了出去,栽向河中。她一瞬间只想,千思万想,夜夜祈求,不知幻想过千百次,老天从不曾显灵,看来是注定要走这条路!

才“注定”了两尺,她就被人抓住背心,又提了上来。

蓝苗好似捉了个猫,将她拎起来,瞧了一瞧。这小姑娘正是十六七岁最水灵的年纪,一汪杏眼又大又亮。他见她恍惚痴呆,神不守舍,便将人放在一棵树下。

她呆坐了半晌,才哭了起来,道:“你救我做什么?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蓝苗挑了挑长眉,冷哼道:“为了男人?”

小姑娘愣了一愣,没有答话,又恸哭了起来娇妻撩人,腹黑警官嫁不得。

蓝苗抱着手,淡淡道:“你们这些小姑娘,就会谈情说爱,都学你吵个架就寻死,有十条命也不够用!”

小姑娘捂着脸,道:“你……你知道什么?他已经对我……对我……他却不打算娶我!”

蓝苗沉下了脸,道:“他骗了你?”

小姑娘道:“你……你有没有去过桥头弄堂口的浩然居?”

蓝苗道:“听起来是酒家?”

小姑娘道:“嗯,我就在那里卖酒。”

她穿着件轻薄的淡绿罗裙,系着鹅黄丝绦。这样一位花朵儿似的当垆少女,过路男人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

她道:“他在浩然居连呆了十几天,我从没见过那么英俊、高贵的公子。送酒时,我把头低下去,不敢多看他……直到有一天,他没有出屋,我就捧了酒去看他。我低声问他是否身体不适,他笑了一笑,却反过来问我为何这般关心他。我……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就轻轻伸手,将我拉到了卧榻上……”

她又哭了起来。

蓝苗讥诮地笑了起来,点着头。

他道:“哭什么?你该大大地高兴才对。”

小姑娘显然觉得面前的人疯了,她道:“高兴?高兴他给了我三百两银子?”

这句话“吭哧”一下,戳中了蓝苗的心脏。

他瞪着这么小的姑娘,只好将咬碎的牙又咽了下去。

他哼道:“你何不仔细瞧瞧我?”

小姑娘一心寻死,只顾着哭了,倒真没有打量蓝苗的长相。她只一端详,泪珠又成串儿落了下来,道:“我生得有你这般美,何愁捆不住他的心呢!”

蓝苗冷笑道:“这帮只懂日的男人,我没见过一千也见过八百。有我在,你不该高兴?你还不求我帮你?”

小姑娘蓦然抬起头,黑葡萄似的大眼睛凝注着他,道:“真的?你能帮我劝他回来?”

她又低下了头,道:“他也曾对我说过许多情话!我哭过、闹过、求过,用尽了所有法子劝他,他还是走了!”

蓝苗长身而起,将鬓发撩到了耳后。

他道:“我劝人的办法比你多一点。”

北风咆哮而过,这是一个冬日的清晨。

那幅蓝衣长袖飞舞,银袖坠发出了一连串“叮叮叮”之声,异常凛冽……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

小姑娘告诉他的地方,叫做暗香阁。

此地有个很美的名字,里头还有很多美丽的女孩子。

其中最美的一位,叫做思思。思思最为人称道的是她的笑靥,她笑起来,两只酒窝盛满了蜂蜜,不喝亦可醉人。

懂得笑也是一门技艺,还是难度很高的技艺。美丽的女人不少,会笑的女人却不多。

她不仅会笑,还弹得一手好琵琶纨绔仙医。独奏一曲,有的是男人抢着送来千金。

这样一个生活在灯光与鲜花中的女孩子,过惯了座上客常满,杯中酒不空的日子,自然忍受不了寂寞。

但她已经闭门谢客十五天了。

楼上流出泉水般的琵琶声,彷佛在掩饰内心的羞意,又彷佛在低低地诉说衷情。

弹的曲子,正是《子夜四时歌》中的一首。

落日出前门,瞻瞩见子度。冶容多姿鬓,芳香已盈路。

芳是香所为,冶容不敢当。天不夺人愿,故使侬见郎……

蓝苗静静地站在思思的绣楼之下,面上一点表情也没有。

不知过了多久,一曲才低低终了。

一人道:“公子填的词,照思思看来,比《子夜四时歌》竟还高上许多。听了十五日的琵琶,公子才肯略施妙笔,难道是思思的酒劝得不好?”

