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

移动端扫码阅读
手机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

第96章 夜奔

他移动视线时,目光又像甜蜜的糖浆在流淌。一直流淌过男人的背部,引来无数只蚂蚁,在对方的心上爬动。

他凝视着对方,一句话也不必说,那双水汪汪的媚眼,就已经将要说的话说尽。

他这模样,既像唐传奇中夜奔的侠女,又像聊斋中献身的狐精。背披风雪,却怀藏桃李。无论是哪个男人,就算惊奇得忘记站起身来,起码也应该向他瞧上一瞧。

蓝苗眼角眉梢的妩媚丝毫不减,对这种尴尬的情境好像也全然不觉。

他只是低着头,目光如偷窥的猫咪。他悄悄地盯着吕凤先的脸,猫咪也伸出爪子,轻轻地挠着对方的下巴,又撒娇地舐上两口。

他低声道:“我……我只是忽然很想你。”

吕凤先没有说话。

蓝苗继续道:“那天我逃走之后……你为什么没有来追我?”

吕凤先淡淡道:“你很希望我来追你?”

蓝苗咬着嘴唇,道:“从前,我以为你是个……是个心胸狭窄、睚眦必报的人,所以才那样故意捉弄了你。但你却没有来找我报仇,我才发现,原来你比我想象的要慷慨大度得多。”

他说完了这句话,眼波流转,脉脉地凝注着吕凤先。

吕凤先望着书本,淡淡道:“因为我是个慷慨大度的人,所以自然不会再找你麻烦,特别在此刻,是吗?”

蓝苗避而不答,双颊却绯红了,垂首道:“其实……其实我以为你会过来,所以走了以后,一直在等你。”

吕凤先道:“哦?等我做什么?”

蓝苗的头垂得更低了,道:“我等你做什么,难道你不明白?”

吕凤先道:“我只知道你把我扔在地上后,跑得比兔子还快。”

蓝苗轻咬嘴唇,道:“你追我的时候,我总忍不住要跑快一些。”

吕凤先淡淡道:“我本就豺狼心性,你就算在天上飞走,也是应该的。”

蓝苗跺了跺脚,道:“你在胡说些什么?我只是担心,如果你随随便便就追上我的话,就会将我和那些女人看得一样。”

吕凤先忽然笑道:“哪些女人?”

蓝苗既爱娇、又嗔怒地瞪了他一眼,道:“这种问题,难道你还要问我?”

吕凤先的目光仍停留在书本上。

他道:“这样说来,因为我不肯去追你,所以你就来追我了?”

蓝苗红着脸,抿嘴一笑,道:“你不喜欢我追你?”

吕凤先笑了笑,道:“你这么做,只是因为我慷慨大度么?”

蓝苗嫣然,睇眄流光,道:“你俊朗不凡、武功超群,又才智绝伦、富可敌国,这还不够人欣赏的么?更何况……更何况……”

他的眼波渐渐朦胧,道:“何况我每次见到你时,都觉得你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不管你身边有多少人,我总是能一眼认出你来。”

吕凤先道:“哦?直到现在我才知道我身上有这种气质,是什么气质?”

蓝苗微笑道:“你坐在酒馆里,那些酒客总是自惭形秽,不敢坐在你附近。你走在有姑娘的地方,那些姑娘总是偷偷地看你……你明明心里清楚得很,却总像只骄傲的大公鸡,昂着冠子,连眼角也吝于给他们哩。”

他的语速渐渐慢了下来,柔声道:“就像你现在,和我说了许多话,却连瞧我一眼,也不愿意。”

吕凤先忽然放下了手中的书,望向了蓝苗。

他凝视着蓝苗,目光在对方身上流过。似乎从头到脚包括头发丝儿,将每一寸都仔仔细细瞧过。

蓝苗抿着嘴,垂着头,好似很害羞。

吕凤先心里却明白得很,这只蝎子从来不怕男人看他,只怕看他的男人不够多,看得不够久。

不知过了多久,他冷冷道:“现在我已经瞧过了,你还有什么话说?”

蓝苗瞪大了眼睛,道:“我的意思,你还不知道?”

