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72 裸体的银戟温侯

它们同时被蓝苗的汹涌真力震碎,好似炸了三个闷雷。尘烟四起,屋中腾了朵蘑菇云,一时谁也看不见谁。

门弹开的声音,如大铁椎撞在千斤巨铜钟上,整个屋子都在“嗡嗡”作响!

蓝苗的腿上功夫极佳,江湖人见识更多的,可能是他的轻功与贴身搏斗功夫。毕竟用起蛮力来,妩媚性感的大美人也会显得凶暴。

这是座标准的眺景阁子,三面木壁正中,嵌着三扇几乎落地的大槛窗。窗扇原本都是正方形木格子窗,在夏日之时,迎进清风,是绝好的纳凉避暑之地。而此刻是冬日,三扇窗都匀细地糊了两张白棉纸,用窗栓牢牢锁住,将寒风隔绝在外。

这三扇窗子,自然是房屋最薄弱的部分。

那人也发现了她的不安,在她背上轻抚。他的手指干燥、温暖,似乎有镇定人心的力量。

思思抓着他的手臂,道:“是……是你的仇人?”

那人淡淡道:“这世上只有六个人配做我的仇人。”

思思呆呆地瞅着他,这看起来养尊处优的贵公子,使她感到莫名的恐惧与全心的依赖。这种感觉刺激得她微微哆嗦,皮肤上冒出了一颗颗小疙瘩。

她往他的怀里偎得更紧了。

那人拍了拍她的肩,道:“把眼睛闭上,莫吓着你。”

思思听话地埋下头,还忍不住瞧了眼闯入的女人,就听见她道:“我劝你还是不要动的好。”

白纱的帐幔后,那人忽然瞧向蓝苗。

他道:“就凭你?”

他并不只是一个风流客,比今天更艰难、更凶险的场面,他不知经历过多少次。

他还是很镇定、很高傲,对任何事情都胸有成竹,并没有将蓝苗放在眼里。

以他的武功,整个武林能入他眼的人本来就不多。

蓝苗道:“如果你一定要动,何不出来试试?”

人影肩头微动,又立即停住。

蓝苗将手中的外套丢在桌上,冷笑一声,道:“我有两件事情要告诉你。”

“第一,这座楼北面临着大街,现在是中午,街上行人很多。如果你嫌少,这院中还有不少妓|女和嫖客。”

“第二,你的衣服现在全在我这里,也许不全在,但一定不在你那里。”

“一位风度翩翩、文质彬彬的贵公子,突然光着屁股出现在窗口,和人打成一团,那些人就算打破了头也要来瞧瞧的,你信不信?”

帐中忽然陷入了沉默。

烟架上,摆着一支尺把长的象牙烟管。

管身十分光滑,显然主人时常吞云吐雾。但烟锅擦拭得异常干净,一点儿烟灰也没有。

这无疑是一个很讲究的人。这样的人,别说不肯光屁股,就连“光屁股”这三个字,也不肯说哩。

帐中忽然道:“我也想告诉你一件事。”

蓝苗道:“你就算告诉我一百件事,身上也还是没穿衣服。”

那人对他的话充耳不闻,冷冷道:“你就算逃到天涯海角,我也必取你的狗头神农传承者之位面诊所!”

蓝苗将那根名贵烟管拿了起来,在指间转了圈,道:“那也得等你还了债再说!”

双方忽然都沉默下来。

半晌,那人道:“你知道我是谁?”

蓝苗倚在椅背上,将腿一翘,道:“我只知你欠了我一笔风流债!”

那人嘲道:“冒领金银债的我见多了,冒领风流债的却是第一次见。”

蓝苗笑道:“你很想知道,你何时欠下的债务,是不是?”

那人冷哼了一声。

蓝苗慢悠悠点燃了烟叶,深深地吸了一口,道:“这都想不起来,要一双狗眼有甚用?”

他托着细长的烟管,讥笑道:“你没见过我?我可见过你几百次了。”

“有段日子,你在浩然居喝了半个月的酒,对不对?我在你身边踱来踱去,不知抛了多少个媚眼,丢了多少块帕子。回头你走在路上,我又对你目送秋波,你却视而不见,还看上这种庸脂俗粉。我不找你麻烦,找谁麻烦?”

不知有多少女人对他暗自倾心,他已习惯了。她们犹抱琵琶半遮面地给他寄一首诗,也有泼辣大胆的姑娘直接上来搭话。但她们无不心悸着,宛若一朵羞答答的玫瑰,观察着他的喜好以决定绽放几分。踹破门进来“讨债”的,确实是一朵奇葩。

他忍不住定睛凝望,仔细打量对方的容貌。

蓝苗正闭着眼睛,缓缓吐出一口烟来。他的唇娇艳如红玫瑰,嘴角耷拉着,似乎对什么事情,都满不在乎。

这支烟杆,烟嘴是象牙所制,管身却是红珊瑚所琢。蓝苗托着这烟杆,唇愈红,指愈白。

管身上还嵌着一联诗。

“多情爱接樱桃口,嘘气闲熏冰雪肠”。

此时此刻,“樱桃”二字,越发饱满欲滴。

这确实是个艳光四射、夺人魂魄的美人。走在街上,四周必定都是饿狼般的目光。

这样的美人打从身边过,若有男人没瞧见,确乎是眼睛瞎了。

他淡淡道:“姑娘示爱的方式,实在特别得很。”

他的话仍带着股逼人的傲气,口气却温柔的多。

蓝苗笑了起来,抬起眼皮,在他的目光上撩了一撩,道:“我不该讨这债么?”