声音清脆,如莺声呖呖。

这楼上原来还有一个男人。

原来她并不是闭门谢客,而是已接待了一位极可心的客人,所以将其他的男人都拒之门外了。

另一人淡淡道:“姑娘喜爱谢客的诗吗?”

这声音舒缓、从容,显然是个极有教养,极尊贵的人。

思思笑道:“‘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有谁不觉可怜可爱?思思虽然没读过多少书,也不值得公子这样逗呀!”

那人道:“‘谢五言如初发芙蓉,自然可爱;颜延之若铺锦列绣,亦雕馈满眼’,这句话,姑娘也曾听过吗?”

思思似摇了摇头,道:“谢灵运、颜延之的诗虽唱过几本,这个却没听过。”

那人道:“活生生的芙蓉花儿,自然比人工织就的绸缎绫罗惹人爱。《子夜歌》虽出自采莲女之口,强过许多士大夫冥思苦索。”

思思吃吃笑道:“公子是在自谦么?王摩诘、苏子瞻这等千年不遇的诗词圣手,却都做过官,还是诗书传家、高官显爵呢。不过……公子说的话,思思觉着有处儿不对。”

那人道:“哦?”

思思娇笑道:“我倒觉得活人比芙蓉更惹人爱哩。”

那声音终于带了笑意,道:“好一朵解语花儿。”

思思没有接话。

无论怎样的女孩子,被这样的嗓音、这样的语气赞美,心都会“咚咚”地跳得太快。

杯盏几声交击,思思惊呼一声,似乎摔到了某人怀里。她娇喘道:“这二十年陈的秋露白,你已喝了几十杯,怎地一点儿也不醉?”

那人柔声道:“你怎知我没醉?”

思思声音愈来愈低,呢喃道:“最初在楼上望见你时,我以为你是名年方弱冠的贵公子。近看之际,才发现你起码是位侯爷了。”

说到这里,她似是羞红了脸,咬着唇,道:“再后来……后来……不管是哪个女人,也猜不出你的年纪。只怕再喝上千百杯,你也不会醉哩。”

蓝苗蓦然转回头,啐了一口,一字字道:“你不是只知道一处地儿么?她不是抛弃了那里么?你俩心灵感应勾搭上的?”

在他家阿蓝面前,伊哭当然要将自己的风流事粉刷一遍。岂知这头刷得呱呱叫,那头就被人剥了皮?

淡淡的白雾中,忽然飘来一阵低泣声。声音轻柔婉转,哭得人心都要碎了。

蓝苗还以为自己气哭了,用手擦了擦脸,才想,老子虽然嗲,从没有嗲得这般柔弱,谁大清早跑河边来哭?

蓝苗转过身来,抱着手,瞧着伊哭。

每个男人对情人撒谎时,都认为自己撒得高妙。

小巧的石桥架在河上,青石柱头浸润了雾气,几个冰凉的脚印,四处散落着。

白雾中的桥头上,只凸出了一个黑影。这影子纤细柔弱,轻轻地颤动着。

黑影颤动了一会儿,在脸上拭了又拭,双手搭在了石栏上,沉默不语。从远方看去,宛若立在桥头的一根石柱。

伊哭好似被牵着牛鼻环,一溜烟跟着他家阿蓝出了门穿越令狐冲最新章节。一到街上,便伸臂去搂蓝苗,连声道:“阿蓝,阿蓝,你身体才好,莫再气坏了肝肺。”

由于练功所致,他常年顶着一张死人似的脸,心中爱意再浓,表情还是阴恻恻的。此刻他实在发急,居然挤出恳求的神色来。

71“银戟温侯”吕凤先风流出场

我不过睡了睡郭嵩阳,你就醋意四溢,莫忘了郭嵩阳救过你的命!你和林仙儿也不知睡了多少觉,我只当不晓得,林仙儿倒反过来要我的命了!这不怪你,难道怪我?泡林仙儿这么久,还拿捏不住她,就知道日!心软手又软,你的xx怎么不软呢?

天色已蒙蒙亮。

他的发梢凝出了沁凉的露水,心中却燃烧着一盆熊熊怒火。

她伫立了许久,缓缓将腿跨上了桥栏。

蓝苗吃了一惊,高喝道:“慢着!好端端跳什么河!”

伊哭将老脸也拉了下来,紧追在后头,疾呼道:“阿蓝!阿蓝你回来!回来什么都好说!撞上对头怎么办?你落单我不放心!阿蓝!”

伊哭的脸已绿了,细密的汗珠从额头上冒了出来。

屋内渐渐响起了娇吟浪喘声,蓝苗将脸板得如铡刀般,抬脚便走。

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