吕凤先道:“不知道。”

蓝苗道:“我披霜冒雪,三更半夜来到你房里,难道只是为了让你看看?”

吕凤先道:“这可难说得很,有些人脱光了衣服也只是为了给别人看看。”

蓝苗用力咬着嘴唇,道:“我来找你,不是让你嘲笑我的。”

吕凤先笑道:“那你想要我做什么?”

蓝苗捏着大辫子,辫梢在他指间忽而分开,忽然合拢。

他道:“在玉箫道人家里,你对我做过的事情,难道都已忘记了吗?”

他的眼圈似已发红,眼眶中似有泪水涌动。

吕凤先深深地望着他,忽然叹了一口气,道:“我不过去,你就不会过来么?”

那本书掉在了地上。

蓝苗“嘤咛”一声,人也已倒进了吕凤先的怀里。

他的双腿从躺椅的扶手上缩了进去。

“啪嗒”、“啪嗒”两声,红璎珞木屐也随之滑落,发出轻微的铃响。

他喘息着,伸出双臂,紧紧地搂住了吕凤先的脖颈。随后紧贴着对方的胸膛,整个身体都蜷缩起来。像只爱娇的波斯猫,钻进了主人的怀抱。

他袍子的襟缝已敞开,孔雀蓝的衣摆已滑下,再也不能遮挡他赤|裸的腿。

他的双腿修长圆润,细腻如羊脂玉,白皙如新春雪。

这样完美的腿,自然也拥有一双纤秾合度的足。

现在,蓝苗的脚背紧绷着,似乎在忍耐着什么。

而他的整张脸都已经埋入吕凤先颈窝,一口口热气都呼了进去。若有若无的馨香气息,也在吕凤先鼻端缭绕。

这般销|魂的景致,世上恐怕再也不会出现。

吕凤先原本是个自制力极强的人,现在却也不能控制自己的呼吸。

他的心脏在胸腔中剧烈地搏动,敲击着蓝苗的胸口。血管也一阵阵地膨胀,好似立即就要炸裂。

不知何时,他的嘴唇逮住了蓝苗的嘴唇。

他的唇变得如火滚烫。

他的手已经抚在蓝苗的大腿上,好似被磁石粘着似的,迫不及待地向上滑去,插入了衣摆中。

蓝苗的媚眼如丝,眼中还盛着一汪春水,漾出了道道波纹。

他的呻|吟声既勾魂、又要命。他在吕凤先怀里扭动着,既像是拒绝,又像是迎合。

吕凤先喘着粗气,已紧紧搂住了他,两人滚倒在躺椅里。

孔雀蓝的袍子已落在地上。

蓝苗咬着他的耳朵,喘息着道:“我倒不知道,上官金虹是你最想对付的人。”

吕凤先道:“嗯。”

蓝苗“吃吃”笑着,道:“他也是我最讨厌的人,你知不知道?”

吕凤先道:“哦?”

蓝苗紧紧地缠在他身上,娇滴滴地道:“等我们……就联手对付他,可好?”

吕凤先的手已摩挲到了最隐秘的所在。

这种时候,还由得他说不好么?

他道:“好。”

蓝苗妩媚甜美得好似已经融化。

他在吕凤先耳边吹出阵阵甜香,道:“我打听到上官金虹干了一件坏事,我们明天就去捣乱,偏不让他如意,好么?”

吕凤先哑声道:“什么事?”

蓝苗柔声道:“他挖了一个蛇窟,专门捉拿无辜武林人士,用来调养虫蛇。我早就想毁了那地儿,但没找到机会……这次,他又捉了一个人,咱们把这人救出来,好不好?”

吕凤先道:“这人是谁?”

蓝苗咬着嘴唇,似在犹豫。

吕凤先冷笑道:“你可休说不认识他。你若有这般好心,我倒要一天三炷香地叩拜上天了。”

蓝苗软语道:“这人你也听过的,姓郭,认真算起来,你们还有同谱之谊哩。”

吕凤先游走的双手忽然停住。

半晌,他道:“你半夜投到我怀里来,只是为了让我去救他?”

他的声音变得很冷。他整个人忽然又冷如冰块。

蓝苗紧搂着吕凤先脖子,轻柔地吻着他的下巴,带着恳求的神色,道:“我这般爱你,你就不能答应我这件事么?”