那人道:“姑娘想怎样讨?”

蓝苗含笑道:“男人就应该这般干脆——你预备何时娶我?”

那人半晌没有答话。

这表示他很客气。

因为回答这个问题,就等于扇蓝苗的耳光。

蓝苗咬着烟杆,脸色渐渐沉了下来,道:“你是不打算负责了?”

那人淡淡道:“姑娘想的未免太远。”

若这种“责”要负,恐怕世上所有女人的“责”他都得负真武玄天劫之君萌无双全文阅读。

蓝苗用一双媚眼瞪着他,道:“你在我面前走,就是勾搭我。勾搭了我,又不想娶我,有这种好事来?何况,我是个女人,你是个男人。你和我关在一个屋子里,你还不穿衣服。你不娶我谁娶我?”

他发完此番宏论,神色还很认真。

思思也忍不住听呆了。

她从未见过这般不要脸的女人。

那人似也觉得可笑,不禁道:“有种男人,见到喜欢的女人就强娶。这种男人众人都称他恶霸。不知道这种女人叫什么?”

蓝苗将臂搭在椅背上,冷冷道:“看来你决计不肯娶了?”

那人一字不发,在这种问题上纠缠,未免显得自己也太可笑。

蓝苗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你只好选择另一种还债方法了。”

他起身走到桌边,将一只白绸钱袋捞在手中,掂了掂,道:“真轻。”

接着,他掏出一只口袋,伸臂一扫,将桌上看来值钱的物事全扫了进去。

帐中人连衣服都脱光了,所带的东西自然全放在桌上。钱袋、玉佩、折扇、香囊、手串……如龙卷风过境,瞬间都进了蓝苗的口袋。

那人万万不料对方来这招,他突然掀开了帐子。

这只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指甲修剪得十分整齐。的确是一位贵公子该有的手。

但如果仔细注目,就会发现这只手的奇特之处。

它的拇指、食指与中指,与别的指头不同。

这三根手指的皮肤,也很白很细,却泛着一种淡银的光彩。好似这只血肉组成的手上,突然长出了三根金属的指头。

蓝苗也立即看见了这三根指头!

他忽然托开烟杆,一口烟从帐幔的空隙吹了进去。

檀口吹烟,原本香艳异常。

但艳丽的花朵下,往往潜伏着最可怕的毒蛇!

那只手立刻又缩了回去!

蓝苗吃吃笑了起来,道:“自己的东西,你还怕它有毒?”

那只手似乎又想探出来。

他徐徐吐出最后一缕烟雾,笑道:“公子真的要裸奔吗?”

那人的语气如霜雪般冰凉,道:“你在耍我?”

蓝苗哈哈大笑,道:“你才发现么?”

他将钱袋打开,才发现里头钱其实非常多。之所以很轻,是因为里头装的都是银票,只有少量碎银。

他挑了一张面额最大的,又找出帐中人的私印,在上面盖了个戳。

但这张银票还不能提出白花花的银子。

这是张山西“和同号”的银票。“和同号”是当世数一数二的大钱庄,自然有自家的严格规矩。凡是千两以上的银票,取钱时,不仅要盖有自己的私印,还要有自己的亲笔花押。掌柜会与以往的笔迹进行核对。

强烈推荐:

他落地声很轻,轻的就像一只真正的猫,莫说房内两人正忙,就算他们百无聊赖,也未必能发现他。

他听着屋内的声音,抵着下巴,鬼火在眼中跳动。

北风迫不及待地从窗口涌入,向大门呼啸而来。

同时飞来的还有某些东西。

那人仰面大笑,朗声道:“要灌醉我,光用酒是不行的。”

下一刻,门突然被他踹开!

弹指间,屋内所有的衣物都被吹出了大门。

蓝苗顺手捞了两件外套,反手将门板关上。

那声音依旧低沉、醇厚,冷冷道:“来者何人?”

那深闺小门,也随之落锁。

蓝苗翻上了二楼。

72**的银戟温侯

门炸开时,层层帐幔中的人就动了,但并不是向敌人出手。

毕竟绝大多数男人并不喜欢裸奔。情形极为不利,先行退避是最好的选择。

他搂住思思,滚进床里,掀起了被子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精编版。如果有谁要攻进来,想必要吃不小的亏。

蓝苗道:“讨债的人!”

思思不断发着抖,她吓丢了三魂六魄,美丽的眼睛里盛满惊恐。她从未遇到这种江湖仇杀。

但一个人若是轻功好,贴身擒拿功夫也好,他的一双腿必然是相当有力的。因为所有武学招式的技巧,都以“力量”为基础。

思思“嘤咛”一声,再没有发出声响。

楼上静寂良久,随即传来几声细碎“叮叮”,两人似穿入了珠帘。

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