吕凤先道:“好,我答应你。”

蓝苗的脸上绽开了如花般甜蜜的笑容。

但这笑容还未结束,吕凤先就将他掀出了躺椅!

蓝苗跌在冰冷的地上,一时居然没有反应。

对于这样的发展变化,他简直不敢置信。

吕凤先也已站起身来,瞧着他,冷冷地道:“你觉得你自己魅力无双,想和哪个男人睡觉,哪个男人就会和你睡觉?只要你和哪个男人睡觉,就能像指使一条狗般,指使哪个男人帮你办事?”

他冷笑一声,又道:“我也告诉你,如果我不愿意,就算你脱光了钻到我怀里,我也只会将你丢出去!”

蓝苗已像只野猫般跳了起来。

他的脸已涨得通红——当然不是因为害羞。

他瞪着吕凤先,妩媚的眼睛都要凸了出来。他的眼里充满了愤怒,又隐藏着遮不住的羞悔,似有熊熊火焰将要喷出。

他指着吕凤先,破口怒骂道:“你自傲个什么劲儿?你以为你自己很卓尔不群、很与众不同、很了不起?你觉得上官金虹不是你的对手,觉得自己能胜过上官金虹?我告诉你,你会惨败!会惨败!你压根没有资格和他动手!到那时,你可别跪在地上,哭得像条丧家之犬!”

“我一定会让你为今日所为而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

他丢下恶毒的诅咒,攫起了衣服,像只猫般蹿了出去。

门板“哐”的一声,在风中来回晃动。

屋中只剩下吕凤先——脸色如霜雪般冰冷的吕凤先。

蓝苗咬着牙,“哒哒哒”地跑下楼来,右手已握住了袖里的鞭柄。

我难道不会自己闯进去?非要你帮忙?今日你这般羞辱我,此仇不报,我是你孙子!

他像一阵风般冲过院子,要蹿出大门之外。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低呼道:“等等!”

随着这呼喊,斜刺里奔出一道白衣身影,张开双臂,挡在了他的身前。

作者有话要说:路过的9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1-0218:31:01

taotao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4-01-0219:11:13

晴小雪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1-0301:08:10

晴小雪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1-0521:22:43

晴小雪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1-0521:23:41

谢谢路过的9姑娘!谢谢taotao姑娘!谢谢晴小雪姑娘!和姑娘一起加油更文!~\(≧▽≦)/~啦啦啦~~

他披着一件很宽很大的袍子,腰带扎得很紧。

他的脚上没有穿鞋,只套了一对小巧的木屐。木屐上织着鲜艳的红璎珞,三四个小金铃拴在璎珞上,稍一颤动,就“叮咛”作响。

吕凤先翻了一页书,淡淡道:“你在和我说话?”

蓝苗道:“难道我在跟死人说话?”

夜晚太过恬静,读书的公子太过专注,这般平和的气氛,好似永远不会有人来打破。

璎珞如血,他的双足更如雪。

吕凤先道:“可是我在装死。”

蓝苗虽然还在微笑,但表情忽然看起来恨不得扔个榴莲过去,砸在对方头上。

他道:“你……你就不问问我来做什么?”

不过眨眼间,屋里已多了一个人。

这个人靠在门上,咬着嘴唇,凝注着读书的公子。

第96章夜奔

被这样的目光盯着,只要不是死人,谁都会有所反应。

吕凤先却偏偏好像突然变成了个死人。

蓝苗咬着嘴唇,忽然道:“我只知道装睡的人叫不醒,原来装死的人也是叫不醒的。”

吕凤先道:“你来做什么?”

蓝苗脸颊忽然飞起两朵嫣红,眼皮也轻轻垂下。

吕凤先却仍然在读书,甚至连眼皮都没有多眨一下。屋内突然多了个大美人,他却好似压根没有瞧见。

房间中,忽然一阵微风吹来。烛火袅娜地颤动了一下。

门突然被打开,又被轻巧地掩上。

阅读穿越成蓝蝎子小李飞刀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skinnyanddebtfree.com)

  • 加入书签
  • 目录
  • A+
  • A-